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八十八章 倾覆的八卦塔

额前的金光越来越强烈,如同一种热能将周围的一切溶解。我眼前已经炫目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是潜意识的双手紧紧搂住洛劼鑫,试图让他在这场风波中保住身形。

灼热的空气取代了先前的冰冷。洛疾风包裹在身体外围的阴阳灵裹也在金光中渐渐崩塌。轰然一声巨响,周围的白光如同收入黑洞一般以石碑为核心收缩消散,转瞬之间,化为一片血红与灼热,就好似在刚刚的爆炸声中,我一个失足堕入了地狱的囚牢一般。

眼前洛疾风与我一样都悬浮在一片血红之中,这里没有人柱之海里那些断臂残肢,只是方才幻境的灰白和清冷变成炽热与鲜红。一种强烈的反差让整个气氛扭曲诡异起来。

血红的颜色让我不禁有些恐惧,手也紧跟着紧了紧自己的怀抱。一种突如其来的扑空感猛地让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怀中的洛劼鑫不见了!

他即便是死了,也不会这么快就消失掉才对!守灵人死去,那阴阳灵裹也应该消散了吧!我抬起头来试图确认一下自己的推论,只见,洛疾风身后象征着阴阳灵裹的四方石碑已经消失在原来的位置上,一个圆形祭坛一般的凹槽取代了了它们原本的位置,隐约可以看见石砌的祭坛凹槽内部还有两个更深的方形槽位。

这……不就是梦境里面地基部分特意预留出来放置李氏的棺槽么?

‘别问我怎么知道四方石碑象征阴阳灵裹好么?洛劼鑫一倒下,石碑便迅速崩坏。我又不傻!’

其中一个棺槽现在放着的应该是已经变成人柱的李氏,那另一个呢……另一个棺槽躺着的又是谁呢?

该不会……

我紧握着手中的琉璃长弓摸索一般的向着洛疾风的方向看去,该不会真的是合葬墓?毕竟李氏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记载,该不会那棺槽里躺着的真的是李忠吧?

狐疑的抬起头来,我试图想要进一步确认自己的揣测,却不知怎么的脚下意外窜出两道漆黑的藤蔓将我的双手双脚牢牢缠住。紧跟着一条藤蔓上生出一根新的分支,啪的一声爬到了我的腰间。

‘这又是什么东西?’现在正逢对峙之时,我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因为这种小东西分散注意力。二话不说,我一边用眼睛死死盯住洛疾风,一边小心的伸出手去试图掰开藤蔓的束缚。

触手间黏糊的质感好生熟悉,就好像一摊沥青!

沥青……

在醉月楼前,我曾经也被这种东西抓过一次!这是地缚灵的影蔓!怎么会在这里!

“本来想你毫无痛苦的死,眼下这般,算是你自找的了!”洛疾风的话在我眼睛急促转动的时候开始响起,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焦急情绪,想要急切、推波助澜般的再往我本就慌乱的心中补上一刀。

是影蔓!是地缚灵……可这些怎么会出现在这座八卦塔里?这些不该是鬼界的东西吗?

地缚灵是一种被钉在地上的灵体,一般是那种心中有未了心愿,或这些想要保护什么东西,刻意留下来的灵体。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会找寻替身来接替自己的任务。

可看现在这个样子,这里的地缚灵根本没有这么低端的追求。他们只是束缚我,就好像有谁预先知会了他们一般。

是洛疾风?他还能涉足鬼界,带回地缚灵。那他到底想利用我干什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到底是对于洛疾风这么侧推旁敲的方式有些无力吐槽。百般无奈的,我故意大大咧咧的喊了起来,试图吸引洛疾风的注意力。

“做什么?问得很好。本王的王妃李氏应该告诉过你了吧?这地基之上共有两个人柱共同掌握,才能让这座塔长久不变。可是,最近这种掌握的力量好像弱了下来。”

弱了下来?怎么弱了?不来电?没有wifi?还是没热水啊?

“而你,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我七哥发现,是最适合顶替地基人柱的身体,至于有没有和你相仿的人,那可以说是真没有。”洛疾风这次势在必得的样子,仿佛真的是要让我死的明白一样。

人柱!这下可好了他要把我也做成人柱!苍天呀,我这么一个好人怎么能这么对待我!

脑海里一阵剧痛,影蔓随着洛疾风的话慢慢飘到祭坛的正上方。这下他真的要在空中把我杀掉了!

脊背在这一霎那浮现出一阵寒意,眼前的一堆干尸让我不由有些想要喊叫却被死死掐住喉咙的感觉。

是干尸!就是做成人柱却没有填埋的干尸,就是李氏所说打碎便可以获得光明的干尸。左边的那具身上笼着雪青色的外罩,窸窸窣窣的长发在纱帽凤冠下微微露脸出来,这是李氏的身体。虽然是干尸,嘴唇退化,鼻子下榻,但依旧不难想象的出她身前是多麽美貌。

只可惜再美,到了现在也终究是这副样子。

没有永恒,没有同昌;阴阳轮回,屡试不爽。

只怕她身边那具干尸就没那么想得开了。

与我料想的一点也没错,与李氏合葬的那具厚葬李忠的棺椁只怕是要比这圆坛都还要大上几圈。李忠的所有随葬没理由能够全部放得进去。丢弃棺椁照顾后人,才是最重要的。

唉,唯独是这个看遍人世间种种的太子,到最后还没有看清这整座塔的代价。就好比银行,‘你有需求的时候便会不择手段,没有**的时候,给你再多都于事无补。’

所以这具躺在李氏身边的干尸,确认是李忠无疑了!

‘被镇在塔底深处的身体,就是所谓的怨念载体,只要破环这两具身体,吸收方圆百里风水之气的八卦塔就会停止掠夺。如果现在我还不拼了这条命将他一军,那我绝对是吓傻了。’

叮铃铃……铃铃……细碎的响声就在我急切需要挣脱影蔓的时候在我的腰间响了起来。是铃铛?怎么会有铃铛的声音?

我低头向着发声的地方看去,血红的颜色染头了我的白裙,腰间不知道何时多出来的一条黑白两色交绕的腰带,结节的地方还坠着的两串细碎的银铃。

黑白的纸腰带?

一个恍惚,我突然响起曾经在醉月楼时,为我破解影蔓而烧掉的那个纸人,那纸人身上也缠着这样一根腰带。虽然没有这个那么精致,但相似却是毋庸置疑的。

铃声在我飞速转动的脑海外开始了一阵越来越快的躁动声。那声音也同时吸引了洛疾风,他此时正悬浮在半空中想要控制影蔓将我整个身体牢牢束缚并捏碎。

银铃的银光越来越刺眼,我感觉到渐渐松动的影蔓,嘴角微微一扬。

‘还是那句话,洛疾风,你白日做梦!虽然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但总之你现在醒着,你就是白日做梦!’

“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

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投朱景,解滞豁怀。

得驻飞霞,腾身紫微;人间万事,令我先知!”双手用力一挣,影蔓如同粘稠的泥浆迅速凋零落下,我大喝一声,完全不顾文雅的举起琉璃长弓,催动心中浮现出来的神咒,用弓尾端最尖锐的部分朝着李氏的干尸狠狠扎了过去。

嗖的一声,我整个人都跪坐在李氏的尸骨之上,有些滑腻的尸身在耀眼的白光下一点点龟裂破碎,整个负一层也紧随着她躯体的瓦解开始震动起来。

一旁的洛疾风脑门上在我戳穿李氏身体的瞬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他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值,抱住自己的额头向我冲了过来。

“啊……可恶可恶!我要杀了你!”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他捂住的头颅里滴落在地上,我慌忙间拔出琉璃长弓奋力的朝着他的胸口刺了过去。

头上一个阴影突然盖住了我和他所在地面,直觉让我不由得汗毛竖了起来。一种飞快下坠的呼啸声令我不由得抬起头来往上看了一眼,竟是一楼断裂的地面。

它正飞快的带着浓厚的血液压迫朝着我和洛疾风砸过来!

‘不会吧……我没这么倒霉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