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侯门医妃有点毒》第270章 丧事

顾大人在朝堂上遇到海西伯,横眉冷对,就没给对方好脸色。

海西伯大怒。

好你个顾知礼,老夫没给你甩脸色,你倒是蹬鼻子上脸。真当老夫好欺吗?

海西伯心头重重的记了顾大人一笔。

下了朝堂,就命人搜集顾大人的黑材料。直接往回查,查到顾大人年轻刚开始做官为止。

就不信抓不到顾大人的把柄。

海西伯怒气冲冲回到府邸。进门就问下人,“二少爷什么情况?”

下人回禀:“情况不太好。发烧,一直不退。”

海西伯皱眉,“怎么会这样?王太医怎么说?”

“王太医说二少爷的伤口有炎症,引起了发烧。他会尽力替二少爷退烧。王太医还说,这些都是正常的症状,只是二少爷的病症比别人更严重一些。”

海西伯没去书房,直接前往后院看望赵二郎。

海西伯夫人刚哭了一场,见到海西伯,急忙擦掉眼泪,“伯爷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二郎。”

海西伯夫人心头伤心,“看着二郎人事不省,我心头难受得很。”

海西伯没说什么,径直走进卧房。

顾玥正在给赵二郎擦身。

见到海西伯来了,她急忙起身行礼。

“免礼。”

顾玥躬身站在一边,“今日已经吃了两回药,只是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海西伯瞧着顾玥一脸憔悴的模样,眼睛下面大大的黑眼圈,叹了一声,“这些事情都交给下人做,你下去好好休息。”

“儿媳不放心夫君。反正睡不着,不如守在这里,有什么动静,儿媳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辛苦你了。”

“儿媳不辛苦。”

海西伯紧皱眉头,盯着昏迷不醒的赵二郎。

这都多少天了,只醒来过一回。这样下去,恐怕性命不保。

海西伯又检查了一下赵二郎的伤势,发炎灌脓,难怪高烧不退。

他又叹了一声,走出卧房,悄声对海西伯夫人说道,“命人先预备着。”

海西伯夫人有瞬间愣神,“准备什么?”

“准备二郎的后事。”

“啊?”

海西伯夫人大惊失色,眼泪眼看着就落了下来。

她压抑着问道:“何至于如此?伯爷是要放弃二郎吗?”

“不是我要放弃他,而是他这个情况,怕是凶多吉少。”

顾玥守在床边,沉默地停着外面的交谈。

她温柔地擦拭赵二郎的脸颊,眼中却闪烁着明为兴奋的光芒。

海西伯夫人说什么也不肯命人准备后事。

海西伯发了火,“二郎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妾身不是自欺欺人,妾身相信王太医的医术,一定可以救回二郎。”

“这都多少天了,二郎的伤势越来越沉重。事到如今,想开点吧。”

“我如何能想开?他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

“你以为我不心疼吗?辛苦将他拉扯他,结果却……”

此时管家急匆匆跑来,“启禀伯爷,夫人,那位来了。”

“哪位?”海西伯怒问。

管家胆战心惊地说道:“就是二少爷结交的那位贵人来了。”

“什么?”海西伯夫人大惊失色。

海西伯却感觉受到了羞辱,“逆子。死了活该!”

堂堂伯爵府二少爷,以色侍权贵,身为父亲岂能不怒。

过去没亲眼见到,就当没有这回事。

可是如今人都上门了,海西伯也无法逃避。

他问管家,“那人上门做什么?”

“说是看望二少爷。”管家腿肚子打颤。

“哼!”海西伯重重冷哼一声,“告诉他,二郎伤重昏迷,不能见客。”

“伯爷勿怪,心中实在是记挂二郎,不经允许,擅自闯入。”

外面响起一道略显着急声音,听着中气十足。

海西伯大怒。

好啊,竟然敢擅闯。

“燕王殿下不请自来,当真是稀客。”

海西伯挡在门口,冷着一张脸,已经恼怒到极点。

卧房内,顾玥悄悄来到窗户边,打开一条细缝,偷偷朝外面张望。

早就听说赵二郎在外面有个相好,还是贵人。却没想到竟然是燕王殿下。

顾玥吃了一惊。

燕王殿下亲自来,会不会发现真相?

镇定,镇定!

连王太医都没察觉,燕王定然也没那本事。

海西伯夫人走进卧房,见顾玥站在窗户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她怒斥道:“还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退下。”

顾玥一脸委屈,像是受气小媳妇,不敢反抗。只会说:“儿媳担心夫君。”

海西伯夫人不吃这一套,“退下。贵人到来,不要丢人现眼。”

顾玥眼泪一落,委屈地走出卧房。

心里头则在大骂,不知道究竟是谁丢人现眼。

哼!

燕王殿下执意要进去看望赵二郎。

海西伯挡不住,只能让开。

燕王殿下急匆匆来到卧房。

赵二郎如今的模样可不好看,面上青青紫紫,而且浮肿,犹如夜叉恶鬼。

燕王殿下微蹙眉头,“怎会如此?”

“受了伤,自然是这样。”海西伯没好气的说道。

燕王殿下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也是担心刺激到海西伯。不到一刻钟,他就离开了。

海西伯夫人松了一口气,却听到海西伯旧事重提,“准备后事吧。”

她神情呆滞,又难过,“何至于如此?真的就没希望了吗?”

海西伯叹了一声,“若是有半分希望,我难道不会争取吗?”

而且就算抢救回来,二郎没有腿,也就成了累赘。

海西伯对赵二郎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因为赵二郎特殊的取向,父子两人日常中经常发生冲突,父子感情也逐渐转淡。

海西伯夫人无法,只能命人为赵二郎预备后事。

当天晚上,赵二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顾玥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她跪坐在地上,双手死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

别人当她太过伤心。

然而事实是,她担心自己会笑出来,被人看出破绽。

次日一早,报丧的人来到王府。

顾玖一听,赵二郎竟然死了?

“王太医亲自出马,也没能将人救回来吗?”

报丧的下人躬身说道:“我家二少爷一直高烧不退,王太医也是束手无策。”

顾玖点点头,问道:“何时出殡?”

下人说道:“停灵七日。七日后出殡。”

顾玖说道:“本夫人知道了。”

之后,顾玖命人送一份奠仪到海西伯府。

方嬷嬷询问,“夫人要过去看看吗?”

顾玖说道:“明儿我过去看看,全了礼数。”

……

一大早,顾玖坐着马车来到海西伯府。

别管海西伯和顾大人私下里如何斗,明面上并没有撕破脸,顾赵两家依旧是亲家。

顾玖在二门下车,从下人口中得知谢氏来了。

顾珍因为有孕在身,不便出府,只派人送来奠仪,本人并没有过来。

由下人领着,顾玖先到灵堂,为赵二郎烧了一炷香。

不管赵二郎活着的时候有多渣,如今他死了,正所谓死者为大,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无人会提起赵二郎的不好,只会惦记着他的好。

赵二郎无后,唯有顾玥这个妻子,还有两个小妾。

三人跪在灵堂,为赵二郎哭灵守灵。

见到顾玥的时候,顾玖吃了一惊。

顾玥眼窝都凹陷下去,眼圈周围明显的黑眼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这是有多煎熬,短短几天时间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模样。

顾玖在这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顾玥这模样,像是憋着坏水的样子吗?

顾玖心里头,一直怀疑赵二郎受伤一事不简单,怀疑是顾玥背后下毒手。

以顾玥满肚子坏水的脾性,这种事情她绝对做得出来。

可是瞧着顾玥这副憔悴伤心的模样,她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莫非她冤枉了顾玥?

顾玥真是一朵绝世白莲花?真的改了脾性,真心实意做那贤惠媳妇?

怎么可能?

这可不是她认识的顾玥。

“三妹妹,你请节哀?”

顾玥回了礼,“多谢二姐姐肯亲自上门。”

她声音沙哑,显然跪了很长时间,嘴皮都干了。

顾玖说道:“三妹妹好歹保重身体,至少喝点水。”

顾玥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多谢二姐姐关心,我还好,还撑得住。只是母亲那里,二姐姐能否帮我劝劝。让她不要生事,至少不要在这个时候生事。”

顾玖好奇,“太太怎么了?”

顾玥伤心地说道:“母亲心疼我,得知夫君过世,我又没孩子,所以打算让我收拾嫁妆回娘家去。

夫君尸骨未寒,这个时候我如何能离开。可是我说什么,母亲都听不进去。

她这会正在和婆母交涉。二姐姐,你替我看着点,好吗?我不希望母亲因为我将人都得罪了。”

顾玖狐疑地盯着顾玥。

顾玥不想离开海西伯府,想替赵二郎守孝,还要守住贞洁?

这能是顾玥?

顾玥那么自私的人,什么时候会如此替人着想,又如此贤惠?

若是这一切都是顾玥演戏,顾玖啧啧称叹,了不起。

顾玥当真了不起。

能把戏演得跟真的一样,这得多大本事。

顾玖微微颔首,答应下来,“三妹妹不用太担心,太太也是替你着想。我这就过去看看,若是有消息,会派人告知三妹妹一声。”

“多谢二姐姐。过去我不懂事,对二姐姐有不敬的地方,还请二姐姐见谅。”

顾玖说道:“自家姐妹,不用客气。”

离开灵堂,顾玖脸色一变,眉头紧皱。

她回头看了眼顾玥,哭得真伤心啊。

这要经过多少磨炼,才能将戏演到这个程度。

如果这一切,都是顾玥在演戏,那么赵二郎的死必定有蹊跷。

不过,顾玖没有打算追寻真相。

她来到花厅,谢氏正怒气冲冲同海西伯夫人交涉。

谢氏见到顾玖,就跟见到救星一样,“二姑奶奶,你可算来了。你和伯夫人好生说说,顾玥年纪轻轻,岂能替一个死人守一辈子。”

顾玖上前一步,说道:“夫人节哀。”

海西伯夫人双眼红肿,显然哭了挺长时间。

她拿着手绢擦着眼角,“诏夫人有心了,请坐吧。”

顾玖在椅子上坐下。

海西伯夫人说道:“本夫人知道你们都心疼二郎媳妇,难道我就不心疼吗?可是我们赵家,没有改嫁的女人,闺女不行,儿媳妇更不行。一开始,本夫人就阐明了这一点。”

谢氏恼怒,“玥儿没有孩子,又年纪轻轻,过去还时常被你们母子磋磨,凭什么要她为赵二郎守一辈子。今天我将话撂在这里,改明儿我就派人过来搬嫁妆,将玥儿接回家去。以后婚姻嫁娶,各不相干。”

海西伯夫人怒道:“休想!”

顾玖拦住谢氏,出面说道:“伯夫人,我家三妹妹没有孩子,你要她守一辈子,是不是太过强人所难。”

海西伯夫人说道:“孩子的事情好办。我都安排好了,直接让她过继一个。”

“过继的能有亲生的孝顺吗?荒唐!”谢氏心头憋了一肚子火气。

顾珊坐在边上,阴沉着一张脸。

又是顾玥,为何每次都是顾玥?

为什么要替顾玥出头?

让顾玥替赵二郎守一辈子,不好吗?为什么要将顾玥接回家去?

海西伯夫人理所当然地说道:“过继的孩子当做亲生的养,等到老了,孩子也会孝顺。”

谢氏怒道:“荒唐!”

顾玖说道:“此事应该听听三妹妹的想法。”

海西伯夫人却强硬地说道:“我们赵家绝对没有改嫁的儿媳妇,死也要死在赵家。”

顾玖轻声一笑,“不知是伯爵府的规矩大,还是朝廷律法大?伯夫人,你别忘了,朝廷可是鼓励寡妇再嫁。”

边关年年打仗,朝廷需要人口,需要税赋。

人口怎么来?自然是靠夫妻生育。

为了人口,为了税赋,大周从立国开始,就一直鼓励寡妇再嫁。

海西伯夫人愣了一下,接着又强硬地说道:“这是伯爵府的家事。就算是朝廷律法,也管不了。”

顾玖缓缓摇头,“若是太太去衙门告你们伯爵府强逼寡妇守贞,伯夫人,你猜到时候律法能不能管到伯爵府的家事?”

海西伯夫人猛地朝谢氏看去。

谢氏顿时底气十足,“不让玥儿回娘家,改明儿我就去衙门告你们伯爵府。”

海西伯夫人大怒,“别欺人太甚。”

谢氏指着对方,“是你们欺人太甚。我家玥儿自从嫁到你们伯爵府,你说说看,到底挨了多少回打?看在亲家的份上,没和你们计较。结果你们还蹬鼻子上脸,还要逼着她为赵二郎守一辈子。我呸!赵二郎一个断袖,他配吗?”

“休要胡数八道。”

谢氏和海西伯夫人,你来我往,谁都不服谁。吵得不可开交。

顾玖看见葡萄在门外张望,招手叫她进来。

葡萄迟疑了一下,转身就跑。

顾玖使了个眼神,王依追了上去。

趁着那两人吵得厉害,无心他顾,顾玖干脆走出花厅。

葡萄被王依拦住去路,很是着急。

见到顾玖,顿时心头一虚,“奴婢拜见诏夫人。”

“谁让你来的?”

“是我家少奶奶。少奶奶命奴婢过来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玖试探问道:“赵姑爷不是救回来了吗?怎么突然又死了。”

葡萄埋着头,“奴婢不清楚。”

“你在三妹妹身边伺候,你能不清楚?”

葡萄连连点头,“奴婢真的不清楚。只是听太医说二少爷病情十分严重。”

“哦?”

顾玖走上前,来到葡萄身边,用极低的声音问道:“赵二郎死了,三妹妹很高兴吧?”

葡萄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浑身一哆嗦,“奴婢还要回去复命,先行告辞。”

这一回,顾玖没拦着葡萄。

从葡萄的反应看,她的猜测没有错,顾玥的确是憋了一肚子坏水。

赵二郎的死,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