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三十七章 VIP与普通人

(业务章节)

顶岗大堂经理的顾曼突然气匆匆的走入隔间,气喘吁吁的说道:“今天真的忙的可以了,复杂业务一堆。”

不过她的话,缺如石沉大海一样,毫无回音。

一阵冷场之后,我总算把资料查明,这才唯一一个附和着轻笑了一声。

其实她会跑进柜台来,我根本不意外。柜台纯手工操作,一旦遇上什么复杂业务,整个柜台的受理速度就会迅速降低下来。

就好比如现在我就正埋头处理着一单因为客户丢了钱包而需要所有账户补办的业务,那些各色卡种,各种问题已经算得上是办了个天昏地暗。

“你还是出去站一会儿吧?你都跑了,那外面等的客户岂不是要闹翻天了?”用力的在已经作废的资料上盖上公务用章,我总算是有空回应顾曼一句话来。

外面浩浩荡荡等着数十人,银行人员一个都没有,这不是指着要被投诉吗?

“不是要闹翻天,是已经闹翻天了。说什么插队的人多,自己等了好几个小时之类的话。不然我哪里还跑进来呀?”抱怨是免不了的,顾曼到底还是听了我的告诫,虽然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但是还是老实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堂里还是闹了起来。

“唉!怎么这么慢呀!这都等了多久了!”

“是呀是呀,怎么这么慢,我家里还有事呢?”

“一个个插队的,这算什么意思,这排队取号叫号不按顺序的吗?”

沸沸扬扬的声音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先前老实坐在外面等候的人们一下就像是起义军一般的揭竿而起。这可叫刚才出去的顾曼一下子慌了神,险些又逃了回来。

柜内的我们只听着他们的喧哗,不敢抬头看,更不敢停下来不做事。眼下,我们只能忙的连水都顾不上喝,外面人看到才会面色稍微舒展开来。因为那样,他们才会觉得我们并不是不做事,而是忙的不可开交。

“老伯伯您别急,那些都是vip客户,是我们行的大客户.他们是有享受优先办理业务的权力的。”顾曼的声音在外面化为众人攻击下的反抗,可谁都知道这样解释根本于事无补。

“大客户,那我们就不是客户啦?凭什么他们可以优先,我在你们这里办了十几年的业务了也没见优先过。”

客户所有的一切都是对的,我们既要保证大客户的权益不受到损害,也要保证小客户不投诉,根本在眼下是两件完全不可兼得的事情。

“而且为什么三个柜台都在办理vip业务呢?就不能有一个柜台单独办理普通客户的业务吗?”窗外老人不理解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一阵理所当然的附和声也愤然高涨。

虽然也有不少银行已经开始实行这样的分流制度,可我们这庙毕竟小,不起眼。设施没有这么完备,也是情有可原。

在理的话谁都会说,可人无完人,更何况是机构建筑呢?说得容易不过口头之快,我们这些做小兵的哪里有这么大的能力?

“这个……我们会向上级反应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现状,还请您多体谅,稍安勿躁。”顾曼的声音依旧是安抚的调子,但其中的委屈只有我们才听得出来。

既然开了这个头,本质无法改变倒不如先择中处理。毕竟是老人家,还是不要和他对着干好些,想来也不是什么麻烦业务。我将手中的票据归叠装订,送走了眼前这位麻烦客户。

装作焦急的迅速向着窗外喊道:“顾曼把vip客户请到理财中心室来坐着吧,我这里马上办完。你直接安排普通客户在外面办。”

果然不出所料,vip客户一进入理财中心等候,腾出来的柜台便紧接着开始处理起普通客户的业务来。存取钱不费事,但是总是有麻烦的业务卡住下一波人。

再或许人就是一种贪婪的动物,给了便宜还想要得寸进尺。

就在我准备按照vip客户手中的号码接着办理下一个业务的时候,一个老人不依不饶的闯入我所在的vip理财中心柜台。抢在即将办理客户的面前,将一张磁卡扔了进来。

“等等,等等,我来了那么久了!我要取钱!我有急事!”

声音挺耳熟,不就是刚才在大堂里闹得厉害的那个么?

无意中瞥见他手里的号码牌,六十号。现在外面才叫五十号,他闯进来是几个意思,倚老卖老?那外面的人怎么办?

看着他一副霸着vip室不放的架势,我忙向一旁接待客户的顾曼使眼色。

总之,先帮老人家办好,不管如何,他终究是老人家。

所幸的是,眼前的大客户也没有借此发作,虽然等了许久,但是他见状也果断停下了脚步,没有和老人抢的意思。

他只是顿了顿,脸上没有丝毫怒色,返回等候室坐下继续看他的书。

一切归于平静,顾曼在我飞快办理业务的同时,开始了新的一轮安抚工作。

她捧着托盘,向方才的大客户递了一杯茶,皓齿一笑,目光温和的说道:“洛总,您看这……也不费什么功夫,再坐一会,马上就好。”

“嗯,无事,难得回来,也并不是办特别要紧的事情。”被唤洛总的男子既不接茶,也不抬头。只是一味的看着书,含糊的回了一句。

似乎方才的事情还是让他有些不悦,他到底没有搭理顾曼的意思。

洛总?真是巧呢……昨天才听说沈川大亨的洛家,今天就遇上姓洛的。这个姓氏明明挺少见的。

也就是取个钱的功夫,不过三十秒不到便办好了。看着老人家傲慢的样子,嘴中不停絮絮叨叨念着些什么似的。出于好心,我还是决定提醒他,因为我们当时已经顺从他的意思,安排了柜台,他这样**裸没有根据的插队只因为着急,总归不对。

谁不是着急,总不至于全天下就他着急么?

本着这样的心思,我一边收拾桌上的票据与他的卡汇总,一边习惯的微笑道:“伯伯,若是以后怕来不及,其实可以去外面的atܺ取款。如果你担心使用风险的话,大可以叫我们的大堂经理协助您办理。这样比在柜台前排号快。”

“噢……会用呀,可是用机器取,还要你们这些服务员干嘛?我就是要来享受一下这种服务。不然我来银行做什么?”也不知是不是我的话得罪了他,老人对我的话嗤之以鼻,下巴扬得高高的,轻哼一声,一把夺过我递出去的卡和钞票,念碎碎的站起来便走了出去。

心里突然有一种和谐世界破碎的感觉,柜内只有我难为情的苦笑起来。

‘怎么现在的老人都这样吗?’

“你们看,他们插队,我们就要比他们更会插队才行!不然哪里取得到钱,一群势利的东西,老子打仗救国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谁知道老伯自己办好了业务,还不忘在坑我们一把。

他故作满意的拍着肚皮走出理财中心,一口吐沫往地上一吐,头也不回的揣着口袋荡悠悠的继续向着大门走去。

服务员?!插队!?势利!?三个犀利的词让我不禁差点没坐稳从椅子上掉下来。

我们是服务行业没错,或许在某些人眼里是服务员没错。可他这么说,不是没事找事么?

我都说可以陪你办理,快速便捷,何乐不为,何苦这样折腾?

再者,银行改制后作为股份制企业,公私相济,互利共赢。虽不说是私有,但也绝对不是国家的铁饭碗;也不是国家给工资,做不做都有吃。

它是需要业绩,需要盈利才能维持的。把优质客户升级为我们的vip,享受优先级的服务。在你们的角度上,我们是势利的没错,可是这个也是一种实现互利共赢的基本做法,不是吗?。

总比你一个月把所有的钱取走放去其他银行,然后还要来我们这插队的要好吧?说别人插队,这不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么?

听着门外又开始沸沸扬扬的声音,我一肚子气实在没办法宣泄出来。

“真是遇上这样的人,算是倒霉了……”柜内的其他人也只是看在眼里,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谁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这才转移试听,把这一切全当是今天倒霉了。

“小姐,我可以办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平淡而又不起涟漪,透出深沉的磁性,有些喉咙间的模糊与粗糙,就像是远方庙顶晨钟的声响。

“小杨,这是洛总,平日里都在东南省,很少回来。今天碰巧来我们这边的。”还没等我看得出神,一旁的顾曼打趣似的拍了一下我面前的玻璃。

嘴上虽然说着话,可眼神就好像在告诉我,‘人家大老板等着呢?快动手。’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问需要办什么业务呢?”我一个激灵微微点头行礼,话语间突然看见他领口那只天平胸针。

这个好像和路雪枫、路雪岚的好像?莫非,洛……东南省……真的不会这么戏剧性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