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江尸阴阳录第二十章 点将谱

    奶...奶...b,我怒了,再说一句,以后想看新章节的,找度娘,或者上p,这是我发的最后一章,纵横,你对得起我吗,没拿你们满勤,补助,几个月熬夜的更新,揽点人气,却说我刷点击!!

    你奶..奶..b

    ————————————————————————————以上是废话————————————————————————————————————————————————————-

    天色渐明,我们沿着一条茅草小路越行越高,玄青背着昏迷中的老人,不断抱怨着,朱老六欲回身接过老人,却被玄青婉拒了。

    可玄青仅走了几步便又累得叫苦连连,四叔叹了一声就也要替玄青背。朱老六见状停下脚步,对四叔说:“你身上有伤,我这就叫人来!”

    只见他说完口型一变,打了个响亮的呼哨,随即,一个身着红衣的汉子从远处奔来,二话没说,接过老人便急急想山上奔去。

    虽说这人的面貌与常人无异,可他在这陡坡上疾走,气息竟丝毫不乱,心跳也时有时无,说他是神人,不如说是‘死人’。

    《窥天经》上记载过一种邪术,名为‘剥丝丹’,凡是中此术者,皆有超人之力,却无活人的生气,三魂七魄被强行剥出,只留下‘命魂’与‘力魄’,二者阴阳相当,即可让中此术的‘活死人’有思想,又可以让其不知痛觉,不知疲累。

    我也曾听爷爷讲过太平天国的故事,传说‘义王石达开’有一群死士,如幽灵般恶鬼般,清兵和洋鬼子的火枪打在身上只流血,却不见倒地,扑上阵前便吃人血肉。

    “剥丝丹!”我看着那人身影没入树林,无意间脱口而出。

    “不错!”

    “这才是洪秀全的王牌军,石达开所谓的死士,只不过是事先服了制幻药物,不知痛觉,那种药物可让人精神亢奋,茹毛饮血。实则是在透支生命,凡是服药参战的死士,不久后也都会因耗尽心血而亡。”

    “可中了剥丝丹者,则比前者痛苦百倍,真灵皆被抽去,食之无味,欲哭无泪……那种没有七情六欲,在蹉跎中苦熬的滋味,还不比十八层地狱来得痛快!”玄青感叹道。

    我俩一路尾随四叔和朱老六,很快便行到山顶,看前方有一座占地四五里的寨子,寨子周身皆用粗木围栏,寨子中房舍林立,两个面无表情的守卫分站在大门两旁。

    站在寨外,眼前豁然开朗。正值冬晨,俯览太湖,如月半弯,层层薄雾像青云般半遮半掩,两侧青山起伏有致,错落间却不乏圆润灵动。

    再看寨后之山,则如屏风走马,高大平整。纵观此处,确实像朱老六所说,毫无龙像,但绵山近水,倒是有玄武贵寿之势。行走其间,不由得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山水有情,可适才看到的那个汉子却像活死人般,听从号令,却不知自己究竟为了什么。

    朱老六把我们带到房间,又吩咐属下送来饭菜,四叔没有跟他客气,吃完就要睡。

    “那个老人呢?”我问朱老六。

    “放心,有人照看着呢。”他说完朝四叔抱拳,推门走了出去。

    “四叔,你怎么会认识他?”四叔与他远隔大江南北,八竿子打不着的主儿,却情同手足般。

    四叔望着朱老六渐远的身影,徐徐答道:“当初我师父救过朱五爷的命,二人有些交情,那时点金阁还在山东,应朱五爷相邀,师父便带我前去拜访,等到了那才知道,朱五爷要师父主持点金阁五年一届的‘点将谱’。”

    所谓点将谱便是对阁内众人几年来武艺的考量,除阁内三百死士,其余众人皆可参加,即使不是阁内之人也可,但却鲜有人能取得名次。

    从点金阁创立至今,每届点将谱中甲者皆会得到正王的赏赐,或金银财宝,或加封阁内爵位

    那日,阳阳高照,擂台下姜半仙、朱五爷与阁内众偏王坐定,看身后人群熙攘,有跑江湖赶来凑热闹的,也有野心勃勃欲争财宝者。

    看擂台正前方,挂着一幅金匾,当中四个方正的金字——天下为公。

    就看一个身着红衣的汉子,双手端着一把寒剑,缓缓走上台来。朱五爷看到那把剑,眼里流露出兴奋之色。

    对那汉子点了点头,随即起身对众人说道:“各位豪杰今日齐聚点金阁,实是点金阁之荣幸,此剑名为‘忠魂’,为洪天王随身佩剑,刃虽不锋,却是至宝。今日夺魁者,赏!”

    姜半仙听在耳中,却不由得为之一震,正所谓重剑无锋,这把剑看似普通,实则罡气凛然。

    若论到材质,实在算不上一把好剑,但此剑之魂却是天下罕有的罡魂。比之自家祖传的那把寒铁剑不知强上多少倍。

    身后众人听完也是一阵哗然,虽看不出这把剑有什么过人之处,但听说是洪秀全随身佩剑,肯定是至宝。

    当先便有一大和尚纵身跳上擂台,一把夺过忠魂,大喊道:“俺乃嵩山十颗星,哪个不服的,尽管来抢!”

    “不安生在寺里念佛,跑这撒野!”一个身背长刀的汉子跳上台去,大骂道。

    十颗星听完一愣,高声问道:“你又是谁?”

    那人白了十颗星一眼,答道:“万隆寿庄,聂障从!”

    “庄你老娘!”十颗星大叫一声,将忠魂插到擂台上,举拳便向那人打去。

    十颗星浑然不惧,可姜半仙却没想到,这点将谱竟把万隆寿庄之人也吸引了过来。

    他看台上二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之下,均有损伤,一时也分不出胜负输赢,但他更在意的却是那把寒光刺目的忠魂!

    十颗星力大过人,又极其耐打,聂障从却身法凌厉,几次躲过十颗星的重击,又辗转击其要害。

    十颗星暴怒之下,双拳抱十,猛的向聂障从袭去,聂障从手中握着钢刀,却并未出鞘,慌忙用刀背抵挡,又起脚攻其下路。

    怎奈,十颗星这拳来势太过凶猛,未及抵挡便倒飞下擂台。但十颗星却也中了聂障从的一记阴腿,正踢中裆部。他向后退了几步,不停的用手揉.搓着胯部,一边呲牙一边大叫着:“还有谁!~”

    此时,一直在姜半仙观望的四叔,看见这等搏杀,直把十颗星惊为天人,钦佩之余不禁胆寒,若是自己和他对垒,一招便会被他打死。

    阁内之人见有人抢了自家的风头,刚要上前,就看十颗星捂着自己打裤裆,倒在擂台上连连打滚惨叫。

    这一局并没有分出胜负,十颗星被抬下去后,久久不见有人再敢上台,因为谁也不知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不仅是胜负,生死也极其难料。

    未等众人缓过神,就看一个体格敦实的男孩爬上台去,朱五爷看后微笑不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