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东北灵异档案第五十六章 失控

()广力菩萨?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我想了想,那不就是白龙马吗?魏煜巍飘到猫哥身边,站那儿跟小白龙不知道都交流什么了,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看小白龙对魏煜巍点点头,然后魏煜巍很恭敬的拜了拜它。

接着,魏煜巍转过身,“那个谁,”魏煜巍用手指了指白莲花说:“你现在就捆窍吧,广力菩萨分身亲来,你不用担心了,发现不好直接抡胳膊揍!有菩萨威神在此,虽然不能像菩萨亲来那么厉害,但是对付个母煞还是没问题的!大家都按照我说的做,千万别出现纰漏!”

安排妥当,魏煜巍喊了句:“准备好了啊!来吧!”话音刚落,黄天酬第一时间捆了我的身,由于他以前就是我的报马,所以捆身的时候很容易。几乎没耽误什么时间。胡泽天也穿着一身别扭的青衣来到了我跟猫哥中间,白莲花直直扑向猫哥,只看猫哥不受控制的哆嗦了几下,然后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对他点点头,猫哥对我竖起拇指。我不知道这是夸我呢,还是夸白莲花。

白莲花刚捆住猫哥的三窍,猫哥左臂白光中的小白龙陡然仰头,张口啸天,只不过没有发出声音,但是那些飞天仙女随着小白龙的动作,轰然粉碎,化做白光,融入小白龙身体里面,小白龙身形猛然长大,快赶上猫哥的胳膊粗了,紧紧围绕猫哥魁梧的身体盘旋一圈,然后也没入猫哥体内。

看到猫哥有广力菩萨护身,我更放心了。对魏煜巍点点头,他化作一道黑光合身扑向冯雪,在他触及冯雪身体的一刹那,我在心里念诵起大明咒:“嗡,玛尼呗美,吽!”

就连胡泽天都伏低了身形,作势yù扑,做好战斗准备,就等母煞现身。

魏煜巍化身黑光,没入冯雪体内。本来安静沉睡的冯雪忽然被惊醒,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猫哥快步上前,我一把将猫哥拉住,“别冲动,现在不知道是谁控制她身体呢!”

猫哥盯着冯雪大声呼喊:“小雪!妹子!你快点醒过来,我是你猫哥!你快点把那个什么他妈的母煞干掉啊!妹子,你报仇啊!”

冯雪睁着眼睛,眼神空洞的望着屋顶,一点反应没有,我死死抓住猫哥,生怕他上前,发生危险。胡泽天好像喃喃自语,又好像在向谁询问:“好像不对劲儿,你们看她的眼睛!”

我不知道胡泽天看到了什么,由于这里举架太矮,要么歪着脖子站,要么就屈着腿或者弓着身子,而我这个角度什么都没看到,只好往前凑了几步,猫哥随着我也一起走到距离冯雪几步远的地方,这回我看清楚胡泽天说的什么了,冯雪的眼仁竟然在变大,黑眼仁隐隐泛着红光,一点一点的变大,眼白越来越小。“这……是要化身贞子吗?”我惊讶的问胡泽天。

猫哥发现问题了,一把抓住我:“邱天,这她妈不像是要变贞子,这好像是脑充血啊!眼睛里面这不是充血呢吗?”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说怎么一片红光呢!我也大急,心中问黄天酬怎么办,黄天酬说:“应该没事儿,再等等看!”

猫哥见我不说话,又问一遍,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告诉他:“没事儿,我问我家二排教主了。再等等,母煞还被逼出来呢!”我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道黑光闪了出来,我赶紧拉着猫哥后撤,同时在心里面大念大明咒,猫哥很听话的随着我退了回来,没有丝毫拖拉,我正好奇猫哥怎么这么容易就跟我回来了,一回头,只见猫哥眼神迷离,我靠,白莲花这是捆了几窍啊?

胡泽天“咦”了一声,那黑光落地,好像脚步不稳的后退几步,我看清楚也惊得大吼一声:“我艹!怎么是你?”

出来的黑光居然是魏煜巍,只不过现在他看样子比较狼狈,母煞呢?怎么母煞没出来他这么狼狈的出来了!难道母煞已经凶悍到这种程度了吗?

魏煜巍刚一站稳就大声喊道:“她身子里面的是个什么玩意!我艹!胡泽天,黄天酬你们俩小子存心害老子是不是?”

胡泽天还没开口,黄天酬一下子封了我的嘴窍说道:“放屁,我们怎么会害你?她身子里面的是母煞,还能是啥?”

魏煜巍“呸”了一声,大骂:“母煞算个屁!老子差点在里面交代了!醒过来的那个绝对不是母煞!”

“什么!”我一颗心瞬间凉到屁眼,母煞已经够让人头疼了,魏煜巍说冯雪身子里面的不是母煞,而且要比母煞还厉害,那还救得了吗?

还没等我感慨完,从冯雪身子里面发出一声冷笑,也不见她开口,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接着冯雪就好像林正英电影里面的僵尸一样,直愣愣的就站了起来,猫哥正好站在她对面,看见冯雪站了起来,二话不说,挥手就揍,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猫哥身子不是自己在控制,是白莲花!我大喊:“住手!”

可惜猫哥的拳头还是虎虎生威的向冯雪的脑袋砸去,在快要砸中冯雪脑袋的一瞬间,她忽然像一片羽毛被拳风带动了一样,向后飘去。此时我的手刚落到猫哥的胳膊上,我又喊了一声:“住手!白莲花你作死啊?”

猫哥的表情忽然像要哭了一样,张嘴开声,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不是我!除了嘴窍,哪都不是我捆的,我现在也出不去了!”

“啊?”我听出来这是白莲花的声音了,可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还被捆住了?

猫哥胳膊轻轻一震就把我的手震开,然后合身扑上,继续和冯雪纠缠,冯雪压根不和他打,飘忽不定的几次都想冲出去,还好猫哥够壮,这地下室也够矮,猫哥和冯雪行动的时候都受到阻碍,尤其是猫哥的大身板子,犹如门板一样,将冯雪挡得死死的。

我着急的冲魏煜巍大喊:“大山,你歇过来就赶紧上啊!”

魏煜巍苦着脸跟我说:“她身子里面的绝对不是母煞,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不敢再进去啊!”

我真想疯,母煞在哪?!冯雪身体里面的是谁?!猫哥步步为营的把冯雪逼到了墙角,眼瞅着冯雪无处可躲了,猫哥大喝一声:“孽畜受死!”这声绝对不是白莲花,也不是猫哥的声音,这到底是谁?

(今天第一更,感谢大姐【静雪裳】和【小饴】童鞋【踹你當】童鞋打赏,谢谢大家支持永恒!支持永恒,支持正版!)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