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我的大小老婆第十三章 令人失望的总部!

    我一出门那青年还在门口等我故意挡在门口找那青年的茬。

    那青年看到我的举动后气的咬牙切齿明智的是他没有吭声。否则我的拳头会毫无生息的定在他的脸上。

    “小伙子你用完没有?”一位老大爷脸色有点难看的说道。

    看那老大爷的表情多半是憋坏了我是过来人深有同感我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让开。

    老大爷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我心里直纳闷屎尿这东西憋的时候是不是身体潜能会挥的更厉害啊。

    我嘲笑的看了一眼青年埋着轻盈的脚步朝座位走去。

    没办法解决完心情就是爽。

    从我看到小妮子起到我坐到座位上小妮子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

    大飞和老姚的娃两人不知情还以为小妮子的脑子一时出了什么问题。

    大飞看了眼小妮子然后道:“小强你总没对人家姑娘做什么吧你看脑子都坏了。”

    小妮子听完这话眼珠瞪的圆溜溜的吓的大飞硬是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一看炫耀的机会来了于是道:“哎你们这些没素质的人啊怎么光让歪道上想啊我是那种人吗?我这么善良一个人怎么会做那些事呢。”

    两人一听不说你们也知道是什么表情可恶的是连小妮子脸上都一副鄙视的表情我心里一凉阿门我昨晚的表现算是泡汤了。

    一看我那表情小妮子又笑了笑的依旧是那样的开心仿佛吃了开心果一般。

    我不想再纠缠她因为我现了一个问题从我和小妮子搭话之后我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我和大飞老姚三人看着外面的风景谈着到站后的打算不一会火车就到站了。

    我拿下行李没办法行李一半以上都是我的大飞和老姚两人是无行李一身轻。要怪只能怪我那两位大人什么都带了就差家里的床了。用他们的话说人在外面用家里的东西舒坦。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行李拿了下来累的我一头是汗大气喘个不停。

    刚想休息下却听到一个动听的声音:“葛强帮我把行李拿一下。”

    我抬头一看小妮子正用你非拿不可的眼神看着我。

    老姚的娃看到我机会来了于是拍了我一下道:“快去啊机会来了还不把握!”

    我一瞪老姚的娃骂道:“你想献殷勤你去啊干嘛让我去啊。”

    话刚一说完小妮子的话又出来了:“葛强你还是不是男人。让你帮忙拿下行李你都扭扭捏捏的。”

    我这人最怕别人激将我。

    “不是我不去啊是人家不愿意让我帮忙。”老姚的娃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我本以为小妮子的行李不会太多所以伸手去拿的是个小箱子却听小妮子用手比划道:“不是那个是那个。”

    我一看狂晕。小妮子的箱子是个大号的而且直觉告诉我里面装满了。

    我双手一抬正如我所想的那样那箱子沉的要命我是费力又费力小心又小心才把箱子安然无事的拿下来。

    拿下来后我整个人处于待机状态。

    然而接下来的话可以让我去跳火车了。

    只见小妮子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道:“葛强等会下车的时候麻烦你帮我提一下箱子谢谢。”

    听了千半句话我有上去掐死小妮子的冲动不过听了后半句心里舒服多了毕竟不是白干。

    如果说刚才大飞和老姚的娃是无行李一身轻那么现在就没有词语来形容小妮子了只见她两手空空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胸前的挎包。

    我用上了吃奶的劲才把小妮子的包提到出站口等到出站口后我是彻底虚脱了脚底站都站不稳。

    大飞提着我行李呼吸正常。看到他那副轻松的表情我暗暗誓我一定要把身体练强壮些坚决不当绣花枕头。

    我看了眼小妮子不知为什么小妮子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愉快。

    “姑奶奶我已经帮你把行李拿出来了接下来没我的事了吧。”我擦了擦头上的汗道。

    小妮子用略带不舍的表情看着我我敢确定是略带不舍不是我自作多情。

    “恩我叔叔等会来接我。”小妮子说罢看了一眼我又继续道:“你呢你准备去哪呢?”

    一听小妮子现在的话我心里怎么老感觉有点怪因为小妮子和之前说话的口气纯粹是换了个人之前是可爱加无理现在是温柔温柔的能把人腻倒。

    “我我自然是和我朋友先找家宾馆安顿下来明天再去找房。”说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对这里熟悉吗?”

    小妮子似乎也知道我问这话的目的脸上的表情是雨过天晴赶紧道:“熟悉啊我闭着眼睛都能把这里转完。”

    听小妮子这么一说我心里莫名的高兴一是因为明天有个免费的导游再者我看出小妮子和我在一起似乎很开心。

    “那就好那你明天带我租间楼房吧?”我道。

    “恩好的。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小妮子道。

    我顺手掏出口袋里父亲大人给买的三星最新款手机小妮子连正眼都不看一眼我的手机飞快的接过我的手机麻利的记下了她的电话。

    记完电话又说了两句小妮子的叔叔就来了。

    小妮子的叔叔开着辆广本看样子挺有钱至少现在对我来说能开光本就算很有钱了。小妮子的叔叔和我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又说了声谢谢载着小妮子走了。

    在小妮子走的那一瞬间我心里突然有点不舍不为别的就为一路上与她逗嘴和很开心其实是我心里的感情种子有芽的趋势。

    看着小妮子走了大飞走过来埋冤道:“你们俩叨叨叨还没个完啊这么热的天你让我和老姚的娃站这里啊给提上。”

    说着把我的行李丢给了我。

    我郁闷的提起行李心里对大飞和老姚的娃两人是恨到了极点。

    走了没几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女人跑过来殷勤道:“小伙子你们玩妹子不?”

    我心里正气着呢一听这话眼睛瞪的圆溜溜的道:“没心情不玩!”

    老女人似乎似乎干这一行很久了看到我不耐烦的样并没有立刻走开而是走到我身边继续诱惑道:“小伙子听你口音不是本地的啊。对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没事找个漂亮妹子舒服舒服就好了。”

    “算了我怕有病。”大飞也上来凑热闹。

    “那些妹子都是干干净净的你们放心。”老女人仍不死心。

    “好了你可以走了实话告诉你吧就是倒贴我们也不会去玩。”我冷着脸道。

    老女人听我这么一说表情一下就变了也不再拉我们。

    我看到她那副样子不再理她朝前走去依稀还能听到那老女人在嘟囔着什么。

    我虽然和很多女人做过爱但是没有一个是妓女。我一看到妓女就有着莫名的恶心感何况和她们做*爱。

    再者一般火车站附近的旅店没有一个不是黑店。你只要被骗进去要想出来除非掏光你身上所有的钱要不你纯粹出不来。用一句话说就是上山容易下山难。

    如果你在那些旅店再要个小姐那你死的就更惨了当你把衣服脱光小姐也把衣服脱光的时候门口就会冲进去十几名壮汉这些壮汉先是给你来一顿殴打然后再跟你要钱。出去后你还不敢报案为什么?旅店里的人会说你是强*奸强*奸那个小姐。

    我和大飞老姚的娃三人走了一段距离才找到一家看上去不像黑店的宾馆。本想打车的但是又没打主要是怕出租车司机看着我们拿一大堆行李再听我们操的是外地话有黑我们的心思。

    当我们三人来到宾馆登记台的时候几名服务员的眼睛都快瞪直了估计他们是八辈子没见过帅哥了。

    因为我从车站走到这家宾馆别说个帅哥美女就是连一个打扮稍微时尚点的年轻人都没见到见到的都是一些打扮的土的掉渣的年轻人。

    “你们是来这里旅游的?”登记完后一名服务员问道。

    我瞅了那名服务员一眼只见那名服务员一脸的胭脂心里恶心的想吐忍着呕吐感道:“没有我们是xx学院的学生。”

    说完拿起单子走人再不走我不保证我会不呕吐。再一看大飞和老姚的娃两人和我一样眉头皱的跟那波纹似的。

    庆幸的是房子环境还不错要是房子环境再尽人意我真要怀疑总部是不是到处都是骗子了毕竟房价一天12o呢。

    洗漱完毕后我们三人换了身衣服把重要的东西都拿在了身上然后出去吃饭。

    我们走了半天都没找到一家合适的饭店不为别的我们只想找家干净的档次不是很高的。但是我们所见的饭店要么就是脏兮兮的要么就是档次很高。

    我正想忍痛去一家名叫毛家饭店(全国连锁)吃饭的时候。大飞手指向一家饭店道:“那家还不错。”

    我顺着大飞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家饭店门面一般从外面看里面似乎挺干净的。于是道:“走吧就去那家再走就中暑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两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大飞看着我埋冤道:“妈的这个地方太烂了街道又脏人又土不知道你当时怎么选的居然要来这里上学。”

    “连个能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老姚的娃也跟着凑热闹。

    我一下站在原地骂道:“***老子也不知道这里这么垃圾既然来了就呆着吧。”

    大飞本还想继续骂我两句不过他的手机帮了我的忙他瞪了我一眼接电话去了。老姚的娃一看大飞不骂了他也就不再埋冤。他算是有自知知明否则准被我骂个狗血淋头。

    进饭店后服务员的态度还算客气就是她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只听懂最后那句中(可以的意思)!因为这句话在全国太普遍了。

    上菜度倒挺快菜的外观也不错。但是我拿起筷子一尝食欲一下减了不少一看大飞和老姚的娃两人比我好不了多少。

    勉强吃了一碗饭我便吃不进去了大飞只吃了几嘴就不吃了。而老姚的娃饭量比较大所以忍着吃了两碗。

    我点燃一根烟道:“这个地方***也真太恶心了没有一点好的。”

    大飞也从烟盒抽出一根烟道:“你也知道了啊?我还以为你喜欢这个地方的很呢。”

    我无奈的吸着烟心想当初选择来这里是不是选择错了不过随即又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说不定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呢。

    不过我结帐的时候现了一个好的现象那就是这里的消费水平比较低四个菜才收了2o块钱。这让我心里安慰了不少毕竟我只是个社会上的九流人物一个月就八百块钱的生活费消费要高的话我没准会饿死。

    这主要是和我的消费观念有关我这人花钱不懂得安排有钱的话烟要吸好烟饭要吃好的出门从不坐公交只打车。

    到这里失望的东西太多了我们怕再一溜达没有信心在这里呆下去了。所以饭饱过后我们三人没有去溜达而是回宾馆休息。

    迷迷糊糊中听到手机响了本以为是家里某位大人打来的心里也暗骂自己太粗心到了都没有给两位大人打电话通知但是电话一接我才知道给我打电话的人是父亲大人也不是母亲大人而是小妮子——曾可心。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