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鬼事手札》第23章 簪子的过往云烟

刘太太起身示意我跟她一起到楼下,让我坐在沙发上,帮我倒了杯茶,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后,才坐到边上的沙发上。

喝了口热水,定了定神,这才开口讲起关于发簪盒子的事。

一些人家里都会有老物件传下来,刘太太家里也不例外,不过她的与别人有些不同,一般来说,祖上传下来的物件,大多是一些镯子戒指或是书画之类的,而她家祖上传下来的是一枚鎏金梅花簪子,特别就特别在这簪子是与往上翻十几代的太祖父的太祖父的太祖母的高曾外祖母私定终身的一个男人送的。

那个男人后来失踪了,刘太太祖上的那位祖母后来嫁人了,这枚簪子却没有丢失不见,就这样一直传了下来。

传到刘太太祖父那一代,因为时运不济,拿去典当,偿还债务,毕竟是明朝时期的古董,而且品相成『色』都相当不错,保存的十分完整,所以兑换的钱数挺多,除去债务,剩下的钱拿去做生意。

后来生意渐渐做大,刘太太的祖父就想赎回曾经典当掉的簪子,可是已经过去二十来年,早已物是人非,好不容易打听到簪子下落,却又遇上战『乱』,不得不背井离乡。

战争结束,安定好之后,也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便让刘太太的父亲一定要找回簪子,毕竟那是祖上传下来的遗物,哪怕寓意不太好,可那也是救了他们一家老小『性』命的物件。

于是乎,刘太太的父亲继承祖父的遗志,十几年如一日的寻找,终于在二十年前听说了那枚簪子在一个拍卖行进行拍卖。

刘太太的父亲带着她马不停蹄的赶到拍卖行参与拍卖,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拍下,可事出紧急,他们并没有准备太多可流动基金,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别人拍下。

品相完好,又是明朝的老物件,而且还是宫里传出来的,加上清代的簪盒,硬是从底价十万加到了七十多万。

二十年前的七十多万,相当于现在最少四五百万的价值,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刘太太父亲能拿的出这笔钱,可短时间内拿不出来。

于是乎,他们打算和买家商量一下,看他们愿不愿意忍痛割爱。

双方见面之后,买家是一名年轻的男子,就比刘太太年长五岁,在听了刘太太父亲的讲述之后,分文不要的归还给了他们。

年轻男子的慷慨大方与谈吐文雅让刘太太的父亲对其大生好感,恰好年轻男子想要在刘太太父亲这边拓展事业,而刘太太的父亲刚好有渠道,双方一拍即合。

这一来二去,相熟的同时,刘太太和这年轻男子两人又互生好感,双方家长又极力撮合,所以没过多久,二人便登记领证结婚了。

婚后小两口自是过上了甜蜜的生活,不过好景不长,出事了。

当然,不是他们的事业或是感情出了问题,问题出在了对他们这对小夫妻有着重大意义,如同定情之物的鎏金梅花簪子上。

婚后约不满一年,刘太太便开始经常做梦,梦也不是什么噩梦,只是梦里不断听见有人喊她,可等她想要听清的时候就会醒过来。

这个梦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几年,而且一次比一次清晰,直到有一天,她终于看见了那个一直在梦中喊她的那个人的样子,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高高壮壮的,面相憨厚老实,穿着的是古人穿的那种衣服,粗布麻衣的,应该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同时她也听清了那个人喊她什么,只有两个字,“贱人!”

刘太太敢肯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他为什么骂自己,刚想问他,就见他忽然变脸,脸『色』铁青,一下冲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瞬间感觉到窒息,她猛然惊醒过来。

一般人做梦梦到的人在醒来后都会忘记那个人的脸,可她不仅没有,反而印象十分深刻,而且那种被掐住脖子的窒息感真实的让人恐惧。

起初她也没在意,只是觉得是做了个噩梦。

可渐渐的,她感觉不对劲,夜夜做梦,回回都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在梦里出没,而且每次都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杀了她。

事情愈演愈烈,有时候白天莫名其妙会睡着,接着惊醒,严重扰『乱』她的生活作息,精神状况日况下降,变得疑神疑鬼的,且不敢睡觉。

后来看过医生,吃了『药』,情况好了一段时间后又复发了,而且梦中那个男人还告诉她这辈子都别想甩了他。

刘太太被折磨的几乎精神失常快要疯掉,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变得易怒易躁,直到偶然一段时间可以安然入睡,一觉到天亮,之后才发现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发簪弄丢了。

当发簪戴回去之后,又开始了噩梦。

刘太太她们这才知道问题出在这簪子上,可这簪子对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不可能丢掉,所以选择封存起来,自那之后,她就没再梦到那个男人,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原样,渐渐的就将这事忘掉。

可是在前不久,她又开始间歇『性』的梦到那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的样子变得更加可怕,面目狰狞,如同恶鬼一样阴魂不散,不断在梦里折磨她。

因为丈夫变成现在这样,所以她也没怎么管自己身上的事,直到我来,才将心事说出来,说完之后,我感觉她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听完她的讲述,我有些意外,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看起来至少有七十岁模样的刘先生,竟然只比刘太太年长五岁。

而她本人又经常做同样一个梦,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子人都挺衰的。

刘太太之所以被缠上,估计是当初那个男人心有不甘,死后怨念依附在簪子上的缘故,而且也没有做出惊人的事来,只是让她做噩梦,所以问题不算大,只要去除簪子上的怨念就可以了。

“刘太太,这是一道安神符,在睡觉的时候可以放到枕头下,可以让你不做噩梦,若是还做噩梦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拿出折成三角形的安神符交给刘太太,接着说道:“你之所以会做噩梦,我想应该是簪子上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可以帮你去除簪子上不干净的东西,不知道刘太太你是否需要?”

刘太太拿过安神符,惊疑不定的看着我,“你真的可以做到吗?”

“不说绝对,但应该不成问题。”我笃定道,这个时候应该给予她信心,而不是含糊不清,给她支撑下去的信念。

不断的装高深莫测,只会让她觉得你空有其表,实际上不过是个骗钱的神棍,察言观『色』是一门很重要的功课。

“那……那就麻烦你了。”刘太太面『露』微笑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