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九十六章 塔的回忆(终结)

这座塔里的事情太过蹊跷,可我怎么也无法把这件事情和路雪枫离开前的交代串连在一起。总是觉得,这两件事根本不是一回事。身处在八卦塔出现的这些事情和路雪枫那时候那么戒备的事情根本没有直接的关联。

狐疑的,我小心注视着李忠的面部表情,期待着能够发现一些端倪。然而,我发现他其实对于这一切也毫无意识。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七状元的事情,还有八卦塔里其他的事情,都不在他意料之中。当然,这其中还包括一件我一直小心记着的事情——洛颉鑫的爱人被封在第五层……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有些恨恨不平的跺脚,眼前这个太子爷真的很废柴有木有!他居然这么天真的到现在,都好像是单凭自己的想法行事。他到底有没有想过,他到现在的每一步都很诡异吗?

首先,李淑蔓的死,她为什么突然要死,报复的方式那么多,她为什么要自杀,这根本就还是个谜。李淑蔓没有提及,李忠也只是觉得她伤心过度。

第二,李忠遇到李淳风之前那段断片的时间,这也是李淑蔓完全没有提及的。袁天罡和李淳风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让李忠实施这么残酷的封印手法,也是个问题。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到现在他们夫妻二人都还没有提及到七状元的事情。七状元之中,当时李忠对排行第七,且作为守灵人的洛颉鑫说的那句话。

什么叫因为他不想杀我,所以才要杀掉五十八个人,造成那次他们远足失事的惨案。

这些到现在我都还不得而知。只听他在这里说一些已经完全过去的废话,到底要把时间拖到什么时候!

“我抱着她的人皮,很想下楼一探究竟。奈何那时候神志恍恍惚惚,我只好先在七层稍做休息。一夜过去,我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人皮已经不再手里。”

李忠一个踉跄瘫坐在窗台边,仰头看着外面的景致,抬起自己的手来细看,就好像再看那双手上残留着的痕迹一样。那双手向着天空狠狠一握,一瞬间竟透出他那般力不从心的痛。

“它被扯平牢牢地贴在墙上,隐隐的还能看出蔓儿的轮廓来。”

啥?不是他自己贴上去的呀?是它自己跑上去的?买噶了!越来越玄乎了!这到底是闹哪样呀!

“我想要把它取下来的!可是怎么揭都揭不下来,就好像长在了那些被我扒下来的人皮上。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错误,我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四层,我应该把她带来这里才对的。她的怨念已经到了毁掉自己身体的地步,我已经阻止不了她恨我了。”

一种无声的叹息,将整个梦境化为静止。李忠潦倒起身,一脸失落的看向我。脸色是从未有过的真实与苍白。

“再后来,第八层的事情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到了。我愧疚不以,在完成这两层楼后从六层的天窗跳了下去。在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细说了,要给你的便是我手上这张图……这是蔓儿在近些年才得到的东西。”

他惨白的脸淡然一笑,就好像将自己心里的一切都抒发了出来一样,他的心似乎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转眼间,他一扫脸上的阴霾,从袖中抽出一卷纸来,摊开手中。

是一张图纸。

白桑鬼图,黑檀鬼图?

潦草的龙游字体,若不是先前那条腰带的缘故,我还真看不出来是什么字。

图上面是整个医学人体穴位图的模样,一个个穴位被用黑点标的异常明显。也包括之前在一层我看到的那几个大穴位。

哈哈!其实我就是靠着这几个大穴位看出这是人体穴位图的。

图虽然是人体没错,可是其实又有这根本的区别。这图里的人型并不圆润,方方正正的还在一旁标注着些长度和宽度的数字,一旁还特意书写着用白桑皮和橡胶混合的字样。

这是要做啥的图纸?木乃伊么?

“数百年前,蔓儿在我自杀后控制我的身体建立了现在的洛家,对外称洛家是出了名的破魔大家,一则是依赖于蔓儿本身的鬼力压制,二来则是源于这张图纸。”我依旧不能说话,李忠总算从我的眼睛里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继续靠在天窗的石砌上,一面说着又开始继续回忆起来。

“洛家在蔓儿牵着我一丝游魂的管理下,出了七个孩子。随后的世代轮回里,整个洛家无论怎么壮大也只有这么七个孩子……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到了所谓的大明朝时,蔓儿拿到了这张图纸。从那时候开始,洛家除了坐吃官银之外,多出了一条新的生计——扎纸人。”李忠幽幽的说着,眼睛时不时抬起来仔细观察我的脸部变化。他好像在期待我有所动静,可是我依旧没有买他的账。

扎纸人,这件事我早在数月前就接触过了。李忠先从李淳风那里得到白桑黑檀的腰带,借着李淑蔓又得到了白桑黑檀的图纸。

莫不是这白桑黑檀和这八卦塔还有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关系?

或许解开这个谜,之前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洛家从扎纸人开始做起,那一时间内,黑白两色的纸人竟一时间闻名天下。再加上洛家破魔大家的名号,门生不断,成为了圳州的商埠龙头。再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我也更不用继续再说了……”

李忠说完,随手将图纸丢到我手里,转过头继续看向天窗外的阳光。明晃晃的打在他身上,瞬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光芒万丈。

他大概将自己心里的所有事都说出来的吧,那他要给我的东西就是这个吗?还是还有别的真的要看我有没有本事拿?

“好了,本王现在准你说话了!”喉间本身火辣辣的压制感在李忠紧接着的一句话下消除,我睁大了眼睛不敢想象的看着他,脸不由一阵涨红。

这个家伙……居然!不许我说话!这么久!这么久!

说话是我的权利,你侵权了好吗!要赔钱的好吗!

我有些被坑的不悦感,迅速的将手中的图纸叠好,抬眼便对着李忠一顿狂瞪的怒道:“李氏说要给我的东西是什么!还有,我怎么出去!”

“是这个,我其实说考验你不过是吓唬你的,而且说了那么多你都不害怕,更没有退缩。我也相信蔓儿托付你是正确的了。再者,我也没有时间了,给你总比便宜了某些人要好得多。”李忠看着我嗔怒的样子,脸上又露出曾经洛疾风的那种招牌嘲讽模样,手腕轻轻一抛,那条黑白两色的无常腰带。

这是什么意思,把这个托付给我是什么意思?要我做些什么么?我可不是随便接任务的!至少委托人要给报酬呀!

而且给我我也不会接啊!

还有那句给我总比便宜了别人是啥意思?别人是谁!

脑海中一团浆糊,我的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忠一副有所保留的样子,却发现周围的一切开始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朦胧感。

耳边楼少鸿的声音又开始清晰起来。

我惊讶的看向李忠,试图从他那里得到证实——难道我要醒过来了?

李忠了然的一笑,很残忍的点了点头,打破了我想要继续追问的思量。

到头来,我还是一句话都没问到,天杀的!不带这么捉弄人的!

“你问过蔓儿逆向坤卦阵?那本王就再破例告诉你一条线索吧?你应该见识过逆向巽卦阵的威力,坤卦阵与巽卦阵不过卦心不同,同理即为可得了。”

只觉得眼前的日光越拉越耀眼,李忠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依稀可以看得到他那张满意的脸,大概塔总算被破除,他和李淑蔓总算能够在鬼界相会了。

曾经心中那一抹哭诉‘爱一个人有错吗’的人影,在这一刻也从我的心里消散。那大概也是我对他们夫妻二人的一种情思寄托吧……

眼前的白昼在李忠身影模糊后,慢慢消退,又变回原本的漆黑包裹。再后来顶端一道裂痕崩开,一片深蓝的星空在裂缝中闪现,一旁还有急切看着我的楼少鸿。

就在我准备抬起手来示意楼少鸿,我没事的时候。耳边李忠弥留的声音再次神一样的给我补了一刀。

‘对了……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都对你好的……姑娘可要时刻戒备,莫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啥意思!谁要牵着我的鼻子!你要消失就快走呀,喂!意犹未尽,神补刀这是几个意思呀!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