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圣魔记第五十三章 亡灵弓威

在光系治疗魔法的辅助下,易风恢复得很快,全身斗气运转五周天的时候,他基本上就恢复过来了。

“嘎嘎嘎,被你们暗算了”,异灵精王愤怒地怪叫着,周身的暗黑腐蚀劲气膨胀漫射,被那些劲气射中的地面,顿时裂了开来,“冥王,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和一个人类勾结起来暗算我,你们,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喂,老怪物”,易风感到有些可笑,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丝,“你不是吹嘘自己天下无敌么?刚才是谁阴险、卑鄙、无耻、下流,先偷袭我们的?”

异灵精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显然没有到易风也是个无赖,呆了一呆,顿时哑口无言。

冥王傲立虚空,幽绿双目射出两道厉芒,雄浑的声音响起:“异灵精王,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到老巢,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没有看到我们两个人合起来的实力,远远不是你所能匹敌的么?”

“什么?你说什么?”,异灵精王听了冥王的话,一口火气上涌,气得浑身哆嗦,两只眼睛射出不屑的神色,“就凭你们两个?哼,不过是仗着有幽冥神传给你们的神兵利器罢了,给你们占了点便宜,显了点威风,尾巴就翘上天了!”

“哈哈,异灵精王,你个老怪物”,易风撇了撇嘴角,大声叫囔起来,“有宝贝不用,过期作废,老怪物,你要是有什么宝贝,也使出来啊,你以为老子怕你!”

“你……,哼,人类的小娃娃”,异灵精王眼中射出凶光,朝易风瞟了两眼,“使出来就使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后的家伙!”

“不吧,这老怪物还真有法宝?”,易风心中懊悔不已,“这老怪物实力确实是非常强悍,要不是自己和冥王有幽冥神剑和冥王刀的辅助,恐怕早就落败身亡了,我还以为这老怪物没有法宝呢,要是他也有类似幽冥神剑这样的兵器,自己和冥王兵器方面的优势就消失殆尽,这还得了?”

“噌!”

从异灵精王口中吐出一张黑色的大弓,大弓的弓身乌黑,一层层流动的黑芒在周围不断地萦绕着,“嗡嗡嗡……”,黑色的弓弦自动鸣响,波起一股股强大的气浪,一波一波地向周围扩散着。

这是什么?易风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巨大黑弓。

“亡灵弓!“,冥王心中激荡,一声惊呼。

“不错,正是亡灵弓“,异灵精王又嚣张起来,接连狂笑了几声,”不到吧,我能得到异灵神的亡灵弓,哈哈哈,亡灵弓一出,灭亡一切生灵!有了这亡灵弓,我还怕你们两个么?“

“哼,我才是幽冥界真正的王者,异灵神才是幽冥界真正的神,冥王,我把你灭掉之后,就把幽冥界该为异灵界,哈哈哈,我就是真正的异灵王了!“,异灵精王尖叫着,狂笑着。

“异灵精王,你痴心妄!”,冥王眼中幽绿光芒爆闪,喷出两道怒火,朝异灵精王射去,“几十万年前你不能得逞,今天也照样不能得逞的!”

“哼,到时候我把你幽禁永远幽禁在地底万丈深渊,看你还敢嘴硬!”,异灵精王咬牙切齿,狠狠地说道。

“嗡嗡嗡……”

异灵精王触须闪出一道黑色光芒,电光火石之间,融入到虚空中的闪烁着黑色光芒的亡灵弓,一阵鬼哭神嚎般的嗡鸣响了起来,震得易风耳中隆隆作响。

似乎受了感召一般,当亡灵弓鸣响的那一刹那,易风手中的幽冥神剑和冥王手中的冥王刀也同时鸣响起来。

它们和亡灵弓,就好像是天敌,自然而然地生出感应。

“哈哈,就看看是我的亡灵弓厉害,还是你们的幽冥神剑和冥王刀厉害!”,异灵精王一声叱喝,又有几道黑芒注入亡灵弓中。

黑芒暴涨,一阵劲气鸣响声中,在亡灵弓的周围,忽然出现无数的黑色的利箭,密布个空间,向易风和冥王射来。

“嗤嗤嗤……”

漫天的黑箭划过虚空,出现在易风和冥王的面前。

易风感到无数股庞大的黑暗腐蚀气息向自己涌来,忙挥舞幽冥神剑,顿时,无数道剑光出现在易风的周围,“蓬!蓬!蓬……”,剑光爆破,化作无数的剑花,散落开去,迎向漫天的黑箭。

冥王深吸一口气,手中冥王刀疾劈千百次,在周身布下无数的刀气,他的个身形立即被笼罩在漫天的刀芒之中。

“当!当!当……”

剑气、刀芒与黑箭交击,无数黑箭折断,但那亡灵弓中的黑色利箭源源不断,向易风和冥王激射着。

如果照这样下去,暂时虽然不落败,但是时间一长,易风和冥王将被活活给拖死、累死。

“哈哈哈,冥王,看你还敢对我嚣张”,异灵精王得意地笑了起来,笑得庞大的身躯颤抖着,“亡灵弓,异灵神遗留下来的宝物,是你们冥王刀和幽冥神剑的克星,嘎嘎嘎,什么冥王,什么幽冥界,我要让这些称号统统消失!我才是这里的王者!”

易风感到自己体内的斗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与往日不同,现在是源源不断,后劲十足,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要是这样下去,即使是自己的攀升到了高级斗士二阶的境界,如果不能进行反击,最后也只能落一个气竭身亡的下场。

一点黑光透过易风的剑气防护网,溅射在他的衣角上,“嗤”,一股青烟冒出,偌大的一个衣角瞬间被腐蚀焦化,这要是溅射在皮肤上,那还得了?

一阵寒意袭上易风的心头,意念传入幽冥神剑,周围的元素源源不断地向他汇聚。

眨眼间,一件晶莹剔透,寒芒逼人的坚冰铠甲把易风笼罩起来。

水系魔法之冰铠!

冰铠的防护功能比圣光铠甲还要强一倍,只不过耗费的魔力也是圣光铠甲的一倍,不过,易风借助圣魔气和幽冥神剑,施展魔法,基本上耗费的魔力,只需要别人的八分之一,影响不是很大。

“叮叮叮……”

高速冲刺的黑箭与冰铠相撞,冰屑漫射,附近浓浓的魔法元素不断地凝结到易风的周围,冰铠破碎之后,立即有新的水元素补充,导致冰铠始终保持着它的厚度和坚硬,与亡灵弓射来的黑箭不断地交锋,不分胜负。

冥王那就有点看头了,平时气度沉凝,神态自若的冥王此刻忙得不亦乐乎,不断地飞舞着手中的冥王刀,万道刀芒在的四周狂飞,劲气交击不断。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异灵精王乐得浑身哆嗦起来,对着冥王狂叫起来,触须不断翻滚,“该死的冥王,你也有今天,我要让你气尽人亡,不,我要让你精尽人亡,嘎嘎嘎,嗯?那个人类的小子怎么回事?我的亡灵黑剑竟然不能射穿他外面那层冰冻铠甲?”

“嘿嘿,好戏还在后头,我急什么?”,异灵精王眼中射出一道道阴狠,狡猾的诡笑,喃喃自语道。

异灵精王眼中红芒一闪,口中默念邪恶的诅咒。

空中景观一变,只见黑色的箭雨中,多了无数道金红色的光芒,易风定睛一看,竟然是无数条半米长的金蛇。

那些小蛇的蛇身呈金色,三角头颅,不断地吐着蛇信,蓝湾湾的毒液从蛇信射出,金红色的鳞甲闪闪生辉,两只红色的眼珠子,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嗤嗤嗤……”

当黑箭击中冰铠,没入一半的时候,那些小小的金蛇尽然像吃美味一样,一口吞下黑箭,直接顺着黑箭的突破口,向里冲刺,那些金蛇似乎力大无穷,加上高速冲刺下,“锵!”,突破了冰铠的防护,张开蛇嘴,露出两排尖利的细牙,向易风撕咬。

惊骇之下,易风忙运转周身斗气,心中一动,布下一道道漩涡状的气劲,一时之间,那些小蛇倒也不能攻击到它。

冥王不知道什么时候运起刀芒,在虚空中舞起一道幽绿的螺旋光柱,冲到易风的身前,伸手一探,一个蓝绿色的瓶子落入手中,朝空中一撒,一蓬蓬绿色的粉末洒落空际。

一股香味传入鼻中,那些小蛇都耷拉一下脑袋,眼中射出骇然的神色,向后飘射,没入那张亡灵弓的黑色光芒中。

冥王沉声道:“这是地底深渊的亡灵蛇,凶狠无比,我这瓶是专门对付它们的‘蛇惧粉’,只要它们闻到了,不出半个时辰,就爆裂而死。”

果然,从亡灵弓的黑色光芒中传出几十声金蛇破体的爆鸣,金色的鳞甲被爆成碎片,溅射空中,洒落地面。

“哼,冥王,你这个老不死的”,异灵精王气得双目圆睁,浑身颤抖,两颗断牙咯咯直响,“竟然敢伤害我的亡灵蛇,看我怎么收拾你!”

黑箭还在漫天地狂射,冥王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又手忙脚乱起来。

“冥王殿下”,易风脑中灵光一闪,心中涌起一个从未有过的法,“快,你再向我靠近一些,我用冰铠把你也护住!”

意念传入幽冥神剑,冰铠瞬间消失。

冥王身形一晃,闪了过来,狂劈白道刀芒,把周围的黑箭劈飞,刚才一番格挡,冥王已经有几处被黑箭刺伤,不过只是皮肉之伤,没有什么影响。

易风以双倍魔力聚,以两倍原来大小的冰铠意念传入幽冥神剑中,果如他所料,两倍大小的冰铠瞬间把他和冥王笼罩起来。

“气死我了,这个人类”,异灵精王望着冰铠中的易风和冥王,气得差点吐血,“这个臭小子,太可恶了,老是破坏我的好事!哼,饶不了你!”

“噌!”

漫天黑色箭雨消失,异灵精王再念奇异咒语,突然,从亡灵弓黑色光幕中射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尖锥,向冰铠飞射过来。

“轰!轰!轰……”

那半径足有两米,挟着暗黑腐蚀气劲,以超过音障的速度向易风他们狂飙过来,像万斤重锤以一样猛烈地向冰铠狂砸着。

“蓬!”

砸到地十下,冰铠被那巨大的尖锥砸裂开来,易风和冥王两人同时运劲,一剑一刀劈向来袭的巨型尖锥。

“轰!”

尖锥破裂,电光火石剑,从里面射出千万条亡灵蛇,探头向易风和冥王撕咬过来。

“快退!”

易风和冥王同时爆喝一声,飞身后退,横空标出百米,一片黑色的光华破碎,竟然是一些由黑色光芒构成的虚幻蛇影!

“娘的,总是这么躲躲闪闪也不是办法”,易风脑中飞速运转,望着虚空中闪烁黑光的亡灵弓,“最主要的就是这可恶的亡灵弓,如果把它废了,那异灵精王也至于这般嚣张了!”

心念一动,朝冥王望去,只见冥王正朝他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指,向虚空中的亡灵弓指了一下。

英雄所见略同,原来冥王和自己也是一样的法。

两声爆喝响起,剑气和刀芒同时闪电而出,劈向虚空中的亡灵弓。

紫红剑气汇合幽绿刀芒,与亡灵弓的黑色光芒交击,天空顿时现出异象。

个空间瞬间扭曲,漫天的光华弥漫四周,阴寒、炙热、腐蚀的劲气交织在一起,爆炸响起。

“轰!”

易风和冥王被那股庞大的爆炸力轰得向后飞退百米,凌空喷出一口鲜血,异灵精王也被那毁天灭地的力量震得斜飞几十米,张开巨嘴,一蓬鲜血漫射空中。

“嗡嗡嗡……”

亡灵弓、幽冥神剑、冥王刀同时鸣响起来,个大地震抖起来……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