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花心皇后》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的母妃

“南吟泓,你要是不对我好,自有其他人对我好,我不是只能跟你在一起的。”花心越说越委屈,她最后竟是将头埋进南吟泓的胸前大哭起来。

她早就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了,南吟泓要是负了她,她肯定头也不回就走了,一定能做到,她一定能做到的。

南吟泓将抱着花心的手臂紧了紧,认真说道,“我知,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子,自然会有很多人惦记,我会护你的。”

风在两人周围打着转,可花心感受不到那寒冷的风,南吟泓也感觉不到,他们拥抱彼此,感受着彼此身体传递而来的余温,这是一个温暖如春的冬季。

和南吟泓躺在榻上,花心睁着眼睛睡不着,不论怎么说,玉增王也算是帮了自己一把,看到了南吟泓的内心,等到天亮了,她就去跟玉增王提自己做他义妹的事情,再加上那康侧妃的床头风,想必玉增王为了武禄是不会拒绝的。

“殿下,你说王爷真的想纳我做侧妃吗?”花心靠近南吟泓的身体,黏在他身上,问道。

南吟泓也没有睡着,他摇了摇头,“武恕肯定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

也对,在人家玉增王的眼里,她估计做个侄女儿是差不多的,做侧妃确实嫩了点,可男人不都喜欢花季少女吗?

“殿下,男子不都喜欢年轻貌美的姑娘吗?难道我不够貌美?”花心下巴抵在南吟泓的胸口,捏着他的头发,好奇地问道。

其实花心自己也很清楚,玉增王想要纳她为妃,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完完全全是因为武禄。

南吟泓按了按花心的脑袋,让她的脸贴着自己胸口肌肤,笑道,“你自然是貌美的,只是你在世人眼中已经是我南吟泓的妇人,天下没几个男人敢动你。”

原来是南吟泓的权威啊,可天下还有男子为了美人而不顾道义德行的,看来自己是真的不够貌美,或者说,自己才十四,肯定还没有长成花季少女的模样,所以很多男子都不会对她产生过分的想法吧。

每每看到镜中的自己,花心总是会感慨好一阵,这张脸可比现代的那张脸要惊艳得多,想必再过个一两年,自己就会成为大霆国最漂亮的女人吧。

“若有天,你不在我身边,有个男人打我主意,这可如何是好!”花心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她漫不经心地问道。

南吟泓失笑,“小儿多狡,我放心。”

什么嘛!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原本是想南吟泓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自己,这家伙倒好,直接把自己说得更包租婆一样强大,没爱了。

“好,没人能欺负得了我,”不满地轻轻拍了南吟泓一掌,翻身背对南吟泓,“何时出发回汉州城啊。”

顺伯和萃初寒疏他们还在等着她呢吧。

“等父皇下旨。”南吟泓翻身搂进花心的细腰,回应道。

花心无奈,这天爻城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现在契丹人已经退兵了,如果继续打,那就只有直捣契丹都城这一条路了,那样的战争明显是非正义的侵略,好在如今的皇帝年事已高,不会有那样的雄心壮志了,继续打下去的可能性不大。

花心深吸一口气,还是提醒道,“若皇帝不愿意让你回去呢?”

这个皇帝人老了,可还是整天疑神疑鬼,竟然把南吟泓这样没有雄心壮志的人误认为会威胁他皇位的人,也真是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了。

“那便驻扎此地,能与你看看这塞外风景,也很快活。”南吟泓心满意足地说道。

真是一个没有野心的皇子,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在京城里看着高墙大院,日日想念这塞外自由的风。

想了想,花心苦笑说道,“若皇帝能知道你的想法就好了。”

历史上的皇帝大多数都是像大霆这位皇帝一样多疑,有的杀了自己的儿子,有的最后变成孤家寡人,杀了曾经为自己浴血奋战的将军,这已经是屡见不鲜之事了。

这个傻子,他就真的那么想隐居吗?

“若我们去隐居,你想做什么?”如果是隐居,那就肯定得自谋生路,也不知道南吟泓期望中的样子,是做点什么生意呢?还是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

南吟泓闭着眼睛,闻着花心身上散发的体香,想了想才说,“想种一院子花,做个花农。”

什么?花农!

花心冷俊不禁,她转过身,看着南吟泓,这家伙竟然有这么宏伟的理想!

“花农!”花心惊讶地说,“花农好,我们还能开花店!”

这是商机啊,如果南吟泓是个种花养花的能手,那真金白银岂不是源源不断地往自己兜里揣吗?

别说是古代了,就算是现代,花店也是很赚钱的行当,还有什么花艺师那种比较文艺而且高端的职业,怎么说也算是很有品味的一门手艺了。

真是看不出来,一个高贵的皇子,竟然会想着要做花农。

“殿下不会瞧不起农民吗?”花心好奇地采访道。

这个南吟泓还真是与众不同,底层的劳动者一心想要跻身贵族社会,可贵族社会的皇子却想着自己要当花农,这会不会应了苏轼那首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南吟泓抿唇,“自然不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乃国之本也。”

看来南吟泓真的跟其他的人不一样,他很敦厚,很豁达,很宽容,是一个合格的皇子。

现在的太子自己也没有见过,可就单凭着南吟泓的叙述,这位太子的见识是远远比不上南吟泓的,只可惜南吟泓不愿意为政,放弃了这样好的机会。

另外一位是四皇子,这位皇子擅长阴诡之道,每每喜欢算计别人,甚至是手足相残,这样的皇子显然心胸不够宽广,如果他当了皇帝,那天下一定不会繁荣,百姓也一定不会安居。

看来看去,这几位皇子,南吟泓反倒最适合做一个明君。

“有人说过你适合争储吗?”花心将想问的话全部都问出来,也不担心南吟泓会生气。

南吟泓有些困,他含糊其辞地应道,“有啊,我的老师,还有我的母妃。”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