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重活记七十三章

    鱼阳自那次丹枫阁见面之后就悄悄消失了,仿佛从未在此出现过。器:无广告、全文字、更但淡梅却开始了极其磨人的焦虑和等待。

    鱼阳的话给她带来的震动非同小可。徐进嵘之所以会有这样一场飞来横祸,她作为他的妻,难辞其咎。

    她为徐进嵘在担心,等待着他的归来。

    如果没有这场让徐进嵘也措手不及的意外,她或许会选择暂时离开他一段时间,让两个人在没有对方的情况下,都能真正审视自己的心,就像之前她本来已经想好的那样。

    但是现在,他因为她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甚至这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一道坎,她觉得她没有权利一走了之了。她需要等到他回来,问清他的心思,然后再做打算。

    距他离去月余之后的一个深夜,那已经是个肃杀的冬夜,他终于回来了。

    除了一身沾染过来的风尘和冰霜之气,与从前相比,他看起来并无不同。如果没有和鱼阳的那次见面,面对他若无其事地回答她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她想她一定会相信的。

    “为何有事都要瞒我?你一直都是这样。”淡梅看着他,叹了口气,“我晓得你是怕我担心,晓得你是为了我好。但这般被你瞒着,你晓得我心中是何感觉?你若真把我当你的妻,有事就该让我晓得。就算我帮不了你什么,但我会与你一道分担。”

    徐进嵘有些惊讶,定定望她片刻,终于揽住她腰身,将她轻拢入怀。

    “确实是出了件事。有人暗中yù于我不利,只如今已经解决,你勿要多想了。”

    淡梅心中再次暗叹了口气。

    到了现在,他仍是不愿让她晓得真相。以为她是温室里的娇兰,真当染不得半点霜寒?

    她抬眼凝视他,终于点了点头:“你既这般说了,那我便相信你了。真解决了便好。”

    徐进嵘笑了下,低头亲了下她额头。

    ***

    “管家,我晓得你跟随大人多年,是他的心腹。他此番遭人暗中算计,回来与我说已经无事。真当无事了吗?”

    第二日,待徐进嵘一走,淡梅便叫了徐管家过来,屏退众人这般问道。

    徐管家应是未料到淡梅有此一问,显得有些惊讶,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之sè。

    “他被人暗中告发治家不严,妻妾相争起祸,祸延百姓,又有营商之事,这些我都晓得了。你照实跟我说了便是。”

    徐管家脸sè一变,呆立半晌,突地朝她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磕了个头。

    他年岁较徐进嵘要长,在府中颇有些声望,从前对淡梅虽一直恭谨,只这般举动却也少见。

    淡梅心中一沉。

    “夫人既然都已经晓得了,又这般向我问话,我便大胆说些本不该轮到我说的话。夫人所言极是,大人确实遭人这般暗中算计。那密信落入了京中崇王之手,崇王便借机要挟。大人亲自暗中过去转圜,如今别事都已敲定,只唯独一件……”

    徐管家停了下,看了眼淡梅,面有踌躇之sè。

    “管家但讲无妨。”

    徐管家一咬牙,道:“崇王意yù拢纳大人,手段便是两家结姻,只被大人拒了。那崇王倒也未加强bī,反倒退让了一步,叫大人自己回来细细权衡,再给他回复。”

    徐管家说着,朝淡梅又磕了个头,续道:“夫人,我跟随大人多年,亲眼见他不知道闯过了多少难关,这才有如今这般局面。崇王既已有心,甚至不惜这般自降身份,已是极给了面子,必定势在必得的,大人又有把柄落他手上,实在已经没有退路了。真若削了他的颜面,到了最后只怕难以收场。小人不忍眼见大人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大人一心只想着夫人,这才不忍与夫人开口,求夫人也体谅大人的难处。”

    淡梅心中泛起了阵淡淡的苦涩之意。

    “这些话本不该是我这个下人说的。只夫人今日既叫了小人过来,想必心中也是为大人着想的,小人便斗胆再说几句。夫人贞静娴雅,小人从前便对夫人一向心怀敬意。只如今这情势实在是非同小可。大人有今日这般劫数,究其根源,与夫人也是有些干系的。大人之所以这般不肯松口,不过是不想夫人受委屈。夫人若能拿话劝些大人,不定大人也就听了。夫人虽委屈了些,只大人往后对夫人必定更是敬重,小人也万分感jī夫人的深明大义。”说着便又恭恭敬敬连磕了三个头。

    是夜,淡梅一夜无眠。

    ***

    “你胆子越发大了!未经我许可竟敢这般擅自做主!”

    书房里,徐进嵘猛地拍了下桌案,搁笔的架子受他掌力,微微跳了起来。

    徐管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个头,方抬头道:“小人这般僭越自作主张,晓得罪该万死,这才自己到了大人跟前请罪,大人如何责罚,小人都甘之如饴。只是大人,恕小人直言,大人如今行事,与从前相比,真当是优柔寡断,再无从前的利气。小人跟随大人多年,晓得大人有今日局面,实在是来之不易。大人今日若是得罪了崇王府招致祸端,自己倒罢了,到时便是大人如今想要护着的夫人和远在京中的老夫人,只怕也要受牵连。小人瞧夫人xìng子虽柔弱,却并非一味不识大体之人。该当如何,大人你是当局者,只怕夫人都比你想得更清楚。”

    å¾è¿›åµ˜ä¸€åªæ‰‹æä½äº†ç¬”杆,啪一声,竹管从中折成了两截。

    â€œå¤§äººâ€¦â€¦ï¼Œå¦‚今之计,唯有先应了下来,缓住崇王府,这才可徐徐图之。大人难道真当愿意将自己的前程断送在这一张告密信之上?”

    å¾ç®¡å®¶è¯´ç€ï¼Œå£°éŸ³å·²æ˜¯æœ‰äº›å“½å’½èµ·æ¥ã€‚

    â€œä½ å‡ºåŽ»ã€‚该当如何,我自己晓得。往后没有我发话,再不许到夫人面前多说一字。”

    å¾è¿›åµ˜è„¸sèyÄ«n沉,盯了他片刻,冷冷道。

    å¾ç®¡å®¶è„¸sè一黯,再次磕了个头,这才起身离去,待开了©n,却是定住了身形,©n口正站着夫人,不晓得何时过来的。想必书房里两人的对话,她都已是听见了。

    å¾ç®¡å®¶æœæ·¡æ¢…行了个礼,低头匆匆离去。

    â€œéƒ¡ä¸»ä¹‹äº‹ï¼Œä½ åº”下便是,不必顾忌到我得罪了王爷,累及前程。”

    æ·¡æ¢…到了徐进嵘跟前,看着他微微笑道。

    å¾è¿›åµ˜è„¸sè一下十分难看,绷紧了下巴,一语不发。

    æ·¡æ¢…叹了口气,到他身后立着给他整了下衣领,这才慢慢道:“若是一般事情,我自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只如今此事,真的干系到你的官运前程,甚至身家xìng命。若叫你因了我一人将多年心血毁于一旦,我会终身寝食难安。所以子青,徐管家方才说得并不错,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万万不可做出不当之举。”

    å¾è¿›åµ˜æ¡ä½äº†å¥¹ä¼¸åˆ°è‡ªå·±èº«å‰çš„手,将她顺势扯着坐到了自己膝上,看着她眉头皱了起来:“你真当不介意我另娶别的nv子,弃你与不顾?”

    æ·¡æ¢…看他片刻,笑着微微摇头道:“子青,从前是我糊涂,只一心追求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才晓得这真当是贪念。就是因为我这贪念,才nòng得你如今家宅不宁,白白送了一条人命,又惹出了今日这样的祸事。我再不明事理,也绝不敢再拿你前程玩笑。”

    å¾è¿›åµ˜ä¼¸æ‰‹ï¼Œè½»è½»æŠšäº†ä¸‹å¥¹çš„面颊,叹道:“你这般……,叫我真当是自惭不已,怪我无用,才受制于人。你放心,我便是应了,也不过是权宜之策。待这事情过去,我必定会给你个jiāo代。”

    â€œæˆ‘晓得你对我的心意,已是十分感jī,这便够了,还要你什么jiāo代?只是有一事,我想求你应允。”

    æ·¡æ¢…把头靠到了他肩上,闭上眼睛低声道。

    â€œä½ è¯´ã€‚只要我做得到,我必定应允。”

    â€œè¿™äº›æ—¶æ—¥å‡ºäº†è¿™è®¸å¤šçš„事,我心中甚是不安,寝食无味,又总是做梦,梦见我在苏州的娘家,醒来心中甚是惆怅。如今良哥身子已是日渐稳妥,有nǎi娘丫头细心照看着,想来应也无碍了。你若答应,我想自个过去苏州娘家小住些时日,就当散心,你瞧可好?”

    å¾è¿›åµ˜ä½Žå¤´ç«¯è¯¦ï¼Œè§å¥¹è„¸sè苍白,眼袋处一片淡淡黒晕,想起这一连小半年的诸多烦扰,确实是难为她了。自己现在的棘手问题又未完全解决,不若照了她的意思,送她去苏州娘家好生休养些时日。就算应下崇王府的婚事,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待拖些时日,有了两全的法子,彻底解决干净了再接她回来,倒也两下相宜,便点头道:“如此也好,我看哪日得空了,便送你过去。”

    æ·¡æ¢…摇头道:“我晓得你现下诸多事体很是繁忙,不必特意送我过去。那里路也不是很远,我自己过去便是。你若不放心,多派几个人送我好了。”

    å¾è¿›åµ˜æ²‰yín片刻,终是应了下来:“也好。我叫姜瑞护送你过去。你安心陪你母亲小住些时日,等我亲自去接你回来。”

    æ·¡æ¢…点头,应了下来。

    æ—¢å·²ç»å†³å®šè¦åŽ»è‹å·žäº†ï¼Œæ²¡å‡ æ—¥ä¾¿æ”¶æ‹¾å¥½äº†ä¸œè¥¿ã€‚那慧姐前次就没去成,这回晓得淡梅又要过去,便眼巴巴地似是想要跟去。喜庆本以为夫人会带她过去,不想她却是婉言劝了慧姐留下,慧姐无奈,只得怏怏作罢。旁人倒未觉着什么,唯独喜庆瞧着夫人似是有些不对的样子。待出发前一日,无意中见到她自己收拾的一个包裹里竟有些钱庄银票和细软之物,心中更是生疑,却也不敢多问,只是压在了心里,暗暗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å¾…到了出行之日,徐进嵘亲自送了淡梅出城,两人话别过后,船便扯了风帆一路南下。淡梅与喜庆妙夏一船,后面是姜瑞等人的随行船只。

    å¤©sè渐渐昏暗下来,船停在了个渡口。喜庆将在外间熬好温了的yào捧到了淡梅所住的里间,轻声道:“夫人,好吃yào了。”

    æ·¡æ¢…正斜倚在一张软榻之上借着烛火在。”

    â€œæ­£å¥½å¯ä»¥å–äº†ï¼Œå†æ”¾å‡‰äº†ï¼Œyào令就差了呢。”

    å–œåº†ç¬‘道。

    æ·¡æ¢…放下了书,看了眼碗里的yào,叹了口气道:“喜庆,往后不必再费力气熬这东西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