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东北灵异档案第八十一章 一触即发

好吧,蟒清如说的是大实话!我甚至连以命相搏的筹码都不存在了,我只好消停眯着了。赵工在走廊的尽头喋喋不休的唠着电话,我本来是没心情听他说什么的,可耳边只有他的声音,就算我本身不想八卦,也不得已的听见了他在跟厂子里面的一个女工打情骂俏。

人家是领年薪的,真正的年轻有为,据说还是单身,在厂子里面勾搭点小姑娘简直太轻松了。而且顶头上司不是我们厂长,直接归董事长管理,厂长都要让他三分,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小厂子里面简直就是所有男工的噩梦,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我。

赵工磨磨唧唧的吹嘘自己这么厉害那么厉害,这东西是老总买的,那东西是董事长送的,听时间长了真有点胃疼。蟒清如控制着我的身体,向外探了探,就看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面站着穿着大花裤衩子,光着膀子的赵工,一边打电话一边拿手搓身上的泥。不时的像郭靖他老丈人一样,表演个弹指神通。这人前人后就是不一样哈!平rì里面赵工人五人六的,没人的时候也是个抠脚大汉。

我正在心里感慨,忽然觉得前面的空气中隐隐约约的有一团白sè雾气在向着赵工方向移动,那白sè雾气出现的时候蟒清如一阵扭动,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难道她认识那团雾气?

只见那团白sè雾气飘飘悠悠的来到赵工跟前儿,赵工却恍若未觉,继续打着电话搓着泥。那雾气停顿一下,转了个圈,直接贴上赵工的后背。赵工好像有所反应,猛的转了个身,然后用搓泥的手在后背一顿划拉,装逼的调调依然继续,丝毫听不出半点异样。他在后背划拉半天啥都没划拉出来,然后一扭头进了屋子。我以为蟒清如看见他进屋子会立刻行动呢,没想到她还挺拿稳的,还是保持着偷窥的姿势没动。

又过了一会,就在我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那团雾气又出现了,这回那雾气好像浓厚了一点儿,我隐约看出那团雾气里面好像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飘着,从赵工的房间出来飘飘悠悠的又进了隔壁的屋子,那间屋子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张姐的寝室,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蟒清如看见那团东西进了张姐的屋子,这才从楼梯下面游走出来。总算离开那个破地方了,yīn冷不说,我总觉得黑暗中有不少我没发现的虫子对我虎视眈眈的。我一边祈祷赵工可别出屋,一边好奇张姐屋子里面的那团雾气究竟是什么玩意。

可能是最近点儿太背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赵工那屋的房门猛然被拉开,接着赵工的后背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我脑袋里面嗡一下,这下完蛋了,要是让赵工看见我趴在地上像个长虫一样蠕动,明天肯定传遍厂子了!我悲哀的意识到我可能要火!

赵工关门的时候好像察觉到什么,猛然回头,向我这边看来,我心说完了完了,工作保不住了,节cāo也保不住了。我真想俩眼一闭学学掩耳盗铃那家伙,我闭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还没等我哲学范儿过去,我突然发现胡飞雪站到了赵工前面,距离之近我差点以为他俩有一腿,这是要亲嘴的节奏啊。

胡飞雪面对面的站在赵工前面,赵工好像有点费解的挠挠头,接着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赵工大步向前的走了过来,胡飞雪是用飘的,倒飞着一直跟赵工保持着亲嘴的距离。我看的背后冒冷汗,诡异的场景就像赵工想要亲一个女鬼,而那个女鬼在引着赵工往前走一样。赵工视而不见的从我身边走过去,蟒清如连头都没回,直接向张姐的房间游走过去。

我特别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我又抹不开面子问蟒清如,眼瞅着就进了张姐的房间,我实在煎熬的受不了了,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好奇心太重,万一进去就是一场厮杀,我在死前满足不了我的好奇心,就算我死了又怎么会甘心,肯定死不瞑目啊!我只好在心里问蟒清如:“那啥,问个事呗?胡飞雪刚才怎么回事?是迷惑我们赵工的吗?”

“蒙蒙蒙,蒙了他的眼,省的他看到不该看的!”清如回答的很简洁,刚刚说完,就一头扎进了张姐的房间。

屋子里面很干净,进屋的时候我以为会正好撞见那团雾气,没想到,那团雾气进了屋子之后就消失了。蟒清如在屋子里面盘旋了几圈,然后就爬到床上,头脸冲着房间的门,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我不禁担心起来,这张姐回来要是发现我一身土面子的趴在她的床上,甚至我还是连鞋都没脱,直接搭在她枕头上面,她会不会直接冲上来用指甲破了我的相?

实际上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不一会胡飞雪就从外面进来了,脸sè还是有点yīn沉,我觉得舌头一硬,就知道清如要开口说话,果不其然,清如对胡飞雪说:“一会我要带他下去,你有意见么?”

“废话!你脑袋缺弦了是不是?”胡飞雪听了脸sè更加难看了,指着我说道:“你怎么带他下去?他要是万一回不了魂儿怎么办?谁在上面守着他肉身?这破地方野仙野鬼这么多,哪个不开眼的占了去怎么办?你也折腾他够呛了,你放了他,我跟你下去!”

“不可能,”清如冷冷的说:“不让我带他下去也行,你下去,把那东西引上来,咱们在他的妖力空间解决!”

“噢——”胡飞雪拉长了语调,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敢情你在这儿等着我哪?行啊妹子,不是一根筋啊!”

“小妹可不敢跟你比,”清如的语气有些嘲弄:“在玩yīn谋诡计上面,胡家可是大名鼎鼎的!”

“别扯没用的了,”胡飞雪不耐烦的说:“我这就下去,待会儿动作麻利,别耽误太长时间,你待的时间越长,他越吃不消!”

“哟,雪姐可真关心他,只是……”清如说了一半忽然停住。

“是什么?”胡飞雪问道。

“人家拿不拿你的好心当回事儿就不知道了!”蟒清如这话一出口我就不乐意了,不是说不给我往外说么?怎么说话不算数呢?这不挑拨离间呢么!

还好胡飞雪只当清如在故意气她,冷“哼”一声,转身不见……

【感谢zhangsongyan打赏一根北岛雪糕,你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