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圣魔记第三十五章 遭受重创

就在易风进入沉思之际,狂风和暴雨两人手掌一分,朝易风左右缓步进逼,两人身上所散发的气势,较之前来的更强。

只见狂风在“风灵之舞”斗气的催鼓下,一股强烈的气流不断在身边围绕着,狂风俨然像是风中之神般,带起阵阵强烈的旋风。

暴雨的身上有如静止的深潭般毫无任何变化,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就连狂风所带起的阵阵旋风都无法拂动他身上的衣杉,这种静若深渊的感觉令人不禁联到,一旦暴雨发动攻击,其威势绝对是石破天惊般的一击。

易风心中迅速定下应变的策略,身形再度跃起,泣神绝魔功劲贯右脚,朝着狂风头顶一脚点去,眼看就要击中狂风头顶的时候,狂风突然从眼前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漫天的指影挟着一股惊人的气劲从易风左下方攻去。此时,易风人还停留在空中,跟本无法借力躲开,更糟糕的是,后方又传来阵阵强烈的劲风,正是刚刚从眼前失去踪迹的狂风,这两人默契之佳,令人叹为观止。

劲招临身,易风急忙收回点出的右脚,身形同时旋转起来,在最快的时间内,脱离两人合击的包围网。才刚离开三尺,后方的狂风的一拳已狠狠的击中易风背后的护身气罩。

就在这个时候,暴雨的剑指也刺中左易风左后方的气罩,“啵啵…”接连五次的气劲破裂声响起,狂风和暴雨随着气劲破裂声过后,硬生生的被震的弹了出去。

易风的泣神绝魔气罩则应声被两人破开五层之多,两人的拳、指虽然还没临身,然而狂猛的劲力已在易风体内来回震荡五次之多,冲脉中的泣神绝魔气受到两人强大的攻击力影响,不由自主反震回到督脉之中,两大奇脉中的斗气立时乱成一团,无法停息,易风不由的再度喷出一口鲜血,落地后,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易风万万没到,两人斗气合璧之后,功力竟然一下子暴增这么多。合两人一击竟然能一举轰破自己体外的五层泣神绝魔气罩,这种惊人威力是自从练成泣神绝魔功以来从来不曾发生过的事,如今,这种事竟然发生了。

更糟糕的事,若是今天自己过不了这关,连带也拖累到和刚刚那两位仗义相助的男女,到这里,内心深处不由的燃起一股斗志,急忙收敛心神,重新默运泣神绝魔功第一重,赶在三魔将恢复战斗力之前重新站起来。

魔族四魔将中的狂风和暴雨虽然成功轰破易风多达五层的护身气罩,但是,最后终因内息不足,反而被易风仅余的护身斗气反震出来。

此时,两人全身乏力,气血逆流,右手几乎失去知觉。易风的泣神绝魔气罩极为坚韧难以攻破,斗气所蕴涵的反震力更是大的惊人,好不容易才突破最外层的斗气护罩,里面居然还有一层。

如此重复不断的气罩几乎快要耗尽两人的功力,若非两人经过七诀法的斗气融合,绝对无法突破易风的护身气罩。

两人心中大骇之下,不由的更加坚定杀易风的心,易风一日不除,将是魔界未来的大患。于是两人再次运起七诀法第一诀魔气归元,再次进行斗气的融合。

片刻后,两人的斗气已水乳交融的融在一起,逆乱的斗气慢慢的回复到先前的七成状态,体内的伤痛也慢慢的消除。不久,两人双手一分,再度飞身攻向易风。

这时候,易风好不容易才平息任、冲两脉中翻腾不休的斗气,泣神绝魔功重新开始运行到第三重,狂风和暴雨已飞身而来,情急之下,急忙向后飞退,随着身形的不断后退,体内的泣神绝魔气也不断的凝聚起来,瞬间向上再升一重。

只见,易风倒退的身形突然定住,接着,朝着位于左边的暴雨欺身而上,泣神绝魔功第四重的劲力聚于左拳,朝着暴雨一拳击出,过程变化之快,连狂风和暴雨都不禁感到有点讶异。

就连坐在一旁调息的疾电也万万没到,刚刚才重伤吐血的易风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压下体内的伤势,同时还能施展出这么惊人的身法,惊骇之余,立刻加紧运功,等到伤势减缓之后,立刻对易风发动致命性的一击。

只见暴雨迅速从腰间拔出一把长剑,此剑剑长三呎,剑身细长状似雨滴,正是暴雨的独门兵器“雨丝剑”,瞬间,漫天的剑影出现在易风眼前,正是其独门剑法,“暴雨三摧”第一式细雨当空。

易风见状,浓浓的杀意在脸上再度浮现,冷笑一声说道:“华而不实!”话才说完,钢铁般的左拳已击中暴雨身前的层层剑网。

暴雨的剑网当场被易风这记蕴含四重斗气的一拳轰的剑势溃乱,右手酸麻不已,惊慌之下,急忙抽剑朝易风左边一闪,避开易风的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狂风已和易风正面对上一招,只见“轰!”一声过后,狂风的身形应声被易风的气旋九转给扯得歪斜到右边三呎之处,易风二话不说,右手撮掌成刀,准备从狂风歪斜的身体一刀劈出。

暴雨见状心急如焚,违恐狂风避不开易风这记重手,急忙朝着易风的背后一剑攻去。才刚跨出一步,易风突然转身,来到自己的身前,同一时间,极具毁灭力的漆黑右拳已来到自己眼前,黑色拳影瞬间填满了个视线。

暴雨万万没到,易风攻击的对象竟然不是狂风而是自己,而且变招之快,连自己都感到措手不及,来不及闪避的情况下,只好身形往右一偏,同时谷尽全身功力,准备硬接易风这惊人的拳劲。

“碰!”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暴雨的左肩胛骨当场被易风一拳击中,暴雨连人带剑如陀螺般旋转而出,漫天的血花如飘雪般在空中喷洒出来再缓缓落下,形成一种既美丽又可怕的奇特景像。

原来易风的泣神绝魔功早已经回复到第五重了,不过,为了一举击破两人合击之势,只以第四重劲力应敌,同时也定出下一个攻击的目标,就是攻击力较为分散的暴雨。

可是,一旦对暴雨下手,势必引来狂风的背后攻击,于是,决定先把狂风引开。

当狂风一拳攻来之时,立刻以气旋九转的旋劲把狂风的劲力卸到一旁,并假装对狂风出手以引诱暴雨赶来支援。

果然此招一出,暴雨立刻从背后发动突袭,看到暴雨中计,易风立刻把握到这个机,瞬监身形回转,把蓄藏以久的第五重劲力朝着暴雨胸口一拳轰去,波浪般层层起伏的泣神绝魔气有如在白天之中绽放出耀眼的黑色光茫迅速从拳头扩散开来。暴雨一时闪避不及,左肩胛骨当场被易风这拳给轰碎。

狂风见状急忙向前窜出,抱住重伤的暴雨,才一接触,立刻察觉到暴雨体内的气息一片紊乱,一股霸道无匹的斗气如风卷残云般摧残着暴雨体内的经脉。

当下二话不说,双手放在暴雨背后,谷尽全身功力,源源不绝的输入暴雨体内,挽救暴雨的生命。

一旁的易风看到狂风为了救暴雨,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胆敢在敌人的面前助暴雨聊伤,这种流露出来的真情令易风看了不禁为之动容,心中的杀意渐渐趋缓。

不久,易风身上的杀气终于消失不见。对着狂风沉声说道:“狂风,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本人不再开杀戒了,你带暴雨回去吧,顺便转达魔尊一声,易风虽然身怀魔界功法,但绝不居于他人之下,有朝一日,本人必定亲临魔族总坛一趟,拜访魔尊,你走吧!”

过了一儿,狂风缓缓收回双手,抬头看了易风一眼,语气坚定的说道:“传闻中易风是一名残忍噬杀之徒,不到今日如此优柔寡断,我告诉你,今天你虽然放过我们,但是兄弟之仇我不能不报,他日再见之时,就是你我一决生死之的时候了!”

此时易风早已收回环绕全身的泣神绝魔气,听到狂风这番话后,眼中杀意再现,语气平淡的说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易风从来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是,我也要奉劝你一句话,千万不要来惹我,否则,我要你魔族派毁人亡,从此在魔界除名。”

易风这番话虽然用轻轻的语气带过,然而却令人不敢轻忽他的决心,即使是名震天下的魔族四魔将的狂风,心中也不禁感到震撼不已。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