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我的大小老婆第七十五章 走?什么概念?

    ps:最近两三章可能有点悲凉的感觉大家或许不喜欢。但是绝版想做的是在yy的同时尽量让这本书里充满亲情友情和爱情。相信你们会被这几章感动的。

    还有今天是圣诞节祝福大圣诞快乐!以表示我的祝福今天更新两章当然票票是不能少滴。希望晚上的时候我可以看到本周推荐上5oo!呵呵!

    我几乎是带着哭丧语气从马奶奶那得知父亲的病情的。从马奶奶口中我得知父亲得了肺癌已经住院一个多星期了。听完马***叙述我没有心思去想母亲为什么要瞒我我以百米冲刺的度冲出小区来到马路边我几乎是站在马路中间拦下一辆的士。

    开车司机把车停到马路边我一下钻了进去。司机转过了看了我一眼有点埋怨道:“小伙子以后拦车在路边拦就行了路中间危险况且我们的车是不能在路中间停的。”

    我可以肯定我眼睛一定红了我对司机大吼道:“你他妈给我闭嘴第一人民医院。快点!”

    司机听到我不客气的话语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呢只见我顺手从裤兜里套出几百块钱砸了过去。看到几百块钱司机转愤怒为笑脸利马启动了汽车。

    “小伙子你是去医院看望并人吗?你家人出院了?”司机拿到钱后没话找话的跟我说道。

    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一脚把司机从车里踢出去。此时的我心里只想着父亲的病情不严重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乱的不一般。听到司机的话我忍不住一拳砸在车里的栏杆上大声吼道:“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好好开你的车!”

    也许是司机见到我确实很急也许是那几百块钱起了作用司机再也没说一句话。

    十几分钟后我来到第一人民医院。我急跑着来到住院部对门口看门的中年妇女问道:“肺癌病人的病房在几楼?”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在五楼。”

    一听到五楼我转头就跑。中年妇女看到我焦急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这么精神的一个小伙子难道家里什么人得了肺癌?真是可怜啊……”

    跑出去几步的我猛然回头目光如刀子一般扫在中年妇女的脸上我敢誓我此时的眼神绝对恐怖。中年妇女只感觉一刀利剑刺在自己心脏一般呼吸都困难起来。好在我只是扫了她一眼就朝楼梯口跑去。

    来到五楼我又问了问护士父亲住在哪间病房从护士那得知父亲住在544病房。

    来到门口我依稀听到母亲哭泣着朝父亲喊道:“为什么不跟儿子说儿子已经回来了。你要瞒他能瞒住吗?你难道在走前不想见儿子一面吗?”

    本来全身充满力量的我在这一瞬间软了全身仿佛被人抽空力气一般推出去的手在空中掉了下来。走?什么概念?难道父亲的病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在心里大喊道。

    我猛的推开房门母亲和父亲本来还在争论着什么看到我进来后都是一愣。我赫然看到父亲脸色苍白肥胖的身体此时也变得消瘦了许多两只眼睛有点黄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丝气色。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我眼中流了出来我感到胸口仿佛被重锤机了一般我赫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很沙哑:“爸你怎么了?”

    父亲给母亲使了个颜色勉强笑了笑道:“小强啊你怎么到这里了……”

    我缓缓走到父亲的身边把头埋进父亲的胸膛哭着道:“爸。”母亲被我感染后也在一边哭了起来。

    父亲费力的抬起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再次勉强笑了笑道:“傻孩子好好的哭什么啊?爸没事只是这几天流感没注意穿衣服感冒了。”

    我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父亲一字一句道:“爸您不用瞒我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告诉我您的病到了什么程度?”

    父亲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笑容一下凝固了随即沉默不语。我来到母亲身边摇着母亲的身体问道:“妈你告诉我爸的病情到底到什么程度了?”

    母亲身体颤抖着泪水流个不停。

    “小强既然你知道了爸也就不瞒你了。爸爸的病再过一两天就到晚期了。爸爸可能以后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听你妈的话不要使性子。爸爸死后单位会给一笔钱加上你妈的工资你的学费应该不是问题。吃穿方面你就将就将就吧………”

    我哭的像个泪人一般眼前的父亲像是在说死前最后的遗嘱。但是我不会让父亲就这样死去的我誓我不会。

    “爸您别说了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事的。”我哭着打断父亲的话。

    父亲眼角湿润了钢铁一般的汉子在一刻为了亲情流出了眼泪。这是我第一次见父亲流泪我甚至感觉到父亲已经绝望了。

    我拿出电话颤抖着找到楚冰冰的电话接通:“楚冰冰你立刻给我联系上海最好的医院联系上海最好的手术大夫准备做一个肺癌的手术!立刻!懂吗?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都立刻给我联系!”

    我哭着对电话大吼道楚冰冰显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她在电话里焦急的问我:“葛强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你先不要问我晚上会到上海到上海我给你打电话。你现在赶快去给我联系医院和医生!”说完我挂断电话。

    然后我又接着拨通大飞的电话:“你给我联系你今天送我的那辆车让他到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度!还有你现在给我订三张下午飞上海的机票!快点!”

    在大飞眼里我虽说有些冲动但是绝对不会如此冲动大飞没有问什么多年的兄弟他了解我肯定出事了只是坚定的说了句恩就挂断电话办事去了。

    挂断电话我走到父亲身边握住处于震惊之中的父亲说哭着道:“爸相信我现在医术这么达您的病一定能治好的。真的能治好。一会我们先去银川再坐飞机去上海。去上海最好的医院让最好的医生给您开刀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去美国去欧洲。爸您的病一定可以治好的。”

    父亲和母亲显然听出我有些事情隐瞒了他们只见他们刚想问。我就打断道:“爸先不要问那么多好吗?您现在需要做的是不要放弃。您从小就教育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放弃。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战胜病魔的。儿子有钱儿子的钱足够您治好病的。”

    父亲终于放开哭了只见泪水像是一条细线一样流淌在父亲那沧桑的脸上。母亲从起初的吃惊到最后的哭不成泣。

    “老天你一定要让我爸爸好起来。我求你了。只要我爸爸的病好了你让我怎么样都行!”看着仿佛一下子苍老的父母我内心一阵抽搐的大喊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