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武御群雄》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伺?茹毛饮血

夜,已经很深。

天,一片漆黑。

江府。

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内,桌旁,坐着江天景和一名衣衫不整的黄衣少女。

江天景阴沉着脸,正在喝酒。

黄衣少女坐在江天景的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娇笑着道:“少主,你干嘛闷闷不乐的?来嘛,让奴婢乐一乐,您自己也乐一乐。”

江天景无动于衷,默不作声。

黄衣少女有些不高兴了,翘起了小嘴道:“少主,你怎么了?叫人家来,却又不理人家,是不是人家今天打扮的不合您的意?”

“江公子,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欺男霸女,我就宰了你!”楚仁良对江天景说过的话,时不时的在他的耳边响起。

真是奇耻大辱!

绝对不可饶恕!

“妈的!”

“姓楚的,小爷饶不了你!”

啪!

他咬牙切齿,怒骂出声,将酒杯重重地按在了桌上。

因为极度的愤怒,他那英俊的脸都扭曲得变了形。

“少……少主。”黄衣少女吓白了脸,在江天景的怀中瑟瑟发抖。

“妈的!”江天景大发雷霆,一把推开了黄衣少女,“滚,快滚,给我滚出去!”

“是……是。”黄衣少女慌忙站起,夺路而逃。

黄衣少女刚走不久,便进来了一个身材瘦高的蓝衣中年汉。

江天景见到蓝衣中年汉,深吸了几口气,使自己镇静下来,开口发问:“吴铖,怎么样了?查到了没有,姓楚的是什么来历?”

吴铖一脸无奈,默默地摇了摇头。

江天景又深吸了口气,默然无语。

吴铖小心翼翼地问:“少主,你打算怎么做?连怪杰四霸都不是姓楚的对手,我看……”

江天景瞪眼道:“不是对手?怪杰四霸不是说,是一不小心让他给跑了的吗?”

吴铖不以为然地道:“少主,你相信怪杰四霸这话吗?反正我是不相信,我敢断定,那定是怪杰四霸的冠冕堂皇之说,他们若真有本事是姓楚的对手,就不会让姓楚的跑了。”

“也许如你所言,那依你的意思……”江天景怒气冲冲,斜眼看着吴铖。

吴铖接过话道:“少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也犯不着如此耿耿于怀,我看,还是算了吧!”

“算了?”江天景横眉怒目,气得差点儿跳了起来,“姓楚的杀了我两个手下,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你既然叫我算了?”

吴铖扁了扁嘴,不敢再开口。

江天景恶狠狠地道:“任天下所有人都畏惧姓楚的,我江天景也要与他为敌!哪怕玉石俱焚,我也一定要姓楚的死,一定!”

见江天景如此说法,吴铖万般无奈,只得道:“既然如此,已有前车之鉴,要找就得找更厉害的人去对付姓楚的,怪杰四霸,是靠不住的了。”

江天景点点头,问道:“有道理,不知,你有何高见?”

吴铖凝眉思索,沉声道:“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江天景不屑地一笑,冷冷地打断吴铖的话道:“从长计议?笑话,姓楚的活着一天,我江天景就耻辱一天,用不着从长计议了,我江府又不全是酒囊饭袋,依我看,就放血伺去对付姓楚的好了,速战速决,免得麻烦!”

“血……血伺?”吴铖惊恐万状,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江天景得意扬扬地笑了:“不错,放血伺去对付姓楚的,有血伺出马,就是十个姓楚的也必死无疑!”

吴铖躬了躬身道:“少主,放出血伺,事关重大,我看是否还是先派人请示一下老爷……”

江天景厉声斥喝道:“放肆!我爹不在家,一切事情由我作主,抗命者死!”

吴铖脸『色』一白,连连应声:“是,是!”

江天景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吴铖,怪杰四霸,还在府上吗?”

吴铖轻声道:“回少主,尚在。”

江天景摆摆手:“去,把他们都带过来。”

“是。”吴铖话不多说,应声急去。

片刻后……

吴铖领着怪杰四霸来到了江天景的面前。

“江少主,你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兄弟一定会帮你杀了那姓楚的!”

“是啊江少主,我们之前也是一时大意,才会让姓楚的跑了。”

“江少主,我们保证下不为例!”

“请放心江少主,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杀了那姓楚的!”

怪杰四霸你一言,我一语,争先恐后的在江天景的面前大放厥词。

“好了,好了。”江天景微微一笑,连连摆手,“四位误会了,本少叫四位前来,不是要责备四位,而是另有好事。”

“另有好事?”怪杰四霸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江天景肃容道:“我也快点想要姓楚的死,因此我决定助各位一臂之力,四位不是都没有称手的兵器吗?本少府上的神兵利器虽然不多,但要送给四位每人一件,却还是拿得出手的!”

“谢江少主!”

“我们一定不负所托!”

怪杰四霸喜笑颜开,单膝跪地,眼中尽是贪婪之『色』。

江天景站起身道:“四位不必多礼,请随我来。”

“谢江少主!”怪杰四霸相继站起身,紧随其后,吴铖也默默跟着。

出得房门,往右经过长廊,绕过花圃,穿过一道石门,江天景领着怪杰四霸和吴铖到了灯火昏暗、冰冷阴森的一道密封的铁门前。

铁门并没有锁,江天景轻轻一推,便打开了。

随着江天景步入铁门内,是一条约一百步左右的青石路,路的尽头又是一道无锁的铁门,不过,这道铁门却不是密封的,是有缝隙的,尽管有缝隙,但是,看门内,并不能一览无遗,有一处死角。

吴铖看着铁门,面无人『色』,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

江天景非常友好地笑道:“四位,兵器就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慢慢挑选,每人一件,看中了就拿!”

怪杰四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置可否。

江天景见状,一本正经地道:“怎么了,四位好像有所顾忌的模样,难不成,还要我陪四位一起进去?我之所以不进去,是因为怕碍了四位的事儿,使四位不能随心所欲的挑选,我要的就是四位放开手脚的选择,还希望四位,能够明白我的苦心!”

怪杰四霸听得江天景如此所言,顿时恍然大悟,豁然开朗,于是不再有所顾忌,俱是点头一笑,步入了铁门内。

看着怪杰四霸全部进入了铁门内,转向了死角处,江天景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妈的!敢骗老子!”

“江天景,你……”

“不……救命……”

“啊……”

怒骂声、呼喊声、哀嚎声,顿时响成一片。

不一会儿……

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只是,多了刺鼻的血腥味。

这当然是怪杰四霸的血,他们已经毙命了。

不用去看,也知道他们死得非常的惨。

吴铖脸『色』惨白,鼻子一缩,几乎作呕。

江天景饶有兴致地道:“好香的血腥味,我已经好久没有闻到了,不知道姓楚的身上流着的,是不是这么香气扑鼻的血『液』。”

“哈哈哈哈……”江天景像个疯子似的,发出了一阵大笑、怪笑。

“噗!”吴铖实在是忍不住了,呕吐了起来。

这种场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次次见,次次都受不了。

江天景盯着吴铖道:“吴铖,你也要早点习惯这种香味才是。”

江天景显得非常的兴奋和欢喜,就只差没有手舞足蹈了。

“是……是。”吴铖一边擦嘴,一边应着。

江天景扭头对着铁门沉声道:“血伺,出来吧!”

嗖!

转眼之间,只见一个怪人出现在了江天景的面前。

怪人是个披头散发的驼背男人,红发、红脸、红眉『毛』、红眼,龇牙咧嘴,牙尖如刺,指甲如刀。

这怪人,就是血伺。

“很好,很好,这么快就解决了那四个废物,我很满意。”江天景盯着血伺,『摸』着他的头,一阵得意扬扬。

血伺不会说话,但一个劲儿地点头哈腰。

江天景对吴铖道:“吴铖,拿出来给血伺看!”

“是!”吴铖应着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纸上画着楚仁良的画像。

江天景恶狠狠地道:“记住这个人,就是把整个东海神岛翻过来,也要把他找出来,碎尸万段,提他的头来见我!”

血伺盯着楚仁良的画像,拼命点头。

江天景摆摆手:“去吧!”

血伺头一点,身形一闪,转眼不见。

见血伺离去,吴铖终于松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少主,如果在血伺杀了那姓楚的之前,老爷回来了,咱们怎么办?私放血伺,他一定会暴跳如雷的!”

江天景不以为意:“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有我担着就是。”

“是,还有,少主,关于夏樱和苏宁韵……”

“她们两个的事儿先放一边,她们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明白了。”

“走,吴铖,陪本少一醉方休去,哈哈哈哈……”

江天景朗声大笑,潇洒离去。

吴铖摇头一笑,紧随其后。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