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强嫡番外

多年之后

明媚的阳光下,那妇人折一只迎春,清澈的眼底漾着暖意。 不多时,熙熙攘攘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妇人唇角浅笑,向着秋千上的娃娃招招手:“风儿,你父皇来了。”

“啊?父皇来了?”小娃儿小脸上的两颗翡翠般的眼珠咕噜咕噜转个不停,妇人一看,心里好笑,这肯定是又起了戏弄他父皇的坏主意了。

“风儿,你父皇乃九五之尊,不可再……”妇人话还没说完,秋千上一道漂亮的弧度掠过,那青衫的小人儿从她的头顶飞掠过去了,妇人心里蓦地一紧,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小人儿从秋千上抛落的身影,却晚了一步,惊恐地睁大眼睛大呼一声:“ 风儿!”

同时再也顾不住自己,飞身朝着小人儿抓去,眼看小人儿就要撞上对面的假山石上,妇人顿时撕心裂肺,脸色骤变。

“风儿……”而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显怀的肚子险些撞了上去,看得一旁赶过来的男人心脏狂跳。

男人一跃而起,半空之中,一手拎着小娃儿的衣领,一个旋身,另一只手有力地环住妇人的腋下。

这场景,惊心动魄。

苏白芷脚下占地的时候才有了一阵真实感,她傻傻愣愣地望着正在焦急检查自己是否受伤的男人,对上男人担忧的眼,“风儿有没有受伤?”

岂知,男人担忧的脸猛地冷下。“你还担心这臭小子,他故意的。”

妇人微微讶异,垂眼看向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小娃儿。就儿子这平日里鬼机灵,现在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苏白芷哪儿能不知道,男人说的话是对的。

妇人正想要训斥小娃儿俩句:“风儿,此事以后不可再做,你可知……”

“赵风,你平日胡闹。为父睁只眼闭只眼,今日你险些把你母后害了。为父罚你程宗阁面壁思过,三天三日不许进食。你可服气?”妇人的训话未及说完。男人冷脸逼问小娃儿。妇人张了张嘴,正要求情,却被男人一个冷眼子瞪了回去。

就听小娃儿轻声啜泣:“儿臣不敢。”

小娃儿哭的可怜兮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光闪闪。男人不为所动。道:“你是觉得为父罚你罚错了? ”

“……父皇是九五至尊。”

男人面色骤变,指着小娃儿:“为父曾经和你说过。你母后年幼缝灾厄,月圆之时必定要承受常人所不能想象的痛苦。所以家里的两个男人,不管遇上任何事,都不准让你母后伤心难过。而况,今日你母后肚子里还有你的弟妹,赵风,你且来说说。你今日都做了什么?”

小娃儿也不哭了,咬着粉嫩的嘴唇倔强地站在原地。其实他已经知道错了。苏白芷是了解这孩子的,如此倔强实则心中已经知道错了。

不过他父皇在训斥儿子的时候,她嫌少插手。

一来,丈夫是当今天下第一人。

二来,儿子这样的性子必须懂个“怕”字。他的身份让他可以无法无天,也让他必须学会什么时候才能无法无天。

三来,她也希望儿子懂是非,知对错,能够明辨是非。

“父皇,儿臣知错了。”

苏白芷浅浅笑了,儿子虽然倔强,只是舍不得面子。倒也不是真的黑白不分,不肯认错了。

……

自从当年那一战之后,南燕老实了许多年。见证过那场战役的人,提起那场战役,全都讳莫如深。脑海里不约而同都会浮现出一幅山崩地裂,天雷滚滚,浓烟遍布,火光冲天的画面。

你能够想象战争还可以这么打的吗?

左手神臂弓,右手火药桶,朝着敌军的营方抛火药桶。漫天遍地的火药桶啊,簇就了那样人间一幅惨绝人寰的哀景。

遍地四散的肢体,鬼哭狼嚎的嚎哭。……南燕的皇宫真的被毁了小半边,直到投降的那一刻,南燕的新皇才明白,一切的惨绝,全部是因为月余前那场刺杀。悔不当初,悔之晚矣!

这之后,南燕称臣。

至于那座被毁了小半边的皇宫,此时改成了行宫。

南燕皇降级南燕王。

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如此才平息了某人的怒火。

凯旋那日,苏老爷子亲自披甲,只为自己的孙女牵马归来。祖孙二人一个马背上,一个马背下,相望泪眼,却是喜极而泣。

一个叹祖父痊愈,一个喜孙女平安。

或许到得这一时候,老夫人白氏才真的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吧。

自此再不提从前,专心做好一个大家祖母。

林氏更是眼眶泛红,却知不得逾越,紧跟在苏朗明身后,跟随在苏老爷子身边。

苏朗明不知道打哪根筋搭错了,回到家门之时,还晓得伸出一只手来,虚扶了一把林氏。

这是从来没有过得事情,就是当年二姨太最是风光的时候,也没有享受过此等待遇。老爷子如今最最欢喜的就是睿哥儿,小家伙咿咿呀呀十分喜人。苏白芷抱着他时,旁人来抱,他竟然舍不得放手。

二小姐苏白月定了亲,苏白芳却是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好久了。

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苏白莫没有死。

听闻他真的去寻到青霞山庄,出于某种原因,裴道天果然救了他一命。后来苏白莫一直跟在裴道天的身边。

三年之后,裴道天出现在京城,而苏家年节,离家多时,只有书信到家的苏白莫出现了。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

与他同行而来的,还有裴道天。

二人之间似有奸情。……至少苏白芷觉得二人举止亲密诡异。

又过三年,裴道天来信,信中提及苏白莫。

信中如此写道:

莫儿秉性不坏,可惜从小疏于管教,尊卑不懂,礼教不分。他对你当年所做之事,十分后悔。其实想想,当年他的作为,更像是孩子被抢走了重要的东西,而出手报复。却因当年种种,养成性子捐狂,出手狠毒了。为此,我代他向你赔礼道歉。念在他亦受到惩罚,你且莫要记恨。

一段话下来,处处都是对苏白莫的维护,那句“莫儿”,苏白芷读到此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也太恶寒。当年那邪魅的男人竟然爱上苏白莫。

此事实在太诡异,苏白芷忍不住好奇之心,给裴道天回了封信,信曰:犹记当年道天欢喜于我,何以如今却染断袖之癖?

来信又曰:许是同父血亲,莫儿与你眼睛最像。

苏白芷拿着信纸的手抖了三抖……仔细回想下,大爷啊,哪里像?!他是双眼皮啊双眼皮,咱是内双啊内双!

苏白芷再提笔,信曰:扯蛋!本宫决定,从此不认识你。

此事总算过去。有一日晒书,赵煜无意间得到这几封信。当时脸就落下来了,后果果然是……苏白芷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也没下的床来。期间除了吃饭,和沐浴,多数时候都被某人摁在床上。更为夸张的是,赵煜罢朝三日!

那事过后,苏白芷欲哭无泪:这是怎样的深情啊!孩纸,你这是用生命在爱我啊。

而她的产业——苦泉竹楼,如今已经是上京城第一大书院。拼音注字法在历经几届学子的学习实践和摸索中,被证实了它的实用性和有效性。袁公是她儿子赵风的老师,睿哥儿成了太子伴读。

庞蒙哥那小子时不时会传出一些情诗来,赵煜不知道怎么想的,他觉得庞蒙哥这小子不老实啊,连皇帝的老婆都要觊觎,于是庞小公子被打包送给南燕公主。这二人之间的故事,那又是后话了。

此文大完结。(未完待续。。)

ps:  此文到此就彻底完结了。219章的时候正文已经完结了,怪我不好,没有说清楚,让亲们误会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