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九十八章 等等再问答案

路雪枫一手持着白桑黑檀的腰带,目光灼灼的注视着我,隐隐透出一种不许我撒谎的暗示。

我毫无防备的与他对视,时间如水,竟也有些开始心虚的手心冒汗。眼前这纸腰带到底该做何解释,脑袋里却只有正版的信息,让我无从撒谎。

让我不禁有些支支吾吾起来:“这……这是……是……桑……白……呃……”

可我越是支吾,路雪枫似乎目光中的强硬便越强烈。

在这样下去,只怕是瞒不住了。

“啊!我说我说!你别……”

索性的是,就在我马上要沉不住气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用力的踹开,一个声音气愤的闯了进来。

“路雪枫!你出来!”

急促的脚步声蜂拥入房间,还带着一大群尾随其后的记者。为首的洛穹煜狠狠的将一沓白纸往我和路雪枫面前一甩手,指着路雪枫继续吼道:“路雪枫!你给我解释!”

话音未落,咔嚓卡嚓、密密麻麻相机拍照声与闪光灯齐刷刷的亮了起来。我顾不得许多,慌忙用手将整张脸遮住。

真的是红闻!洛穹煜质问路雪枫,这帮记者肯定要写成两家经济暗斗显山露水什么什么的,然后路雪枫坐在我旁边,肯定要写路雪枫新女友什么什么巴拉巴拉的!

受不了了,还是先藏起来才行!

路雪枫察觉到我的躲藏,眼神匆匆向我一扫,转眼厉色对着洛穹煜吼道:“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不想闹大就滚!”

在他身后,我蓦然嗅到一股浓重的火药味。我从手指缝的空隙中,看着路雪枫的背影,有一种呼吸上不规律的起伏。

是愤怒?他生气了?

路雪枫的气势在一瞬间镇住了洛穹煜,不过很快,洛穹煜便从那股劲里面缓了过来。“滚?你说得轻松!我告诉你,你今天不说清楚,别说是你别想走,你身后的杨滢儿也别想跑!”

我别想跑,怎么又是我!喂,大叔,我招你惹你啦!我躺枪了好不好!

洛穹煜此话一出,身边的照相机更是刷刷刷刷的闪了起来。路雪枫这一次则显得更不避嫌了,他起身一把将我拉到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把我的整张脸埋在了怀里。

“滢儿,屏住呼吸,别作声。”细碎的声音,在他把我藏入怀中的瞬间,窜入我的耳朵。

什么意思?你要干嘛?

“我自然不走,滢儿也不走,洛家主,你也别想走。”还没给我反问的机会,路雪枫的轻笑声音便传了出来,那话的意思,是恐吓吗?

还是……

身体一个激灵,只觉得周围突然冷了几度,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耳边随之迅速传来的一片哗然中,轻微的数声爆炸声在耳边响起。

“喂喂喂,我的相机坏了!备忘录在哪里!快给我备忘录!”

“录音笔呢!录音笔开了吗!怎么也失灵了!”

“全部到爆光了?快给我胶卷!什么?全部都曝光啦?”

“谁借我拍立得!我的数码相机失灵了!”

“啊!我的instaxni!怎么突然烧起来了!哎呀!”

几个记者的惊呼摔倒的坠地声后,原本还算整齐的房间乱成了一锅粥。

“少鸿,少华!把诸位记者们……都请出去!我要和洛家主好好谈、一、谈!”那宛如一种维持秩序的警铃。

话音中,急促的高跟鞋声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冲入房中。

是楼少华?

我藏在路雪枫怀里想看到什么都是徒劳,耳边的嘈杂开始在推搡之中消失。最后只听见又是一阵轻微的关门声,整个房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洛家八卦塔崩坏,与我无关。”良久,整个房间已经静的只剩下远处起起伏伏的呼吸,路雪枫的声音轻易地将这种安静打破,还是那种愤怒的口吻。

“无关?我不过是抢了你一个产业的标底,你便要毁了我的家业!路雪枫你好狠啊!”

标底?

‘好吧,难怪你气的牙痒痒了。’

面前,路雪枫的怀抱越来越紧,像是很不想我听到一样。

不过,我还是听到了。楼少鸿之前与路雪枫商量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信息加上洛穹煜现在的话。我总算知道路雪枫消失的这段时间去做了什么。

楼少鸿拿到的,是洛家近三年的财务账目,从这上面可以看得出整个洛家未来几年内的资金流向。

路雪枫看到账目的时候应该就预料到洛家要和他抢一个产业标底,所以他无暇去追查洛穹煜交给我和他的那件所谓‘抓住为首的那个’的委托。

然而,最后路雪枫还是没能够争到那个标底,但是我和楼少鸿却阴错阳差的毁了整个八卦塔,毁了洛家百年产业中最早的福寿业根基制造厂。

与此同时,还暴露出人柱之海的血液,现在的人怎么会相信那些血是几百年前的残留?异常舆论风波总归是免不了的,如果洛穹煜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或者说没有一个杀人狂魔可以拿出来顶罪的话。

很有可能这洛家就有被挂上悬案无法解除的罪名,从此没落下去。

如果是这样,也难怪他着急了。

又是一阵沉默,我勉强挣脱了路雪枫的怀抱,看清了眼前的洛穹煜。

只见他满是血丝的眼睛撑开了眼角,直直的瞪着路雪枫,眼中尽是毫无隐藏的恨意。

而面前的路雪枫,则只是有一点点怒气,但眼中却隐隐的透出一种尽在掌握中的轻松感。

难道……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你有什么证据吗?再说了,不就是死了两个人么?洛家主就不觉得是他们两个人相互残杀的结果?”轻佻的语句在他口中轻描淡写的透了出来,连眼前的洛穹煜都不由一震。

一时间,将家族与家族之间的利益争斗,化成他家族内部的利益争斗,倒叫洛穹煜似乎有些哑口无言起来。

洛穹煜的目光在路雪枫说出这句话后,瞬间黯淡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目光渐渐有些涣散失神,他身体潦倒的一抖,虚空一晃,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洛家,整个洛家的产业没想到竟是毁在我的手里!”颤抖的声音从他痴呆的表情下面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

那种表情,就好似一切都变得虚无,就好似一切都毁于一旦的覆灭。

洛家就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此没落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