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三三一章 抑曹

    潼关惨败,带着数千残兵狼狈逃回军营的曹操当场气的发晕,许诸等人顿时大惊,一窝蜂的冲上去,掐人中,叫大夫,还有人大呼小叫的要去叫巫师来跳大神。闹得是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忙乱了半个时辰,昏迷的曹操才是幽幽转醒,随即却是放声大哭道:“若是奉孝在此,我岂会有此败乎!”

    曹操明着是感叹郭嘉算无遗策,若不是生病留在许昌,他绝不会在潼关中了并州军的埋伏。,其实实质上,却在暗怒手下的这帮子文武没用,竟然没人看出并州军的伏兵。

    陆续逃回的文臣武将很多人听出了弦外之意,都是满脸羞愧,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尤其是文臣一方,都是面色通红,许多人当场就跪下了,向曹操请罪。

    武将一方也好不了多少,陆续逃回的夏侯惇,夏侯渊兄弟都是咬牙切齿的跪下去,大声叫道:“丞相勿忧,我军中陆续逃回军卒还有上万,这次定不与那吕义干休!”

    “此事容后再议,倒是张郃怎的不见?”到底是一方奸雄,拿得起,放得下,曹操很快就是调整好状态,收了眼泪,只是目光一扫,逃回的军将只见到高览,却不见了张郃,曹操顿时就大惊起来。

    高览也是面色凄然,朝着曹操拱手说道:“回主公,当时兵荒马乱,我等各处分散,我也不知道张将军逃没逃回来!”

    “什么,难道此来潼关,老夫不但要损兵,还要损一员大将吗?”曹操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并州军这么难惹,他干嘛要跑来算计吕义啊。

    当即曹操就要下令,命人四处出动,前去寻找张郃的下落。又怕张郃被并州军俘虏投降,心中又忧又怕。

    就在此时,突然外面一阵马蹄隆隆的声响传了过来,有小卒飞速来报,大叫道:“丞相,不好了,并州军杀来了!”

    “来的好快,那吕贼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啊!”一听说并州军杀到,军帐之内,很多人文武都是脸色灰白,露出惊恐的神色。

    曹操却是猛地站了起来,大喝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州军虽强,军中营盘尚固,传我军令,整合兵马,固守待援!”

    “诺!”

    看到曹操指挥若定,有些惊慌的武将马上镇定下来,夏侯渊等曹营猛将更是飞速冲出去,开始召集兵马,准备坚守营盘。

    曹军军营之外。

    吕义带着数千骑兵一路猛冲,朝着曹操的营盘杀了过来,只是推进的速度很不令他满意。

    一来是骑兵长途奔袭,又刚参加了一场大战,精力不济,二来却是沿途大量的曹军溃兵挡路,也给并州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等到他杀到曹营外面的时候,就看到整座曹营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看里面的旗帜数量推算,里面少说也有不下万人的兵马。

    而这次跟随自己赶来的骑兵却不过五千出头,凭借这点人要去攻打曹操的军营,还真没什么胜算。

    可要吕义就这样放过曹操,心里还真有些点儿接受不了,毕竟这可能是曹操败的最惨的一次,若是能够趁机攻进去,说不定一代奸雄就要死在自己手上了。

    “传令,大军准备,我们试探着进攻一次!”

    吕义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紧巴巴的赶来了,不能白跑一趟了事。就算打不下这营盘,吓吓曹操,也可以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主意一定,吕义亲自从马岱手中取了一张硬弓,打算带骑兵绕着军营射一轮箭雨,寻找一个突破口。

    身旁的骑兵也是纷纷放下铁戟,开始取出背上的弓箭,作出进攻的准备。

    里面坐镇的曹操一看并州军这架势,脸都白了,赶忙派人出去喊道:“有请吕将军搭话!”

    “曹操,我们都开战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砍吧!”

    吕义冷笑一声,懒得理会曹操,看看身边的骑兵都是备好了弓箭,一声令下,冲到了军营附近,张弓就是开射。

    顿时,天空之下,一片箭雨呜呜的落入了曹营之中,里面的曹操气的脑袋生疼,怒气填胸,恨不得冲出去跟吕义大战。

    但曹操到底还是冷静的,一边指挥士卒抵挡,一边也吼叫道:“吕子诚,你真要与我开战吗?须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交恶,只会便宜了袁绍,不如我们联手如何?”

    “想跟我联盟,等你能活过今晚再说吧!”

    吕义一听曹操的话,并没有下令停止进攻的意思,依然是拼命的绕着曹营放箭。甚至还让庞德令人冲击了一次曹操的营门,虽然没有成功,也把里面的曹操吓的额头冒出大片冷汗。

    然而就在此时,南面的方向,突然扬起大片的烟尘。笔直的朝着曹营的方向冲了过来。

    在带人与曹操对射的吕义面色马上一变,他的骑兵都在潼关,要来也是从西面来,这南面来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兵马。

    “全军转向,我们去攻打南面的兵马!”

    一看到南面扬起的尘土,吕义估计,哪里就算有骑兵,人数也不会太多,既然曹营攻不破,灭了外面的曹军也是可以!

    想到这里,吕义再不犹豫,拨转马头,第一个朝着南面杀了过去,庞德马岱唯恐吕义有事,慌忙一左一右的跟在身旁,一起杀了过去。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一群群身穿火红战裙的曹军骑兵出现,最令人惊诧的是,。这群曹军虽然只有两千余人,可人人都是双马,有的还是三马!

    这样的配备,就是并州军也很难做到!战马倒是能凑齐,关键是养不起那么多的战马啊!

    吕义当即就吓了一跳,等双方凑近了一看,吕义却是乐了,就见到远处的曹军之中,一员白脸曹将,盔甲凌乱,披头散发,不是统领虎豹骑的曹纯是谁?

    而曹纯后面跟着的,不就是那些逃走的虎豹骑残兵!至于战马,很多都是捡了自己丢弃的那些。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真是冤家路窄啊!”

    一想起曾经被曹纯追的狼狈而逃,吕义就一肚子火气没出发,如今情况颠倒,曹纯成了疲兵,人数还少,正是报仇的好机会啊!

    “全军听令,冲锋,那群虎豹骑,不可放走了一个!”

    手中的蜀刀刷的一下扬起,吕义大吼一声,率先就要第一个冲上去,先斩了曹纯,可他忘了现在骑着的不是乌云驹,速度还没跑起来,身旁的庞德马岱就是怒吼着超过了他,一起朝着曹纯杀了过去。

    “吕贼竟然杀到了这里,难道丞相败了?”曹纯发现杀过来的是吕义,脸色马上变得惨白一片,有心想要转身逃走,可来不及下令掉头,庞德马岱就是笔直的朝着他杀了过来。

    曹纯顿时气的吐血,破口大骂道:“吕贼,你不要脸,竟然二打一!”

    “错了,不是二打一!是三打一!”

    吕义从后面也冲了上来,加入对曹纯的围攻之中,曹纯差点没气死,他再一根筋,也不敢跟三个猛将一起厮杀啊,嘴里怒吼着,转身就是躲入军卒之中。

    “杀,本将今日就灭了你们虎豹骑!”

    虽然跟来的不是狼骑兵,可虎豹骑日夜狂奔,彻底成了疲兵,吕义也不用太多顾忌,带着人马一个冲锋,杀入敌群就是乱砍乱杀。

    其余的骑兵也是紧紧跟上,跟虎豹骑拼死厮杀在一起,虽然他们单个的力量比不过虎豹骑,可一个不行,那就两个一起上,直接对这群残兵进行群殴,杀的残余的虎豹骑惨叫不断,很多人没有坚持几下,就被乱戟捅死。

    “并州军,你们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眼睁睁的看着两千虎豹骑将士不断的死去,躲在后面的曹纯气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大怒着就要上去跟吕义拼命。

    “将军,不可啊,前面就是丞相大营,我们只要冲进去就能活命啊!”有虎豹骑的校尉大声说道。

    “对,分散突围,能逃出去多少是多少!”曹纯悲吼了一声,主动避开了吕义,领着满地乱跑,企图饶过吕义,逃回曹营。

    “围住曹纯,不要让他跑了!”

    吕义一看虎豹骑开始分散突围,直接就锁定了曹纯的位置,杀一百个虎豹骑,都没有都没有有杀死一个曹纯管用。

    “杀!”

    庞德马岱一起舍弃了自己的对手,如同两头猛虎,一前一后,朝着逃跑的曹纯追杀了过去,企图把曹纯给堵住。

    吕义则是没有上前掺和,而是怀抱蜀刀,冷眼看着军营的曹操。默默的说道:“曹操,我倒要看看,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曹纯战死吗!”

    军营之内,似乎感受到了吕义挑衅的目光,箭塔之上的曹操脸色铁青无比,看着一个个虎豹骑惨死在突围的路上,曹操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吕义,里面闪烁着无穷的凶光。

    “丞相,救我啊!”

    就在此时,又是一声惨叫传入了军营之内,却是曹纯终于被庞德一下赶上,一刀砍在了后背上,马上皮开肉绽,血水喷射,几乎都是露出里面森然的白骨。

    若是换了别的人,恐怕早就受不了疼痛,摔下战马了,可曹纯硬是咬着牙,双手死死的抱住马脖子,拼命朝着曹操的军营冲了过来。

    军营之内,曹操终于受不了,看到曹纯受伤将死,直接吐了血,也顾不得这是吕义要引诱他出营了,到底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曹纯死去。也舍不得呕心沥血的组建的虎豹骑被人当面歼灭,慌忙让许诸出战。

    许诸得令,怒吼一声,提着门板大小的战刀带着人就要打开营门冲出去。

    “总算是出来了,大家准备,他们一开城门,我们就杀进去!”一看曹操果然忍不住要开营门,吕义顿时大喜,一队骑兵早就被他集合到身边,甚至追杀曹纯的马岱都是跑回来了。

    一看曹操开门,吕义带头,数百个骑兵一起怒吼着冲了过去,附近的骑兵也舍弃了残余的虎豹骑,争先恐后的朝着曹营杀去。

    里面的曹操顿时脸色一变,明白这根本就是吕义设下的陷阱,可他却不得不咬着牙跳进去,毕竟外面的可是曹纯还有最精锐的虎豹骑,死一个都要让他吐血,若是被人当着面全灭掉,那绝对会要了曹操的老命。

    夏侯渊夏侯惇兄弟已经奉命,集合营中步卒,准备应对吕义的骑兵冲击。

    眼看着,双方一场混战就要开始,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喊杀声从远处传来,这一次却是北面。

    双方都有些懵,搞不懂那边是谁的部队,还是外面的并州军,突然发现冲过来的挂着大汉的旗帜,纷纷叫骂了起来。、

    这来的分明是曹兵!为首一人,吕义也认识。还是个熟人,正是河北张郃,从潼关狼狈逃命后,张郃没第一时间回去军营,而是第一时间收集散卒。

    张辽等人还在潼关收拾战场,抓捕俘虏,也就给张郃钻了空子,一路走来,收拢了数三千逃散的曹军,一回到军营,正好看到这里发生战事,赶忙跑来助战。

    随着张郃的到来,曹军将士士气大振,已经绝望的曹纯也是看到了生机,不去军营了,扭头就往张郃那里跑。

    庞德还想再追,吕义赶忙摇头,叫回了庞德,如今南北皆有敌人,军营曹军也杀了出来,这是要三面合围啊。

    吕义只能暗骂曹操走了狗屎运,紧要关头,偏偏遇到了张郃的援兵。好在虎豹骑这次算是被自己彻底打残了,五千大军,估计逃回去的不超过三百人,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不给曹操合围的时间,吕义直接带着庞德马岱扭头就跑,飞也似的跑回了潼关去了。

    “吕义,敢与我一战否!”

    冲出军营的许诸正要找吕义交战,没想到并州军二话不说,扭头有直接走了,气的许诸直跳脚,带着人追了一会儿,奈何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反倒是吃了一路的灰。只能气哼哼的返回。

    军营之内,看到张郃平安归来,曹操也是大喜,可是在看到重伤后被人抬着进来的曹纯,还有仅剩下的数百个虎豹骑残兵,曹操肉疼的忍不住当场落泪。其余曹将也是面色凄然,觉得这一次实在输的太惨。

    而返回潼关的并州军,却是兴高采烈,吕义甚至还在马上哼起了歌。他在半路也想明白了,曹操到底是奸雄,手下能人众多,想要一战而杀掉曹操的机会很是渺茫。

    不过灭掉了虎豹骑这股曹操手下最精锐的骑兵,也相当于在曹操的心口割下了一块肉,算是狠狠的出了一口自己在长安中伏的恶气。

    跟庞德马岱一路谈笑着回到了潼关,张辽已经带人彻底清理完了山谷中的曹军尸体,大量的降卒也被严密的看押起来。

    看到吕义回来,张辽赶忙带着众将过来参见,问道:“主公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是那曹操逃回函谷关去了?”

    “别提了,路上乱军太多,等我们冲到曹营的时候,曹操早就有了准备了!”吕义摇着头,把刚才的战事说了一遍,让张辽也叹息不已,觉得错失了一个杀死曹操的大好机会。

    吕义也感叹了一下,随后问起张辽俘虏的曹军数目。

    说起这事,张辽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高兴的说道:“主公,我们这次抓的俘虏足有八千人,而且都是曹军的精锐,其中还有千余个凶悍的青州兵!”

    “八千人?还有青州兵!”

    吕义这下是真的吃惊了,随后就是笑的合不拢嘴。虎豹骑,青州兵,那都是曹操手下的精锐啊。

    虽然自己也在长安受了许多惊吓,可潼关一战,不但灭掉虎豹骑,还抓捕了千余个青州军,这次真的是赚大了!

    “走,带我去看看那些青州兵去!”

    吕义很早就听闻青州兵的大名了,是曹操手下最精锐的步卒,说是威震中原也不为过,顿时来了兴趣。也想看看他们比之自己的陷阵士如何。

    可是张辽一听吕义要去看青州兵,脸色立刻有些为难,沉声道:“主公可是想要劝降他们,这些兵马,皆是曹操嫡系,投降几乎无望,都是重伤后被我们俘虏的!”

    “既然这样啊!那你看着办吧!”

    吕义想了想,马上放弃了去看青州兵的念头,知道青州兵却是曹操嫡系,不可能为自己所用,直接就丢了张辽处理了。

    张辽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虽然吕义没说,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转身就要下去处理掉那些青州兵。

    “对了,张叔,这次俘虏里面,可有什么文武被抓住吗?”吕义正要下去休息,忽然想起,曹操手下,那可是大才云集,猛将众多,如果自己能俘虏几个,也能弥补并州军人才匮乏的现状。

    可张辽直接摇头,打破了吕义的希望,虽然曹操潼关惨败,可军中文臣,多在军营,偏将以上的,一个都没捉到,倒是校尉抓了不少。吕义听张辽说了几个名字,都是没听过的,马上没了兴趣,直接扭头下去休息。

    接下来的十几天,武威的大军陆续到达,不但赵云带着骑兵上来了,贾诩等人的步卒也陆续赶来。

    总人数足有五万人!若不是还有一部分要帮助纪灵攻打武关,人数还要更多。屯驻在潼关外的曹操收拢了残军,也直接退回了函谷关。双方陷入了对峙之中。

    可总不能一直这样对峙下去,就在吕义考虑是不是趁机分一些兵马去攻打武关的时候,函谷关处,曹操却是突然派人送来了讲和的书信。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