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我的大小老婆第三章 通彻心肺!

我不是个君子但我绝对不是种马。

在以前我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放荡。因为有她一个我深爱的女人。深爱到从来没有碰过她的身体只是简单的拉手就连接吻都是一般都是简单性的深情的吻屈指可数。了解她的内心比了解她的身体多的多。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失去了她。正如人们常说的**是爱情的催化剂没有性哪有爱?

她不是什么美若天仙也不是倾国倾成只能说是小家碧玉。但是她对我有着莫名的杀伤力也许因为我爱她爱的太深至于为什么那么爱她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爱。如果让我说是怎么个爱法我只知道我见不到心里会慌会想她。看到她受委屈我会难受。

她叫张寅认识她还得从高中说起。

那时候我高二她高一。我们的体育课是同一时间。所以每次上体育课我都可以见到她。她是一个不爱运动的女孩每次她都会站在旁边看人家打篮球踢足球。那时候我就被她吸引了。

让我疯狂的是我的QQ里有她。于是我们从网上认识到了最后的真正恋爱整个过程过一年。从我们都彼此爱上对方到正式展成男女关系整整一年。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才半年。

分手是因为大飞看到她和一个男孩两人暖味的在一起转街。大飞告诉我后我失去了理智把她骂了个底天。最后她给我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我们在一起误会比快乐多希望你能找到令你满意的女孩。

当她说分手两个词的时候我的心仿佛被重锤狠狠的击了一下就那样一直呆呆的站着连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这也许是上天在捉弄我们。但是爱情这东西就是这样因为你永远无法解释爱情是什么东西。

自从和她分手后我变的放荡了。我经常对自己说葛强女人多的是你干嘛只爱她一个。她自己不识好歹这怪不了你。所以很多女人成了我的玩具也许我也是他们的玩具彼此只是互相利用大家都在玩一场没有感情的游戏。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身影会准确无误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而我的心也会在这时疼疼的让我难以呼吸。她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扎在我的内心深处不经意间已经扎根芽已经占据了我心里一个最软弱的空间。任何一关系到她的事情都仿佛会让我软弱让我的感情波动不已…

次日清晨五点半。

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和张寅和好了。我在梦里异常激动但是很快梦完了我也醒了。醒过后我才现这只是一个梦激动的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看着躺在我旁边的徐丽丽我感到莫名的恶心。恶心徐丽丽恶心我自己。不是徐丽丽长的不漂亮相反她长的很漂亮身材更是一级的棒。但是此时我心里只有张寅无法忍受其他的女人。

我厌恶的把徐丽丽的手拿开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也许有人会说我不是人我禽兽不如但是当你十分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对你身边另一个女人感兴趣吗?不会任何人都不会。

走在空荡的大街上我的心情异常低落。我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我下了决心。

我用颤抖的手拨通了我熟悉的号码这个号码已经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但是语音提示:您拨的号码已停机。我拿着手机就这样保持了一分钟。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去的。

当我到家的时候两位大人早已起床了看到我回来父亲掉着脸子问道:“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不回来连个招呼都不打。”

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理会父亲说什么我满脑子都是一个人张寅那个能让我疯狂能让我堕落的人。

母亲在一边看到我的脸色不对于是递给父亲一个眼神父亲也不再追究低头吃早餐。

“小强过来吃早点。”母亲道。

我没有回答母亲的话也没有过去吃东西。而是呆泄的走进我的卧室锁上门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我哭了。

我真的哭了。

我伤心的哭了。

我像一个婴儿一样的哭了。

为了她我再次哭了。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因为她而哭。

因为哭是软弱的我以后不能再软弱。就算是她见到我哭又能怎样?同情?嘲笑?无论是什么我以后绝对不会在为了她而哭泣。

我点燃一支烟。想用尼古丁来迷惑我的内心迷惑我心中那丝疼那丝已经伤痕累累的爱情刀疤。

我大口大口的吸烟导致我猛烈的咳嗽。

“小强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给妈妈说不要一个人憋到心里头少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母亲敲门着急的说道。

听到母亲的话我有一股想诉说而且想再次哭的冲动。但是我没有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是男人就不能因为一点挫折而趴下是男人就要说话算话。

“没事妈。你和爸去上班吧别担心我。我只是心情有点不好睡一觉就好了。”我掐灭烟道。

母亲知道我的脾气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敲门安慰了几句后便和父亲去上班。

而我躺在床上望着屋顶想着以前和张寅的点点滴滴。最后是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拿起手机对方已经挂了。手机显示已经有六个未接电话了全都是大飞打的。

想起今天早上自己的所作所为我现自己有点自私。不仅是对徐丽丽包括大飞和老尤。我一声不吭的走了他们一定很着急。

于是我快回拨一接通大飞就大声问道:“你跑哪去了?打你手机你也不接?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我早上心情不好所以一个人走了。”我略带歉意的回答道。

“怎么心情不好了是不是昨天晚上让那个徐丽丽给摧残了?”大飞听我没事于是调恺道。

“你***!谁被摧残了啊!就她啊还差的远着呢。”我不想让大飞他们知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于是装出没事的语气回答道。

“呵呵那就好。对了我和老尤在八百碗吃牛肉拉面呢你过不过来?”大飞道。

“我不去了你们吃吧。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其实大飞八成都猜出了我心情不好的原因刚才那样说也是为了调节我的心情。也许是我虚伪也许不是。我之所以没告诉他事情真相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脆弱告诉别人至少暂时不想。

等我晚上见到大飞和老尤的时候我已经变了一个人我脸上没有悲伤。可以肯定的是我忘不了张寅不过还可以肯定的是我绝对不会再为她哭。

因为那是男人的誓言。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