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鬼夜昧谈124 劫数(大结局)

小地狱的走廊上,阴气空前的浓郁。

我看到了老熟人那个女鬼,和那个拿眼球当溜溜球玩的小女孩儿。

看到我,那小女孩儿怔了一下,问:“弓若水?”

“嗯。”我哪敢停留,顾不上跟这俩小鬼说话,撒开了脚丫子朝着小地狱的入口狂奔。只是,脚下虽然没有停留,但我的脑子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当年,我是想到了什么,才那么有信心的认为能够以活人之体进入地狱的?当年的我,最喜欢的就是捣鼓这些玄术,研究阴阳两界。有太多的灵感和想法,混乱不堪的数也数不清。时间过去了太久,我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身后传来玄师的惨叫和鬼魂的尖啸。

我忽然感觉很可笑。

这些家伙,有活人还有鬼魂,为什么要拼死帮我呢?为了拯救全人类?抱歉,休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些家伙里,或许除了许墨轩、赵珞珞,大概还包括陈湘楠,没有谁会有那么伟大吧。

还是说,圣剑使给了他们太大的压力?一个近乎完美的理想世界,一个人鬼共存的太平盛世,有什么不好吗?

也许真的不好吧。

他们帮我,不过是为了帮自己?

不过,大义未必总会与小节冲突。就如这世间阴阳,阴阳相斥,并不表示阴中无阳,阳中无阴。就如那太极图中的阴阳相融。

想到此,我的思绪豁然开朗!

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这是至理!

就如这人间界的至阳世界里,也会有鬼魂的存在。那地狱和地府这种至阴所在,为何不能有活人的存在?我们是没见过,我们是做不到,但这并不表示它行不通!

所以,鬼魂如何在人间界存活的?活人,就该如何在阴间地府存活!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小女孩儿,猛然间醒悟!

一口咬破手指,在手心上飞速的画下一个血符。

溢灵符!

这一个早就被玄师们淘汰的上古血符,最是适合在地狱里使用。

顾名思义,使用溢灵符,玄师本身的灵力,就会不停的外散。以前的时候,有玄师利用这种血符来当做“护体神功”之类的玩意儿去闯阴气极重的地方或者对付很强悍的鬼魂。不过,这种溢灵符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会不停的大量消耗玄师本身的灵力。很多时候,使用这种血符的话,在没遇到对手的时候,就会灵力耗尽。也正因为如此,溢灵符很快就被淘汰了。

玄师们把这溢灵符称之为“废物”,所以,我从来不敢承认这血符是我发明的。

作为第一玄师,我发明的血符,怎么可能会是废物呢!

站在暗无边际的小地狱里,我忍不住笑了。

溢灵符在阳间,自然会让一个玄师的灵力不停的消耗,但在阴间,却不会这样。强悍的阴间的阴气,会排斥这至阳灵力,压迫着溢灵符所散发出来的灵力继续依附在玄师身上。这相互间的作用,不仅不会让玄师的灵力耗尽,还会让玄师可以在阴间穿行。

穿行是没问题,但阴间的阴寒,还是让我几乎无法承受。我现在是转世的活人,经过轮回道的洗礼,我曾经的灵力,早就荡然无存,现在用溢灵符散发出来的灵力,也不过是每一个活人本身都存在的那么一点点微末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灵力罢了。

这点儿灵力,自然不足以抵挡地狱的阴寒哪怕是小地狱。

我忍着阴寒,瑟瑟发抖的在小地狱里疯狂的奔跑。

小地狱里有很多厉鬼,但地狱就是地狱,每个鬼魂都是孤单的,并不会碰到一起至少道理上是这样,除非华影那老鬼打造的小地狱有缺陷。

我一边狂奔,一边祈祷着自己不要倒霉的碰到一个厉鬼,同时也在苦苦思索着当初自己是如何从地狱进入地府的。许墨轩也真是有点儿不靠谱,怎么也不说教教我啊。他不是曾经不止一次的从地狱进入过地府吗?

我打了个喷嚏,鼻涕都流出来了。

以前在地狱里那么久,也没感觉到很冷……好吧,我承认,我当年是被冻的麻木了。现在小胳膊小腿细皮嫩肉的,肯定受不了啊。

这样瞎跑也不是个事儿。地狱是一种类似虚无的存在,也许我跑了这么远,其实跟原地踏步没什么区别。就像当初我可以从地狱里的任何一个地方回到人间界一样!

我停下来,盘腿坐在地上,苦苦思索着当年的记忆。

必须尽快想办法!

圣剑使大概已经进来了。虽然在地狱里,他可能找不到我。但就像当年我能找到马跃一样,圣剑使也未必就一定找不到我!毕竟,他的能力并不弱于全盛时期的我。

我忽然想起了当初我划破地狱,回到人间界的做法来。

或许……

反其道而行之?

我试着倒着画符……

不对!

反着画……

也不对!

这……

道理上没错!或许只是画的方法不对!

我的脑海中仔细的一遍又一遍的闪过这个符印。

良久,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依旧用正序画符,之后我转过身,倒退着往后走。

转身之际,我看到面前的黑暗忽然浮动了一下。

一个身影从黑暗中突然冒出来。

“嘿!王禅!拜拜!”我继续后退,眼前的圣剑使转眼消失,炫目的光,恍的我差点儿瞎掉。

这里是地府吗?

这刺眼的充斥着满世界的亮光,是从何而来?!

“什么人!”一个粗嗓门儿冲着我喊了一声。

我揉了揉眼睛,忍着刺眼的光,转身看去。

“吓!”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这个男人男鬼,实在是太丑了!

这家伙黑黑壮壮的,穿着一身古代的官服,满脸的络腮胡子,手里还拿着一把剑。

看到我,黑脸家伙怔了怔,脸上闪过一丝狐疑,试着问道,“弓若水?”

“你是?”我问。

“钟馗。”

“呃……”

“快走,你总算是回来了,十殿阎君都等急了。”钟馗说着,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竟然直接飞起。

我有些不明所以。

纵然进了地府,我还是无法记起当初自己在这里都干了什么。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欣赏着地府的风景。

还别说,如果地府一直是这么亮堂的话,看起来风景还是不错的,虽然依然死气沉沉的,但一栋栋稀稀落落的低矮房舍,看着很有点儿农家田园的感觉。

钟馗飞的很急,冷风嗖嗖的从耳边吹过。

我见他一脸严肃,还是忍不住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知道,所以我也什么都没问。”钟馗道,“你把自己的力量留在了鬼门关那里,一部分记忆,也随之消失。等你拿回力量,就可以了。”说着,钟馗抬头看看天,道,“赶紧吧,十殿阎君快要撑不住了。”

不远处,一片荒芜的所在,羊肠小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尽是骷髅装饰的门楼。门楼上,三个字说明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鬼门关!

而这羊肠小道,自然就是黄泉路了。

在鬼门关的大门上,一团光影依附在上面,那光影里,我竟然模糊的看到了似乎有个人影。光影旁边,还有个牛头守着。

看到我们过来,牛头站起身来,打了个,甩了甩牛头,问钟馗,“弓若水?”

“嗯。”钟馗道,“赶紧让她拿回力量和以及,让她跟王禅狗咬狗去。”

“啊?”我是不是听错了?就算剧情逆转,我和王禅,总该也有一个是正义的化身吧?狗咬狗是几个意思?

牛头憨笑了一声,看着我,说道,“虽然你也没安什么好心,但地府还是要感谢你。毕竟,当年若不是你使用太乙神数算出这浩天之劫,留下了自己的力量来帮助地府,这世界,早也就颠倒了乾坤。”

“谢她干什么!她要是真的好心,也不会等到现在了!”钟馗说着,推了我一把,道,“赶紧的!”

我被钟馗推了一把,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那团光影扑去。

就在接触到那团光影的一瞬间,那光影竟然直接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紧接着,我感觉到体内澎湃的灵力开始发酵,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开始膨胀起来。感觉身体要爆炸了!

我惊慌失措的看向钟馗。

钟馗和牛头面面相觑,之后钟馗恍然大悟道,“是了,她这**凡胎,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么强悍的力量,会爆的。”

说罢,钟馗和头牛转身就跑。

我愕然的看着这两个家伙的背影,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不是气的要嘟嘴,而是身体开始真正的膨胀起来。

感觉自己像个皮球。

“哎哎哎!救命啊!”我惨叫一声。

没有人搭理我,钟馗和牛头越跑越远。牛头还算是个厚道人,不像钟馗,就知道跑。他回头冲着我嚷嚷了一句,“我们要去帮助十殿阎君从守护阵法中出来。顾不上你了。”

我……

噗!

血肉横飞!

我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变成碎屑,也看到了自己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更想起了曾经那些遗忘的过去。

……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牵着我的手,站在一座山脚下。

山间石阶上,一个少年,笑着看着老者,说,“师傅,您回来啦。”

“嗯。徒儿,她叫弓若水,现在,是你的师妹了。”老者说着,看向我,“此乃你师兄,王诩。”

我怯生生的躲在老者身后,偷偷的看王诩。

老者笑了一声,看看我,又看看王诩,轻声说道,“两个孽徒,都是劫数啊。”

……

“师傅,我观这庄襄王之子面相极恶,这人间,必因其而伏尸百万,可否将其扼杀?”我问师傅。

师傅大摇其头,“傻徒儿,这世间恶人,比比皆是,我等岂可因能窥破天机,而在其罪前杀之?十殿阎君尚且罪后而判。你我万不可扰乱天机。”

“任其祸害天下不成?”

师傅笑了起来,“天机,不可言,不可坏也。天道轮回,自有其理。你今杀嬴政,而后有张政,李政,杀尽否?”

“自有后来人杀之!”

“哈哈哈。”师傅大笑,“世俗之言尔。我观这嬴政,当有万世留名之运也。”

“屠夫暴君,何以留名?”

“功在一统。”

“一统何以为功?我算数千年后,岁在己卯,或有东西三国乱天下(二战轴心国)。世人当引颈待屠,服其统乎?”

“成王败寇也。”

我哑然,失声而笑。

……

“师兄,你与那女子……”

王禅微微凝眉,道,“师妹,何以成了妒妇?男人三妻四妾,岂非平常?更遑论我与那女子,清清白白,绝无瓜葛。”

“呵,随你言罢。你我皆已得道,不在五行之列,命运无法推算,我亦不知你此言真假。”我苦笑。

“师妹多心了。”

……

月影迷离,春风袭人。

我躲在林中,隐在树后,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一对苟且男女,欲哭无泪。

也罢,缘尽当散。

我转身离去。

木屋家中,门口立着一人。

“若水。”

“姬道兄,许久不见,怎么在此?”

“云游路过,讨杯茶水。”男人大笑起来,“王禅呢?不在家?”

“呵,有事外出了,且屋里坐。”

闲聊多时,不见王禅归来。男人起身告辞,我送至门外。

片刻,王禅归来。

他看着我笑,问我,“姬兄所为何来?”

“路过。”我冷着脸说。

王禅微微凝眉,道,“师妹,你……有二心否?”

二心?

脑海中恍过那林中一幕,我忍着心中悲凉,也不说破,道,“师兄何出此言?你信不过我,岂能信不过姬兄?”

王禅一愣,大笑,眼神中无限柔情,道,“师妹说笑了,我岂能信不过你。”说着,他伸手抱住我,“爱之深,疑之甚也。师妹当知我心意。”

我呵呵而笑,“自然。”

……

无穷无尽的黑暗,无边无际的地狱。

这里是最痛苦的所在,但也是最神秘的所在。

借着这地狱里的极阴力量,我可以推算出任何人的命运,即便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只是,需要很多时间。

耗费了无数岁月,我终于得出结论。

……

面前,是黑压压的一群兵卒。

阴曹地府的阴兵鬼帅,如临大敌一般看着我。

领头二人,乃黑白无常。

“来者何人?竟破地狱而入!”黑无常问我。

我大笑,说,“让十殿阎君来见我,不想地府玩儿完,就屁颠屁颠的滚过来!”看着面前阴气森森的地府,我的心情好极了。

王禅!

你知道吗?

最能让一个人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在他以为一切已成定数的时候,彻底把他打趴下!

届时,你是否会撕下那张面皮?

……

王禅!

好久不见了!

圣剑使手持青铜剑,飞身在我面前。

他冷冷的看着我,眼神中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柔。良久,他轻声叹气,眼神中复有柔情。“师妹,真是好久不见了。”

“呵,你找回记忆了?”

“嗯。”

“或许你一直都不曾失去记忆?”我笑着问。

王禅一愣,讪笑道,“师妹何出此言。呵,罢了罢了。我若真的早就记起了你,又岂舍得杀你?”

“这个我不清楚,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是真舍得杀你哦。”

“你若对我真的无情,又何必这般恨我?”王禅问我。

我一时哑然。

王禅叹一口气,环顾四周,道,“师妹,你我恩怨,且后提。愚兄计划了无数岁月,受百世轮回之苦以参悟天道,终于悟出逆转阴阳之法。且助我一臂之力,毁了这地府。”

我笑而不语。

王禅道,“我已经计划了几千年,你我合力,必能打造一个完美的阴阳轮回世界。恶人死后永不轮回,活人亦可生而得福,岂不美哉?”

“美。美滴很。”我笑着说,“看你一脸柔情似水的跟我说话,真是美哉。想想你待会儿要气的暴跳如雷,更妙。”

王禅微微一怔,讪笑道,“你认同这轮回吗?认可这地府的管理吗?”

“不。”

“那为何……”

“无它,唯有恨也!”

善恶美丑?人间大义?

与我何干!

王禅,决一死战吧。

“你打不过我的,没有灵印,你……”

“好笑,我是鬼魂啊,要灵印做什么?灵印里的那些力量,岂能胜过地狱业火的数千年洗礼!又岂能胜过一个怨妇积压了数千年的怒火!”

……

第二次玄鬼之战,结束于鬼门关大开之际。

据说,圣剑使为了全人类,死在了恶妇弓若水手中。而那弓若水,亦被十殿阎君联手抹杀。世界恢复了和平。地府又开始正常运转,孟婆的汤,每天都要煮好多……

十年前,鬼门关打开的那一年,十殿阎君第一次往人间界发出了通告,通告称,所有在人间界的鬼魂,可自愿选择投胎,或在人间界滞留至多百年,后必需踏上黄泉路,转世轮回。

本来不用死掉的老爸老妈,只剩下九十年好活了。

所以,我特别恨弓若水那娘们儿,要不是她捣乱,人死了还能保留记忆继续转世,多好啊。抬头看看校园里的圣剑使的塑像,看着塑像下“功在千秋”四个字,我不禁点点头。

以前对这家伙还挺反感的,现在想想,他真是一个好人啊。

“晓晓。”男友远远的冲我嚷嚷。

“哎!”我应了一声,跑了过去,“我的炒冰!”

男友笑着,说,“关晓同学,你都是大学生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这么喜欢吃炒冰。”

“大学生就不能喜欢炒冰了?”我给了男友一个白眼。

“好吧。说正事儿。”男友道,“我爸知道我谈对象的事情了,说是想见见我的女朋友。”

“呃……不要了吧,人家会害羞的。”

“嘁,别装了,你不是早就想见见我爸了吗?”男友道,“我爸很忙的,今天难得抽空,快走吧。”

“好吧,说起来,方叔叔是玄委的什么官儿来着?”

……

“晓晓,我爸。爸,这是关晓。”男友脸红红的介绍着。

我满眼星星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脸的仰慕。传闻中最伟大的玄师方海,竟然会是我未来的公爹,真赞!

方海瞪着眼睛看着我,问,“等会儿,儿子,你说她叫什么来着?关晓?!你家是不是在胜利路上?”

“呃……是啊。”我有些懵。

“哈哈哈哈。”一阵爽朗而放肆的笑声,从方海旁边,一个青年的嘴巴里冒出来。

我这才注意到,方海旁边,站着一个面相很年轻的鬼魂。这个鬼魂,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天呐!项羽!哦,不,张鹏!”

张鹏微微一笑,说,“嗨。关晓同学,幸会。”

“咳咳!”方海干咳了一声,忽然瞪了男友一眼,道,“你们的事儿……我不同意!”

啊?

我和男友极为意外。

“坚决不同意!”方海冷着脸,对我说,“你……赶紧走!”

我愣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了,被一声刺耳的车鸣惊醒,我才意识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

一只手从我身后伸出来,把我往后拉了一下。一辆轿车擦着我身边掠过。

我惊魂未定,呼呼的喘气,回头看到了张鹏的笑脸。

张鹏看着我,脸上洋溢着笑容。“虽然是精心打造的身体,也经不起车撞哦。”

什么啊?

不懂这家伙在说什么。

心情很不好。

张鹏又道,“还别说,孟婆特别配制的孟婆汤真的有用啊。你竟然真的……呵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虞姬离婚了。”

“……”

“走,请你吃饭。大吃一顿,绝对是治疗失恋最完美的药方。”张鹏拉着我要走。

我傻乎乎的跟着他走了几步,回过神来,挣脱了他的手,“你干嘛啊!”

张鹏停下来,面对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良久,他忽然捧住了我的脸,狠狠的吻了下来……

完结,拜谢!

周一上传新书,欢迎关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