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六十四章 分头行动

路雪枫手臂轻轻一撑,不知是不是我这种小女人八卦的样子逗乐了他,他冲着我嘻哈一笑,黑曜石的瞳子里透出一中好像询问我是不是在开玩笑的目光,还没等我反应,他猛地靠近我一个侧身向我身后笑道:“少鸿,你来,滢儿对你弟弟和洛穹煜的事情很感兴趣。”

我寻声往后一看,楼少鸿一身浅蓝色流云唐装,头发也不知何时挑染了几缕水色,兴致怡然的走了过来。

他冲着我一如既往的对着我温润一笑,一改对路雪枫的客套,蹲下身于我目光对齐温和的笑着附和道:“杨小姐对少华感兴趣?真是难得。不过路少爷叫我查的东西,杨小姐应该更感兴趣。”话间,他将手中的一张薄薄的纸递给了路雪枫。

‘洛家账目?’白纸上清晰的台头映入眼帘,是关于洛家的情况?这种账目资料怎么会出现在楼少鸿手里,难不成,楼少华就是为了这个?

美人计?还是用一个半男半女的男人?

噗……哈哈……真不知道那个洛穹煜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不自觉的笑出声来,一旁路雪枫和楼少华没给我笑完的机会,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我投以询问的目光,一时间我眼前那两张帅气的脸竟让我有种闪光夺目,要亮瞎眼睛的感觉。

我慌忙尴尬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路雪枫随即收回目光,明知故问的朝着楼少鸿问话。

“恩?找到了是吗?”这一句话只怕不是明面上那么简单吧,总该是大有深意吧?

“是的,就是这些。还有圳州这段时间怨灵不断,涂小姐特地发来消息,希望路少爷注意安全。”我小心的看着路雪枫的脸色,只见他瞳中投影一行一行的滑动,他两人的眉目也紧随着透出意外地紧张感。

楼少鸿一语带出一句涂小姐,让路雪枫猛地紧张的朝我的方向扫了一眼。

“无事,不需要理会她。查出源头了吗?”口吻依旧是那么淡淡的,多了些不一样的紧张起伏。他好像怕我知道什么一样,匆匆的扫了一眼我茫然的目光。似乎又了然我瞳中的意思,转而看向楼少鸿继续议论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

时间慢慢推移,气氛也慢慢开始越来越冰冷,路雪枫的脸色也开始越来越冰冷。

“是有关洛家八卦宗庙的事情。”

“宗庙?哼,果然是走水路的家伙,想着顺风顺水么?”

好深奥的,随便几句我不禁听着闷闷的打了个哈欠。不过什么是洛家走水路,这我倒是有了些兴趣。

自娱自乐般的,我嘴角一弯,开始天马行空起来。

说起来路和洛也就是一个偏旁之差,虽然思维上觉得有点不沾边,但还是有种路家就是脚踏实地的开辟疆土,而洛家还真就像路雪枫所说的那样,是走水路的感觉。

那么,若是没有人开辟路的话,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猛然间,突觉得肩膀一暖,再一看路雪枫已经在我出神的时候凑近了我的脸。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你……要干嘛……”这是闹那一出!之前我可全然没有再去听他和楼少鸿说些什么。

脸色刷的一下红的滚烫,连一旁的楼少鸿看着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笑意自然爽朗,更带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滢儿,你现在认认真真的听我说。”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到底没弄清楚他到底想干嘛。

“首先,我是知道你在查假’币案的,其次,我们上次封印乔小曼,只是洛穹煜当时和我交易的冰山一角。第三,你无须为了查案再跟着我深入涉险。第四,这段时间楼少鸿陪着你,你可以继续寻访洛家经营福寿业的线索。”

首先……其次……第三……第四……

“最后,无论我用什么方式来找你,哪怕我本人来找你。楼少鸿不在场,你都坚决不可以相信我的话,明白吗?”没头没脑的一大段,把我弄得一下子脑袋有些懵缺。

‘不要相信你,要楼少鸿跟着我?这是些什么和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呀?’

越来越莫名其妙,我看着他目光凌然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做什么?非要给我交代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你到底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滢儿,抱歉我现在一时间真的无法清楚的告诉你。我当初本来便是嘱咐过你要在家里休息的,可你却突然还是来了。这件事情必然是有蹊跷的,你串联起来就会发现很多事情在潜移默化里就已经关联好了。”路雪枫突然紧张的看着我,一把将我拉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面前洛家的酒店主楼,头一次露出一种怅然若失的表情来。

“你是说,从我住处的逆向乾卦阵开始?”

“对,逆向乾卦阵你一看就懂了,可是我们到头来都没找到过逆向乾卦阵的细节,对你有什么危害,亦或者为什么要摆。我们都不知道,所以当时我就建议来这洛家查探。”

蹊跷?说起来也对,当时行长那么莫名其妙就帮我报了来圳州的名额,根本没有问过我的意思。我大概有些明白路雪枫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说洛家很有可能是故意安排我来的。可是……

“紧接着你却因为现实工作被安排到圳州,再后来是顾曼,紧接着就是昨天洛疾风。难道你没觉得很多事情,洛家明明知情,可是他却在我们行动的时候隔岸观火。从账目上看,他们很有可能是那这件事情想要绊住我。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和我一起行动,你便会有危险。”

“可我是来这里学习的,只是因为朋友被困所以和你一起行动。他们怎么会……”心中一阵懊悔,上天干嘛总是要这么难为我。我可当真没有想过要认识眼前这些人。

我还是想……静静的过自己平淡的生活。哪怕失去一切,我一个人也好……

话一出口,眼前那双黑曜石的瞳子就透出一阵失落,路雪枫重重的叹了口气,垂下头来眼睛藏进头发打下的阴影部分,声音寞然的透了出来:“你一直这么以为?”

该不会我这句话伤人了吧?好像是有一点,他原本只是热心想保护我,我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不是……只是……”我慌忙试图辩解,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我要和他出生入死什么的吧,再不来要和他并肩作战,怎么感觉怪怪的。

“杨小姐,少鸿说一句。洛家既然以路夫人称呼你便没有打算让你置身事外的意思。当然,别人如何说现在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现在的真正要紧的是杨小姐你很有可能和雪枫一同陷入他们准备的陷阱,不管是否危险,但是麻烦肯定是免不了的。雪枫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就在我和路雪枫彼此开始产生不理解的时候,楼少鸿的话竟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击中了要害,言明了利害关系。

只是楼少鸿似乎在这情急之下暴露了些什么。他这么突然一改对路雪枫的称呼,感觉上瞬间换了一种态度。

无法置身事外吗……我微微一愣,似乎确实他说的有道理。我几次三番出现来洛穹煜的面前,难免他不会这么想。

没错,洛疾风唤我那一声路夫人,哪里是打趣开玩笑。当时听不出来,现在结合路雪枫的反应看来,那无疑是在给路雪枫以威胁。

“我……”眼下,我竟有些无言以对。我看了看楼少鸿,又看了看路雪枫,在东南省,他们绝对比洛家可靠,总还是相信他们要比相信洛家要好吧。

路雪枫在我思维爆发的这一段时间都只是垂首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我话即将出口的那一瞬间,他才猛地一扫眼前的阴霾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总而言之,滢儿就和少鸿一同行动,如果雪岚……也罢,少鸿你带滢儿去洛家各个福寿分店看一看,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走了!”

他满眼温和的看了我一眼,有些不舍一样的退了几步,便立刻转过身去往草坪外走去,把我和楼少鸿留在了原地。

可我还没说……我……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