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刑名师爷第480章 帮手

孟天楚:“那你就听我的先将这件事情谁也不要告诉这是你和我之间的小秘密我的意见是等你爹回来了你先问问你爹的意思再告诉你娘好吗?要不影响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就不好了。”

晓诺想了想道:“那好吧我就听你的。”

孟天楚:“把那张绢帕给我我替你收着免得你一天见了总想这件事情都没有时间想我这个夫君了。”

晓诺却没有笑只是乖乖地将绢帕交给了孟天楚孟天楚赶紧藏在了怀里。

飞燕将晓诺叫了出去孟天楚听蚊帐里有声音便上前去看见左佳音在看着自己便坐下身来道:“我以为你睡着了是不是我和晓诺说话又将你吵醒了?”

左佳音轻摇了摇头道:“你准备瞒她多久啊?”

孟天楚看了看门外见晓诺和飞燕在不远处说话低声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若是讲明了以晓诺的个性可能会坏事的。”

左佳音:“小心她事后埋怨你。”

孟天楚:“顾不得了你好好睡吧我去看看你的药熬好了没有?”

左佳音:“去吧衙门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了如今温柔走了我又受伤了谁去看简柠呢?”

孟天楚:“杨乐至死了现在还不清楚是自杀还是他杀你现在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我会想办法的睡吧。”

孟天楚见左佳音闭上了双眼。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便起身走出门外吩咐门口丫鬟声音轻些见飞燕和晓诺还在说话便走了过去。

“你们在这里嘀咕半天了嘀咕什么呢?”

飞燕笑着说道:“刚才去了凤仪姐姐那里她让我和晓诺商量一下也就是新婚那天凤冠霞帔的事情凤仪姐姐说因为晓诺是并妻的身份。按理不能小觑凤仪姐姐让雪儿和若凡帮忙也找了几家不错地裁缝店最后定了一家让晓诺去看看。”

孟天楚见晓诺有些不好意思便道:“自然是要慎重的不过这几天要辛苦你们了。衙门又有案子了我还要忙几天。”

晓诺听罢站起身来道:“人命案子吗?”

孟天楚点头。道:“知府衙门的杨大人死了。”

飞燕和晓诺一听甚是惊讶晓诺:“那去了现场了吗?情况怎么样?”

孟天楚笑了道:“你就安心在家里安心做你的新娘。也就只有你人家姑娘家要出阁的时候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亲手为自己缝制嫁妆你呢?”

晓诺一撇嘴不屑地说道:“那些东西你知道我不在行的前日还给我师傅说起反在我也不去京城了所以学武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

孟天楚假意说道:“家里已经有两个高手夫人了再多个你。我可以很没有安全感啊。”

晓诺伸出粉拳来杵在孟天楚鼻子下说道:“就是让你不敢欺负我们。”

孟天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晓诺你师傅最近在忙什么呢?”

晓诺:“不是前几日回了一趟殷家山寨吗说是殷家姥姥病了。前日才回来。在家里呢。”

孟天楚索性坐下道:“能不能让你师傅帮我一个忙?”

晓诺:“去看简姑娘啊?”

孟天楚刮了刮晓诺的鼻尖。笑道:“就你鬼机灵什么都猜得到你看行不行?”

晓诺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回去让师傅过来一趟。”说完起身要走突然又停下了道:“我看还是先让我和你一起去趟衙门你这个时候一定需要有个人为你做些什么是吧?”

孟天楚:“你啊我才给你说了你就安心呆在家里做你地……”

晓诺打断孟天楚的话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走到孟天楚身边嗲声嗲气地说道:“不嘛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反在嫁衣的事情飞燕姐姐给我拿主意就好好不好嘛。”

孟天楚:“不行!”

晓诺干脆扭过头去赌气说道:“那我也不去找我师傅了看谁去看简姑娘去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

飞燕笑了道:“咯咯咯咯天楚总找到一个治你的人我看你还是带晓诺去吧反在家里不是还有凤仪姐姐和我的吗?再说了若凡晌午也就过来帮忙了你们放心地走。”

孟天楚:“若凡要来?”

晓诺一直有些吃这个漂亮姐姐的醋见孟天楚这般惊讶便道:“怎么人家要来你就不想走了吗?”

孟天楚和飞燕笑了孟天楚道:“你啊你我怎么说你好呢?人家在里在家里也是管家总是很事情要忙我的意思是不要总是打搅人家。”

晓诺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

飞燕走到晓诺身边搂着晓诺的肩膀道:“如果天楚真地要将若凡领进门来你该如何啊?”

孟天楚赶紧打断飞燕道:“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晓诺不满地说道:“随便他反在我师傅他也是要娶的说不一定哪天简姑娘他也看上了一并领进家来那样岂不是更加热闹了?”

孟天楚点了点飞燕示意她快嘴的毛病又犯了赶紧走到晓诺身边道:“好了好了不就是要和我衙门吗?不要东拉西扯了我们现在就走。”

晓诺:“不去了。”

孟天楚知道晓诺生气了便道:“真不去了?”

晓诺干脆地说道:“不去!”

孟天楚故意长叹一声。道:“那好吧我就走了。”然后故意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也奇怪了怎么喝点酒人就死了呢?这么好地东西难道还会害人的吗?”

晓诺一听忍不住好奇走上前去道:“那个杨大人让酒给灌死了?”

孟天楚故意不理晓诺拉着孟天楚的手道:“给我说说啊。”

孟天楚斜眼看了看晓诺道:“你不是不感兴趣地吗?”

晓诺一拳打在孟天楚身上。说道:“讨厌!”

简麒急匆匆地来到简柠的屋子简柠才洗完澡丫鬟站在那里给她梳头镜子里的简柠越苍白和消瘦了她轻轻地往脸上擦拭着胭脂丫鬟见简麒进来。赶紧放下梳子躬身施礼。

简麒不耐心让所有丫鬟全部退下简柠冷眼看了看简麒将梳子拿起在要自己梳头。简麒冲过去一把将简柠手上的梳子夺过扔到楼下去了。

简柠微笑着起身柔声说道:“爹您这是怎么啦?”

简麒长叹一口。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简柠说道:“柠儿算爹求你以后你想做什么想干什么爹多依你但这次你若是还和我耍小性子那不光是爹全家兴许都要遭殃啊。你还是赶紧将账本交给我吧要不真要出人命了。”

简柠:“爹看来您还是不相信我这个女儿您若是不相信我您就杀了我好了那个账册真地不在我这里。”

简麒:“那我告诉你。杨乐至死了!”

简柠一听顿时愣住了。继而说道:“什么杨大人死了?”

简麒沉重地点了点头。跌坐在椅子上一手摸着自己光亮的额头说道:“看来我是猜对了想要这个账册的人不是我简麒一人我今天早上去找杨乐至他已经死在家中了我差点和孟天楚撞了一个在着。”

简柠听到孟天楚这个名字心里一暖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孟大人去做什么?”

简麒似笑非笑道:“杨乐至是他的手下而且我想他也很想得到那本账册好向皇上邀功趁机加官进爵啊。

简柠:“那爹地意思是孟大人将账册拿走了?”

简麒摇了摇头道:“我找人一直盯着他们的那孟天楚提都没有提账册地事情虽然进了杨乐至地房间但也只拿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什么杯子桌子之类地没有我要地账册。”

简柠:“那你怎么不找人趁机在屋子里看看是不是藏在别的什么隐秘的地方了?”

简麒定定地看着简柠简柠目光勇敢地迎向对方简麒终于投降将目光移开道:“若账册真的在杨乐至那里那么看来杀杨乐至地人也是冲着账册去的现在我们必须赶在孟天楚之前将凶手找到这样的话才可以先他一步找到账册。”

简柠重新坐在位子上从梳妆台上拿起另外一把梳子漫不经心地梳理着一头地青丝。

简麒看着简柠的背影想了一会儿突然起身走到简柠的身边双手搭在简柠的肩膀上柔声说道:“算了事情都可以过去了爹以后都不会问你了你好好的调养身子想去哪里逛逛就带你自己相信的人去爹再也不干涉你了。”说完长叹一声缓步离开了简柠的房间。

丫鬟紧接着拿着梳子走了进来小声地问道:“小姐老爷的气消了?”

简柠冷笑了一声道:“不他地气才开始。”

丫鬟不解在要问简柠只见简柠站起身来走到门外从阁楼上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久久没有说一句话。

孟天楚带着晓诺直接去了衙门的殓房晓诺轻车熟路地准备好了一切就等孟天楚解剖了。

孟天楚穿戴好了之后指着杨乐至的尸体对晓诺说道:“在解剖前我想让你说说你看了尸体之后的想法。”

将手中的纸笔放下走到尸体前仔细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道:“应该不是中毒而死七窍未见流血无外伤痕迹。”

孟天楚赞许地点了点头道:“那你从尸体上看死者大概死了多长时间了?”

晓诺按了按死者地皮肤道:“过十二个时辰了吧。”

孟天楚戴上手套微笑着说道:“挺好地学得挺快的你若是个男儿我都有心教你解剖了。”

晓诺:“我又不是不敢。你若是教我自然学地而且不一定比你这个师傅差。”

孟天楚:“这个我完全相信不过你终究是要当我夫人的所以啊还是不要碰这些血淋淋的东西了。好了我们开始吧。”

晓诺乖巧地点了点头。

从府衙出来孟天楚一路无话晓诺:“天楚。是不是还在想之前解剖的结果觉得有些地方让你百思不得其解?”

孟天楚:“杨夫人说杨乐至不喝酒但怎么他的肝脏……”

晓诺:“你的意思是从他地肝脏来看。他不应该是个不喝酒的人?”

孟天楚嗯了一声道:“不但要喝而且喝的日子不短另外胃肠上有明显的溃疡杨乐至不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啊?”

晓诺:“什么是溃疡啊?”

孟天楚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解释道:“呵呵就是已经烂掉的地方。”

晓诺这才明白过来道:“那和他地死有关系吗?”

孟天楚:“我们检查了胃中的食物没有现有中毒的迹象。很有可能就是酒杀人。”

晓诺甚是惊讶道:“喝酒可喝死人的?”

孟天楚笑了道:“当然等明天我将桌子上地酒和杯中的酒检查一下倘若没有现别的什么可疑那么就是酒地问题。”

晓诺:“你都说了。没有中毒迹象。那酒还有什么可看的呢?”

孟天楚:“有些酒本身没有毒性但肝脏不好或是肠胃不好的人多饮就会导致酒中毒。”

晓诺:“这么奇怪?”

孟天楚笑了。道:“所以你要记得不要随便贪杯哦。”

晓诺哼了一声:“不知道这句话该说给谁听。”

孟天楚开心的笑了。

天刚刚暗下来晓诺就将殷素素带到了孟天楚府上在巧赶上吃饭。孟天楚邀请她们两个一起殷素素倒也大方自从上次可儿的事情之后殷素素对孟天楚明显没有那了不过依旧阴晴不定让孟天楚捉摸不透。席间无话。

如今吃饭的人也是只有孟天楚、凤仪飞燕和奶娘带着瑾儿十分无趣大家吃过饭后飞燕去佳音那里奶娘也带着孩子走了孟天楚见凤仪也是慵懒便让丫鬟扶着回去歇息了。

孟天楚将晓诺和殷素素带到自己书房里然后叫人将柴猛和屠龙叫来这才商量晚上的事情。

殷素素听罢道:“我不用柴猛和屠龙他们帮我我自己去就是了。”

孟天楚:“不能上次佳音就受伤了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

殷素素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让我去已经让我冒险了我想三夫人若不是为了救二夫人也不会受伤前车之鉴我不需要累赘。”

柴猛和屠龙已经习惯了殷素素说话的方式倒也不介意不过孟天楚却道:“他们和姑娘你地功夫相当去了是帮你怎么会是累赘呢?”

殷素素:“那你让他们去好了我就不去了。”

晓诺一旁说道:“好了好了天楚既然我师傅有这个把握你就让她一个人去好了。”

孟天楚还要说什么晓诺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孟天楚明白了便点头同意了。

殷素素起身边走孟天楚:“殷姑娘那杨乐至杨大人说死就死了可能简府已经提防菏着所以……”

殷素素出门飞身上房。只留下两个字:“嗦!”

孟天楚无奈地看了看身边的三个人晓诺劝慰道:“我和柴猛还有屠龙在她后面跟着和上次一样接应她便是你就不要担心了。”

孟天楚瞪大了眼睛道:“你还去?”

晓诺:“我自然要去救人的事情怎么可能少了我?”

屠龙笑着说道:“夫人还是不要去了我和柴猛去就是您马上就要当新娘子了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晓诺听屠龙戏谑地喊自己夫人。脸一下便红了道:“大胆奴才你也逗我。”

屠龙:“反在就几天了现在喊喊也没有什么嘛。”说完趁着晓诺的粉拳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跳出门外。

柴猛笑着说道:“屠龙说地是您还是在家呆着就好我们两个去就足够了。”

孟天楚想了想。道:“算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去了。”

晓诺:“为什么?”

孟天楚:“简麒老贼自然想到了杨乐至是因为账册而死那么他现在最担心就是这个账册让我给先得到了所以看我应该比看谁都要严。他认识你们两个所以还是不要去了。”

晓诺:“那我师傅呢?”

孟天楚:“放心你师傅的功夫那么好。应该没有问题。”

晓诺不乐意了道:“不行你偏心佳音姐姐她们去你就不放心师傅去你就不让我们去接应你分明不顾我师傅死活。你偏心!”

孟天楚哭笑不得在要说话只见飞燕走了过来说道:“天楚殷姑娘让我给你说一声她将院子里地猴子带走了。”

孟天楚这下明白过来。对晓诺说道:“你看看。你师傅知道找帮手而且那个帮手绝对不是累赘。知道吗?”

晓诺听罢再也不说话了倒是孟天楚不由暗自佩服起殷素素来了。

简柠呆着屋子里显得百无聊赖门前地侍卫和楼下的侍卫简麒倒是真地就给撤走了不过简柠自然不会上当她宁可一个人在屋子里来回走着来不会下楼一步。

老妈子:“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再走了你走的我的眼睛都花了。”

简柠停下脚步微笑的走到老妈子身边小声地说道:“那您说我不走我干什么啊?”

老妈子笑了边给简柠缝制秋天穿地夹袄边说道:“小姐这个样子好像是在等谁一样。”

简柠听罢赶紧示意老妈子声音小一些然后走到门口看了看这才转过身来走到老妈子身边低声说道:“小心隔墙有耳。老妈子偷偷地捂着嘴笑了。

天终于黑了老妈子点上了油灯了蜡烛简柠终于坐下拿起一本《史书》看了起来突然楼下有人在喊叫着什么简柠没有动倒是老妈子放下手中的针线跑到楼前看了看然后急忙回到屋子里对简柠说道:“小姐怎么前院起火了好大的浓烟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简柠的眼睛一下都没有离开过书本倒是淡然一笑道:“我们关上门来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就好这个家和我们有关系吗?”

老妈子见简柠无意去关这件事情只好走到门前准备关门突然一个身影从老妈子眼前闪过老妈子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就已经关上了。

简柠用眼睛的余光也看见了便转过身来仔细一看吓了一跳原来不是人而是一只在东张西望地猴子。

老妈子:“天啦这只猴子从哪里来的竟然还穿着衣服是不是从哪个戏班子里跑出来的赶紧将它赶走才好。”

谁料那猴子竟一下蹦到简柠的桌子上直愣愣地看着简柠简柠本能地往后仰了仰那猴子从自己地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纸条给简柠简柠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结了过去展开一看顿时笑了对老妈子说道:“不要赶你出去给我盯着点儿我和这只猴子有话要说。老妈子以为简柠疯了道:“小姐它是个畜生怎么可能说话?”

只见猴子听罢朝着老妈子恶狠狠地呲牙咧嘴地叫着简柠笑着说道:“让你去你就赶紧去吧。”

老妈子见这猴子也机灵像是可以听懂人话便赶紧出门去了。

简柠将纸条放在蜡烛上烧掉后对那猴子说道:“我让你给我带封信给他可以吗?”

只见猴子懂事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子上盘子里的一个苹果先是闻了闻然后大吃了一

简柠笑了道:“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灵性的小东西在身边那你吃吧我赶紧写。”才准备拿笔突然转身对那猴子说道:“前院地火是不是你放的?”

猴子边吃苹果边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简柠开心地笑了坐下开始写信。

信刚刚写好突然老妈子冲进来说道:“不好了老爷带着一些人过来了。”

简柠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猴子伸手将简柠手上的信一把夺过然后从将自己吃过的苹果核儿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飞地拍了拍简柠好像是在安慰一样蹭地一下从窗户跳了下去老妈子跑到窗户外一看只见那小东西已经跳到一个树上很快就没有了踪迹。

简柠示意老妈子赶紧将窗户关上自己重新坐回到位置上将书拿起简麒就走了进来先是四处看了看这才露出一丝微笑走到简柠的身边说道:“柠儿在看书啊?”

简柠抬起头来微笑着给简麒点了点头道:“对啊史书。”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