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风行小说网> 女频小说> 末世之主神空间> 末世之主神空间流浪!姐妹重逢自是狼狈为奸! 大结局与番外(下)

末世之主神空间 流浪!姐妹重逢自是狼狈为奸! 大结局与番外(下)

    收费章节(32点)

    大结局与番外(下)

    不说从背影来看,只从对方的衣服身姿我第一时间便认准了这个人一定是个女人。而且必定是个漂亮的美人,至少她是个背影很美的女人,或者该说是女孩。因为从她的背影来看就可以知道她的年纪不大,应该在十二到十三四岁之间。

    毕竟她的身高也就一四三高度,正常的女人中应该很少有人长至成年还不足一米四五吧?更何况她穿的衣服还是那种很明显的少女装

    原来是这么一个小狐狸精,他的小宝贝这才多大的年纪啊,居然就想对他下手,****他?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查,一定要查出她的背景资料来

    我抱着这种想法,只恨不能立即跑过去,将那个女人祖宗二十八代都全给挖掘出来。可惜,甚至还没等我看清她的长相,只看到了眼背影,那个女人与可爱的小家伙,居然就在那么一个眨眼的功夫里,消失了

    这简直令人郁闷遍寻不着后,没办法之下,我只能等着第二的到来,到时候就不相信还会让他们给跑了

    可,第二天,偏偏小家伙居然不出门了并且接下来连着好几天他都不出门,不是几乎整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呆着,就是在大宅子的花园里逗弄那只叫昵昵的傻猫玩。居然一点儿也不想着他这个叔叔,不出去找那女人,找他玩也好啊

    这令人郁闷的生活总算在第五天时有了转变。感天谢地这一天,小家伙终于既不是玩猫更没有把自己锁屋子里了,而是又一次出门了

    我无话不说,赶紧紧随其后,这一次小家伙也没有特意的跟我躲猫猫,而是一步一步向前走动,逛了百货买了一些零食,然后又进了间女装店买了一套可爱的粉红色裙装,最后进了一间叫“猫咪心情”的咖啡馆。因为他坐的位置刚好对着门口,没办法,我只好守在外面等了。这一等就是足足半个多小时啊。简直叫人蛋疼像我这样的顶级美男子,可是很引人注目的知道不,要想躲过街上的人来人往可是很费心思的更知道不

    不过,为了抓出那个胆敢勾yin*惑小家伙的狐狸精,我忍

    总算,在我度秒如年的时候,一个皮肤光滑白皙,身高仅一米五,但身材却极为娇小铃珑的身影出现了。居然一直在楼上嗷呜,早知道我就不傻傻在外面等那么久了呀,魂淡

    我二话不放,便冲了进去,然后伸手一抓便想将那个胆敢****色诱未成年少男的狐狸精抓住,只是这女人的身手居然颇为不赖,轻轻一个转身轻跳竟然便躲过了我的双手这怎么可能,怎么可以哼,不过一个小小的速度变异者而已,刚才能躲过去只怪大爷轻敌了,看我再抓

    倏的提起全部的速度,一声大喝:“臭婆娘哪里跑”我再次大手一张,全然不管小家伙在旁边高叫着什么猫不猫的,伸手便抓向那个女人的肩膀。可是对方的速度却也不弱,简直赶得上那只叫昵昵的死猫了,居然再一次轻灵的侧身便欲躲了过去

    哼哼,当我以前跟那只臭猫之间的打斗是假的吗?连那个臭猫我都抓住过,一个小小的速度型变异者也敢在我面前逞凶?

    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我再次一声大喝,猛的将速度提起了个百分之一百二,终于不失我所望,成功的抓住了……呃,“这是,尾巴?”长长的,坚韧,柔滑?不仅光亮,还很洁白?这怎么,看着就像是一条尾巴,还是猫尾巴?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一股危机感正悄然漫延开来,并向着我快速的靠近。

    心里拼命的在叫嚣:“跑,快跑,赶快跑啊”可是身体却像是不受自我控制般,我僵硬的扭动着脖了顺着那条尾巴向上看去,然后盯上尾巴主人的那张格外白皙可爱的俏脸。圆润润般的琉璃眼,形状跟猫还真像,一头雪白的半长发笔直顺滑,半盖在两颊边上,半遮住了酡红的双颊。看着既显陌生却又感觉很眼熟的女孩正抿着小嘴,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正对着他怒目而视,看那眼神,几乎能喷出火来般的吓人。

    尽管有些不明所以,更觉得莫明其妙般的生气。(瞪什么瞪嘛,还活像要吃人似的,该生气的是他好吗?)但是,神使鬼差的,曾磊却有些悻悻然而又带着几分淡淡不舍之情的将手里那条看起来与摸起来都做得很逼真的猫尾巴给放了下去。下意识,他总觉得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女孩之所以如此生气,就是因为她的“尾巴”被自己给抓住的缘故。

    事实证明,第六感虽然很奇幻,但确确实实是真实存在的。

    果然嘛,他这才一放下尾巴,对方脸上的恼怒之色瞬间褪去了一半有余,但紧随而起的怒气值却瞬间飙升了至少两个倍数以上。

    “你颗臭石头,你发什么白痴想打架不会去竞武场,凭白无故的朝着我开刀,脑袋进水还是被门板夹了当我好欺负的是不是?真是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我今天跟你没完”陌生的女孩噼里啪啦吐出一长串骂语,然后爪子一伸,(真的是爪子啊)便跳到他的面前,在他措不及防之下,在他的脸上狠狠抓下了三道长长的血痕。如果有谁此时很认真的去研究的话,便会发现,这三道痕迹跟被猫抓得简直叫一模不要一个样

    “嗷,竟然胆敢破我的相?女人你死定了,别以为我真的是不打女人的”如果说到现在曾磊还没有弄清楚眼前这个看着就特别眼熟的女孩是那只叫昵昵的臭猫变的话,他就是个傻子了一声嚎叫,他当下也不跟她客气,全力尽出,开始与她撕打起来。

    两“人”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既使昵昵的实力略逊他一筹,但凭借着一身连速度变异者都自叹弗如的速度却也不落下风。只是,这间刚开的小小咖啡馆,却是要遭殃了,同样倒霉的还有店里面没能及时躲开的一两只不知死活的小池鱼。

    简钰站在旁边想要劝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既无力又郁闷的选择了放弃,最后干脆搬来了一条长凳坐在旁边观战了起来。

    算了,劝个屁啦。还是等着一会他们两败俱伤时,帮忙收场吧。他真倒霉

    曾磊与昵昵最后果然不出所料的打了个两败俱伤,不过所幸,除了体力全被耗尽,基本都是些皮外伤,表皮看上去血肉淋淋,一条条的血痕伤疤看着就让人胆颤心惊,蛋疼不已,可像这种伤痕谁身上没有几条。对于普通人类的****或者会因此毁个容啊,留点纪念什么的,但对于曾磊与昵昵这样的精怪来说,只要没毒,最多就是个十天半月,什么伤啊,疤的也就全部消散干净,又能变得白白嫩嫩,水润光滑了。

    不过嘛,在此之前,他们估计就不能再随便出门去见人了,吓着人倒还不至于,可是丢面子却是绝对的。

    所以,一个自恋,一个臭美,两冤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呆在屋里养好伤再出门了。至于这个仇恨,别以为不能出门便打不成了。就算不能再动手动脚以免再添伤疤,但要斗赢对方还怕没别的方式吗?

    因为两只家伙同时都有了这种想法,结果简钰又继续倒霉了。这两人天天就跟争什么似的,对着他或各种讨好献媚,或是一左一右动手便抢起他的人来,偏偏这两人还是因为他起了误会才打了起来,他便是想躲想逃也狠不下那个心肠。更何况,面对这事,他家亲亲的母亲大人干脆撂下了话。说事是因他而起,也该因他而结。

    好吧,这下是彻底跑不掉了。二哥沈飒天天幸灾乐祸各种看好戏,大哥沈小言则是有心无力,还要每天去猎捕各种丧尸变异动物,只能偶尔伸伸援手拉他一把,以免他彻底落水。

    可怜的粉嫩小正太就在这种压迫之下足足过足上了一整个星期,怨念颇深的见到伤痕日渐减少恢复的两冤家,正当有种不日便可脱贫致富的感触时,这两家伙因为一句话不对,又一次开打了。这回比上次更加夸张,真正是血淋淋两个血人啊,衣衫破裂,啊……他看到了昵昵姐的,啊,还有曾叔叔的,啊……他们两个人摔倒在一起了啦。

    “妈咪,不好了,曾叔叔把昵昵姐给扑倒了啦,啊,现在又换成昵昵姐骑在了曾叔叔的身上,她已经露出尖牙正要咬曾叔叔呢,快来人啊……”

    当小正太叫喊着冲出房间的时候,简言与与沈默然还有简涵夫妇一起上楼,听到声音便赶忙赶了过来,身后还窜出个不知又打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沈飒还有早昵昵一步化形,目前正充当他的保镖、宠、保姆的多重身份的木莲,所有人轰轰烈烈,神色不明,疑似多为兴奋与激动兼具看八卦的表情冲了过去。

    然后……便刚刚好的撞见发觉到姿势不对,急忙想要起身结果反而匆忙慌乱之下再次撞在一起,并且越发显得****的两人

    而众人在看到双手正抓着昵昵的,并且衣不蔽体的两人后,开始自动进入长辈角色,企图将他们打包送入洞房。

    曾磊自然是不肯的,昵昵也更不可能答应了。谁要嫁给一块臭石头啊?所以,他们当场什么也不顾便逃了。简言与沈默然当然能阻住他们的,但他们偏不。反而让他们两个成功逃跑了。只是,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更没有轻易便能被掐掉的八卦之心。

    于是乎,便有了接下来的一连串大闹剧

    “听说了吗,基地的二把手,曾磊大人居然有了未婚妻了,并且几天前还被人抓到与未婚妻在城主府的客房里……”

    “屁,简昵小姐怎么可能会看上那个孔雀男。他们根本不是两情相悦的,据说那天正值夜半三更之时,简昵小姐住在城主府的客房里,正准备沐浴梳洗,然后那个孔雀男他居然,就用了强的我的简昵小姐,我心目中完美的猫女郎,就这样被……呜呜呜我好伤心,兄弟,我以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我们搞基吧”(三楼:已鉴定,二楼已疯掉,崩坏中)

    “造谣,这是造谣,鄙视你个小受男。曾磊大大多么英俊潇洒、****倜傥、俊美无双……(以下省略一万字赞美词)完美的天神级人物,怎么可能会看上那个无耻下流卑鄙龌龊**恶心(以下再次省略一万字鄙视咒骂)……的贱女人啊啊,我的曾大大,人家等着你也来**,无论您是要皮鞭、腊烛还是手术刀……捆绑有爱,啊……”(五楼:确定以及肯定,四楼也已经疯掉,崩坏中)

    “怎么可能会这样子,曾磊大人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家完美的曾磊大人,肯定是那个狐狸精故意****他的”

    “就素就素,伦家敢百分百肯定,曾磊大人绝对是个帝王攻,他是不会喜欢女人的。大人,我等着你来临幸我,喔”(七楼:人妖出没,各兄弟请注意,小心被袭)

    “鄙视你们,强烈鄙视花痴心女与人妖男,不许污蔑简昵小姐,她就是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本人决定花五十个三阶大洋在‘猫咪心情’咖啡馆请客,所有喜欢简昵小姐的护花亲卫队全部都要来啊。一切为了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勇敢的帅哥们,冲啊。”(九楼:人妖男披上马甲唱双簧了,各兄弟小心啊,千万别去,否则不定就要赔上终生性福了。)

    (十楼:楼上兄弟,你到底是哪边的啊,你确定你是中立,不会也是哪位披着马甲上阵做内奸的吧?)

    (十一楼:强烈鄙视某内奸,装得还挺像肯定是某个隐藏着的花痴女)

    (围观坐等,我只为看戏。)

    (十三楼:楼上的,你的头像跟昵称什么的,怎么没有显示啊?我感觉我好像认识你呢)

    (你个白痴,你也说我的头像跟昵称都没显示,感觉你个毛线啊,我还感觉素你妈)

    (十五楼:哈哈哈,雨上贱人,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一诈就出来了。你个贱人 )

    (芭贱人,你才贱呢 )

    (十七楼:管理员呢,我的字怎么显示全是 啊)

    (就是啊,怎么都是 )

    “私人恩怨请自行绕道解决,记警告一次。”

    “唉呀,上面的真精彩,都快把主题重心都给转移了。不过大家说得都不对喔,本人有最新一手资料,保证真实。其实简昵小姐跟曾磊大大早就认识很多年了,据说一直是对欢喜冤家呢而且关于这次的事表据说其实是场误会,两人是打起来的时候怕出手太重,结果就动用了最原始的摔跤法……嘿嘿嘿”

    “摔跌法,怎么个摔跌法,**相搏的摔跌法吗?”

    “上面兄台太猥琐也太隐晦了,直接说是肉搏大战不就成了,抓奸在床啊嘎嘎嘎。可惜没有被视频,否则就精彩了。”

    “真的假的,有图有真相,求楼主爆图”

    “爆你菊啊,爆”

    “听说这个帖子很红火,于是果断路过前来围观,可是怎么看来看去,就是没有看到当事人的任何回应呢?”

    “据说当事人打得太厉害,全都毁了容,天啊,我的曾磊大大”

    “不素吧,我的简昵小姐如果真的毁了容,我心目中的又一位女神大人难道就要这样被毁了吗?”

    (二十八楼:弱弱问一句,你们在说什么?曾磊是谁,简昵又是谁?很有名吗?)众人果断无视小白或马甲

    “毁你妹啊毁你们这帮人无可救药了。这一切全都是误会我是一直在城主府帮厨的,那天的事情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之间只是有些****而已”(三十楼:楼上的确定是来解释的?)

    ……

    自由基地里的网络上十分火爆,最后甚至逐渐漫延开来,越传越广,几乎所有能联上网络的基地全部知道了这一桩事,所以……曾磊基于脸上的伤还没好全,还有最近主过声明大躁,所以干脆躲在了房间里,别说出去外面了,他就连院子都不出来了

    而简昵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比起不怎么上网不清楚局势发展已到何种地步的曾磊,她只是随便点了个论坛帖子进去看了一眼后,就发誓,至少一年内绝对不会踏出这幢房子与院子一步至于她那刚刚开起来的“猫咪心情”咖啡馆,暂时就交给别人去打理吧,实在不行就暂时闭门结业好了。

    可是,这样一来,同在一幢房子里的两人就……好吧,随便你们去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干架了。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你们继续相爱相杀,培养感情吧,他们是管不了了,还是想想着过阵子要去哪里旅个游呢?现在房子都让他们俩鸠占鹊巢的给占了,要不,他们去开发个新的小岛,搞个私人度假圣地?反正现在海面上更无人敢行船,所有的大小岛屿全是无人荒岛,正好利用

    简言越想越觉得美妙,当夜便与沈默然开始研究其可行性有多高。

    我叫沈默然,当然,这只是我现在的名字,很久以前我并不叫这个名字。那时候,我还是北遏家的独子,没有母亲,只有父亲。

    我的父亲叫北遏钥,咋一听,感觉很有些阴柔女性化的名字,是吧?但这其实是个很强势霸道且很狂傲的男人。尽管他对我这个唯一的儿子很好,非常好,北遏家身为k市最有具权势与富裕的家族,我能享受到一切最好的物质享受。而在精神上,除了亲情,我也颇为享受。真的,只除了亲情。没有母亲,只活到我三岁,甚至我都没什么印象的爷爷又很严谨,也没有所谓的奶奶,以及诸多特别亲近的亲戚。所以,我从小便在一个没有亲情的环境下长大。

    关于母亲,我真的毫无印象,更从没有人与我提起过她。但在我的感觉里,母亲应该就是一个很美丽,很温柔的形象,她会在我跌倒的时候迅速赶到我的身边,将我搂入她温暖柔软的怀抱里,会叫我宝贝,不哭

    可惜,这样的想法,只能是一种幻想。常常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见到那个几乎真的存在着的女人,搂着一个是我又不是我的男孩子,会温柔哄劝,也会细心教导,偶尔还会很严厉的责骂,更会帮出可口美味的饭菜点心,带着浓浓的,平时他从未曾有过的温暖味道。

    可能不会有现在这般富裕,只要想得到的,哪怕是天上的飞机,水里的潜艇,也能随着一时的兴起而真正的得到它们。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渴望着一个母亲,一个活生生的,真实存在的,而不是只会在梦里看见,并且亲切叫唤着似乎不是我的母亲。

    只是,这种想法是绝对不可能会实现的。

    许是看出了我的寂寞与渴望,父亲在经过一段时间探风后,居然在这一天的上午难得没有忙碌于公事的让司机将我带到了他的公司,并且拿出了一大袋子的女人照片与资料,让我替他找个妻子。

    我当时就笑了,哭笑不得的那种笑。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实搞不懂他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真的很搞笑啊。

    结果不言而喻,我自然是拒绝了。不过我并没有立即离开了他的公司,而是因为喝了太多的果汁去了回厕所。

    后来我曾无数次的回想起当时来,如果我没有因为去上了这趟厕所,更没有因此而意外的听到我的母亲不仅还活着,并且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更没有失控,没有逃跑……也许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许许多多的没有与如果了吧?

    傍晚的大雨阻住了大部份行人的脚步,也同样让我找到了暂时的歇身地方。

    我躲在那家书店的屋檐下,看着过往行来的路人,又看了眼书店里那正聊得起劲的两个老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那个眼神正在两本书上徘徊犹豫的女孩。

    她的衣着打扮让我看出了,她的不富裕,虽然她身上穿着的应该是刚买才穿上一两回最多的新衣裙。不过,从她的目光还有犹豫以及身上透露出来气息,我就知道,这应该是一个刚上乡下里来到大城市的小丫头。

    这其实并不是个多么优秀漂亮的女孩,虽然她长得颇有几分秀气与可爱还有娇小。可我还是一直在注意着她。除了因为她是书店里唯一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人外,还因为她那犹豫不决了许多的姿态。

    说真的,有什么好犹豫不决的呢?我真心搞不明白,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唐诗三百首。正常的女孩都不会有任何可犹豫便会选择前者吧?不说别的,只那前者所有的漂亮插画的封面,就该让她选择它了至于唐诗三百首,那种东西,不是中老年人,谁还看啊。

    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那本唐诗三百首

    就是这个令人颇为惊讶的结果,所以,我才会在接下来的时候愿意与她这个乡下来的土妞对话。

    “嗯”当我还傻傻的看着她手里拿着已经打好包装的唐诗三百首时,她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一枚五角硬币被递到了我的面前,她的神情有些冷淡,眼神里却流露出几分好奇与怜悯,配合着被递到面前的五角钱硬币,怎么看都感觉此时的一幕有些荒缪可笑。她当我是什么,把我当成乞丐了吗?我北遏星就算是再怎么落魄,从他的公司里逃出来后也确实因为身无分文,加上不愿意让人找着又不肯回家而饿了一个下午,但怎么也还不至于到了这种需要一个乡下土妞施舍五角钱的地步吧?

    “太少,不够吃吗?我只剩这么多了,都给你吧。”女孩见我久久不动,直接就将我的表情自解成嫌钱太少,带着几分不舍的将买书找零的一块钱也一起递给了我道。

    “切,我平时打发乞丐都不止给这么多。不用你的施舍。”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心理并不是真这么想的,但脱口而出却是这么一句,看着她皱眉的表情,我顿时心里有些紧张慌乱,解释不清的情绪,但那一刹那,感觉真的很无措尴尬。

    还好,她显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只是忽然歪着头将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最后状似得出了什么结论的肯定道:“你离家出走了吗?我以前也干过这种事。做错了点事,躲在隔壁家的旧猪舍里一整个下午还有半个晚上。后来,我妈跟我爸才找到我,出乎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要听听吗?”

    “我才没有做错事,做错的是他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话”我承认我的心情很糟糕,但会这样失控的红着眼对着一个刚认识的乡下土妞大吼这些,真的很让我感觉不可思议。

    “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小子”她佯装老成严肃道,“我妈当时对我说的话是,不管是为了什么,错了与对了都不是重点,但如果因为一件明明可以解释说清楚的事情而饿着了自己的肚子,那么就算是对的也是错的,更是亏了,还伤害了自己的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喔,你还没到那个资格去自由决定是否伤害它”

    “咕……”几乎是她的话刚刚落下,我的肚子便很给面子的响了一声,我有些窘迫的摸了摸肚子,忽然感觉很丢人,也很难受,从没饿过肚子的人第一次饿肚子的感觉甭提有多难受了。手跟脚似乎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无力的感觉真可怕。所以,我决定很大方的给她面子,承认饿着了自己的肚子确实是很吃亏,也很伤身体。

    “嘿嘿,跟我当时反应一模一样呢,哈,它在叫呢。”女孩很兴奋的叫道,那笑容是我从所未见的灿烂。也是这个笑容让我记下了这张看着只比普通好些的脸记下了足足一辈子。

    “那个,谢……”谢你。我口舌笨拙的刚打算向她道谢,却见她眼睛忽然一亮对着外面已经雨过天晴的天空道:“哎呦,雨停了呢。我要赶紧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家吧,别让在意你的人担心呢。唔,不知道姥姥跟姥爷会不会很担心我,当时看着天上的乌云时我就该知道得带伞的,却还心存侥幸。我走了,拜拜”她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却悄然拐走了我半边心,蹦蹦跳跳的走了。却留下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连那一句“谢谢”都没来得及开口。

    甚至,我居然都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回家后,我很快就让赵管家派出了人去查找那个女孩的信息,毕竟她怎么说也是开导了我的人。如果不是她,我根本就不会那么快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少不了要仇恨北遏钥许多。兴许还会让他的一些潜在性敌人抓住机会,制造些什么事端出来。

    只是……原本自信满满,以为在k市我们北遏家的势力绝对无敌的我,却怎么也料想不到,她居然会就此消失,足足十年之久,久到我几乎都要忘掉她的时候,她却再度的出现了

    年轻的我带着一丝对童年记忆的追逐悄然靠近她,本以为可能会像那么一句话般,当多年后你再度去看曾经那令人心动过的女孩,会发现,一切已经变样的时候。渐渐,我对她曾有的执念便能放下,却没想到……就在我刚发现她时隔那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时,就欲有所行动时,一场世界大浩劫却悄然发生了

    这场大浩劫带走了我的母亲,带走了我的兄长,带走了我的,父亲……但,至少还值得庆幸的是,我还在她的身边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