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九十九章 白桑黑檀

我与路雪枫两人独自站在路家枫叶连锁的拱门前,目送着洛家兄弟将洛穹煜护送离去。洛家的事情,在路雪枫的新闻发布会上简单透露,用一种旁观者的怀疑口吻,将警方的目光移到了洛颉鑫和洛疾风为继承家产而争斗的方向去。

他随后找来的法医也很配合的给出了一份很好的验查报告——关于八卦塔血液的问题。

将那些血液全部归结于一种洛家研制的红色染料,牵强的把在圳州沸沸扬扬的洛家案件压了下来。

虽然八卦的红闻还是在揣测他路雪枫是不是因为产业争斗而设套对付洛家,可新闻发布会上,路雪枫据理力争的为洛家辩护又让这种言论,不攻自破。

我一个人站在这一切的边缘地带,看着路雪枫的忙碌。心中不由觉得这商场上的事情,匪夷所思的太多,路家与洛家的商业竞争未尝不是路雪枫所忌惮的事情。我从八卦塔出来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丝毫意外,就好像这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

可明明我会前往八卦塔就是临时起意,根本应该是在他的意料之外才对……

这些思量在随后的几天不断的在我脑海中徘徊,路雪枫忙的焦头烂额也无暇来解释这件事情。

总而言之,这几天下来整个人都在虚度着。

慢慢的一个星期过去,顾曼终于在一个清晨醒来,她已经全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只是记得她和洛疾风一起享受一个不错的烛光晚餐,紧接着洛疾风还很体贴的将她送回房间。

不过尔尔……其他的她在也没有一丝记忆。

这短短半个月的浩浩荡荡在她醒来的瞬间宣布告终,因为她醒来而冲刷掉的负罪感,也总算释然。

毕竟,八卦塔虽然是洛家基业,我毁掉了它确实有错。可是那更是万恶源头,若不是我不小心毁掉它,以后难免后患。

顾曼清醒,在路雪枫的特别关照下很快的恢复了以前的活力。洛家资产告急,终止了理财计划的同时,也宣布我和顾曼考察旅行告终。

我与顾曼,在路雪枫等人的陪同下返回南区。

车辆在飞驰中身后的洛家圳州酒店越来越远,雪白的楼房像极了一座坟墓。我草草一顾,或许这洛家的一切就在告终了吧?

回到南区,工作依旧是那么百无聊赖的进行着,顾曼在一旁大肆胡说着在圳州的奢侈见闻,更是把路雪枫如何如何有钱大肆地神话了一番。

至于我和路雪枫的关系,她倒是饶了我一般的一笔带过。不过,请吃饭这件事最后还是没能幸免,呵呵呵,今晚上就好好用好吃的堵住她的嘴!

……

入夜,同时批我大半个月假的鬼界银行遣来了轿撵,带着路崇光的命令提前召我回去。

路崇光的传话中,透出不容我违抗的压制。我紧了紧手中那张李忠最后给我的图纸,倒也没在意传话中的深意,坐上轿撵往鬼界银行去。

轿撵如梭飞驰,仿佛是得了路崇光紧要的命令焦急的赶着路。

我有些莫名的紧张,挑起一旁窗帘,看向外面。不由一惊,这不是去鬼界银行的路,这灯火通明的,是酆都!

‘拐卖呀!亲!你们这么不事先知会我就把我带去别的地方是闹几个意思!我要扣你们工钱啊!’

心中一阵忐忑,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让轿撵停下来。所幸的是,轿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帘外人群越来越拥堵起来。

这是哪儿?

我狐疑的探出头去一探究竟,不远处一个金丝楠牌匾映入眼帘——‘圳州商行’。

商行?

好像听楼少鸿说起过,圳州的洛家井八钱需要通过鬼界商会兑换,可是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人界洛家的事情?

这该不会就是路崇光急着找我来的原因吧?

“丫头,前往圳州有什么意外收获么?”还没等我细想其中的关窍,路崇光的声音便从轿子外面传了出来。

他知道我去圳州了?那他又指示轿夫送我来圳州商行,难道他知道我在那边的收获?或许那张李忠那里得到的图纸可以问他!

轿子猛地一个停顿,停稳。我急切的冲出轿子,眼前路崇光正站在不远处的圳州商行门前向我招手。“晚辈确实有一些疑问需要前辈指点一二。不过,晚辈还不知道前辈急着找我所为何事。”

三步并作两步,我赶忙走到路崇光面前,看他随意的朝身旁的圳州商行指了指,似乎商行里正有什么声音在响。

“最近兑换井八钱的人怎么这么多,连抵押印模的鬼都有。”

兑换的人多很正常,毕竟八卦塔一层那会儿死了那么多人,而且那里生产那么多冥钱,这些鬼魂拿来用也无不可。

不过……印模……

对!印模!

怎么会有印模!

我一脸疑问的看向路崇光,此时他的眉头也紧紧的凝成了一个结。他是为了洛家印模才把我找来的?

“我知道你已经再查案了,洛家若有假’币大体是从这里流出的,你可以在这看看通过这里流出的钱来预判他们洛家到底有没有造假。”路崇光的话说的如此直接,将我查案的线路全盘拖出,隐隐的就好像对我查洛家导致洛家出事有些不满。

洛家现在的局势确实有大部分是因为我的冒失而起,但是那八卦塔确实不能留。路崇光难道不明白吗?

想罢,我将目光看向移向商会门口,看着一个个人手里捧着通用的冥钱往鬼界银行的方向去,一个个百分比在左眼上方显现。

百分之八十……百分之百……

果然没有假的……

上次不是葵家,这次也不是洛家……那接下来就剩下两家了。

“并没有造假……”心咯噔一下,我有些心虚的声音埋没在商会沸沸扬扬的喧闹中。

身边的路崇光脸色迅速冰冷,白发在身后一股股吹来的风中飞扬起来。伴随一声轻哼,路崇光的目光刷的一霎如箭射来。

“杨滢儿!你可知罪!”

砰的一声巨响,我整个人都被狠狠的震了一下。眼前有些恍恍惚惚,路崇光已经知道了我一个不经意间害死整个八卦塔第一层所有工人的事情。

该怎么办!怎么办!

“晚辈思量尚浅,造成洛家的后果实属无心。求前辈指一条明路让晚辈弥补过失!”我慌忙寻着古代的礼数跪下,路崇光不语,只是站在原地目光严然的看着我。

一瞬间,我突觉得眼前的景象好生熟悉。

就好像曾经我也这么跪在路崇光面前一样。

新换的白色裙衫袖口微微一动,先前藏在袖中的图纸滑了出来。

对,还有这张图纸!李忠他们的事情罪无可恕,可是紧接着李淑蔓得到的这张图纸却是福寿业的开端。

洛家异于其他家族的冥纸造法,还有扎纸人。这一切的起源都归结于这张图纸上,可是偏偏图纸上的白桑黑檀却根本不是圳州所有。

或许找到这个源头,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击碎二层中心柱造成工坊崩坏的原因。或许这样,我就可以将功补过。

“晚辈此次圳州,最后还得到这张图纸,白桑黑檀,传说是洛家制造冥钱的起源。在八卦塔里,制造冥钱的工坊与手法诡异至极,晚辈虽然阴错阳差,可或许这样的事情并非我一手促成。”

我忙将手中的图纸摊开,展现在路崇光面前,小心的端详着他的表情变化。

果然,他的目光游移到那两笔潦草的图名上一凝。胡须小心地抖动了几下,说出了一句我不敢相信的话。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