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圣魔记第三十二章 魔门招安

易风对着琮策说道∶“天下之大,能人不知何几。看在你修练魔界功法不易的份上,今天放你一条生路,希望你能了解上天有好生之德的道,去恶行善,否则,它日再见之时,我易风必取你一条狗命!”说完随即转身离去。

易风急忙来到雅玲的身前,此时的雅玲正坐在一旁的墙脚闭目运功,双唇紧闭,脸上一片灰暗。之前琮策那阵的猛攻,已深深重创到她体内的经脉。

阴血之毒更随着对方的入体的斗气窜入体内,虽然已经服下师门的解毒圣药,可是还是无法将体内的剧毒逐出体外,只能以本身的斗气不断对抗琮策的阴血之毒。

易风见状二话不说,右手放在雅玲的头顶百汇穴上,泣神绝魔气缓缓从百汇穴进入雅玲的体内,按照刚才帮易风驱除阴血之毒的方法帮雅玲驱毒。

不久,易风右手一收,身形一动,来到寇劲风的面前。寇劲风的伤势显然比雅玲更为严重,脸上一片漆黑肿胀,简直快不成人形了。

易风急忙一指点向寇劲风的背门,泣神绝魔气直接从灵台穴钻进寇劲风的体内,泣神绝魔气一进入寇劲风的经脉,立刻查察觉,寇劲风由于受到阴血之毒的催残,此时部份经脉几乎快要断裂,连泣神绝魔气都很难通过这几处经脉,急忙把斗气收回滞留。

寇劲风的状况和琮策有所不同,琮策被易风一记击中的时候,体内早已被爆炎诀斗气所侵入,易风只须以灭气诀自然可以重新把这股斗气收回。

但是,寇劲风的情况却非如此,当他被琮策击成重伤的时候,阴血之毒早在当时就已经侵入到他的体内,又经过这么一段时间之后,体内的经脉早以被这种剧毒腐蚀到几乎快要断裂。

若是易风强要以灭气诀收回寇劲风经脉中的阴血之毒,首先遭殃的就是寇劲风体内原先修练的斗气。

所以,易风只能把第十重的泣神绝魔气滞留,藉由“魔气相吸”的道缓缓吸引寇劲风体内的阴血之毒,这种方式虽然简单,但却很耗时间,尤其是在击败琮策之后,大江府的人,随时出面报仇的情况下更加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易风感应到寇劲风体内的阴血之毒正开始慢慢朝着灵台穴汇聚,寇劲风的脸上也开始出现痛苦的神情,急忙把手中的泣神绝魔气减弱到第八重,以免大量的阴血之毒穿越经脉的时候,折断其纤细欲断的经脉。

渐渐的,寇劲风的脸上慢慢恢复了一点血色,肿胀不堪的脸庞也慢慢恢复正常,只须再过一刻钟即可尽数排除体内的阴血之毒。

就在这个时候,易风的精神力突然起了一阵波动,脑海中清清楚楚的呈现出三条人影,正凌空飞跃十丈的距离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飞奔而来。

急速飞奔的身形,来到易风的身前立刻如铁钉般定在原地。这三人各据易风的前、左、右三方,紧紧的把易风包围在中央,一旁的易风和雅玲这时才发觉到这三人的出现。

易风见状心中一凛,从这三人所显示出来的身法可以清楚的判断出,这三人的功力还在琮策之上,只是不了解这三个人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三人之中立于前方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本人是万魔门四魔将排名第二的惊雷,左边的是我大哥狂风,右边的是我三弟暴雨,请问兄台可是易风?”

众人一听来人正是魔尊龙天手下的三大魔将,不由的吓的浑身直起哆嗦。刚才琮策的一身魔功早已把众人吓的心吊胆,如今来的确实是道道地地杀人不眨眼的魔界魔人。

众人不由的惊叫一声,拔腿就跑,一转眼,条大街已变的空空荡荡,只剩下几名被人群冲散的无双府帮众。

易风一听到眼前这三人正是魔门的四魔将其中三人,隐约猜到这三人此行的目地,心中开始盘算如何才能脱离眼前的险境。

易风思考之后立刻决定采取拖延战术,等到吸出寇劲风体内的阴血之毒,再来应付三魔将,于是开口说道:“本人正是易风,不知大名鼎鼎的魔门三魔将亲临此地,找我易风有什么事?”

三魔将之中为首的狂风年约四十,天生一脸娃娃脸却有一头的白发,和他实际的年龄比起来简直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只见狂风闻声后立刻答道:“我们三兄弟今天正是奉敝门门主魔尊之令前来邀请阁下您加入我魔门,不知兄弟你觉得如何?”

易风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一抹奇特的笑容,手上仍不断的运功帮助寇劲风驱毒,当场扬声说道:“易风一介凡夫,能得到魔尊的赏识内心非常感激。只是,人各有志,我向来自由自在独来独往惯了,若是加入贵门恐怕感到适应不良,有违我个人的意愿。所以,魔尊的好意,易风心领了。”

三魔将听完易风的话后,脸色变的非常难看,对他们来说,魔尊肯破例延聘易风加入魔门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更何况还派出他们四兄弟前来担任说客的工作,不到易风竟然不领这个情,叫他们兄弟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为首的狂风闷哼一声说道:“易风,良禽则木而栖,贤臣责主而仕,我魔门魔尊招贤纳士,任人唯才,欲重振我魔界昔日之光荣伟业,才不惜命我兄弟三人前来邀约。否则,以阁下在西蒙卡尔帝国的所做所为,人界这个国家怎么可能放过你这个杀人魔呢?希望阁下好好思考一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说完静静的看着正在帮寇劲风驱毒的易风,从易风右手的黑暗魔气运行的状况可知,易风驱毒的过程即将结束,心中当下一惊,暗自忖道:“此人绝不是愿意臣服在他人之下的人物,如果不趁这个机把他除去,一旦他运功完毕,恐怕到时候还得多费一番手脚。”

当下再次沉声问道:“易风,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愿不愿意加入本门呢?是或不是就这么一句话!”

易风静静的不做任何回答,心知三人翻脸在即,只得把握最后的时间,加紧运功,赶在对方出手之前吸出寇劲风体内的阴血之毒。

在他猜,只要自己不做出正式的拒绝,三魔将应该还不至于对他痛下杀手。

三魔将当中,以暴雨最为精明干练,看到易风沉默不做任何答话,只是加紧运功帮身前之人驱毒,心中顿时了解易风心中的法,看了狂风和惊雷一眼,表达动手的念头,两人顿时心领神。

从当日日法使厉兵的口中得知,易风同样也是修练魔界武之人,虽然不知道他修练的是何种魔界功法,可是,只从他敢单枪匹马独自对抗圣安,就知道此人若是动起手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应付的事,看来还是得趁他运功帮别人驱毒的时候先下手为强才是。

当下朝着易风背后一指刺出,四周的空气立时凝聚起来,随着暴雨漆黑的剑指钻向易风背后,一旁的狂风和惊雷也配合暴雨的功势左右出击,大街之上立时刮起阵阵的强风和闷雷声。

此时易风的运功吸毒正值最紧要的关头,跟本无法抽身还击。若是起灭气诀护身,势必连带也把寇劲风体内的自身斗气吸出。突然收手的话,阴血之毒又重返寇劲风的体内,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唯有凝聚泣神绝魔功第八重内力护体。

瞬间,漆黑无比又充满死亡意味的泣神绝魔气,气分八层,层层透体而出,把易风包的密不通风,易风眼中精芒闪烁,爆喝一声,竟出人意料地硬接三人这突来的攻击。

三魔将也不愧是魔门各自统领一方的高手。虽然先后出击,却同时而至,攻击的时机和落点配合的天衣无缝。

狂风的一掌朝着易风头部的太阳穴轻飘飘的拍出,掌心中的黑气也随着速度的加快不断变深,周遭的气流立刻以易风两人为中心从四面八方向中间挤压。

惊雷的铁拳则有如雷神击鼓般,阵阵的雷声闷响随着铁拳的推进越来越响,越来越急,毫不留情的倾尽全力轰向易风右边腋下的空档处,黑暗魔气同样也随着拳势的推进忽隐忽现。

三人的指、掌、拳来到易风身外五尺处的时候,手上的斗气突然融汇合流,然后,再分三个方向攻向易风身外的护体斗气罩。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