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八十五章 负一层

一改十来分钟前失神的态度,我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再次站了起来。手里的琉璃长弓用力满弓拉开,三道破魔箭直直的瞄准了对面的洛疾风。

“杨小姐,你应该知道,这箭即便粉碎我的身体也伤不了我的元神呢……”有了先前两次被我射中的经验,洛疾风似乎根本不担心我的破魔箭会给他带来什么致命的影响。

换做是刚才的我,我想他说的话我必然尽数轻信,但现在我冷静下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心中的方向不再迷茫,我自然将方才的一切压抑全部抛弃,只留下几乎冷酷一般的冷静,静静的看向洛疾风,说道:“是可以打击你的身体没错,但能不能伤到你的元神,应该由不得你说了算吧!”

对,由不得他说了算。破魔箭,按照字面的意思,仅仅只是破除魔力,破除魔咒之类这种形似西方的东西。若按照中医医理来解释的话,我的破魔箭达不到他洛疾风的病灶,糖果饼干一般的破魔箭,给洛疾风吃下去,自然没有破魔箭理应有的效果。

但是即便是糖果饼干,也不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

我的能力有限,对于手里这把意外得来的长弓,还有说不清的不理解。这把琉璃长弓到底可以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现在也还是未知数。想来也不只是破魔箭这么简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追查清楚,那就是我要让梦醒,该如何去做呢?

‘捣碎这中心柱,整个塔吸纳周围风水的能力便会减弱。先前关闭的地下暗门也因为中心柱的崩坏随之打开,里面便是封印人柱的地方。粉碎人柱,这塔便会随着沙谷重新流动的沙浪倾颓倒塌,然后一切就会随之消散……’李氏在六层时,告诉我的话在脑海中浮现。

中心柱碎裂的时候,确实感觉到整座塔明显的震荡,李氏应该在这件事情没有骗我的理由才对。血池内的一层中必然有通往地下室的暗门,现在我只需要跳下去,游到暗门处进入地下室,便可以真正的捣毁整个八卦塔。

可,如果真的要这样做,那我跳下去后,整个血池便是他洛疾风的优势场地。我若是被他追上,被他溺死在这血池里也无不可能。我需要一个方法,用来拖住洛疾风才行。

一开始他还可以立刻瞬移到我身后,一箭之后他的速度却慢了下来。而到了现在,他似乎已经施展不出刚才那种鬼火一样的远程招式了。

去掉引而不发的可能性,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破魔箭对你的伤害,事实上只怕并没有那么显而易见;但是也绝对,没有你说的那么无用。你的怨气应该已经释放不出来了吧?”破魔箭对于怨灵附体的人产生了一种不甚明显的遏制力,这种力量会在一段时间内慢慢的显现出来。

那么现在我所要做的就是——再补两箭!

话应刚落,洛疾风便好像真的被我说中了一般,纵身一跃朝着我的方向奔了过来,他几乎跳跃式的在整个石室内进退制动,就像是要让我无法瞄准他。

果然被我说中了!

然而,事情虽然在意料之中,发生的变故却永远在设想之外。洛疾风的身影此时就好像一只灵猫,猛然间闪现在我的面前,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我完全没有顾及到的小腹上。

一阵剧烈的疼痛,伴随着阴气侵入身体的冰凉,我一个踉跄脚下一滑,一头朝着血池栽倒下去。

手中的箭在栽倒的瞬间及时脱手而出,三支箭在我满眼染红之前的那一霎那贯穿了洛疾风肩膀与小腹的三个穴位。

左右秉风,上脘!

噗通一声,浓重的血腥味在我落水后化为窒息的温凉,我紧抱着手里的琉璃长弓,借着它在浑浊血液中微微散发的灵光,隐约看到了数排八边形的印模。

是洛家专用纸钱的印模?

顺带确认一下到底是否有假!

我暗暗使力试图让自己迅速潜入一层的地面,身后紧接着一阵相同的噗通声,跟了过来。

是洛疾风?

正当我想转身过去,一条柔软滑腻的物体便轻抚过我的脸。是什么?我本能的伸出手来一抓,是一条柔软带有些微弹性的管状物……

这是?

手指探索似的捻了捻整个管状物,很有弹性,而且很薄……这该不会是肠子吧?我慌忙抖手任由这一节让我有些反胃的不明物体继续游离。朦胧之间,不远处一道隐隐发出白光的地面活动暗门引起了我的注意。

好像就是那里吧?

暗门微微打开的口子透出不同于整个一层色调的白光,就好像与一层根本不是同一个空间一般,血水丝毫没有灌入负一层的迹象。

白光之下,更多游离的悬浮物显现出来,断成数节的手指,没办法一次性捏碎的肋骨,还有残缺不全的头颅,脱离眼眶的眼珠神经组织,就好像扎堆一般的拱在负一楼的暗门外。

也或许只是因为这一部分地方能够被照的到,所以才看得这么清楚。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人被挤压捣碎凝成这一层楼的血池时,收到的伤痛是前所未有的。

就好像一个人肉榨汁机,捣碎了他们的一切,化成了这一池的血浆……

我必须快点赶到负一层,让这一切都解放出来。身体微微一个前倾,面前的血水好似带有一股斥力将我挡了回来。一道莫名其妙的气旋带着眼前成堆的尸骸扭成一个小旋风,滚滚翻腾,先前那道从暗门散发出来的白光也开始在气旋之中扩大了面积。

就好像,是在抗拒却又在迎接我一样……

第三次请君入瓮了喂!能不能换个方式呀!

几乎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拖拽,那股气旋把我推搡着向敞开的暗门靠近。眼看着就要被拖到暗门内的时候,身后的一双手把我紧紧的扣在了怀里。

身后是洛疾风熟悉的声音和他那只紧紧扣住我下巴随时会拧断我脖子的手,带给我一阵前所未有的寒意。

“杨小姐?眼前的这一切可还中意吗?”

中意你妹呀!眼前这一片尸海,我的命还在你手里,是中意不中意的时候吗?

脚下咕噜噜一阵细碎的响声,却容不得我回头反驳,一股被强迫下陷的坠感就好像拔出了水塞的浴缸一般,将我整个人往暗门吸引。

洛疾风也在这个时候毫不留情的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推波助澜一般将我推进了气旋混乱的暗门内。浑浊浓稠的血浆将我整个人压缩在一个完全窒息的空间之内,混乱的跌转之下我重重的落在了一地血染的浅滩之中。

身后哗啦啦的血水声伴随着一阵阵淋透我全身的血水在我落入的这一片空荡中回响,我疲惫不堪的抬起头来,看向周围。是一片银灰色的梯形空间。居中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四方碑文。就好像一座灵堂……

一股一股的血水用力的拍打在我一丝力气也无的身体上,我如释重负一般的一头栽倒在血泊之中。眼前只觉得一黑,脑海中便只剩下最后一丝念想……

这总算……是最后一层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