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五章 熟悉的饭局

我仅仅只是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面前这栋白色的洋房,身旁的路雪枫似有些踌躇,好像忌惮什么似得半句话也无。

一声闷雷搅乱了我与他之间的沉寂,点滴雨水打落在我的脸颊上,我痴痴地移开久久注视路宅的目光,投向阴雨隐隐雷闪的天空。

这雨下的恍若梦中,一阵阵雷霆轰鸣,空气也有些沉闷,恐怕倾盆大雨马上就会降临。我看了看一旁的路雪枫,他只是负手一旁也不言语,也不做任何主张,似乎就等我开口。

远远的一个白影出现在路宅的大门前,似乎是路雪岚,他赶集似得撑起一把白色的大伞,又忙接过旁边人递上的一把黑伞匆匆便往这边跑了过来。

“哥哥,要下雨了,怎么还在这里!”他只顾着急匆匆的走到路雪枫跟前,全然不看我。似乎打心里的与眼前这个所谓的兄长特别要好,倒不似那日第一次见到他俩面对面样子。

一阵询问后,他大概察觉到路雪枫的目光凝重,回身才发现了一旁的我。手中的伞胡乱向着路雪枫一推,像遮挡路雪枫一样的一个箭步挡在了我和他之间。

“啊,你,你来拉!”他只尴尬一笑,眼中藏着的还是我看不懂得顾虑。

“嗯……”要探究的事情太多了,一件接着一件,我只是愣愣的应着,心中生出些许不耐。

到底上天要怎么对待我,瞒着我那么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走了,马上就要下雨了!”一旁的路雪枫对路雪岚的一系列动作并没有做任何回应,只一把夺过路雪岚手中的白伞,大步率先走向路宅,只留下我与路雪岚面面相觑。

我看向路雪岚,投以询问的目光。想着在这里把自己的疑问问个究竟,只可惜,我刚要开口,雨滴便叮咚落下,转瞬间倾盆大雨砸了下来。

路雪岚也不生分,忙支起手中的黑伞,一把直接将我拉入怀中。只是这黑伞仿佛是宅里的人特意给路雪枫准备的,远比白伞小了半圈有余。狭小的庇荫里,他只紧紧拉着我,任我怎么执拗都不肯放手。

走在最前面的路雪枫许是听到了我执拗挣扎的动静回过头来,见我与路雪岚纠缠在一起,脸竟一阵闪烁,由最开始的涨红,刷的一下惨白了起来。灼灼的目光随之直逼向我与路雪岚,他张了张嘴似要说些什么,路雪岚却提前悟懂了一般,猛地松开了对我的束缚。

我也被路雪枫的目光惊住,一个激灵退到伞外。雨霎那间将我单薄的衣衫一并淋湿,我瞧着眼前两个因为我举动异常惊讶的人,也不知道往前还是往后,将顺着雨水散落下来的长发忙撩至耳后,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臂,生怕再被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抓住。

距离最远的路雪枫此刻竟比近前的路雪岚先一步反应了过来。他疾步冲到我的面前,将我拉入他白伞的遮挡范围内。

“滢儿,你做什么!这么大的雨,你疯了吗!”冲动的怒吼让我一下分不清自己和他到底是熟悉还是陌生。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那双黑钻石般的瞳子里竟溢出了血红的火光,是在生气吗?只是淋雨而已,他这样是不是有点过激了?

我似乎从未向他提起过我的名字,他到底是从何而知的呢?为何这样的亲昵这么熟悉,就好像似曾相识。

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好不真切,仿佛回到了更远的从前。依旧是这座宅子前,眼前的人还是他,只是那面孔由显青涩,倒不似如今般成熟。

“滢儿,你要去哪里!你这是疯魔了吗?”……依旧也是这般的吼叫。

自己明明是第一次听见他这样怒吼,这样的记忆到底从何而来。

“不用你……管……”无意识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还未说完便意识到自己的话过于失礼,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手中的伞闻声微微一阵晃动,再一看他,眼瞳中已挤满了不解与埋怨。他似乎极力抓紧伞柄,好不让伞因为他微微的震惊掉落。莫非是怕再淋着我?我怯生生的抬起头来,想要掩盖住眼中的惊慌失措,却难掩内心不知从何生出的担心。

感情最后还是比理智先行,我有些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抓住了他手中的伞柄,接过他手中的伞。

我与他的目光再一次交汇,恍惚间只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与他。我痴痴地看着他眼中映出我的样子,在透过我被映出的眼睛里看到的他,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永无止境的轮回,永远在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里循环。

就在我有些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伞上积累的雨珠突然被狠狠地尽数撞碎,路雪岚就在这电光火石时,插入我与他之间,再一次挡住了我和他目光的对接。

“哥哥!”

他的叫唤里充满了告诫,绕开他的身影,我看到了路雪枫眼中的一丝无奈。是被做弟弟的告诫,所以才有些不自在吗?那路雪岚到底在戒备什么呢?

“她淋湿了,在这样呆着,怕她身体撑不住的!”此时,路雪岚似乎失了那天救我以后的嘲笑与潇洒,变得畏首畏尾,瞻前顾后起来。

至于他们话后还有什么深刻的交流,我没有在细听,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将他们彻底置身世外。

我也不知道自己脑海里到底想了些什么,恍惚间其实什么也没想,就是一片片的空白。也不知道我们三人到底站在雨中多久,我只知道淋透的脊背渐渐冰凉,一个激灵,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冷了吧,我们回家去!”这一声声躁动总算将两人梦中惊醒,路雪枫一把推开路雪岚赶到我的面前一把拉住了我紧握住双臂的手,口吻沉稳可靠,透着说不出的忧伤。

回家去?何处是家呢?

十岁那年,我便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葬生火海;十三岁那年,一直多病的姥姥也终于在一个寒冬里离开了自己。临终前,姥姥的话不禁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好孩子,自打你生在这个杨家,烙上这个名字开始,你的一生就将会一无所有,姥姥也注定不能一直陪着你,但你一个人却一定要记得保护你自己。”

我一定要自己保护好自己……

记得姥姥曾说杨滢儿这个名字是母亲自己想的,取滢,字清澈;水流回旋,轮回不变的寓意。这样好的字眼,为什么会说我烙上它便会一无所有,这名字到底藏着什么样内幕在其中,难道也和路家有关?

所以他们才在我还没提起过自己的名字时,知道我的名字?

我木然的抬起头来看向路雪枫,看着他那紧锁的眉头和满目的顾虑阴郁,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看我。为什么要对我说出那样不见外的话?好想问,内心却总是有一种克制,让我和上次一样不愿开口。

这座被称作路宅的华厦,让我打心里觉得是个囚牢,雪白的墙壁只会让我更无法忽视它背后的阴影与黑暗。我一点也不想和这个房子有半分瓜葛,为什么他们似拼命的要把我和这栋建筑拉扯在一起。

“为什么……”喉咙间浑浊的声音,总算透了出来,但也仅仅只是这三个字,后面的千言万语我再也无力诉说了。

“天晚了,留在这里吃饭吧?吃了饭我便送你回去。”路雪枫的目光因为我的询问微微有些凝滞,话音也跟着我一般浑浊。手指被更攥紧了些许,竟有些生疼,我费尽的试图拔出手来,却怎么都不能如愿。

“主人,二少爷,晚饭都已经备好许久了,都快别杵在这里了。”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在距离我们不远处响了起来。

寻声看去,我心中猛地一震温暖,意外的将内心的一片恐惧都尽数冲散。是个老人,斑白的头发和那张慈爱的脸,甚是憨厚可亲,该是这路宅的老管家罢?

“路伯,带杨小姐进屋,我和雪岚随后就来。”许是感觉到我心情好了很多,路雪枫看向老人,似乎察觉出老人给我的感觉,忙含笑将我推给老人。

路伯憨笑着渡到我面前,从路雪枫手中接过我的手,晃眼间我竟恍惚看到老人镜框的玻璃被一层淡淡的水雾罩住,又立刻被冰雨驱散,也是一种感念缅怀的味道。

……

饭桌上,路雪岚与路雪枫两人只是折角坐着,从坐下用餐开始便两人彼此无话,一阵僵局下来,桌上就只剩下刀叉触碰瓷盘的声音。

酥脆的外壳在叉子下被分离,清淡的香气扑鼻而来,让我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身在让自己恐惧的路宅,食指大动起来。

“杨小姐喜欢吃鳕鱼吧?宅中已经许久不做鳕鱼,只是煎香撒些许海盐,也不知道杨小姐吃不吃得惯。”一旁侍酒的路伯满眼欣慰的与我小声交谈道。

我虽一人生活的久,不常吃这样的西餐,但是却异常钟爱香煎鳕鱼,我只一味吃着到底没把路伯那大有深意的话往心里去。

许久不做,这次却做了,大概是巧合吧?这算是今天最走运的事情了。

余光小心地扫过眼前的另外两个人,路雪岚只是以为的埋头切着牛肉,路雪枫则也发现我在端详,温和的看了我一眼,又将目光集中在他的盘子上。

只有路伯,与我说完话后,还是那样欣慰的看着这张桌子,像是许久没见过这样吃饭的场面了。

鳕鱼的味道似乎唤醒了我方才深藏的片段,似乎从前我也曾坐在这张桌子上,面前依旧是路雪枫,身旁依旧是路雪岚。

记忆中仿佛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眼前四人的场景,场景里的我没有此时的胆怯,很轻松的拿着叉子吃着盘子里的鳕鱼,一个不经意间,我瞥见场景中的我,小腹微微拢起,是我怀孕了吗?

绝对不可能,这绝对不是我,那到底这是谁……

场景慢慢的推动着,再一看,那个女子竟笑着看向路雪岚,拿出自己手中的帕子给他擦了擦嘴角的肉汁。作罢,三人相视一笑,一旁的路伯依旧如现在那样笑着。

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会为什么眼前这三个人有这样的过往却毫无岁月划过的痕迹。

轰的一声,场景迅速转化,我眼前已不知何时窜出了宅子外的场景,是和方才一样的瓢泼大雨,而路雪岚则面对着我站在宅子大门前,他瞠目结舌的看着宅外台阶下的两个重叠的人影。从我的角度上看,背影像极了路雪枫,而他脚下则是一摊血泊。

血红的颜色,刺眼夺目,那怀中阴影里几缕长发垂纶,莫非是刚刚场景中的女子失了孩子!

我不由一惊,失手碰翻了一旁的酒杯,路雪枫与路雪岚也闻声停下了用餐。

“姐姐!!”一旁的路雪岚瞅着我煞白的脸忙站了起来,丝毫不顾手撑住的盘子一下翻到在地,肉汁整盘打翻在了他洁白的衬衣上。

“杨小姐,这是怎么了?”

三人齐齐的围了上来,让我有些不适应的受宠若惊。

“是我不好,没事,路伯放心即可。”我回神向路伯安慰一笑,连忙摆了摆手说完,看向路雪岚。

衣服上的肉汁已经侵了进去,唯独那么一点粘在脸上倒让平时不苟言笑的路雪岚有些幼稚的味道。

我嘴角不觉勾起一抹不自觉的淡笑,眼前的景象像极了方才脑海中闪过的情景。

就在这时,身体一阵不听使唤的动了起来,就好像发自内心的操纵,让我不由自主的拿起一旁的手帕,往他脸上轻轻一贴,沾掉了他脸上的肉汁。

放手的瞬间我手中的手帕竟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再看想身旁的人,又是我预料中的一片震惊。

我刚刚做的,好像确实有点逾越了。

“我只是不由自主的……”我忙丢开手中的手帕,低下头去向路伯投以救援的目光。

方才路雪岚那声姐姐叫的好生熟悉,只是当时一阵混乱让我直接抛之脑后。而这会儿,他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估计也是眼前场景闪烁时的幻听吧,唐突去问恐怕要闹笑话的。

“没事了,吃饭吧。”一直看着不语的路雪枫,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见路伯也不好说话,他颓然散掉眼中期待的目光,继续低头吃起来。

……

一顿这样突然的饭局,叫我好似经历了一场浩劫。路雪枫与路伯饭后各自忙碌,只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客厅中等候。

窗前,我独自看着窗外烟雨的百合花园,幻想着雨后天晴便是一片花海了。

没有让我独自太久,一件外套很自然的搭在了我的身上。

他何时走到我身后,我竟没有一丝察觉。

是路雪枫……

“天色已晚,我该回去了……”我回身看向他,看着他阴郁的瞳中透出我迷茫的目光。我本来信心满满的要来这里盘问一切,可到头来脑海里多出了太多事,让我无从问起,更无心再在这里寻任何答案。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毕竟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怕我的心不知何时飞到别处去。

“那,我送你。”声音带着些失落,却意外的爽快。

告别了路雪岚与路伯,我与他独自撑着伞走在去往停车场的小路上。彼此不语,只一路上听着雨打百合的声音。

“今天,雪岚很高兴。”

“是吗,那样就好了。”我木讷的应着,没有察觉出这句话与我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从小他便是我一手带大,这个家里的女人屈指可数。对他而言,有一个女子这样对他,是一种意外的幸福。”

“是吗?路先生的妻子今天怎么没路面?”听到他谈论宅子中的女子,我恍然忆起影像中的画面,确实这路宅里有一个女子。

仿佛说到了他的伤心处,路雪枫一阵长叹,幽幽的看向远方,驻足说道:“妻子常年不再这路宅中,这里让她厌恶,让她恐惧。”

“抱歉……”心中不由一阵失落,果然,他确实有妻子。

我忙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些什么。

头回相见我居然抱着那样的思想,会想要做这个路宅里的女主人。我真的是傻了,明明这个地方让我打心里的不愿靠近。

“如果可以,欢迎你能常来,雪岚很喜欢你。”

“路先生说笑了,那样岂不叨扰了?”这样宅子里的大少爷,喜欢谁不过是看着新鲜。喜欢,二字谈何容易,我还是不要和这样的家族扯上关系。

一阵风吹起飘洒的雨珠,冰凉的雨水一下窜入我的颈项。一阵寒噤,我手指一缩失手掉了手中的伞,路雪枫眼疾手快的将我拉入他的伞下。他有惊无险似的看着我,刷的一下,我体内一股高温涌入脑中。

“我也希望,你能来……”

我避嫌似得立刻捡起掉在地上的伞,可手却被他紧紧拉住,我只疑惑的看着他,心想着他既有妻室,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莫非他是个到处留情的人么……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