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第三章: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怎么样,还够吃吗?”老头看着眼前没有半点吃相的姑娘,轻笑了一下,喝了口茶(凉水)。

“唔。”顾楠放下碗,抹了一把自己黏在自己嘴边的豆粒,吃到了嘴里,脸色有一些尴尬:“多谢。”

本来她还以为这老头有什么不好的心思,谁想到居然请她吃了顿饭。

虽然只是一顿简单的豆米,但确实是让她空瘪的肚子舒服了许多。

说起来这地方的饭也奇怪,居然是用大豆煮烂了做成的豆饭。

而且放的油和盐都很少,饭里还带着不少的豆腥味。要不是饿的前胸贴后背,顾楠还真有些吃不下。

“啪。”

顾楠不知道怎么表达谢意,只能学着前世那些电视剧里的样子,双手抱拳举在胸前:“此番江湖救急,必定铭记于心,来日必定涌泉相报。”

“免了。”老人摆了摆手,并不把顾楠的这种空头支票放在心上:“吃你的饭吧。”

“嘿嘿。”顾楠摸了一下鼻子,重新抓起碗上的筷子吞咽了起来。好不容易有顿饱饭,她决定把之后几天的份一次性都给吃了。

老人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皱着眉,重新给自己添了杯茶。

一边喝着,手放在桌面上,食指一边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桌面。看着来来往往,面黄肌瘦的人,眼神有些无力。

此番若是可破灭赵国,周已是有名无实,大秦统一天下,想来也指日可待了吧。

呵呵,也不知道我这老头子,还能不能看到天下大统这太平盛世呢。

顾楠咽了几口豆饭,看着老人的样子:“我说老头,你在想什么。”

老人听到顾楠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嘴唇抿着茶,茶杯中的水在他的呼吸下翻起点点波纹。

半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勾了一下嘴角,放下了茶杯:“也罢,那老夫就问问你,说不得你还能说上几句?”

说实话,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他有不觉得这么一个路边落难的小姑娘会对那种事情有什么想法。

老人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似乎在斟酌组织自己的语言。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现在你是一方将领,统帅兵力六十万。”

“而你现在正在围攻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城池内是四十五万大军的防守。对方的军队以骑兵为主,擅长进退自如的游战。而交战的位置则在山区之中,四面环谷,唯独敌军驻扎营地下是一片高山平原地形。”

“你说说,你会怎么打?”

“我说老头,你不会还是个将军吧。”顾楠已经吃了个半饱,放下了碗。没想到老头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随口说了一句。

她也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东西,但是闲来无事打发一下时间也不错。

反正就是信口胡说,回想着自己曾经玩过的那些战略游戏,顾楠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儿。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等等!”顾楠才说了一句,就被对面的老头强行打断了说到了一半的话。

话说了一半是最难受的,顾楠纠结地砸吧了一下嘴巴,不满地说道:“老头,你干嘛”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老人皱着眉头,注视着顾楠,又问了一句。

顾楠不确定地挑了挑眉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这句话,你是听谁说的。”老头子眉头深锁,看起来有些吓人。

“我。”顾楠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可能没有这句话的存在,自己似乎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剽窃了什么东西。心虚地看向一边:“我自己随口说的。”

“随口说的?”老人不太相信地说道:“你没骗老头子?”

这句话讲的是兵家常识,虽然简洁精辟,但这也没什么好太惊讶的。

让他惊讶的是另外的事情。

要知道在这种年代,普通人家是根本没有能力读书的,看对方那一身落魄的衣衫,加上她又是无父无母,很明显不可能是什么富贵人家。

那就说明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根本没有读过任何兵书的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居然能讲出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种话。

没有过任何学习,甚至没有过任何经验,就能自己总结出来。

这姑娘

老头瞥了顾楠一眼。

“我有必要骗你吗。”

“你可读过兵书?”

顾楠想都没想,摇了摇头:“没。”

自己就一个死宅能读过什么兵书,就算有点兴趣偶尔翻过,也没一个读的全的。

老头想了想,看着这低头扒饭的这姑娘,她确实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点了点头:“你接着说。”

“几十万大军的交锋粮草自然更加重要,光是将士们每日的日耗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如果是我肯定是考虑先截断对方的粮草。”

“就算是不能截断,也首先得保证己方粮草充足。”

顾楠拿起了桌面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那附近有河水吗?”

老人给自己添了杯水,点着头说道:“有河。”

“有河。”顾楠点了点,一只手支在下巴上,继续说道。

“有河,那就不惜兵力疏通渠道,粮草水运,必定要比在山路中运送要快得多。这样一来,粮草无忧。”

老人听着顾楠的话,眼睛眯了一下。

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此战之前,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疏通渠道,水运粮草。

不知不觉,他的神色却是认真了起来。

“不错,然后呢。”

并没有发现老头的异样。

顾楠只是自顾自地瞎掰扯着:“然后便是诱敌深入了。”

“首先发动进攻,随后佯败退兵,引诱敌军深入山谷。”

“高山平原地区极其适合骑兵冲杀,由高至低,威力极大。在那里交战,我军没有任何优势。”

“那就把战场转移,只要敌军进入山谷,骑兵便是寸步难行任人宰割之辈。到时候,在我军数量较大的情况下,敌军就已经时俎上鱼肉了。”

这些都只是她上学的那些时候玩的杂七杂八的游戏里的话,她倒是现在都还记得一些。

在她的眼里,虽然这些话可能漏洞百出,但是忽悠个老头子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老人神色认真地慢慢地拿起茶,抿了口茶水。

按着往日评价朝堂上的那些将领的习惯,不自觉的在心里给了对方一个评价。

想法还很浅白,但是已经有几分为将之风了,是个可以雕琢的璞玉。

几番打磨尚可一用。

随后心下一惊,这才想起,自己这面前侃侃而谈的可不是朝堂上的将军。

而是一个连书都没读过的姑娘。

那可就不是尚可一用这么简单了。

想着,老人默不作声的深深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她说的这些话,要是放在朝堂之上的那些将军嘴里说出来,他也就是多看一眼的事情。

但是如今放在这样一个可能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丫头嘴里说出来,他可就真的不能混为一谈了。

深吸了一口气,老人伸出了四根手指,眼里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问道。

“四十五万大军,短兵相接,想要击破也非一朝一夕,该如何?”

“唔,我也没有说要短兵相接的意思。只要将敌人引入山谷,那就只需要两个很简单的方法就能搞定了。”

顾楠喝着水,故作高深地伸出了两根手指。

“山有林木则火攻,山有土石,滚石即可。”

说完,老神在在的摇了摇头,似乎是对自己的总结很是满意。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喝完了身前的茶。

良久,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将才!

可惜,是个姑娘。

顾楠不在意地继续捧起自己的碗吃了起来。

却不知面前的老人心中复杂。

老人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心中突然有一个想法。

没人知道,也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突然的一个想法,却成了一个两千年的故事的开始。

这姑娘小小年纪,独自流浪至秦却是连地名都不知,遇上老夫。

也是种缘分

老人睁开眼睛,目光落在了顾楠身上,嘴角一勾。

“老夫,秦国白起。”

“姑娘,你可愿,做我的学生?”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