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梁山好汉逐鹿三国第三十章 铁保

半路收下两员小将,戒色心中自是欢喜,正好身边缺两个保护自己的人,这两人看起来最合适不过了。

两人成功的投入二龙山,心中也很是高兴,见过戒色之后便各自守在他的一旁,看起来还真像是哼哈二将。

戒色忙命人牵过两匹马,让两人上马而行,一行人又重新上路,戒色也跟吕方郭盛两人将此行的情况大概讲述了一遍。

两人听说有仗要打,刚刚入伙便迎来首战,心头激动的同时也很是紧张,两人还从没有参与过实战,顶多也就跟两三个人打打架而已,这人生中的第一次还真有些期待啊。

大半天的时间,众人总算是来到大龙山附近的范围,想来李逵曹正两人早已经到了,不知道现在前方情形如何。

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前方便又探子来报,说是前方已经交手了,而且李逵成功的吸引了大龙山的主力部队,现在正在山下对抗呢。

戒色听了不禁大喜,看来果然是给了大龙山的人一个措手不及,生怕李逵会有什么闪失,当下领着人马加速前进。

没一会功夫,戒色便看到前方退回来的李逵等人,他们只是一番搦战之后便逃跑,并不与敌人正面为敌。

而李逵身后片刻间便追来足足千余人,想来这就是大龙山全部的家当了,同时双方也终于正面的对上了。

李逵见戒色等人已到,便顿住脚步,转回身面向追来的敌方,同时嘴里不忘了向戒色道:“哥哥,那人的功夫着实不赖,俺跟他过了两招,十合之内估计分不出胜负。”

戒色点点头,道:“宣赞与郝思文两人既然盛赞此人,那便不会有虚,想来是很有实力的,你要小心应付。”

李逵笑道:“哥哥无需担心,虽然几回合之内拿不下他,但时间一长,他定不是俺的对手,俺要第一个拿他祭俺的一双板斧。”

李逵的话说的众人热血沸腾,双方离着百来步的距离各自顿住不再前进,对面为首一将,端的是威风凛凛,一身铠甲衬得他极是英武。

一部重重的长须随风飘荡,在戒色眼里颇有那么点关二哥的意思,而戒色打量着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看到二龙山当家的竟是如此年轻的一个斯文人,模样跟一般书生无二,倒不像是个山贼,铁保心中也甚是诧异。

而铁保的身后,一左一右护着两员大将,根据宣赞的说法,这两人应该就是燕顺与王英了,而戒色根据自己的猜测,那个头较矮的应该是王英,而个头较高的那个应该就是燕顺了。

这两个都是戒色势在必得的人,还有一个郑天寿,戒色自然也不会放过,他已经嘱咐好弟兄们尽量捉活的将领,实在不能活捉便就地杀了。

跟大龙山的人,戒色是没什么话可说的了,而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想要招呼一下的意思,双方都是严阵以待。

戒色也不准备过多的浪费时间了,按照事先的布置,各连的重型连弩已然偷偷的运至前排,只等待当家的一声令下。

“杀!”

随着戒色一声喊,前排一排人忽的闪开,亮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排重型连弩,那铁保等人方才看清楚重型连弩的模样,心头还在疑惑之际,便见到排山倒海的弩箭呼啸着冲向自己这边。

一瞬间铁保等人吓了一跳,因为双方的距离已然超出了弓箭的射程,对方既然隔着这么远便射箭,那便证明那陌生东西的射程肯定超出了普通弓箭的射程。

想到这里,铁保心中大骇,忙命令道:“快举盾牌,抵挡来箭。”

只是他们的反应哪里有弓箭的速度快,眨眼的时间,前排便倒下无数的人,弩箭透胸而过,可见力道的惊人。

后排的人赶紧亮出盾牌,而第二波弩箭也堪堪来到,那重重的弩箭,即便是有着盾牌的抵挡,也瞬间功夫把人推出去很远的距离。

这重型连弩的力道果然是超乎想象,铁保还从没见过这等连弩,杀伤力着实太大,当下继续命后排的人抵上。

这种时候不能后撤,一旦后撤弟兄们的信心便会遭受打击,而且阵型也极有可能会溃散,到时候只能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重型连弩虽好,却也是弩箭的数量有限,几波的功夫,弩箭便射完了,戒色等人也得以将队伍向前迈进了一些,正好踏进了连弩的射程之内。

迅速的撤下重型连弩,连弩手则继续跟上,一排排连弩继续射出弩箭,铺天盖地的卷向敌方。

铁保想不到对方会有如此厉害的武器,去了一拨又来一拨,当真是难以应付,即便是没了重型连弩,那连弩的力道也是颇让人吃不消。

即便是铁保,抵挡起来也是颇感困难,一时间己方死伤无数,被二龙山的人死死的压制着,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就在这危机关头,忽的自铁保等人身后闪出一伙骑兵,为首一将高喝道:“大哥无需担忧,某来也。”

那人骑在马上,一手盾牌在前方挡着,一手长矛稳稳的横握,身后的骑兵队伍跟他一个模样,迅速的向着戒色等人冲击过来。

骑兵的速度势不可挡,在高强度的弓弩覆盖下,也仅仅只是牺牲了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还是眨眼间便冲至阵前。

只是戒色这边岂是毫无准备的,二娘的骑兵连早已经恭候多时了,在对方即将踏入阵中之际,二娘等人及时闪出,个个挥舞着长矛,迎向郑天寿的队伍。

郑天寿见对方阵中居然也闪出一伙骑兵,心中稍稍震惊,待看清对方人数不多之后,心头又有些好笑。

暗想,对方仅凭这么点人便想与我这久经沙场的骑兵队伍对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太过痴心妄想了。

郑天寿收起盾牌,身后的人随即也是收起盾牌,长矛高举,欲与二娘的骑兵一决高下。

二娘一马当先,身后紧紧跟随着扈三娘,见对方盾牌收起,明显是放松了警惕,当下脚蹬连弩,身子仰卧,一脚高抬,手指轻轻一按,弩箭便似电闪一般发出。

骑兵连都是一致的动作,数百支弩箭瞬间发出,众人都是一般模样,显然这个动作已经练习了很久了,专门用来偷袭。

郑天寿想不到对方还有此一招,心中大骇的同时想要后撤已然是不行了,只能无奈挥起长矛去抵挡,他的功夫高,即便是档的费力点,也能勉强保住一命。

而他身后的众多弟兄便没这么好运了,大部分纷纷中箭倒地,有的则是马匹中箭,向前栽倒,翻身滚下马匹。

一瞬间骑兵队伍死伤无数,郑天寿看着心都在滴血,如此狠辣的手段,着实是叫人难防。

弓箭才刚刚挡完,二娘等人便挥矛杀至,二娘一对柳叶双刀,狠劲的劈向郑天寿的头颅,誓要将他一刀劈于马下。

郑天寿无奈挥矛格挡,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就在双刀与长矛相交的一瞬间,他才感觉到二娘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当下用尽全力抵挡,心中暗惊与对方的实力,更想不到一个女将竟会有这般实力,着实是少见的很。

忽的,就在他用尽全力之际,只觉得腰身一紧,紧接着一股大力将自己横拽过去,而二娘的双刀也就此撤离。

没想到自己竟是这样就没俘虏了,抬眼望去,对方竟然又是一员女将,竟是用一根鞭子将自己横拽离坐骑,心中惊讶的同时也大感羞愧。

自己竟然被两员女将生擒了,这样的话说出去岂不是笑掉人大牙,只是现在已经无暇多想了,眼看着自己被绑缚着押入对方的阵中而无可奈何。

戒色看着郑天寿被活捉,心中欢喜,暗想,今日的第一个目标总算是得到了,接下来还有两个,不知道是不是也能这么顺利。

郑天寿被捉,对方的骑兵队伍便也没了战斗力,被二娘的骑兵连一顿掩杀,便大溃而散,这一切发生的很快,铁保甚至来不及思考。

戒色知道这一切已然给对方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而对方的信心肯定在直线下降,士气也肯定是直线下降,当下不再等候,喝一声到:“杀!”

弟兄们得到命令,兴奋的掩杀过去,李逵邹润两人领先而行,身后弟兄们挥舞着长矛,速度丝毫不差。

铁保见对方杀了过来,不想输了阵势,虽然自己刚才败了两阵,更是眼睁睁的看着郑天寿成为俘虏,但他心中依旧不愿后撤。

沉声喝道:“杀!”

随着铁保一声喝,队伍也是猛的向前冲杀,迎着戒色等人的队伍,眼看着双发就要短兵相接之时。

只听了铁保阵中有人高呼,“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咱们山上起火了,咱们山上起火了。”

本已经丧失大半信心的铁保部下,听到这一声喊,纷纷回望山上,却见山顶浓烟滚滚,不是起火是什么。

完了,家都被烧了,这仗还有什么好打的,简直是让人欲哭无泪啊,众人心头均是一点战意都提不起了。

铁保心中更是大惊,第一时间便想到一定是宣赞出卖了自己,当下心中大恨,再想到渠帅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心中更是悔恨交加。

郁闷之下,喉头忽的一甜,紧接着一口血喷出,他的部下看了更是慌神,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铁保心中气急,喷出一口血反倒觉得自己有些悲壮,当下高喝道:“弟兄们,给我杀啊,今日不死不休。”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能听他话的又有几个人,那边戒色已然再喊:“汝等放下兵器投降,皆可活命,如若不然,今日难逃一死。”

铁保手下一千余人,听了戒色的话,再想想眼前的情况,根本就不需要犹豫,眨眼间便有大半的人放下武器。

只要有一个带头的,余者都不成问题,铁保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个放下兵器投降,心中更是气郁,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看的人触目惊心。

李逵可不管对方吐不吐血,刚刚的一仗还没打完,此时正好接着打,他冲向的第一个目标便是铁保。

刚刚一仗并没有尽兴,李逵当然是不肯放过铁保的,遇到一个这么好的对手,当然要打的尽兴。

邹润则直接找上了燕顺,而刘唐燕青两人也是随后到来,刘唐直接与王英对上,燕青则找到了大龙山原先的大当家的管豹。

铁保张口吐了几口鲜血,元气不禁大伤,再对上李逵这样的强手,本身便不是他的对手,这下更加的力不从心,两人只拼斗了数十回合,便被李逵一斧子拍昏了过去。

这样一来主将被俘,手下的人更是着慌,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投降者更是多了起来。

燕顺等人心里也是着慌,手上难免慢了几分,瞬间便被邹润等人瞅准机会,生擒在地,降者不计其数。

眼见敌军已然没了抵抗的能力,戒色命令李逵等人上山接应,自己则率领众人在山下等候。

曹正按照宣赞描述的地图,很快便找到了上山的小道,轻送的解决掉两个暗哨,一行人便顺利的上的山来。

留守山上的敌军并不多,只有寥寥数十人,曹正等人只是三两下便解决掉了,掳掠掉值钱的财物之后便纵起一把大火。

将山上烧了个精光,诸燕大半年的心血可以说是付之一炬了,曹正带着缴获的财物便带着弟兄们下山了。

才刚走到一半的路途,便碰到迎面走来的李逵等人,得知山上已经被收缴一空,两人便一起回到戒色所在的地方。

此次收缴的财物还真是不少,大龙山已经被经营多年,积累下不少的财物,曹正毫不客气的通通收缴到手。

迅速的清理战场,等到众人准备回程的时候已然是大半夜了,即便是半夜,戒色仍旧吩咐弟兄们赶路,生怕会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

押着数百的俘虏,弟兄们高举火把,映照着天空如白昼般,此刻铁保已经醒转,只是身上已经绑缚着层层的绳子,上半身丝毫动弹不得,只留下两条腿走路。

身边还有四个壮汉看护着,许是怕自己跑了吧,自己的弟兄也大都成了俘虏,也有没见到的,估计是已经亡命了。

而最让戒色看重的三个人,燕顺,郑天寿以及王英都被顺利的活捉,三人此刻也都清醒着跟着队伍走。

像铁保一样,三人身上也都绑缚着绳子,上半身几乎上动不了,只留下一双脚走路,模样狼狈之极。

想想也是造化弄人,前一刻还在大龙山上呼来喝去,这一刻便沦为阶下囚,实在是让人沮丧之极。

吕方郭盛两人此刻很是兴奋,因为人生的第一仗便是大胜仗,怎能不叫人兴奋,在战场上两人也是大展身手。

戒色并没有将两人限制在身边,而是让两人上战场杀敌,也是见到两人眸子里闪动的兴奋之情,戒色不忍束缚他们。

而今两人依旧一左一右护在戒色两侧,无论戒色走到哪里,两人便跟到哪里,倒是让二娘很是放心,不用时时刻刻担心着戒色的安危。

直至天明十分,众人方才回到二龙山,一路行来,已然是十分的疲惫,听到声响,宣赞郝思文等人立即出来迎接。

戒色也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俘虏丢给两人看押,宣赞跟郝思文不怎么好意思面对铁保等人,便央求着邹渊替他们看守。

山下关押俘虏的地方大的很,这是戒色专门嘱咐匠做连打造的,对于那些伤重的俘虏,则全都送到了后勤连,能救一命是一命,实在救不了也没办法。

戒色不是一个好杀之人,面对着许多无辜惨死的生命,他的内心也很是纠结,只是事情总需要去做,总要有人牺牲,而在这个过程中,当然是死的人越少越好。

铁保等人到了二龙山便看到了宣赞与郝思文的身影,想要上前痛骂他们俩一番,却硬是没有机会靠近,只能强行压住怒气。

一想到渠帅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他心里便似针扎般的疼,当初渠帅将二龙山交给郝思文,却没想到他转眼间便弄丢了,如今倒好,把自己都给搭进来了。

邹渊整个连的人都留守看押众多俘虏,郝思文则带着自己的连队值班放哨,今儿并没有连队训练,昨天出去的人如今都在睡大觉,忙活了一天一夜,众人沾着床榻便睡着了。

数百个被关押的俘虏也都是精疲力竭,躺在地上便呼呼大睡,一时间整个牢房呼声震天,唯有铁保几人无心睡眠。

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等人的命运会如何,只是在铁保看来,自己肯定是唯有死路一条,即便对方想给自己一条活路,自己也没脸在继续存活在世上了,只是在临死之前,他还想见一见郝思文与宣赞,还想当面质问他们一番,只是这样的机会或许都是渺茫的。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