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

下方是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正文,是由风行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提供的。如果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正文没有出现大家可以多刷新几次。风行小说网提供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免费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在阅读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的时候可以多多关注风行小说网。

    暑气渐盛,方海在陆亦桐一旁打扇,但陆亦桐的汗珠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

    “真热,”陆亦桐忍不住解开衣领上的丝扣,将笔往旁边一搁,起身走到冰桶旁,拿了扇子直接在冰桶上将凉风往脸上扇着“再给孤取两个冰桶来。”

    门口的小太监刚要转身去拿冰桶,方海却伸手将那小太监拽住,又转身对陆亦桐道“皇上,这才刚入夏,用这么些个冰桶,当心着凉啊。”说着,他从身后桌上拿出一个食盒“皇上,这是容妃娘娘送来的红枣燕窝羹,已经冰好了。”方海说着便将那晶莹的一小碗放在了桌上。

    陆亦桐见了,眉眼间有止不住的笑意“她什么时候来过?怎么没有同孤讲?”

    “暑气渐盛,娘娘身子骨弱,便先回去了,”方海服身在陆亦桐耳边低声道“娘娘还说,若皇上能不贪图凉爽,一日只用两桶冰,则有信承与皇上。”

    “信?”陆亦桐听罢便走到放着燕窝羹的桌边坐下,亦低声道“什么信?在何处?写了什么?”他一边用勺子搅着羹汤,一边对方海一连串的发问。

    方海见状笑了笑“不知,不知,不知。”

    陆亦桐撇撇嘴,白了方海一眼“你们啊,就知道和清清一起愚弄孤。”

    “奴才不敢,”方海垂手回完话便转身对身后门口的小太监招招手道“给皇上拿个冰桶来。”

    “回来!”陆亦桐赶忙喊住小太监,又瞪着眼睛对方海怒道“你干什么!”

    “皇上刚刚说热,奴才便叫人取冰桶予皇上。”方海道。

    “孤觉得舒爽的很,一点不热,取什么冰桶,”陆亦桐小口吃着燕窝,一脸的不悦,但嘴角却弯出一个弧度。

    方海见状也笑了笑,陆亦桐抬头问“你笑什么?”

    “皇上高兴,奴才便也跟着高兴。”方海道。

    “孤是觉得这燕窝羹味道不错。”陆亦桐说罢又吃了一口。

    方海微笑道“这羹汤是娘娘亲手为皇上煲的,自然是极好的。”

    陆亦桐听罢笑容愈深。

    “对了,锦贵人那里……”陆亦桐吃完最后一口燕窝羹,将空了的白瓷碗碟搁在桌上。

    方海一边将食盒碗碟收拾好一边道“皇上吩咐修的亭角已经完成了大半了。”

    “嗯,”陆亦桐伸了个懒腰侧首看了眼门口的小太监,缓缓道“让他们加快进度,孤可不想让锦贵人晒着。”

    “是。”方海服首应道。

    “好了,让他们都下去吧,孤想休息会儿。”陆亦桐站起身,向内室走去。

    方海便将食盒放在一旁,又遣散候在门口的宫人,将门关上后才步入内室。

    “门口刚刚要去取冰桶的太监叫什么名?”陆亦桐倚坐在卧榻上垂目道。

    “吴林,”方海有些不解“皇上何故问此?”

    陆亦桐双目依旧垂着,眉心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我怎么没记得之前他如此勤快。”

    “皇上是指?”

    “今日孤说热,叫人去取冰桶,你还没吩咐,他便要出门,”陆亦桐微微睁开眼睛“孤向来是给你旨意,而后由你去吩咐人做事,他现在是不是有些过于勤快了?”

    方海此时方觉吴林有些异常“近来吴林确实比先前勤快许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亦桐说完,又笑着摇摇头“或许是孤太过警惕了,不过,还是小心为好。”

    “是。”方海应道。

    “然,不管他是否为奸是否为盗,皆可用上一用,”陆亦桐笑道“若真为奸盗,我们便用上一用,若非内贼,那便也无伤大雅。”

    “一切听皇上安排。”方海服身道。

    “他近来如此行动,即便不是内贼,那也是想借你攀上更高的地位,若是内贼就更简单了,借高位便可得到一些不便知道的消息,或者看到一些他想看到的东西,既有如此不确定之事,我们便给他扣上一个确定,”陆亦桐沉思片刻“以后,一些与福祥宫来往的无用琐事,便交予他去办吧。”

    “皇上,那容妃娘娘那里……”方海显得有些顾虑。

    “待晚些,我们去趟福祥宫,就说是今日这羹汤做得好,孤便去看看她,”陆亦桐说着闭上眼睛“用完午膳又食了羹汤,今日折子也多了些许,孤有些乏了。”

    方海听罢便将那卧榻上的帘子拉了,行过礼后退出了内室,将殿中桌上放着的食盒拿起后,他便走出勤政殿。

    “方海公公,皇上可歇息了?”方海一出门,那吴林便上前问道。

    “近来事务繁忙,皇上都消瘦了不少,”方海点点头“让皇上歇歇吧,你随我去给容妃娘娘把食盒送去。”

    “是。”吴林面容上有止不住的喜色,他伸手接过方海手中的食盒,顺从的跟在方海身后。

    方海则转身对守在殿门两侧的决明和林“这里就有劳二位了。”

    决明和林拱拱手以表无妨后,方海才带着吴林往福祥宫去了。

    “吴林啊,你今年多大了?我记得你来宫里的时日也不短了。”方海一边走着一边同吴林搭话。

    “回方海公公的话,小的今年满二十了,”吴林走着也不忘给方海服身行礼“进宫的日子倒是记不得了。”

    方海点点头“在这宫里啊,要想出人头地,那就得机灵点勤快点,最近天气热了,人心浮躁,我看皇上身边上这些宫人里头啊,也就你还能做点事了,”方海思索了下道“我记得上次在锦贵人那里摘花的时候,从队伍后头跑过来问如何给各宫小主分花的也是你吧?”

    吴林听罢不住的点头拱手“劳烦方海公公还记得小的。”

    “不错,怪不得皇上今日特意夸你,”方海笑着道“想必再过不久,就是你腾达之日了。”

    吴林听方海如此说,赶忙行了个礼“借公公吉言,还望方海公公在皇上面前多提点提点。”

    方海笑着抬抬手“那是自然,你是我带出来的人,不管以后你在哪里某得差事,以后咱们也好有个照应。”

    说着话的功夫,方海和吴林已经到了福祥宫门口。

    “方海公公。”门口的小宫女见方海来了,赶忙行礼。

    菘蓝闻声而来“方海公公来了?”她亦行了个礼,而后道“真不巧,我家娘娘正在休息,不知方海公公来所谓何事?”

    方海还礼后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来将容妃娘娘拿去的食盒送回。”说罢,他抬抬手,吴林便将食盒呈了上来。

    菘蓝接过食盒,也向吴林服了服身“有劳公公了。”

    “皇上说这凉羹在暑天里吃着很是合胃口,想着最近政务繁忙,也许久未见娘娘了,待今日凉爽些便来看望娘娘。”方海笑着说道。

    菘蓝听罢面露喜色,她笑着道“那待娘娘醒了我们便准备,多谢公公了。”

    “不过是传个话,乃分内之事,”方海拱手行礼道“食盒已送到,我便回去了。”

    “有劳公公了,”菘蓝服身行礼,而后将袖中拿出银子送入方海手中“公公慢走。”

    方海笑着十分自然的接过银子,和吴林一同还礼后,二人便从福祥宫返往勤政殿。

    “往后你记得,见到各宫小主身边的宫人,多行礼多客气着点,总是没坏处的。”方海和吴林走出几步后,方海一边说着,一边拿了颗银子给吴林。

    吴林笑了笑,没有接“此番多谢方海公公指点,这银子就当是我孝敬您的。”

    方海也不推辞“你倒是懂事,”他笑着将银子都放入袖口“以后这银子啊,有的是你拿的。”

    吴林笑着对方海拱手道“若真有那日,也都是方海公公教得好,自然也是忘不了公公的。”

    “行了,嘴倒是挺甜的。”方海摆摆手,面上却是很受用的表情。

    吴林拱手服身不再言语,但他垂下的面庞上却是掩不住的喜悦之情。

    原本陆亦桐就是假寐,待方海回到勤政殿,陆亦桐便从卧榻上起身“回来了?”

    “奴才刚刚带吴林去给容妃娘娘送食盒,以后的杂事已可交予他去做。”方海行礼后道。

    “好,”陆亦桐点点头,他看看窗外似乎还甚是炎热的模样,问道“现在外面可有些许凉快?”

    方海毫不犹豫的回道“未有。”

    “无妨,”陆亦桐仍旧穿了鞋子站起来“孤前些年为了这暑气特意给清清修了清湖一池,想必就算是酷暑里,那风掠过湖面也是凉爽的。”

    方海上前帮陆亦桐整理着衣襟,一边说道“皇上想见容妃娘娘,这点暑气自然是难不倒皇上的。”

    “取笑孤?”陆亦桐眯了眯眼睛。

    “奴才不敢,”方海服身道“奴才只是被这可感天动地之情所感染。”

    陆亦桐低语一声“油嘴滑舌。”那喜色却是已经蔓延上了眉梢。

    福祥宫中,容妃正坐在亦清湖边的亭子里喂鲤鱼,陆亦桐远远的望见了,便打了个禁声的手势让众人屏声不传,然后一个人悄悄的绕过假山,走到亭子里。

    菘蓝自然是看到了陆亦桐,她默声行了个礼,而后便要转身退下。

    陆亦桐却赶忙拉了下菘蓝,将其手中还留有的鱼食放入自己手中,而后学着菘蓝的样子站在了容妃身后。

    “菘蓝你看那条鱼!”容妃忽然指着湖中道,陆亦桐听罢便往湖中看去,原来是一尾肥硕的金色鲤鱼。

    “真好看,”容妃一边说一边往金色鲤鱼身边投了更多的鱼食“把它喂肥一些,下次钓它来给三郎炖汤。”

    陆亦桐忍住笑,将捧着鱼食的手伸过去,容妃头也不回的拿着鱼食往湖里撒,自然是没看到那拿着鱼食的手的衣袖都已经变了模样。

    容妃撒了几把鱼食后,忽然道“三郎怎么还没来啊?”她一边说一边往宫门的方向望去,无奈陆亦桐当初修建这亦清湖时将草木种的甚是繁密,再加上假山的遮挡,这一眼望去便只能看到郁郁草木。

    “真恼人,”容妃撒娇似的抱怨道“要是从这里能看到勤政殿和养心殿就好了,那样我便可随时看到三郎了。”

    “我是特意把亭子修在这里的。”陆亦桐此时才缓缓道。

    “皇上!”容妃听到陆亦桐的声音不由得惊呼一声,而后赶忙跪地行礼“嫔妾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还望皇上赎罪!”

    “他们不在,你不必这么拘谨,”陆亦桐马上将容妃扶了起来“你方才叫我三郎?”

    容妃不语,却有些害羞的将头低了些许。

    陆亦桐将容妃拉入怀中,低语道“再叫我一声三郎。”

    容妃的唇贴在陆亦桐的耳边,喃喃道“三郎。”

    “你许久未这样叫过我了。”陆亦桐缓缓闭上眼睛。

    “皇上贵为天子。”容妃低语。

    陆亦桐抱紧容妃的手上又加了几分力,语气有些无可奈何但又有几分溺爱之意“但我亦为你的夫君。”

    “三郎这次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容妃知道此时正是处在迷惑锦贵人的紧要关头,若非要事,陆亦桐不会亲自前来见她。

    陆亦桐恋恋不舍的将容妃从怀中分离“方海身边有个小太监近来似乎有些不对劲,我想给他安排个对我们最有利的差事。”

    “什么?”容妃问道。

    “从我的殿中给你送些物件,”陆亦桐叹了口气“或许是我太过敏感,但我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处处设防。”

    “三郎做的是万全之策,并不是敏感多疑。”容妃握了握陆亦桐的手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每每有人送东西来,清清只管做些颓然之态失望之举便可。”

    陆亦桐刚说完,容妃便对陆亦桐如此计划的想法想到了个大概“清清明白了。”

    陆亦桐将事说明后,便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挑眉微笑着靠近容妃问道“方海说你有给我的信,在何处?”

    容妃笑道“皇上今日可没有贪凉?”

    陆亦桐连连点头“我今日只用了一桶冰。”

    “其实不是我不想让三郎用冰,只是你少年时候掉进冰湖,打那以后身子耐不住冷,碰巧你还怕热,这夏日你便总是生病,”容妃叹了口气接着道“从前有我在你身边照顾着倒是不打紧,如今只有方海在你身边,他又不敢抗旨,只怕你身子骨吃不消,局还没破,自己倒是先病倒了。”

    陆亦桐听罢有些哑然,他的嗓子像是梗了刺,眼睛都被刺的有些发酸。

    “以后也要听话。”容妃笑着,轻轻右手抚了抚陆亦桐的发。

    陆亦桐已经说不出话,他点点头,微微一笑之间,滚烫的珠玉便挣脱眼眶,落在了容妃紧握陆亦桐的手上。

    容妃满眼心疼,她知道眼前这个世人皆认为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的帝王其实有一颗极为柔软的心脏,而那柔软却不能为外人所知,只因他是天子。

    身为天子,必须身披盔甲,将柔软的心层层包裹,才能站于万民之前,抵挡住蛮族的铁蹄与刀戟,纵然千刃万箭穿身而过,他都只能佯装不过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容妃亦知,他只能在自己面前哭上一哭,因为,她是他的妻子。

风行小说网免费提供百鬼夜行第十六章 宫中·无事殷勤意难瞒在线阅读,如果想要看百鬼夜行最新章节或者百鬼夜行无题都可以通过下方返回目录和百鬼夜行无题下一章进行在线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