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九十九章 黑山张燕

()毛城,夜深深沉,很多百姓都是早早睡下。但是街道之上,却是有着一群群士卒,煞气腾腾的朝着尹楷的住处走去。

前方,毛城的守将佝偻着腰,仿佛最谦卑的仆人一般,为大军引路。

“吕将军,这里就是那尹楷的住处了!”

守将指着一户宽敞的小院说道。这是一户富庶的人家,大红sè的铜门,门边,还放着两个石质的猛虎。

虽然已经是晚上,小院之内,依然是灯火通明,隐隐的,还能听到欢笑之声。

尹楷今rì是真的兴致大发了,苦闷了数月,今rì却是忽然一展雄风,他自然要好好把握,搂住妖娆妇人,两人皆是赤膊大战,从傍晚一直玩乐到深夜,方才是尽兴,相拥而眠。丝毫不知道,门外,已经来了一群恶客。

“把此门给我砸了!”吕义策马,走到了朱红的铜门之前,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此次过来,是为了帮助将士出口气,自不会客气。

一招手,数十名陷阵士扛着撞木,直接就是撞了过去。

轰!

朱红的大门吱呀晃动,没有坚持多久,就被撞的倒塌了下去。大量的瓦砾,哗啦啦的朝着地面猛掉。

大门被毁,立即惊动了尹家的下人,一群尹楷的亲卫奔了出来,破口大骂道:“哪个混账,不要命了,敢来这里闹事,捉起来,乱棍打死!”

这群人不问缘由,拖枪拽棒的冲了出来,见到大门被砸的倒下,更是暴跳如雷,气势汹汹的跨步大门,冷不丁却是发现外面兵马云集,无数人都是凶神恶煞。

尹楷的亲卫立即就是懵了,张口结舌道:“你….你们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尹大人的住处!”

“并州军办事!不相干的人,立即滚开!”

吕义冷冷的说道,一招手,数百个如狼似虎的狼骑兵齐齐上前,揪住了出来的几个亲卫,就是一通乱打。

后面的亲卫一听是并州军,都是愣住了。更多的狼骑兵立即冲了进去,见到拿着兵刃的人,就是一顿拳脚过去。

尹楷的亲卫,虽然也是军中的jīng兵,却如何是狼骑兵的对手,不过几个呼吸,大门内外,已经是躺了满地,再也爬不起来。

若不是吕义事先吩咐,不要闹出人命,恐怕这群亲卫,都要被活活的打死!

带路的守将更是看的头皮发麻,唯恐也遭到同样的待遇,慌忙叫道:“吕将军,我知道那尹楷的房间在哪里,我来带路!”

“好吧!”

吕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看府中的护卫已经被拿下,立即守将带路,穿过小院,径直走入了内院之中。

守将急于将功赎罪,加上曾经来过尹楷的住处,熟门熟路,寻到最东面的一处偏房,飞起一脚,把房门踹开。

露出里面通红的炭盆,还有软榻之上,两个赤条条的人影!

尹楷几乎是瞬间就被惊醒了过来,看到是自己的部将站在门口,脸sè马上一变,大骂道:“狗杀才,立即给我滚出去!”

“大人,出了什么事情?”妖娆妇人也是惊醒过来,睁开疲惫的双眼,先是看到破烂的大门,不由一愣,随即又是看到数十双眼睛,直愣愣的看了过来。

这才想起身上没有半丝的遮拦,不由啊的一声惊叫,想要拿起衣服蔽体,却是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是被尹楷扯破,只能以双臂抱胸。脸sè惨白一片。

尹楷更是气的要死,看到守将还是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眼中立即略过一丝yīn毒的杀机,但是,等他看清守将旁边站着的吕义,尹楷差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逆贼,你竟敢出卖我!”

并州军进城,还是跟着守将一起,尹楷立即就是产生了不好的联想,以为是守将背叛了他。

守将心中委屈无比,无奈叹气道:“尹大人,我们没有开过城门!”

“什….什么?”

尹楷更加的震惊了。他没有怀疑守将的话,毕竟到了这个时候,守将没有必要骗他。既然城中没有人开城门,难道,这吕义还会妖法,飞进来的不成!

越想,尹楷越是胆寒。看向吕义的目光,除了震惊,还带着一丝浓浓的恐惧。

“尹大人,你当rì拒绝我们入城,可有想过今天!”

吕义冷冷的看着尹楷。并州军rì夜赶路,为的,就是救援毛城,谁知道他们打退了黑山军,这尹楷,竟然关闭城门,不让他们入城。

一想到这些,吕义就恨不能把此人当场斩杀。

“主公,此人乃是河北士人,若是杀掉,恐怕会引起一场大风波。”张辽感受到了吕义的杀机,虽然心中也是怒急,但还是提醒道。

“没错,我乃河北士人,世家子弟!吕义,你这个匹夫,速速给我滚出去!否则,一旦我回到邺城,定要上报大将军,令你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吕义还没有说话,尹楷却是被张辽给提醒了,胆子立即壮了起来,大声吼叫道。心中更是狂怒,暗暗发誓,rì后一定要让吕义不得好死,以报今rì之辱!

只是尹楷的话还没有说话,附近的狼骑兵,已经是勃然大怒,纷纷拔出了刀剑,恶狠狠的冲向了尹楷。

“不,不,你们不能杀我,我乃世家子弟,吕义,今rì你若杀我,我河北全体世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尹楷完全震惊了,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他知道与军卒说话没用,只是神sè慌张的看着吕义,口中不断的强调自己的身份。

围过来的狼骑兵,也是面面相觑,脚步纷纷停了下来,有些迟疑的看着吕义。

吕义却是冷冷一笑,摇头道:“尹大人,我原本还想放你一马,只是,既然你连河北世家都是抬出来了,我若是不杀你,岂不是留下后患!众将士,此人勾结黑山贼,罪不容诛,速给我速速擒杀此人!”

“诺!”

狼骑兵jīng神一阵,他们早就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此时得了吕义军令,纷纷一拥而上,朝着尹楷就杀了过去。

“不!”

尹楷大呼,脸上充满了无尽的恐惧,还有悔恨。早知道吕义如此可怕,就是袁绍亲自下令,他也不会傻到招惹并州军啊!

只是,他的后悔,已经太晚了,一群狼骑兵拖住他,跪在了吕义面前,长刀一举,咔嚓一声,尹楷人头落地!

一旁的守将,看到心中大惧,本能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危机,他拔腿,想要逃跑,孙观铁钳般的大手,却是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捏碎了他的脖颈!

“主公,我们现在怎么办?”

眼看着尹楷被杀,张辽觉得心中很解气,但是他也清楚,杀掉尹楷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一个不好,甚至会立即与袁绍兵戎相见!

“杀掉尹楷虽然棘手,但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回头我们只要命人模仿此人的笔迹,给黑山军写一封投降的书信,邺城那边,自有汝颖士人,为我们出头!”

吕义从容一笑。并没有因为尹楷的事情而烦恼。尹楷的死尽管有些麻烦,但是并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

就凭着尹楷说出的那番话,他若是不杀掉此人,反倒有损在军中的威信。

听到吕义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张辽也是微微的松了口气,随即,脸上又有些担忧之sè,沉吟道:“主公此计虽好,只是,要做成此事,必须要一个能够模仿尹楷笔迹的高手,可军师与袁先生,似乎都不擅长此道啊!”

“哈哈哈……张叔,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你难道忘了,我们军中,那陆展不是号称书画双绝吗,模仿笔迹而已,难不倒此人的!”

吕义微微一笑,他若是没有完全的准备,岂敢进入毛城。同时,吕义的心中也有些庆幸,原本收下那陆展,他心中还有些后悔。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派上了用场。

张辽也是听的眼睛一亮。点了点头,看向吕义的目光,带着由衷的敬佩。

“主公,那这个娘们怎么办?”

孙观又是指了指已经吓得瘫倒在地上,面sè惨白的妖娆妇人。

吕义神sè一冷,看了看那妖娆妇人,不得不说,此女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丰腴,前凸后翘,尤其是此时身无寸缕,看的很多狼骑兵都是狂吞口水。

但是吕义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就是收回了目光,沉声道:“尹楷既然敢陷害我们,他就因该做好破家灭族的准备!”

说罢,吕义转身离开了这里,翻身上马,朝着府邸外行去。

就在吕义离开的同时,这座府邸,顿时传来大片的惨叫之声……

第二rì一早。

当毛城的百姓出门,进行一rì的劳作的时候,突然发现城中的军卒,竟然是变了。城头之上,袁军的战旗已经被人挪到角落,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墨sè的苍狼旗,旗帜上,一个斗大的吕字,格外的醒目。

这,是并州军的旗帜。

凡是参与守城的百姓,都曾亲眼见过。心中对并州军有些感激,更多的,却是畏惧。毕竟,并州军抄略成xìng,整个河北都是闻名。

很多人都是吓得跑回了家中,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是小心的藏了起来。只是,出乎大家预料的是,足足等了一rì,城中,并没有发生一起并州军抢夺百姓财物的事情。

这又是让毛城的百姓,胆子变得大了起来,觉得也许那只是传闻,与事实不符。街面上,渐渐的重新恢复了一丝生气。

只是这丝生气还没有维持多久,尹楷被杀的消息,就是传遍了大街小巷。这让毛城的百姓又是紧张起来,感觉惶恐,不知所措。

吕义可不会管毛城的百姓到底怎么想,杀掉尹楷,他立即命人全面接收了城中的防务,,城中的守军失去主将,加上对并州军的畏惧,都是没有抵抗,默认了这种举动。

这些被撤换下来的士卒,吕义也充分的利用起来,命他们挨家挨户,征募青壮,帮助修理城墙。防备随时可能会杀到的黑山大军。

甚至眭固那里,吕义也派出了数波快马,不断的催促眭固尽快赶路。可以说,为了面对黑山军的大举进攻,并州军已经是绞尽脑汁,做了一切可能的准备。

并州军入城的第二天,一切平静,外出的探子,没有发现黑山军的踪影。黄昏时分,倒是眭固的步卒,终于是赶了上来。

听说了尹楷被杀,眭固也只是楞了一下,随即明智的闭口不言,只是紧张的安排士卒休整,防备黑山军可能的进攻。

第三rì,毛城依然平静,丝毫没有看到黑山军的踪影。

这让吕义感觉有些焦躁。干脆一整天,都是坐在城楼之上,眺望着远方的旷野。

“按照我的估计,这黑山军应该是要到了啊。再说,我可是灭了张燕的一个部将,此人不可能不发兵过来寻仇!”

城楼之上,吕义一手按剑,一手搭着凉棚,朝着远处不住的眺望。

“兴许,那张燕走了别的路,避开了我们!”孙观瓮声瓮气的说道。昨rì他没有睡好,说这话,已经是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张辽点了点头,随后又是摇头,“不太可能!毛城是黑山军必经之路!其余的小道虽然也能通过,但张燕意在速战,绝不可能舍近求远!”

“不必说了!张燕,已经到了!”

咔嚓一声,吕义拔出了插在地面的长剑,指着远处的旷野,神情,极其凝重!

“咚!咚!咚!”

就在吕义说话的同时,远处的地平线上,忽然出现了一群群黑压压的小黑点,正朝着毛城的方向急速奔驰而来。

仿佛一股黑sè的浪涛在奔腾。黑点之中,间或还能看到一群群黑牛,哞哞的叫着,拉着数十辆巨大的战车。

战车之上,又是放置着数面巨大的战鼓,都是用生牛皮蒙成。一群身材jīng壮的壮汉,此时正光着上身,拼命的击打着战鼓。

“吼!吼!”

黑sè的浪cháo越来越接近,从远处狂涌而来。无数身穿黑sè战袍的士卒在大吼,咆哮,脚步迈动,应和着战鼓的节拍,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

“快,鸣钟!让将士们上城!”

吕义脸sè一变,城外的士卒,战意高昂,与并州军以前的对手有些不同。尤其是,这些人都是山中悍匪,多有亡命之徒。

此时进入平原,这些人更是健步如飞,从远方怒杀而来。不说其他,光是数万人大吼的气势,就是让城上很多士卒的脸sè未变。

这些士卒,都是青州的郡兵,寻常只是跟小股的盗贼,黄巾的残余对战,何曾面对过这数万人的大厮杀。

许多人当场就是惊呼出声。城外的战鼓声,越来越大,滚滚如夏rì惊雷,震的人双耳都在鸣叫。

随着距离的拉近,吕义终于是看清,远方的黑山军的真面目。

这是一群凶悍的巨寇,人人勇健,个个嗜血。最先出现的,是一重重的枪林,无数的枪头,白森森一片,冬rì的阳光一照shè,即使闪烁着瑰丽的sè彩。

枪兵过后,又是一群群的戟兵大吼而来。长戟,短戟,间或混杂了许多的长矛。数千个最雄壮的黑山军扛着他们,神情紧绷的迈步前行。

戟兵之后,竟然又是一群枪兵,只不过,与一开始的铁枪不同,这些枪兵,或多或少,都是竹枪,木枪,甚至还有长长的木棍。

尽管武器杂乱,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透出一股蓬勃的斗志。

“好多枪兵!长戟也有很多!”张辽皱了皱眉头。神情也渐渐的开始凝重起来。狼骑兵虽然善战,倒是面临这如同刺猬一般的大阵,想要突破,很难!

“不止是这些,你看那两翼,全部是弓手,弩手,甚至还有标枪!张燕此举,完全是冲着狼骑兵来的!”

吕义笑了笑,似乎有些明白,为何张燕会这么晚才到,不用说,他肯定得知了自己有着大量的骑兵,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这才杀了过来!

“命狼骑兵做好准备,张叔,我们去会会他!”

吕义淡淡的说道,再次看了一眼城外黑压压,似乎无穷无尽的黑山军,脸上,同样露出强烈的战意。

张辽立即就是飞身下了城墙,不用吩咐,城中,狼骑兵已经是上了战马,自动的排成了一个横排。

“臧将军,毛城由你接掌,让小兔子辅佐你!”吕义又是发令道。叫来臧霸与眭固,命他们镇守毛城。

眭固对于吕义叫他兔子,已经是基本上免疫了。他曾经抗议无数回,都是被强力驳回,只能认命。

“主公放心,但有臧霸一口气在,此城,绝不会失去!”臧霸神情严肃。朝着吕义抱拳。看了黑山军的jīng锐,他知道,这是一场硬仗,绝不容有着丝毫闪失。

眭固也是沉着脸,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恐怕也连孙观都是不如,于是很痛快的当着吕义的面,把手中的兵马交给了臧霸。

见到城中已经安排妥当,吕义再不耽误,带着亲卫,大步流星,走下了城楼。

城下,立即传来一声高亢的马鸣。乌云驹欢叫着走了过来。城门处,已经列阵完毕的两千骑兵,也是同时举起了竖起了手中的铁戟,昂首挺胸,眼神灼灼的看着吕义…….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