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五十九章 意外发动的封印

虽然衣着与气质不一样,可那张脸确确实实是我!

但我在这里呀!那她只能说是像我,或者说我像她?

眼前的她,眼珠灵动一转,转过身来看向了我,毫不拘束的朝着我淡然一笑,那笑容轻松而又恬淡,让我感觉像是春天的梨花缓缓盛开。

浩气清英,仙才卓荦。

只见她缓缓的抬起她藏在白纱袖子中的手,一阵风轻轻地卷起她的衣袖,依稀可以看见无名指上那环蓝色的戒指。

她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的半身、我的意志、我的灵魂!

耳边的声音坚定、锐利,而又不容亵渎!

她是我、我也是她。我是她的半身,她的意志,她的灵魂!

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可这次她只是笑着,是那种神秘却又异常通透的笑。矛盾而又说不清楚,总之,这一切都不正常。

我彷徨的退了一步,想要转身逃走。可抬手间,我又蓦然的停了下来,因为这一次我身上的衣着又和那次正式进入鬼界钱庄时一样——变了装束。

是一身雪白的纱裙!

和身后的人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我手上的没有拿东西。

“这是上天给与你的宿命!现在的你或许还担当不起,就由我来代为行使吧!”依旧是那不容亵渎的声音,伴随着声音双手在眼前的投影开始忽近忽远,猛地眼前的黑暗被驱散,化为白茫茫的一片。

我仿佛就如她说所说的一样,被夺走了身体,只留下了意识。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昭昭其有,冥冥其无!”虚无之中,我听见自己的声音空灵的响着。

手中的银镯发出从未见过的金色光辉,灿烂如日中阳光,绚丽如星夜焰火,还混合着一种强大的力量,浓烈、温柔、可靠,却依旧不容亵渎。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立在距离地面五厘米处,随着脚下一圈圈金色的波纹或沉或浮。一道道波纹向着远处晕开,越来越快,最后脚下居然激荡出如水面震荡一样的金色水花。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这么强大?

在这种力量下,路雪枫的那些咒术根本就是微乎其微的存在。

美轮美奂,那白衣飘洒,惊为天人。

不,确切的说是真的是神裔一样,清雅脱俗,不食人间烟火。那一束束金色的光不断从她的手中射出,远处的黑暗渐渐衰弱,仿佛马上就要被打散了。

不过事情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顺利,眼看着她手里一张黄符一点点凝聚成型,远处的黑影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反抗般的膨胀,黑暗的深处呼出一道黑色的风,狠狠地朝着占有我身体的她吹了过去。

好强大的力量,竟将那所有的金光并着黄符一同吹散,黑风中她正努力抬起双手艰难的抵抗着,只感觉她的气势越来越虚荣,我眼前一阵模糊后,再看清的时候我已然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身体之中。

‘打不过你就跑啦!现在又换我上?不带这么玩的!’

我接手身体继续抵挡住迎面的黑风,可这根本就不轻松。一道道凌厉的风在手臂上划出冻伤的痕迹,感觉已经撑不住了!

我咬紧牙关,努力的让自己更坚强一点,努力的给自己鼓气道:

‘不能,如果现在认输,等于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我不能再错过了,更不能在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死了!我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我不能输!

手腕上的三轮银镯在我越加坚定的意识下金光越来越灿烂,甚至亮过刚才的光。一道道金色的光圈从银镯中分离环绕住我的全身,让黑风半点都无法在接近我。

黑暗或许是知道再这么吹下去也是无果,风暴慢慢的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又是小孩子天真诡异的笑。

封印它们!让它们不再被怨念所控制!让它们可以安然的轮回升天!

只有封印,我要封印它们!

金光笼罩的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串我从未认知的句子。

封印,我该如何做呢?这不是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呀?

还没等我在自问自答几句,一股强大的力量便从心中放射而出,帮我解答了疑惑。那力量迅速游走着,源源不断的向着我伸出去的手心聚拢。

“喝啊!”身体超负荷的喘息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开始在我手里凝聚,越来越大,大的几乎阻挡了我的全部视线。我意识完全不受控制的怒喝一声,光球随声脱手而出。浩浩荡荡的冲向黑暗的深处,引发出剧烈的爆炸。

尘埃如雪纷飞落地,眼前的景象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然而也有不同,这白茫茫的是一望无际,根本再也没有了影子的白色。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松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正当准备想办法出去的时候,脚下数到光柱从八个方向冲射了出来,依着八方光柱为中心,更多的光柱紧接着也冲破地面开始滋长起来。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故障了吗?’我看着整个空间因为光柱的出现而几欲崩塌,像极了上一次被乔小曼困在这里的时候一样。但这次绝对没有那次那么简单,这一次的动荡更为强烈,强烈的好像要毁掉这一切一样。

‘不行,在这样又会一发不可收拾的!冲破这个空间会影响到现实的空间。路雪枫或许可以逃过一劫,可顾曼却没那么容易!’眼看着空间即将在裂痕中破碎,我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动摇情绪。

我无师自通般的用力将外放的所有力量尽数吸纳回体内,整个空间的震荡也就此停了下来。强大的力量在倒吸的情况下,在我体内乱窜着。让我不禁全身的脏器都在因此刺疼,嘴唇也因此被咬破了一个不小的口子。

原来拥有力量也是一件这么可怕的事情,那我宁愿不要力量。

我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液,这样一个轻微的动作也立刻让压制在体内的力量产生了反应。明明在这种关键情况下,容不得我一丝的分神,不想……

压缩在体内的巨大力量在我松懈的瞬间全部释放,一个恍惚我整个人已经飘然瞬移,置身于圳州的上空。

脚下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烁着,安静祥和,让我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新奇感。这样的高空俯瞰,不论是哪个城市都很美,很美。

没等我多欣赏几分,‘轰隆’数道巨响将我从景致之中拉回。脚下的圳州在巨响中出现了八个耀眼的金色光池。金色的光束直冲霄汉,并同时蔓延街道,将整个圳州围成了一个八边形。

密密麻麻的诵经声从银湖山上传了过来,一个巨大的万字紧跟着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了这个八边形的中央,将围住圳州的八边形塑成了一个同样巨大的玻璃罩。

我哑口无言的看着脚下这不明觉厉的景象,连呼吸都不敢的静静等待着事态的继续发展。

也不知道圳州的人们有没有看到这些,他们看到以后又会怎么样呢?

万字越压越低,仿佛要压碎整个玻璃罩一般。而玻璃罩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咔吱声响,不知是哪个地方出现了裂痕,迫于压力很快裂缝密布了整个玻璃罩。

光柱像是抵抗一般的光芒四射,晃得我眼睛直冒金星。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我几乎脱力一般的想要睡过去,只听见最后剧烈的一声如炸山一般的回响,一片玻璃粉碎的光雨倾泻,在万字侵入地面的瞬间,化作点点星光,落入了整个圳州灯红酒绿的天地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