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养蛊笔记061 救世主(下)

戒戒直立在那里,瞪大着双眼,朝花帝吱吱叫唤着,撅着双小嘴,显得很是不满,一双眼里jīng光闪闪,却又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之sè。

花帝瞳孔紧缩,咬了咬牙,嘶声说道:“小畜生怎么没死!”

说着他又猛然挥动左手。

天空上霹雳连响不绝,一道道闪电直落而下,狠狠打向戒戒。

可戒戒眼看闪电袭来,却不见一点慌张,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身子反而立得更直了,眼里兴奋之sè更浓。

啪啪连声,那些闪电纷纷打在了戒戒身上。

可不知怎么回事,那些闪电打中戒戒后,戒戒身上却没出现丝毫伤痕,也不见一点烧伤的迹象,倒好像那些闪电气势却大,气势根本没杀伤力一般。

更离奇的是,每一道闪电打中戒戒后,戒戒的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大,看去就好像一块正在发酵快速膨胀的面团。

几十道闪电打下,戒戒的身体胀大了数倍,竟变得有水桶般大,看去也更圆更胖了。

倒似乎对于它来说,那些闪电不但没有威胁,反而能给它滋补一般。

戒戒一阵摇头晃脑,又朝花帝叫了几声,却没了原先的不满之意,反像是在赞许花帝,也像是在催促花帝再来一般。

花帝再次傻在了那里,呆呆地看着戒戒,好像反应不过来一般。

戒戒却好像不耐烦了,提高声音,又叫了几下,随即抬头看向天上那巨大的光球,咧着嘴,一脸兴奋,嘴角则流出了口水来。

随即它肚子里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身体却是猛然一抖,像火箭一般,直直向上蹿了出去。

转瞬间,它就直接冲进了那个大光球里去,不见了踪影。

却见那巨大的光球一阵急颤,然后竟是快速收缩起来。

不过片刻,那巨大的光球便缩小了近一半,随即便听轰的一声巨响,光球猛然炸裂了开来。

天空上顿时有如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烟花,五光十sè,缤纷绚烂无比。

只是光球炸开后,天上却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sè圆球。

却竟然是戒戒。

此时的它,身体滚圆如球,直径超过十米,高悬空中,就像个巨大的气球。只是它个头虽然变得如此巨大,却并不显畸形,口鼻俱在,好像就是胀大大了无数倍。

几秒钟后,戒戒重重地落了下来,它落到地上,地面都是猛然颤了一颤。

谢林等人从地上爬起,呆呆地看了看巨大如山的戒戒后,都不由欢呼了一声,朝戒戒跑了上去。

就连洋彪儿等几个原本颇是矜持的女子,也是围着戒戒,一脸欣喜和兴奋,还有的踮起脚尖,拍了拍戒戒的肚皮,一副好奇样子。

还有焦大等人,虽然没有冲上去,却也笑意吟吟的,十分开心。

戒戒则是一阵摇头晃脑,显得颇是得意。

只是突然间,它停了下来,好像想起了什么。

正在谢林他们奇怪间,戒戒突然转头看向了他身边也在摇头晃脑显得无比开心的臭臭。

臭臭浑身一颤,耷拉着双耳,朝戒戒咧了咧嘴。

戒戒却突然朝着臭臭大叫了一声,随即竟是胀大嘴巴,一口咬住了臭臭一只前腿。

而后它闷闷地长哼了一声,竟是一把将臭臭给提了起来,甩过了头顶,又重重地将其砸在了地上。

顿时一声巨响,山崩地裂了一般,谢林等人都被震得跳了起来,赶忙手忙脚乱地躲了开去。

谢林惊诧之下,也不由大叫道:“戒戒别伤臭臭,有话好说啊!它知道错了……”

但戒戒却还不停下,仍是紧紧咬着臭臭,又一把将其提了起来,甩过头顶,重重甩到了另一边,狠狠砸在了地上。

接下里,身躯也堪称庞大的臭臭就像给破麻袋似的,被它甩来甩去,重重摔了好几次,它才松开了嘴巴,鼻孔里呼呼喘着粗气,肚子剧烈起伏,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臭臭则像一滩烂泥似的,委顿在地上,身上光芒尽消,毛发凌乱,狼狈不已。

不过很快它就爬了起来,不但没有逃走,反而凑近了戒戒,摇头摆尾地叫了几声,咧着大嘴,一副开心无比的样子。

看臭臭一副贱模样,谢林不由白了白眼,但见它并没有受伤,却也暗自松了口气,更觉欣喜。

戒戒却不理臭臭,肚子猛然一鼓,将它撞了开去,而后朝着花帝扬了扬头,大叫了一声,似在挑衅,也似在鼓励花帝。

花帝浑身瑟瑟发抖,面sèyīn沉无比,五官都微微有些扭曲起来,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大叫了一声:“去死吧!”

说着他猛然挥动双手,看去手舞足蹈,就跟疯子似的。

耸立在四周那四根巨大的柱子再次闪过一阵光芒,随即顶端那白虎兽等纷纷吐出一道颜sè各异的光芒,径直打向戒戒。

戒戒却是眼睛一亮,挺起了圆滚滚的肚子。

四道颜sè各异的光芒瞬间就打在了它的身上。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一触到它身上,那几道光芒便倏忽消失不见了,好像是钻进了它的身体里去。

戒戒身子却只是轻轻颤了颤。

花帝不由一愣,脸sè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戒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嘟嘴呜呜叫了几声,也显得有些失望,倒似在抱怨花帝这次攻击太没劲,它的个头都没变大一点。

随即它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转头看向四周,眼里满是惊喜之sè。

正在谢林他们纳闷时,臭臭巨大的身子竟是一闪,朝着西面那白虎柱直跳了出去。

谢林等人不由脸sè一变。

但不等他们出声,戒戒便已是跳到了那白虎柱上。

只听一阵刺耳的滋滋声响,白虎柱上闪耀起无数白sè的火花,像一道道小型的闪电,打向戒戒。

可戒戒却浑若无觉,身子只是轻轻颤了颤,好像那些闪电只不过是在给它挠痒痒一般,根本就伤不了它分毫。

它紧紧地攀附在那白虎柱上,它的身子虽然圆滚如球,却敏捷无比,身子一探,便跳到了白虎柱顶端,而后一张嘴巴越张越大,一口咬住了白虎柱上的那只白虎兽。

随即便听嘎嘣一声,它竟是将那白虎兽硬生生地咬了下来!

而后又听一阵嘎嘣声响,它大口咬嚼了几下,便咕噜一声,将那白虎兽给吞了下去。

那白虎柱一阵轻颤,发出一声长长的嗡鸣声后,光华尽褪,柱身颜sè也瞬间变得晦暗无比。

谢林等人都不由目瞪口呆,一脸错愕。

那花帝更是呆若木鸡,脸sè也跟那白虎柱柱身一般晦暗无比,浑身瑟瑟发抖,眼里惊惧之sè更盛,仿佛刚被雷劈了似的。

戒戒晃了晃脑袋,鼓了鼓肚子,却仿佛意犹未尽,随即从白虎柱上跳了下来,朝着北面的玄武柱冲了上去。

转眼时间,它就跳到了那玄武柱上,一口咬下了玄武柱顶端的白虎兽,嘎嘣嘎嘣咬嚼了几下,便又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然后是东面的青龙柱。

最后是南面朱雀柱。

不过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四根柱子上雕着的四只所谓圣兽,都进了戒戒的肚子,那几根柱子都是失去了颜sè,变得晦暗无比。

戒戒这才从朱雀柱上跳了下来,打了声长长的嗝,晃了晃脑袋,一副满意样子,好像终于吃饱了。

现场却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还陷在震惊当中,没有回过神来,就连申屠忘海也不例外。

直过了十几秒钟,申屠忘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看着戒戒,感叹道:“你总是让人意外啊……”

这个时候,洋彪儿几个扶着的叶夏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张原本苍白无比的脸也恢复了几分血sè,看了看戒戒后,先是露出了一丝意外,随即也露出一丝笑容来。

洋彪儿等人包括申屠忘海,都是面露出惊喜之sè,拥在叶夏身边,叽叽喳喳地问叶夏怎么样了,全然不复矜持之态。

叶夏点了点头,说道:“我没事了,现在戒戒恢复了,我的伤也好了大半,很快就能恢复。”、

听得叶夏这一说,众女脸上喜sè更盛。

谢鸿海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叶夏那边,又看了看谢林,突然笑道:“阿林,你也长大了,该找媳妇了。就算不想结婚,也可以先处几个对象。”

“几个……”谢林有些啼笑皆非。

焦大虽然也是一脸笑容,笑容中却也带着一丝无奈,叹了口气,说道:“处一个就行了,多了未必好,只怕应付不过来,反而不知道该跟谁结婚……”

谢林更是无语。

这时,却听那花帝重重地哼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面目变得十分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哇,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吗?”

焦大转头看了花帝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以为呢?”

“还没完!”花帝却是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还没完!我是花帝,我怎么会输?!”

他一脸疯狂,大声尖叫着,身上竟是快速涌出丝丝黑气来,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了进去,“我苦心经营百多年,岂能输给你们这些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焦大却一脸平静道。

谢鸿海则是神sè一肃,朝花帝走了两步,说道:“既然这样,也该……”

可焦大却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谢兄,恩怨事小,现在已经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还是省点力气吧。”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叶夏。

叶夏点了点头,随即轻声喊道:“小白出来吧。”

他话音刚落,小白从地里钻了出来。

叶夏则又转头看向戒戒,朝戒戒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

戒戒眼珠子一转,随即仰头吱吱叫了起来。

它脑袋上鼓着的那个肉包缓缓打开一道裂缝,渐渐露出一只眼睛来。

世界瞬间变得漆黑一片,仿佛混沌一般。

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却隐约还能看到那四根巨大的柱子。

随即便听一声呼吼,在那白虎柱顶端,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白虎,白虎身躯庞大,周身金光闪闪,却咧着大嘴,显出几分憨态。

却竟然是臭臭。

臭臭一出现在那白虎柱上,那白虎柱顿时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柱身颜sè顿时变得艳丽起来,表面符文光芒四闪。

紧接着,在北面那玄武柱上,却是出现了一条白蛇,白蛇身长超过十米,眼神冰冷至极。

却正是那小白。

小白一出现在玄武柱上,玄武柱也是立刻光芒闪耀,柱身表面符文流转,十分灵动。

而后,东面青龙柱上,突然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巨树高达数十米,枝叶繁茂,双叶并生,叶子呈圆形,互相摩擦,发出阵阵悦耳的风铃声。

正是阿木。

最后,南面朱雀柱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红sè影子,长超十米,周身火焰滚滚,背长四翼,面貌凶恶,威风凛凛。

正是火火。

火火等一出现,一股庞大的气息突然充塞整个世界,苍茫浩然,澎湃至极。

天地间突然响起了花帝无比惊骇的声音:“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为什么我……”

话还没说完,他发出了一阵嘶哑的呃呃声,好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

过了几秒钟,声音就完全消失了,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死寂。

在漆黑一片的天空中,却是渐渐亮了起来,出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光球,光球快速变得越来越大,就像是人吹出的肥皂泡,看去十分绚丽。

不过片刻,那光球的直径就已超过了二十米,高挂天空之中,光球周围却仍是漆黑一片,就连四周那四根巨大的柱子,和柱子上的火火它们,也都隐入了黑暗之中,难见踪影。

紧接着那光球表面,却是突然闪现一阵阵耀眼的火花,火花纷纷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条五彩缤纷的闪电,随着越来越多的火花闪现汇聚,这些闪电越来越多,也变得越来越大,有的直径都是超过了几十公分,就像是一条条彩龙盘绕在那光球之上,忽明忽暗,快速游走。

只是不管是那些火花闪现,还是那些闪电不断形成,却始终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整个世界仍是一片死寂。只不过那巨大的绚丽的光球却多了几分狰狞,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凶兽,沉默着,积聚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寻找机会择人而噬,让人感到恐惧和不安。

到了最后,那光球的直径已是超过了三十米,光球表面闪电成千上万,粗若水桶,闪烁不止,虽然没有声音,气势却是十分骇人,光球周围仍是漆黑一片,仿佛光球就是整个世界。

突然间,一片死寂中,天空上响起了一阵霹雳声,那一道道闪电,脱离了那巨大的光球,像一条条长鞭一样猛然直贯而下,狠狠打了下来。

霹雳声惊天动地,一道道闪电就像是一条条的恶龙,仿佛要撕裂这个世界,天地都似乎感到了恐惧,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四周却仍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一番末世景象。

这个时候,巨大的雷声之中,却想起一个凄厉无比的叫声,叫声虽然远没有这些雷声响亮,却也十分清晰:“你们不能杀我,你们不能杀我,我手上还有巴小兰,如果我死了,她也不能活!”

却正是花帝的声音,他声音嘶哑,语气急促,满是惶急。

他这一说,天上那一道道垂下的闪电立刻停了下来,悬挂在那里,没了动静,却也没有消失,看起来倒像是一根根光柱,显得十分怪异。

花帝哼了一声,却显得有些得意,又说道:“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们撤掉这蛊阵,我就放了巴小兰,你们……”

只是他还没说完,叶夏的声音响了起来:“花帝,你当初不是说,你不会伤害小兰的吗?现在却以她的xìng命做威胁,你也不过如此。”

花帝沉默了片刻,随后却又重重地哼了一声:“我承认,这次我马失前蹄……不过这事还没完,下一次,我绝不会……”

“没有下一次了。”叶夏却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说道。

“为什么?!”花帝顿时尖叫了起来,满是惊异和疑惑,“难道你们真的不管那巴小兰的死活了吗?”

叶夏却突然轻笑了一声,说道:“花帝,到了现在,你以为还有什么能瞒得了我们的吗?巴小兰就在这里,你不是没想过这个结果,早就准备着万一输了,就拿她来做要挟,所以怎么可能不把她带在身边?其实你自己看不到,但刚才你的蛊阵一破,巴小兰就已被我们发现了,现在戒戒它们的的蛊阵已经发动,你说这些已经太晚了。”

花帝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狂笑起来:“好好好,我真是小看你们了,我认输了。”顿了顿,他却突然又冷哼一声,“谢鸿海,我的好徒弟,你也想我死吗?”

黑暗中,响起了谢鸿海一声冷哼,却并没有说话。

花帝冷笑了几声,又说道:“难道你不想再见你妻子了吗,如果我就这么死了的话,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还有谢林,你从没有见过你母亲吧,难道你就没想过要见她吗?”

只是他说完之后,谢鸿海却也冷笑了一声:“花帝,她的生死和zì yóu,只怕还不是你能够控制的吧,否则的话,十二年前,她和我联手重伤了你,并掩护我们父子逃离你的控制,就应该死在你的手上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以你的xìng子,你如果真能够杀她的话,还能容她活到现在?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不用你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们父子自己会找到她,我们一家终会团聚的。你还是早点去死吧,你罪恶累累,你以前的名字,世人都唾弃,你百年前就该死了,老天却让你活到了现在,还真是不公!”

他话刚说完,天上顿时又响起了那惊天动地的霹雳声,一道道粗大的闪电狠狠打了下来。

世界再次剧烈震荡。

“不要……”花帝嘶声大叫起来,叫声满是恐惧和绝望,却很快就被堙没在滚滚雷声之中。

全书完。

(写到这里,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本来还想写些什么,把书里每个人的情况最后做一个交代,但想了半天,却发现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写的了,至少到了现在,故事已经告一段落,结局终算圆满。特别要跟小星和小仓童鞋说一下,本来是打算在最后让你们再出来跑一下龙套的,来一个全家福,或者说集体照,可是……实在抱歉。

关于巴小兰童鞋的情况,或许还有童鞋有所不解,其实她就和年常、陆伯他们一样,被花帝用蛊术控制起来,隐藏在暗处,花帝的蛊阵一破,她和陆伯他们也都恢复了zì yóu,被叶夏他们看到了,所以叶夏才会让戒戒发动最后一击,所以大伙儿不用担心。

至于谢林母亲,我承认,这是一个坑,而且还是一个大坑,或许到时候会用另一本书来填这个大坑。想必也有不少童鞋看出来了,书里很早就埋下了线索,其实在花帝背后,可能还有个更加神秘,更加厉害的人物存在,花帝的来历,想必已经十分清楚,至于隐藏着的那个人,大伙儿可以回头去看看本书的‘引子’,也就是发生在百年前清末之时的那段隐秘故事,或许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当然了,再厉害的反派,再大的boss,在八戒大老爷面前,都不过是浮云罢了。好吧,我承认,不管是《蛊灵jīng怪》还是《养蛊笔记》,八戒大老爷才是真正的主角,至于叶夏和谢林他们,呵呵……

额,额,好吧,臭臭你算半个主角,俺也是很喜欢你的。

结束了。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本书从发书到现在,写了一百八十多万字,历时近一年半,也是我写的最长的一本小说。一年半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我自己来说,其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写这本书消耗了我大量的jīng力,更新一直不能说很稳定,甚至有段时间都是断断续续,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颇觉内疚。一年半的时间,一直有许多朋友在支持着我,鼓励着我,你们是我将这本书写完的巨大动力,谢谢你们这一年多时间的陪伴,有你们的陪伴,真的很幸运。

一直以来,因为xìng格缘故,其实我跟大伙儿的交流并不多,最多也是在书评区和书友群和大家聊几句,后来工作忙了,时间有限,更是鲜有和大家说话,在这里也跟大伙儿说声抱歉。不过一旦有时间,书评区,还有书友群里大伙儿的留言,我都会去看看,其实书里有些情节或者说构思,都是来源于大伙儿的建议,想必细心的朋友或许能够看出来。我写书一直没什么大纲,对于故事走向,只有一个大致的脉络,这导致写书的时候会经常卡壳,但有的时候,也往往没有大纲束缚,反而偶尔会有灵光一现,而这所谓的灵光往往就是出自朋友们的提议。

还有更多的朋友,一直也少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书投票,在这里也同样感谢你们。就好像Zjvivi童鞋,在我的印象中,他除了每次捧场外,会在书评区留下点足迹,几乎没有说过其它的话,呵呵。大伙儿的支持,以前一直没说,但我也一直默默地记在心里,现在本书完结了,还是要说一下,非常感谢大家。

说实话,因为有段时间更新不稳定,这本书流失了不少读者,自己也曾感到过心灰意冷,但许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励,让我坚持了下来。我还发现,在这本书即将结束的时候,有几个许久未露面的朋友竟然在书评区留言了,这让我感到颇是欣喜。

现在,这本书终于顺利完结了,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感谢小星,在这里特别说一声,你辛苦了,自己注意身体。感谢仓丼倥,感谢看书法的猪,感谢天飞雨,感谢fpczychen,感谢盛世公主,感谢茜茜小乖,感谢llwwwwwaaa,感谢亭梓,感谢流浪的肋骨,感谢梅梅梅西,感谢高家庄的妹,感谢锁清秋,感谢逆战三国go,感谢晨晨吖,感谢大快我睡,感谢消失的云朵,感谢臣工再欣,感谢jinlizi,感谢黄金西瓜,感谢雪凌滨舞,感谢灵岩疏离,感谢髅尊少骑,感谢oOFannyOo,感谢酱油空瓶,感谢槐南,感谢小凌児,感谢Zjvivi,感谢冰火阑珊,感谢洋彪儿,感谢宝贝篮子,感谢我爱天边云,感谢路人疯,感谢古忧淳,感谢槛内人ss,感谢宝儿1003,感谢幻归真,感谢悠悠幽幽,感谢紫小觞,感谢奥黛丽,感谢伤情酒吧,感谢jiu蕶後,还有谢谢巴小兰童鞋,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呵呵呵……

额,这是我第一次点名,前几本书结束的时候,因为偷懒都没有点过名的说。本来一直觉得自己这本书人气只能算马马虎虎,但写这个的时候,却发现要感谢的人居然有很多很多,我,我还是再偷懒一下吧,刚才打大家名字的时候,可把我愁坏了……,还有很多朋友就不点名了,没有提到名字的朋友请你们一定要见谅哈。最后还要注明一下,点名的童鞋,除了小星,除了……之外,排名不分前后,有对小星童鞋不服气的,自己找她说去吧。好吧,其实或许是我过虑了,相信童鞋们根本不会介意的……

最后说说新书的事,新书目前还没出来,不用应该不用等多久的,如果顺利的话,五月份就能够和大家再见面。有大家支持,我就会努力继续写下去,不想能够写出脍炙人口发人深省的东西,只希望能供大家消遣一二便已满足。希望大家能够加我的书友群,到时候新书出来了,会第一时间在书友群里通知大伙儿。现在说一下几个书友群的群号:58566493,10482203,115237369,120529357,还有155343491,希望大家加QQ群的时候,能够注明一下,比如说下是《养蛊笔记》书友,方便管理员通过。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鞠躬。)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