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二十二章 赴约海藻棠

“姐姐,你当真要去海藻棠?”路雪岚背靠着我的书桌,看着埋头收拾行李的我,像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没话找话。

我也只顾点头,到底没有开口说话。

三天前,我与路雪枫的那一次争吵来的莫名,结束的也十分意外。

就在我冲着他大喊骗人之后,他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解释,却到最后还是没有多说出一个字来。就好像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根本无从抵赖。

或者他就是花心,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负心男人……

虽然我打心里并没有这个认同过。

但经过这件事,我突然意识到我与路雪枫,或者更确切的是我,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多的让我无法去适应,多的让我懵懂,让我避之不及,却又不能视而不见。

一种我无从察觉的烦躁在我的心里迅速扎根,不断蔓延,最后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不解与愤懑。我需要时间去整理思绪,更需要时间去面对心中从来有增无减的疑问。

离开这座城市,去到一个看不见路雪枫的地方,是平复自己内心的最好方式。

而葵旭的邀请也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我最佳的选择。

唯独意外的是,就在我定好去往中心江的机票时,路雪岚突然出现在我的公寓门前。

“姐姐,哥哥他……呃,其实……”

‘是来道歉的?莫名其妙,我压根不想和路家搀和什么,更不想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没有给机会让路雪岚找到理由说服我,我重重的将行李箱的盖子紧紧合拢,转身准备走出房门。

“我已经忘记那天的事情了。”

那天的事情太复杂,我真的不想再听了。

可没想到路雪岚并不单单是来向我解释,他连忙追上来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行李箱,满眼慌张的说道:“姐姐!我,我是来和你一同去的!”

一同去?我先前的确想过,若是葵旭真的是幕后黑手,那我这一次奔赴海藻棠一定会有危险。若是能够让同样为五大家之一的路家出面,或许我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再一次找到新的线索而不被发现也说不定。

只是……无事献殷勤,非什么来着?

我狐疑的看着路雪岚,当然不是不相信他的决定,只是,他为什么要和我一同去呢?

……

中心江海藻棠——

带着一些疑虑,我并没有阻拦路雪岚陪同我来到海藻棠。

在海藻棠老总管的指引下,我们顺利的进入葵家,看见了静坐在会客厅看书等待的葵旭。

他还是三天前那个模样,只是这一次他穿的是一套简单的棕绿色西装。相比上次的墨绿色,多出了些许温暖的感觉。他正专注的看着手中皮质的笔记本,时不时轻轻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大有一种温文尔雅的书生气息。

见我与路雪岚走进会客厅,他竟一点也不惊讶我会如约而至。就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只不过,此时的他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病态,难道是生病了吗?

一旁的路雪岚也发现了葵旭的不妥,他疾步上前指着葵旭略有些苍白的脸,毫不留情的笑道:

“葵当家,年会一别不过两日,似乎葵当家也还没从旅途的劳顿中恢复过来。瞧着你的脸色那么差,现在会不会觉得当时草率邀请姐姐来你的海藻棠有些草率了呢?”

被路雪岚当面直呼姐姐,我到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不习惯的恐怕还有葵旭,路雪岚的话给了他一个不小的误导。

葵旭手猛地一抖,恍然大悟似得看了看我,连忙起身收起手中的笔记本,又看了看路雪岚。

随后朝着我笑着解释道:“是三日,路二少爷记错了。没想到滢小姐竟是路家人,葵某消息闭塞,竟然直呼小姐名讳,还望路小姐不要介意才是了。”

“葵先生误会了,只是他胡乱叫的……”

“是呀是呀,我姐姐姓杨,叫杨滢儿!”还没等我解释完,路雪岚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

‘真是的!不知道打断人家说话很不礼貌吗?还有你这么趾高气昂的看着人家葵旭是几个意思!难道你是来示威的吗!?’看着路雪岚天不怕地不怕的阵仗,我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噢?看来真的是葵某疏忽了。”葵旭似乎没有意识到路雪岚的话里透出某些幼稚的想法。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绅士态度,大概也和路雪枫一样,全当路雪岚是小孩子性格吧?

葵旭谦虚的样子,一点也没让路雪岚占到便宜。连一丝一毫的自乱正脚都没有出现,让他只好放弃讽刺的伎俩,轻哼一声看向别处在不理葵旭。

徒留下来的剩余尴尬场面,我不由的干笑了几声,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小桃小姐这两天可好些了?”

“杨小姐很惦记舍妹,葵某十分感激,相信很快你就可以见到她了。”葵旭的脸在我言及葵晓桃的瞬间,突然由苍白转为阵阵晕红,随后有化为青黑色。眼睛也在这个时候,被藏匿在了他银边眼镜的反光之中。

其他的都还好说,就是那声音有些不自觉的诡异。

很快就能见到?这是什么意思?

“杨小姐先前说过对葵家的手工面具感兴趣,葵某正好要前往面具之屋,不如杨小姐与我同去?”可能是看出我有些疑惑他的话,葵旭起身来整了整衣服便走向会客厅外走去。

面具之屋,好玄幻的名字呀。感觉有点古老的样子,去见识一下也未尝不可。

我心想着,回头看了看路雪岚,他正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却完全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他不去?也对,他只是和我一同来海藻棠,又不是我的保镖。再说了也就是一个面具之屋,能有什么可怕的呢?’心理琢磨着,我收回看路雪岚的目光紧跟着葵旭往外走去。一时间忽略了与路雪岚最后的那一抹对视。

那种眼神,表面看着无所谓,但实际上那种表情我似乎才见过不久。

葵家的面具之屋位于整个海藻棠最北角,一路上我看着修葺妥善的假山水榭,插景回廊,宛如烟雨江南的清雅。不过清雅之于,五步一座的玄武雕像则又让这片清雅之中带着些许肃然。

穿过插景回廊后,几座假山之间一座墨绿色的祠堂在花树丛中若隐若现。远远看去,不知道那墨绿色的到底是长在墙壁上的海藻,还是涂抹上去的油漆。但总而言之,它很突兀,突兀的有点意外非常。

“欢迎来到面具之屋,但愿在这里能让杨小姐尽兴。”葵旭几步走上台阶,回头看向紧跟着他的我,左手往右胸前轻轻一搭,一个标准的绅士礼节展现在我的眼前。

与此同时,葵旭身后面具之屋的大门吱喇一声,自动开启了一个细小的门缝。

我紧跟着他小心地挤进门中,借着手里煤油灯的微光,我几乎快要感叹出来。

这是多大的一个规模,似乎整个戏剧界的脸谱都无一被收藏其中。

孙悟空的猴面,林黛玉的泪眼花旦妆,还有黑面白月的包拯,一切一切应有尽有。这绝对是戏曲界历史的博物馆,是面具绘画的巨大宝库。

我提着灯走到一副与葵晓桃水蓝色面具有些类似的面具下,小心打量着问道:“小桃小姐戴着的面具也是从这里出来的吗?”

“那是自然,葵家面具是出了名的精工细作,不过小桃的面具当然不会挂在这里,因为那毕竟是独一无二的。一会你便能看到了……”

又是一会儿?已经好几个一会儿了呢。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