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楚墓镇》第两百三十章 你坐下!

叶枫乔察觉到叶振山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手臂支在桌子上,手扶着额头算是隔开了叶振山的目光。

“乔儿,去房里睡吧!”叶振山轻声喊道:“去房里睡吧,你妈给你备好了热水,你泡泡脚解乏。”

叶枫乔拖着疲累的身体站了起来,“我回去睡了,你们也早点睡。”经过叶振山身前停下了脚,心有愧疚地轻喃,“对不起,爸!”

叶振山还是听到了闺女的话,神情微动,深深地出了口气,没有说话。

花儿爷和叶振山两人,目送叶枫乔出了门,不经意间对视了一眼后又分开。

叶振山瞧见子了桌子上的守将令上。

“这——就是守将令?”叶振山神色一动,两步站稳时,守将令已把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

花儿爷没回答,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叶振山把守将令放了回去,在花儿爷身旁坐下,“你们商量好咋办了?”

花儿爷长出一口气,深有感触地说:“想不到六十年前的事再次重演,只不过这次不是被时局,而是被我们自己人逼得!六十年前的初一,六十年后的十五,该来的始终躲不掉,是我们五姓寨该走这一步,嗐!”

叶振山一下站了起来望着花儿爷,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真的要撤掉五姓主事?这……这就是你们商量出来的结果?”

“你坐下!”花儿爷看着面色愠怒的叶振山,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先坐下,听我说啊。现在这个社会,不是以前逞凶斗狠论情重义的混,也不是比谁家人多才能出头过日子。现在是谁有钱,谁的日子才好过。

大家的思想也在转变,我们没有能力——说直白点,你连给人家糊口过日子的能力都没有,你又何资格要求别人守在这儿,更何况人家要的也不是糊口过日子,人家是想过好日子啊!

这两年,五姓寨里胆大的人偷偷摸摸出去打工,确实日子改善了。胆小的人守着那一亩三分地,过着苦巴巴的日子。他们虽然不说,但看着人家好过的日子,心里会没有怨言?

太子墓不在了,五姓寨留着职任,也算是护着寨子里的人团结和睦。你想想,日子要是不好过,谁还会在乎啥和睦不和睦?

老话说得好,民贫则奸邪生,穷山恶水出刁民啥的!要是个个日子都好过,守着一家人过得开开心心的,谁还会无端生事自找不痛快?

撤吧撤吧,都忙着挣钱去了,就怕以后这乡下都变成空房子,还有那些老头老太太,辛辛苦苦一辈子晚年凄凉……”

叶振山听了花儿爷的话,陷入了沉默。

两人静默良久,叶振山打破了寂静,带着一种难明的伤感,“撤就撤吧!只是传承了那么多代……我是从小就听着那些事儿,按照那些规矩做人做事,突然间什么都没了,这心里空落落的挺不是滋味的。”

“谁说不是呢,当初为了守护这些……我们雷姓是整族迁走,就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当初五姓寨那些主事人作得努力,现在算是白废了!”花儿爷的声音里带着压抑的哽咽,眼中的泪光莹莹,几翻挣扎地睁闭眼睛,终是没让它滚落下来。

叶振山深知花儿爷心中难受,比起花儿爷来,自己这点难受算得了什么。不能感同身受,明知说再多的话,也安慰不了他,还是忍不住。“这事都是一步一步撵的,你也别太难过了。想想你们雷家出色的晚辈,你应该感到欣慰。”

“欣慰?”

“是啊!”叶振山成功的转移了花儿爷的注意力,“你看看雷启云和孝男,虽然说两个人现在还有些别扭,担是拎开来讲,哪个不是相貌堂堂?”

花儿爷想了想不禁乐了,“呵呵,你说得还真是!我们雷家的人哪个不是长得俊俊的!”

花儿爷提起自家人的长相,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然后想起了什么,就开始骂叶振山“就你没长眼罢了,当初死活不肯去省城。哎,你不说我还没记起来,你老叶家还欠我们雷家一门亲呢?”

“过去的事了,你还提它干啥!”叶振山嘴上说得不情愿提起似的,心里却想起了雷启云看自己闺女的样子,不禁有想要打听打听雷启云想法。

又想到雷启云的绵羊样,自己闺女今后的‘恶名’,怕雷启云也是有‘贼心’没‘贼胆’啊!

转念一想,雷信诚在外找小三,有其父必有其子,雷启云会不会和他爹一样?再说闺女要是嫁给他,一定会去省城,自己就见不到了。这样想着,又觉得不妥,闷闷得迟疑不语。

这件麻烦事完了后,闺女的终身大事就是重中之重……看来要搜罗这十里八村,与自己闺女年龄相仿又合适的年轻人了!

要是……真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把亓大运的儿子拉来凑个数算了,看亓大运那样,也不敢给自己闺女脸色看。

这样一想,好像还挺不错的!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

“你想啥呢?”花儿爷望着叶振山脸上转换不定的表情,一个高嗓门把叶振山惊回了魂。

叶振山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这又没聋,你那么大声干啥!”

花儿爷没好气地说:“你是没聋,只不过我讲话,讲了几遍你都没听见!”

没听见?叶振山知道事关自己闺女,自己一时想得太入神了。在自己没听到的这件事上,也就不多说了,“你刚才说啥了我没听见?再说一遍。”

花儿爷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我是问你,你和老四换地的事说好了吗?”

说到换地,叶振山就觉得事出反常心里没底。虽然说是给他儿子盖房子,依照老四那精明扣门劲儿,咋想都觉得这不是真的。

只是他想换地的借口,要是不盖房子,他换地干啥?拿好地换自己不长东西的孬地,叶振山想不通,“说是说好了,还没立字据。”

“我看你呀还是再考虑考虑,叶老四无利不起早的个性,这事儿听着里面就像是有事儿!”花儿爷眯着眼,猜测道:“你说是不是你家的竹林子里,长出啥天材地宝了?你这个主人不知道而叶老四知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