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六十七章 吕义出兵

()“父亲,河内遭逢大变,此乃千载难逢之时,若吕将军前往并州,旷rì持久,不如命他就在河内招兵,一来节省时间,而来,或许能引诱张杨旧部来投!”

袁尚白衣胜雪,一尘不染,此时侃侃而谈,潇洒从容,自信大气,向袁绍介意道。只有心底的最深处,才露出一丝冷笑。

审配急忙帮腔,点头赞同。

两人都以为,吕义想借口并州招兵,来个缓兵之计,赶忙跳出来打断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河北重臣,袁绍的左膀右臂,一个是最溺爱的幼子,拥有天生的贵人相,他们同时开口,立即左右了袁绍的决定。

哪怕袁谭开口,亦是无法。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我儿说的有理,前往并州招兵,时间太久,河内之地,当用速战,子诚,我允你在河内招集张杨旧部!”

袁绍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偏向袁尚一方。这让吕义失望非常,闻言只能苦笑。他就知道,得罪了袁三公子,自己要回并州恐怕艰难重重。

不过,他并不后悔。若是重来一次,他依然会那样做。接过了袁绍命人送来的奋威将军的官印,吕义与袁谭告辞离开。

袁谭的心情很沮丧,出了将军府,立即向吕义道歉,沉声道:“子诚,这次真的对不住你,若我早知道这件事,是绝不会现在带你过来的!”

吕义哈哈一笑,虽然没有能返回并州,但他并无沮丧,反过来安慰道袁谭道:“大公子无须担心,这一次,说不定是你的机会啊!”

“大公子试想,幽州的战事胶着,各州兵马都被牵制,若这次我青州能够攻占河内,你在大将军心中地位,必将更加重视!”

袁谭眼睛一亮,被吕义的描述吸引,神sè露出一丝向往,随即,又是颓然一叹,yīn声道:“子诚说的是好,只是你兵马太少了,你也别指望我三弟真的会给你支援,这一次,你只能孤军奋战!”

吕义脸sè一变,他心中早已经料到,却还有一丝侥幸,认为袁尚将能以大局为重。袁谭的话,可谓是彻底粉碎了他的奢望。令的恍然又惆怅。

他想起了即将开始的官渡之战,那样事关生死的一场大战,河北内部,都因为争权夺利,葬送了袁家的大好形势,

更何况是自己小小的并州军,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子诚,答应我,若事不可为,宁肯兵败,也要全身而退,我也会联络支持我的士人,到时候全力保你!”

袁谭拍着吕义的肩膀,神态认真,有一种真诚。这虽然是青州的一个机会,但吕义兵马太少,还有袁尚掣肘,袁谭对于征讨,已经没有了信心。

安慰了吕义几句,就匆匆离开,前去寻找辛毗兄弟,商讨对策。、

这让吕义微微有些感动,袁谭对外人狡诈,对于自己人,却能推心置腹,保持一份关怀。

“难怪那么多汝颍士人会支持他,此人长而惠,并不是传言中的那么不堪,只是,你对我,未免太没有信心了,这次河内之战,我的并州军,绝不允许失败!”

没有了外人,吕义的脸上,自然露出一丝孤傲之sè,眼中有自信的光芒在闪烁。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傲气,来源于对于部下的信任。

陷阵营,狼骑兵,若是连一个小小杨丑都无法战胜,他凭什么,去征战天下,重塑吕氏的威名!

与此同时,大将军府中,张杨被杀的消息,如同旋风一般,传遍了全城。所有的世家都震惊,继而派出心腹,赶往将军府打听。

更有无数快马,冲出邺城,朝着河内的方向赶去。

一个时辰后,大将军袁绍开始召集文武大臣,正式商讨河内之事。这又让无数世惊悚。当然,吕义奉命出兵的消息,自然也传了出去。

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将军府邸之外,很多话世家都是脸sè狂变,一白发老者犹自不敢相信,赶忙询问将军府的侍卫。想要再确认一遍。

最终,这个消息得到了证实,甚至连袁尚作为主将,都被坦言相告,没有丝毫隐瞒。

“竟然是真的,我听说那并州军不过两千余人,如何打得过杨丑,大公子没有说话?”白发老者惊疑,似询问他人,又似在自语。

至于袁尚这个主将,直接被众人无视。在场之人,都是世家的重要人物,并不乏jīng明之辈。

袁尚虽然扬言出兵一万,但除非并州军进展顺利,否则,这些兵马,是绝对不会轻易出动。

“刘老儿,你不是说,要把女儿嫁给那吕义么,再不快行动,可就没有机会了!”人群中,有人在嗤笑,大声向白发老者挑衅。

白发老者神sè一变,怒道:“胡说八道,我家闺女都已经许配了家人,哪里还有女儿嫁出去!”

“我等乃是世家,书香传家,岂能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粗鄙武夫!”又有人点头,点头赞同。

此人,曾经也想与吕义联姻,甚至已经要派人过去说媒,听说并州军要出兵河内,立刻改变主意。

“你速速回去,命人把媒人最回来,大公子府,不用在过去了!”人群中,有一中年文士扯过心腹家人,再对他低低吩咐。

“我写的那张请柬呢,发了?快,立刻赶过去,把帖子给我要回来,一个粗鄙武人,也配令人招待,传出去,岂不是辱没了家门!”又有世家公子,在气急败坏,跳着脚,带着家人朝着外面跑去。

霎那间,大将军府邸之外,车马云集的场地,瞬间空下去一大半,很多人都是急冲冲,一言不发都是离去。

这一切,虽然没有传入吕义耳中,但是,赶回大公子府邸的他,还是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原本门可罗雀的大公子府外,黑压压的挤满了人,都是青衣小帽,或神态倨傲,或满面笑容,一看就是名门世家的仆人。

一开始,吕义以为这些人都是来拜访袁谭,并没有在意,只是没过一会儿,府邸外黑压压的人群,却是一哄而散,人人脸sè发黑,透出一股晦气。

“怎么回事?”

吕义在人群中看到了张辽。赶忙走过去。只见张辽脸sè涨红,额头青筋乱冒,浑身都有杀气,不由吃惊。

“主公,这些人,实在太过无耻!”张辽怒气填胸,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吕义诉说。

原来,这群人今天一大早就是过来,要拜访吕义,更是送上了许多礼物,甚至还有几个媒人混杂其中,旁敲侧击,要打听吕义的底细。

这让张辽很是高兴,亲自出来迎接,各种礼物,请柬,直接收到手软。但是,就在刚才,这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脸,扭头就走,甚至还有人当场把送出去的礼物,又要了回来。

这差点让张辽气炸掉。几次想拔刀杀人。

“主公,你说可气不可气!若是在下邳,这等人,某将早已经杀之!”张辽神sè愠怒,更添一份威严,他虎躯颤抖,双目喷火,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在为吕义鸣不平!

吕义却是神sè淡然,并无生气的意思,神sè之中,隐隐的还带着一丝兴奋之sè,拉住张辽的胳膊道:“张叔,何必跟这等人生气,快跟进来,我并州军的机会,来了!”

“什么?”

张辽震惊,进入河北,他做梦都在想着回到并州,难道…..张辽又惊又喜,慌忙跟着吕义,进入府邸之中,回到吕义的小院。

“主公,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那袁绍允许我们回并州了?”两人坐定,张辽迫不及待,问出了自己的关心。

“哪里有这么容易!”

吕义苦笑。并州多虎贲之士,乃袁绍征兵重地。吕义可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易的回去。当即,他就把袁绍的决定告诉张辽。

“河内之兵,倒也是不错。以前温侯曾经在那里住过,极得河内军心!”张辽眼睛一亮,只是遗憾不能回并州招兵,“河内之兵,多是张杨从并州招募,亦是不错的兵员。”

“这正好我想说的,张杨与我叔父,皆边地人,他的手下,肯定有很多边地悍勇之士,若此次我们能吞灭杨丑,哪怕依然不能恢复并州军的元气,也能极大的补充我们的兵力!”

吕义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sè。巴不得张杨的兵马越多越好,若是能够一次恢复并州军全盛的规模,那就更加美妙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吕义只是想想,并不敢奢望。他拉过张辽,两人细细商讨了一会进兵河内的事情。随即吕义让张辽立即启程,赶回北海,把兵马全部调来。

随即,吕义就要起身,去院子里练刀。

就在此时,一个狼骑兵却是满脸古怪的走了过来,对吕义说道:“主公,甄家二公子求见!”

“甄俨,他来做什么?”

吕义感觉奇怪。自从上次街上相逢,甄俨就一直没有再来寻找自己的麻烦。没想奥现在,他竟然过来了。

“看来,这位甄公子也听到了风声,要来痛打落水狗了!”

吕义心中冷笑,抬手道:“让他进来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