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五十三章 积怨的芽

我胆怯的一步步靠近鬼顾曼的脸,手中银镯的光在如墨的水环境中由暗转亮,让我能够更清晰的看到鬼顾曼脸后面那一片白茫茫的东西,正反射出淡淡银鳞色的光。

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球状物,隐隐的融入黑暗的部分还有些呼吸一样的浮动。鬼顾曼除了脸之外的部分像是融进了那球状物里头,根根胀鼓鼓的筋络盘踞在她的脸庞上,还时不时一咕噜一咕噜似的蠕动。

这是……是什么呀!?几双惨白的手与脚在球状物浮动的时候转入了我的视线。

不仔细看还好,一仔细看,竟发现那球状物上一道道弧形的纹路中还参杂着细细的手指和脚趾。

这分明是一个用手脚躯干堆积揉捏成的球!

我大吃一惊的捂住口鼻,鼻息间突然传出一股方才还不觉的腥臭,那是死水发臭的味道和血液丝丝的甜味混合起来的味道。

“你看到了?害怕了?”就在我几乎退步的时候,鬼顾曼惨白的嘴唇微微一动,声音在如墨的水里回响起来,透出莫名的凄凉与苦楚。她那张经络肿胀的脸腮帮子微微震动时更显的恐惧,伴随着肉球一阵剧烈的蠕动,咕吱一声整个头被狠狠地被吸了进去,又立刻被吐了出来。

在那一进一出的间隙中,我隐约可以看见顾曼的身体被牢牢的包裹在那肉球里面,那肉球内部好像有一些根须似的,他们正盘踞在顾曼可以看得到的每一个身体角落里,密密麻麻的在她的肌肤上扎满了根须的管子。一股股像是从顾曼身体里吸取些什么,又好像是再给她身体灌注些什么。

“你……你的脸!后面!”脚不禁一顿瘫软的倒在地上,我哑口无言的指着顾曼那张形同痴傻的脸,手指还不停的打晃。

顾曼那张原本在单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面庞,哪怕之后变得狰狞凶恶,也不及现在这样狼狈得就好像从猪窝里爬出来一样。

她满脸细细的筋脉曲张着呈现出一种青紫色,粘稠的不明液体挂在眉睫之上,连她的头发也胡成了一团。

这到底是什么!

“你看到了?害怕了?”鬼顾曼的声音分毫不改的继续重复着方才的话,恰似一种带给我恐惧的暗示,让我甚至连呼吸都因为高度的惊悚感到窒息。

不过,似乎她并没有打算就这样吓死我的意思,很快那种压制的气氛便迅速衰减,周围的水环境也慢慢的暖了起来,我有些质疑般的看着她,有些意外。

原本狰狞强势的她居然会有目光流露这样情绪的时候?

之前幻觉里的一切,我都还历历在目,经历过那样的分尸和抛弃,我大概可以理解了她对世界的憎恨。

没错,当我落入水里,仍旧被路伯拽住脖颈上麻绳的时候,我何尝不怨恨?

只是,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真的是路家的手笔吗?

“是路伯,雪枫害死你的吗?还是说那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的幻觉!?”我咬了咬嘴唇,问出了最渴望询问的问题。

真的不是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比起这些,我更想要知道路雪枫他们是不是真得对别人使用了这样的酷刑。

“我从不认识他们,什么路伯,雪枫的。我只是在控制你的记忆的时候看到了这些人,这些对你来说原本很亲切的人。所以用他们的投影来作为我过去的重现角色,你或许会更能够体会到我那时候的痛苦。”

鬼顾曼无所谓的看着我,似乎瞧出了我的心思。瞧出我异常在意这梦境的出现的人物,胜过在意这梦境里发生的事故。

“我身后的这些,都是曾经被这样撕裂的人的四肢。只是他们留在这里的只剩下手脚,可我却作为身体的核心被滞留在此,无法脱身。”鬼顾曼话间,时不时用那双如同鱼目的眼睛呆呆往上翻了翻,嘶哑的声音持续的从她满是经须的喉咙里传了出来。

核心?

只有她?无法脱身?为什么?

别的暂且不说,那手臂好生熟悉,好像是之前我好容易摆脱她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白臂缠住了我,是把我拖入她回忆的那些白臂!

“曾经?为什么会撕裂这些人……”脑海里的想法千千万,可我张开嘴却依旧是不停颤动的声音。那肉球正在不停地翻滚蠕动着,动作开始因为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剧烈,还发出咕吱咕吱的声响。

呃……那声音有点反胃。

“在我之前还有很多人葬生在这河水之中,就是所谓的为了大家牺牲。”

这是祭河以平河神之息?

现在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伎俩?

这种祭河的事情好像在很古老的时候就有了,西门豹的河神娶妻,诸葛亮的馒头镇河。可一个是给河神找个人陪,一个是给河神吃点东西。那这里把人撕裂了给河神又是什么意思呢?

“可为什么只有你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既然那肉球是从前的人被撕裂堆积起来的,那为什么独独她有一张脸?因为上身的关系吗?

就在我询问并且思索的时候,手中的银镯旁边多出了一双白臂,那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捂住我银镯上散发的光辉,好似那种光刺眼无比。只是不巧的,一阵水汽灼烧蒸发的蒸汽将那双手生生弹开,却又带着莫名其妙的引力,将那双手稳稳地吸附在距离银镯大概几厘米的距离中。

只听见一直炙烤的滋滋声,双手在银镯上方五指翻仰着,柔若无骨的乱舞,像极了在火上跳舞的样子,很快指尖灼烧的迅速焦化,最后碎成一滩泥浆一样的粉末。

这……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

我有些惊异的抬头看向鬼顾曼,想要看一眼她目睹此情此景的表现。结果,果然不出所料,那双眼睛忽然闪过一缕狡诈,又很快的还原成原本的凄楚的神情。

该不会是请君入瓮吧?

她到现在都只是一个劲的与我说着话,丝毫不像从前那样一出面就动手,她到底想做什么呢?

“你想知道?不如从头说起吧,我身后这些,你能看到的这些叫做积怨。他们就好像一个果实,从树杈上生长出来,不断吸收养分,不断成长,最后再次发芽,成为整个怨树的枝桠。”

“而我,便是这积怨之中的芽头。”

积怨的芽?那是什么?会萌发出来然后不断扩大?在之后成为灾难的意思吗?

“那你和他们最后会怎么样?”

“呵呵,我也不知道。或许他们知道吧?只可惜他们不会说话,只能通过感同身受去体会,就好像我给你看到的幻境一样。你不如来摸摸看!?或许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鬼顾曼的嘴角扬起一抹像是胜利在望一样的笑,话音里透出一种莫名的诱导,让我不禁有些不能自已的走上前去。

正当我迈步向前的时候,银镯的光开始产生了变化,由炎红色转为银白色,由炙热转为冰冷,就像那天我与她较量的时候一样。

身体不受控制的伸向那团肉球,几乎要触及到那种近乎**柔软的质感的时候,肉球上的手臂突然间自己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紧接着好几条手臂也跟着苏醒了一般的伸展开来,飞一般的迅速扯住了我的头发和衣服。

这是要把我拖进这肉球里面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