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穿越之极限奇兵【362】病好了

上章提要:搬家的事情马孝全原本想管一下,可是长期不参与家族内务,马孝全一时也把握不好,因此就将搬家的具体部署事宜交给了夫人花月心。由于太过劳累,夫人病倒了,连吃一个月的药都不见好,马孝全决定回一趟现代拿点特效药,遂打开了时空裂缝......

+++++++++++++++++++++手被咬是小事,只是夫人花月心为什么要这样做,马孝全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

“夫人,你......”

“哼!”花月心一脸愠怒之色,一对大眸子直直的盯着马孝全的眼睛。

“嘶~~”马孝全顿觉后背一阵激凉,而且这样的感觉,马孝全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你怎么了夫人?”

花月心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马孝全的眼睛。

“你......”马孝全声音有些颤抖,不由自主的道,“你是谁?”

按道理马孝全不应该问出这样的白痴问题,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马孝全心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的影子来。

花月心冷哼一声,嗔怒着骂了一声笨蛋。

马孝全愣了一下,心中更是狐疑。

“不会是......月儿吧......”马孝全试探着问道。

花月心白了马孝全一眼:“我本来就是月儿好不好?”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月儿啊,嗯,诶?哎呀......我也搞不清楚了......”马孝全不停的搔着脑袋,不知怎么说才好了。

花月心跨前进步,靠近马孝全,抬起头又看着马孝全的眼睛,缓缓道:“我好想你!”

马孝全笑了:“夫人,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回来了么,我不是就在你面前么?”

花月心笑了笑,轻轻的一把抱住马孝全的腰,将面庞埋入马孝全的胸膛。

“嗯?”马孝全觉得十分蹊跷,但夫人主动凑了上来,他总不能一把推开吧。

马孝全也抱住了花月心,不过此刻他的脑海里却不知该怎么做了。

“全哥......”埋在马孝全胸膛内的花月心突然抬起头,轻轻的唤了一声。

这一声轻唤,马孝全瞬间石化。

好一会儿后,马孝全回过神来,低下头道:“你是月儿,你真的是月儿?”

花月心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马孝全的问题。

马孝全不停的摇着头,刚准备再开口,突然反应过来,一把将花月心推开。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发生啊?”

花月心道:“怎么不可能,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马孝全摇头道:“这绝对不可能,时光之心在我体内,只有我能控制时空裂缝和时空夹层,你怎么过来的?难道你找到了空间之魂?”

花月心眨巴着大眼睛,反问道:“什么是空间之魂?”

马孝全:“......”

看着面前的花月心,马孝全只好召唤左眼中的源。

源传音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啊,好像你眼前的夫人不是你的夫人呢?”

马孝全回应:“我也这么觉得,源啊,你说她是不是明月心啊?”

源道:“不应该吧,对你以‘全哥’这个称呼来相称的人,除了那个明月心,好像也还有个韩晴吧?魂淡马孝全,你真是个色魔啊!”

“什么乱七八糟,让你分析问题呢,和色魔有什么关系啊......帮我判断判断,到底是明月心还是韩晴啊?”

源思索了片刻,传音道:“这样,要不你试探一下,问一下问题,如果她能回答上来的话,再来判断!”

“那我问什么问题呢?”

“当然是问她明月心和韩晴的事情了?”

“那还不如直接问是谁呢!”

“也是哦!”

马孝全:“......”

......

“咳咳~”马孝全咳嗽了几声,问道,“这个......这个啊,这个......”

马孝全说了半天,除了说了十几个“这个”,问题还是没有问出来。

为此,源深深的鄙视了马孝全一番。

花月心看着马孝全,说道:“你不用试探了,我是明月心!”

“哦~~啊?”

花月心道:“别大惊小怪的,你这个魂淡!”

马孝全吓了一跳,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难道我夫人花月心已经死了,你神魂穿越来了?嗯嗯,不对......啊?月儿,难道你也已经死了吗?”

“啪~”马孝全的脑袋被花月心狠狠的扇了一下。

“你这张嘴巴怎么这么损呢,我很好,你的这个夫人也很好!”

“那你怎么?”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

“我......”

花(明)月心道:“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去找一个人......”

“是谁啊?不是天心大哥吗?”

花(明)月心摇摇头:“不是,是梅正峰!”

“梅正峰?”马孝全想了一下,“这不是小梅阿姨的哥哥么,找他做什么?”

“这个你也别问了,你只管去,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花(明)月心话一说完,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

马孝全上前一把扶住花月心:“月儿?月儿?梅正峰他......”

“呃~~~嗯~~”花月心缓缓睁开双眼,一脸好奇的问道,“相公,怎么了?梅正峰是谁啊?”

马孝全愣了一下:“没什么,呵呵......嗯~~你是我夫人花月心吧?”

花月心点点头:“是啊,相公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

马孝全哦了一声,呵呵道:“没事儿没事儿,呵呵~~”

花月心道:“相公,我好像觉得不难受了。”

“嗯?”马孝全摸了摸花月心的额头,惊讶道,“你的额头不烫了,这......”

花月心也很是惊讶:“刚才我是不是晕过去了呀,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然后就记不起来了......”

马孝全心中苦笑道:好在你没记起来,要不明月心会......

“呵呵,我去找大夫!”说完,马孝全让花月心回床躺下。

躺在床上,花月心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

望着相公远去的背影,花月心坐起身伸了几个懒腰,歪着小脑袋喃喃道:“真是奇怪呢,我的身子突然就好了,诶?会不会是药起作用了呢?嘻嘻,好了就好,嘻嘻......这样我又能陪着相公啦!”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