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我的大小老婆第一百一十三章 总是忙个不停!

    有人说男人打女人是一种耻辱是男人的悲哀。我并不赞同这句话这句话太绝对了。如果是自己心爱的女人那打了确实是一种耻辱。不管她干了什么你打她都是耻辱。比如她给你戴了绿帽子你动手打她。难道这不是耻辱么?如果你很优秀她会给你带绿帽子吗?不过对于那种天生贱种的女人打死也没关系。一一葛强经典语录。

    王凤是典型的贱种女人代表所以我并不客气看着她那一副泼妇的气势我顺势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王凤的身上巨大的压力反差让她后退了好几步跪在地上。

    这时外面响起了吵闹声。几名警察冲了进来一进来便现里面情况很不乐观。只见其中一名警察皱着眉头问我:“先生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一脸灿烂的笑容道:“当然。协助警察的工作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嘛!这两人恩怎么说呢!那个女的红性出墙了然后乞求男人原谅男人没有原谅反而殴打女人。女人就奋力反击具体事情就是这样的。”

    其中一名岁数比较大一点的中年警察沉声问我道:“先生您的鞋上有血这怎么解释?”

    我冷冷扫了这名警察一眼漫不经心道:“那个男人和我签的合同违约了我已经让律师起诉他了。我在这里只是为了监督那个女人我可不想那个男人现在就死掉否则上亿人民币的违约金我找谁要去?难道找你么?亲爱的警察先生?”看到那警察脸色一会红一会白后我笑了笑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外之前进来的几人一直在等着我见到我出来后表情不一地看着我尤其是那名侦探看我的眼神中明显有点怪异。我看了眼众人没有说话站在一边。微笑着看着警察把曾伟夫妇带了出去。

    王凤刚才被我一脚踢晕了还是怎么的一直没有说话这一出来就像是了疯的母狗一样疯狂的往我身上扑让架她的那两个警察揩了不少油。

    等警察把人带走后我心里仿佛猛的一下少了些什么仔细一想我明白过来了是压力是担负。我答应过曾可心一定会帮她报仇现在我的诺言实现了所以全身感到很轻松。本来我以为这个诺言需要很久以后才能实现甚至以前我都想把实现这个诺言当作订婚信物送给曾可心现在诺言是提早实现了也不能当作定情信物送了。

    扫了一眼阳光房地产的三个公司我笑着伸出手道:“欢迎你们加入夜明珠公司!”

    三人用恭谨的小心的眼神看着我他们都知道曾伟是被我一手毁的虽然他们不知道我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看到曾伟夫妇的下场后这几人情不自禁的对我产生一种恐惧。我还观察出那名侦探还有夜明珠旗下那家房地产的老总眼里藏着一些内容对于我要对曾伟不利他们是知道的但是我想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我的真正计划是什么因为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个计划不可思议。

    这个计划具体就是两面开工找个鸭子把王凤骗到床上拍一盘免费黄色录象传到网上。曾伟那边利用障眼法让曾伟没有看那份合同就签了字盖了章可是上面工程竣工的日期整整提前了三年他不能按时完工就是违约违约金是他全部的家产包括银行的贷款。然后再利用他资金不足收买阳光房地产其他董事不答应曾伟的计划曾伟只好挪用公款。说起来似乎很容易可是我依然体验到了里面的紧张。我知道若不是我最后聪明拿出两千万说是投资的话曾伟没那么轻易相信我。毕竟我都拿出两十万了曾伟不可能怀疑我会算计他。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狠!

    我再次扫了一眼众人正色道:“黄律师违约金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顺便帮助他们三人指控曾伟挪用公款最好能多判几年。张总现在阳光房地产已经被我们秘密收购了我们新建那座酒店竟标之前不要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到时候我们要以阳光房地产公司的名义竟标。你派一个拥有经验的下属去阳光房地产公司主持大局就可以了。”我把任务一一配给众人。

    等众人走后那个侦探犹豫了一下问道:“老板我的工作是什么?”

    这时我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一米八的身高魁梧的身材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两颗黑色的眼珠散出坚强不屈的光芒。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个军人!

    我随手拿出香烟递给他一根道:“你叫什么?我没猜的话你应该是军人出身吧?”

    “我叫王大鹏因为违反了部队的军纪被退了回来侦察兵出身。”侦探犹豫了一下回答了我的问题表情中隐约有那么一丝惊讶。

    我知道他是惊讶我猜出了他军人的身份。同时也暗叹我说呢怎么把情报弄的这么详细原来是侦察兵出身啊!侦察兵这个兵种我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那可是仅次于特种部队的军人。尤其是打探情报的好手。

    我想了想道:“你先休息几天吧一周后你到上海夜明珠酒店找我你的任务费我已经打进你的卡里了。”说着我再次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强壮的男人。

    王大鹏点了点头径直离去。看了眼空荡荡的大厅我随意弹掉烟头甩了甩头离开。

    等我回到酒店的时候曾可心正呆呆的想着什么以至于我进了房间她都不知道。看到曾可心憔悴的表情我心中一阵难过。我轻声走到曾可心身边一把把曾可心搂进怀里。曾可心猛的惊了一下看到是我后没有说话静静的躺在我的怀抱里。同时我也没有说话我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有时候沉默用心去感受对方安慰对方比什么都顶用。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曾可心才缓缓抬头问道:“都结束了吗?”说着竟然滴出几滴眼泪。

    我心里微微叹气这曾可心就是心太软。当初我当骗子的时候她就不赞同我的骗子行径。现在我帮她报了仇她心里肯定会认为我和她有些残忍。我很想告诉他曾伟夫妇是罪有应得那种人渣不值得人同情。但是我没有说出口有些事情应该让曾可心自己去体会而不是把我的理解强加到她身上。

    我点了点头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现在安静了再也没有什么烦心事了。”说着我用手轻轻擦去曾可心眼中的泪水。

    来驻马店前打死我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以为曾可心会和我亲自目睹曾伟失去一切时的惨样谁知……”

    第二天曾可心就去学校了。我问过她让她不要上学了跟我到上海去。她回答我说去上海也没事做先上着这学期上完了再说。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我也没有把楚冰冰的事情告诉她这种情形下我当然不能说。天知道说出去的后果会是什么!

    回到上海后我直奔酒店而去。我当初可是跟楚冰冰说好了的如果我当董事长期间让酒店的生意下滑我会自动辞去这个职务。我想借此来测验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自己到底能把天拒一个多大的窟窿。

    等我走到办公室的时候郭静不在酒店。我也没在意对于郭静的工作态度我可是放一百八十个心的。我不在期间所有的文件都是郭静帮我审核的审核完后她帮我提一些建议然后经过的答复后她把章一盖。说白了我就是张张口说说同意和不同意这两句话。

    办公桌上也没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于是我打开电脑看起了好久没看的朋小说。进入小说网后找了一个吸引力大的书名点了进去一篇小说正看到激动处呢却没了作者后面留言:欲知后面内容清明天来看!我那个晕啊心想这个作者也太会吊人胃口了。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下午六点了。

    我站起来做了个扩胸的动作身体一阵舒坦。我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心里正纳闷六点了该下班了我还坐着干什么啊?仔细一想才知道以前每次下班都是郭静进来通知我的。这时我才感觉不对我可是通知郭静我今天要回来的她没理由不在酒店等我。她可是跟我说她一天多累多累让我赶紧回来呢。

    怀着疑问的心情我拨通郭静的电话话简传出嘟嘟的声音一直等了二十多秒正当我耐心耗光要挂电话的时候话简里传出微弱的声音:“喂!”

    这声音微弱的就好像剩下一口气一般我心里不知道怎么了猛的紧张了一下问道:“郭姐你怎么了?怎么声音听着不对头啊?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家呢今天感冒了就没有去酒店。”语气依旧软弱无力。

    我一听就急了心想普通感冒哪会这样啊?我连忙问道:“那你吃药了吗?去医院了吗?感冒了就去医院看看啊酒店这边你就不用过来了。我自己会打理你自己好好在家休息几天把病养好了再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关心也许郭静帮我帮的太多少了她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董事长该怎么当呢!

    这时郭静的电话一直通着可是郭静一直不说话刚开始我还以为郭静感动了呢后来觉得不对头因为两分钟都没声音了。我大急喊道:“郭姐!郭姐!听到我说话么?”

    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声音……

    这次我可是真的慌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俗话说病来如山倒挡也挡不住。我立即挂断电话。跑出酒店钻进奔驰跑车猛的一启动奔驰车像是轰出去的炮弹一般一下飞了出去吓的旁边那名司机情不自禁的出一声尖叫。

    我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什么违反交通规则啊驾驶技术不过硬啊之类的。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人要紧。根据脑海里残留的记忆我摸索着把车开到郭静的公窝楼下。

    到这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还不知道郭静住几楼呢?看了看十几层的楼房我一下就蒙了这要是一层一层的找找到猴年马月去啊。谁知道郭静得了什么病居然那么严重连接电话的语气都没了。

    公窝前一座平房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骂糊涂!居然把公窝管理员忘记了。几步跑到平房门口管理员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老太太看到我焦急的表情问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吗?瞧你这一头大汗。”

    人命关天啊!我能不着急么。我擦了一下汗连忙问道:“老奶奶您知道郭静住在几楼吗?恩郭静。一个女孩。”

    老太太把耳朵伸的长长的眼睛鼓的大大地问道:“谁?谁?小伙子你倒是大声点啊老太太我耳朵不好使。”说着老太太又把身体靠近了我一些可是依旧听不清楚我的话。

    “***怎么找个聋子当管理员啊!”我不禁气急败坏道。

    这下可好老太太其他话没听清楚这话不知道怎么地一下就听到了。只见她瞪着眼睛一脸吃人的表情问道:“小伙子你刚才骂谁呢?”

    我的天!这老太太也太变态了吧!之前那么大声听不到现在我小声骂一句脏话她就听到了啊。难道她是脏话专家么?我心里又急又气不过嘴上可不敢逞强只好耐心地说道:“恩老奶奶我没有骂您我刚才骂我自己呢!对了您现在能听到我说话了是么?您帮我找一下郭静住在几楼?”说着我脸上换出‘可爱小伙子’的表情。

    不过让我抓狂的是这老太太这次又听不到了。不过她好像要明白我要找人于是把一个登记本递给我说道:“小伙子老太婆的耳朵不好使有时灵有时不灵。你要找人对吧?给你本子自己找吧!”

    我哪有闲功夫听他说这些我恨不得把一秒钟当一分钟的用。找了几页终于看到了郭静的门牌号。我把本子还给老太太边跑边说道:“谢谢您了老人家!”

    就当我到郭静的房间门口后我停住了我心里一阵迷茫为什么郭静生病就把我紧张成这样?难道。难道郭静在我心里也有位置?我在第一时间否决了这个荒谬的想法心想人家帮了你那么多现在卧病不起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想到这里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摁响了门铃……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