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阴阳柜员第二章 路雪岚与路雪枫

是梦?

是一座偌大的宅院,雪白的西洋楼下是一片雨打晶莹的百合花海……

是梦。我仰头看着不断落雨的天空,雨滴从自己的身体打落到映着灰蒙蒙天空的地面,一晃眼前方西洋楼下突兀的两人影堆叠在了一起。

滢……滢儿……

滢儿,杨……滢儿……

朦胧中一缕柔光打在了眼皮之上,恍若阴雨天终于放晴的那一米阳光,温暖柔软。迷糊中,我习惯一样的翻了个身把自己埋在熟悉的软枕之中,暖暖的肥皂香与淡淡的百合花味在鼻息中乱窜,好像之前的那场劫难只是一场噩梦。

呃?噩梦!?

我猛然睁开自己的眼睛,一个翻身直直的坐了起来,眼前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竟华丽丽的随处都似要放出光彩一般。

手轻轻摩挲着身下的床垫,简单的席梦思上还驮着一床厚厚的鸭绒,柔软的蚕丝被面上是雪白的雪丝提花。家里从来不算富裕,可我触手便识出这是苏绣,这样朴素的纹理加上这样精细的织法,现如今价值哪怕连城,都是可遇不可求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会肯把这样贵重的东西用在自己的身上?

为何那么熟悉,又为何那么陌生?明明床上是这么温暖的被褥和床垫,而我自己却打心里的害怕与恐惧?

我胆怯的拢了拢罩在身上的蚕丝被,隔着实木洋床外罩着的纱帐环顾四周,床头方才的那抹身影突然从雪一样的纱帐外探出一双手来将我的手牢牢抓住。

“醒了?”是实在的男音,不过全无成年变音的磁性,倒有些年幼的清脆。

循声看向身旁床边的人影,黑影看的不甚真切,记忆却与昏迷前的人影重叠。就是他打开安全门把我从银行里带出来的吗?那他为什么救自己呢?

心中满是疑问,可我却不知为什么始终不愿意开口,仿佛整个房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在时刻阻止我说出一个字。

“不会说话?莫非你是个哑巴?”

纱帐外的耻笑让我一下子对帐外人的印象下跌了几分,我赌气似得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不能如愿出声,几次往复反倒是喉咙愈发疼痛,只能闭嘴作罢,老实的垂首不作回应。

见我不语,纱帐外隐约一阵轻笑,随后一纸茶宣并着一盏文墨顺着他松开的手递了进来。还未等我疑问,茶宣上刚劲有力的字体便表明了来意。

“不想说话就写,这里是路家,我叫路雪岚。”

我拿过架在青玉笔架上的紫竹鼠须,随性的在云砚上描着他的名字,意外的顺手和舒畅让我将先前的紧张神经一扫而空。

“路家?”

有些生硬的小篆紧接着他字与字之间的间隙写着,若没有这一出,只怕我早就忘记我还会写小篆这回事了。

“对,你昏倒了,所以只能把你带回来。”

昏倒了吗?回忆最后停留在因为拖拽而生疼的手腕上,似乎这个叫路雪岚的人并没有在骗自己。可他会闯进去救自己,又是否意味着他也能看得到那些东西呢?

“你不害怕,那些”

还未等我写完,他便立刻从帘外夺过宣纸,大笔一挥解答了我全部的疑问。

“我只是看到一个笨蛋在包围圈里可怜得紧,所以就捡了回来!”

笨蛋?

看着茶宣上的字像是倾注了他满满的嘲笑一样,狠狠地给了我沉重的一击。确实,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被吓得毫无反抗真的有够笨的。

几字调笑让我放松了不少,虽未细细推敲其中含带的更多意思,我脑海中却突然灵光一闪般想到了什么,猛地乍起挑开纱帐的我冲着他开口询问道:“你说包围圈,你都看得到?那那些都是……”

纱帐外的那张脸如我所想的一样,是个未满十六岁的男孩子,整齐的衬衣套上了一件浅卡其色的修身马甲上别着一枚天平领针,整身上下一派贵气。简单的短发下一张白净的脸显出一片稚嫩天真,是一种从未经历过风霜,从小随心所欲的样子。只不过那双如皓月当空的双眼中像是藏着一种怀念与怜惜。

真的是在看我吗……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救自己,为什么对那些鬼怪表现出这么司空见惯的态度,路家又是什么地方?是不是我自己方才的遭遇有关?

没有给我时间去追究去一一发掘,不远处的红木房门外,另一个人毫不避讳的走入房间,他带着一张习惯性挂在脸上的淡笑,用一种颇有深意的目光看向我,对着路雪岚问话。

“雪岚,她醒了?”

声音甚是沉稳,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与温柔,那种成熟男人才特有的低沉声音透着宛如舒伯特《天鹅之歌》的感觉,是一种可以循着去探索人世间感动的声音,好像让身旁的一切都静了下来,包括我的心。

我痴痴地看向门前这个人,隐约听见路雪岚淡淡的不屑声,只见他转身站起来身面对来者,毫不留情的挡住了我的目光。

“哥……你,呃,你来啦。”

声音好像有些不情愿,难道是不想让我见到这个人?

我收回自己犯花痴且一度膨胀的好奇心,静静的依着床头小心地坐好。始终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似乎在害怕自己贸然开口,宣兵夺主定有些不礼貌。余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立在那里的路雪岚与另一个人,我的大脑一瞬间被刷白。只是看着那双干净的休闲皮鞋从与路雪岚重叠的身影中移至通明的方向,几步之中已然渡到自己的面前来。

“杨小姐,实在抱歉,舍弟不懂事,让你受惊了。”

那声音如前一样令人安心,余音在脑海中激起阵阵涟漪,就好像脑海中故意开辟了一片空白的位置,只是为了收录他的这一切。我有些不明关窍的彷徨,怯生生的看向他靠近自己的脸。

他们是兄弟,可并不是那么相像……?

仿佛对我抬头的动作有些意外,来者温润的面庞晃出一丝微愣,随即立刻换上了云开雾散的笑,可就算是这样演示,依然不妨碍我从他眼中读出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忧伤,那双如黑钻石一样洗透的瞳子撇去伤痛又似还柳暗花明的藏着些期待与担忧,扭转之余还有些欣喜与安慰。

复杂的情绪旋转让我不由有些视觉疲劳,强烈的困意就在这个时候从脑海中倾泻而下,直逼我的双眼。我顾不得恍恍惚惚的平衡感,试图在再次失去意识之前捕捉更多一些的信息。

“你……是谁……”

慌乱间,我的身体一阵摇晃,竟找不到支撑的一把抓住了眼前人的衣袖,眼看着与他的胸膛忽近忽远,我竟有些害怕扑到在他怀中,心中不禁暗叫不妙,本能的使劲朝着他的手臂一推,下意识的调整了自己的重心试图往床上倒去。

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的瞬间,身体被逆向的拽回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去。那是淡淡的百合花香,温热而又柔软,宽大而又安全……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路雪……”

最后的记忆,只剩下漆黑世界和久久回荡在耳边的话,这短短的一天里发生的事真的让我自己都觉得脑袋不够用了……

枫……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