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二十八章 全体兵谏

()随着吴敦三人的逃跑,泰山军很快崩溃了。面临如狼似虎,配合默契的并州军,缺少训练,各自为战的泰山军全面溃败。

营地里,逐渐形成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洁白的积雪,早已经变得猩红。

孙观营地的土窑,比他身上的破衣还要来的寒酸。完全就是平常农家用来保存腌菜的地洞扩大版。

黑咕隆咚的地窖里,空气显得沉闷而又cháo湿。好在并不太冷。地面还铺上一层枯黄的野草。

太多的人走过了,地面的枯草已经结成了一团,干巴巴的陷进泥土里,透出一股子淡淡的霉味儿。

偏偏就是这样的地方,里面却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衣衫褴褛的人,有男有女,以健壮的汉子居多。

不消吕义吩咐,着急的臧霸等人已经挽着袖子,带人扑灭了附近的烈火。张辽打头,高顺随后,一前一后的保护着吕义进入地窖之内。

有机灵的士卒,火速拿出火折,点燃了几个火把照明。

黑暗的地窖待的太久,陡然眼前出现火光,很多人的眼睛都是忍不住紧闭,脑袋低低的埋下。

也有人目光凶狠,强忍住眼睛的不适,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进来的人,一副要吃人的可怖嘴脸。

吕义粗略的看了看,健壮的汉子的约莫占了一半。都是原来孙观的部下,不肯倒戈,被吴敦命人关在了这里。

地窖的味道可不好闻。成功的救出了众人,吕义并没有多待的意思。除了留下孙观,安抚这群忠心的手下。自己则是带着张辽等将快速的走了出去。

虽然偷营成功,泰山军的叛将却是一个也没有抓住。这让吕义极其不爽。愤愤然的召集众将,准备商讨下一步的对策。

营地之中,屠杀持续了整整一夜,除了少部分泰山军跟随吴敦等人逃命,其余的泰山军,全部被杀。整个营地,完全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并州军安全贯彻了吕义的军令,不要俘虏,一个不留。大地染血,人来人往中,只留下一行行凌乱沉重的血脚印,

胜利来之不易。并州军徐州屡败,如今突然连续两次打了胜仗,jīng力过剩的悍卒纷纷发出鬼哭狼嚎的欢呼,那样子,比自家婆娘生了大胖小子还要高兴。

“主公,这群小子闹得太欢了,等我去教训他们一顿!”

营地之zhōng yāng的茅屋,原本是泰山叛将议事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吕义并州军商议军情的重地。诸将纷纷在坐,神情肃穆的交谈着今夜的战事。

冷不丁被屋外的鬼哭狼嚎影响,张辽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陷阵士军纪严明,自不会那样乱叫,很明显,吼叫的肯定是自己的部下。

这让张辽有些难堪。尤其是还有臧霸等人在场的时候。他觉得有必要竖立自己严以治军的风范。

吕义对臧霸的重视,很让张辽这位并州军的老将,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侧耳听了听。屋外的嚎叫声越来越多。粗犷的吼叫中,带着浓浓的喜悦之意。吕义不禁大感欣慰。

暗道老子好不容易领兵打了胜仗,士卒的欢呼,不就是对自己的肯定嘛,哪里还会阻止,巴不得所有人都过来赞扬自己。于是大度道:“算了,难得将士们高兴,就放纵他们一次吧!”

“虽如此,今晚过后,主公还须严明军纪,不得对士卒放纵太过。”偷营获胜,袁涣这样的文臣自然赶了过来。张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吕义大大的不喜。

偏偏吕义又不能生气。毕竟,袁涣说的是忠言,虽然逆耳,吕义却不能不听。赶紧端正了仪态,肃容道:“张将军,此事就交给你了!”

见吕义听取了自己的意见,袁涣微微点头。露出满意一笑。心中被迫投靠并州军的委屈,也消散了许多。

吕义欣然纳谏,表现的颇为开明。陈宫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

身为并州军唯一军师,资格最老的文臣,怎肯让袁涣专美于前,努力表现道:“主公,我军虽然小胜一场,但吴敦三人的兵马还在,当务之急,我们当趁胜追击,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军师所言甚是!”只是一场小胜,吕义虽然高兴,还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按照臧霸提供的情报,泰山诸将,每人都有两千余的可战之兵。若是纠集起来,凑出个六七千人,自己对付起来也是一个大麻烦。

“这样吧,传我军令,全军休息两个时辰,我们接着攻打对方的营寨,绝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臧将军,泰山军你最熟悉,到时候你领路。”

略微想了一想,吕义做出了决定。

“诺!”臧霸爽快的站起来,拱手答应道。亲耳听到昔rì的结义兄弟背叛自己,臧霸这样的老实人也火了,恨声道:“主公放心,只要臧某还有一口气,定要杀了那三个不义之人,献于主公帐下。”

“主公,我军厮杀了一夜,人困马乏,只休息两个时辰,是否太过仓促了?”陈宫微微皱眉,有些担心的道。

“无妨。我自有妙计!你等且附耳过来,按照我的吩咐的做,不得有误!”吕义胸有成竹。让众将靠近自己,低低的吩咐了几句。

“主公此计,是否太过诡诈了。”袁涣一听,面有难sè的道。觉得吕义行事太过下作。有违仁君风范。

“兵不厌诈!袁先生你看,连圣贤都告诉我们,当兵的是不会讨厌我们用诈的,我们怎能不遵从呢。就这么定了!”

吕义得意洋洋的道。浑然不去看两位文臣羞愧难当脸sè。袁涣几次张嘴,想要指出孙子的话不是那么解释的。若是传了出去,大大的丢人。

无奈当着众人,袁涣不好开口,只是暗暗下定决心,要抽空跟吕义探讨一下学习经文的重要xìng。

陈宫却是若有所思,睿智的双目微微的闪了闪,似乎明白了什么。主动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其余众人不甘落后,纷纷跑了出去。不多一会儿,喧闹的营地内,突然传来无数疯狂的叫骂,诅咒,还有不甘的怒吼。

不知何时,士卒中流传了一个小道消息,泰山叛军这次被杀的怕了,准备一逃回老巢,收拾了细软就躲进山里去,一份钱粮的也不会留下。让大家白跑一趟。

这还得了!

大伙儿拼死拼活,甚至咬牙在雪地里埋伏了一夜,为的是什么,除了吕义的军令,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钱粮!

“那群天杀的贼子,老子们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吃下去的。”并州军士义愤填膺,指天骂地,急的跳脚。

臧霸的部下本来还等看热闹。但是没过多久,一个据说是吕义新近提拔的亲卫士卒不小心透露了一个消息:这次攻打叛军,所有财物,、全部分给众将士!

众人一听,顿时心如烈火,人人面红耳热。泰山军虽然拮据,到底家大业大,若是真的把钱粮分下去,虽然说不上太多,但也能人人温饱。

顿时,无数归附的泰山军,对吕义好感大增。也还有人不信。但臧霸随后就站了出来,肯定了确有其事。

大将张辽则是遗憾的表示,考虑到敌军很可能在明rì远遁山林,这个奖励,已经被迫取消。

这让无数满怀期待的士卒,心情跌落谷底,对吴敦等人骂不绝口,就是原本的泰山军,也是气的眼睛血红。

当兵吃粮,从来就不缺少为财而死的亡命之徒,一传十,十传百,不过半个时辰,已经传入了营中所有士卒的耳中。引来骂声一片。

一向冷静的陷阵士,更是大闹着鼓动自家将军,前去向主公请命,表示将不辞劳苦,深夜进兵,挡住那群逃跑的叛军。

有了陷阵士带头,众军士猛然醒悟,纷纷鼓动自己的主将,前去向吕义请战。

“什么,请战,此时万万不行,将士们厮杀了一天,早就累了。我吕义宁肯兵败,也绝不会不顾士卒的身体,强迫他们进兵的!”

众将一起请战,吕义勃然大怒。当即叫来全体军卒,当场痛骂了众将一顿。

“主公,我们不累!让我们出战吧!”

台下,士卒的吼声犹如山崩地裂。大把的金银就在眼前,几乎是触手可及,谁还睡的着觉,纷纷红着眼睛叫嚷。

“这怎么行,你们为我浴血而战,吕义又怎能不体恤将士们的身体。”吕义很为难,面上犹豫不定。

“主公,让我们去吧!”

“愿为主公效死!”

士卒一看吕义坚决不出兵,慌忙以更加坚决的声音,把吕义的话堵了回去。就是身上有伤的,也是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胸脯拍的震天响,表示自己还能再杀几个敌人。

“这…..好吧!”人群汹涌,将士们求战心切。吕义勉为其难,终于点头答应下来。末了有关心道:“还有体力的可以出战,实在跟不上的,也不要勉强。”

“愿为主公效死!”

在场的两千余将士,全体被吕义感动。天气依然严寒,但是吕义的话,却是火炉一样的温暖。

“跟着这样的主公,就是战死,那也值了!”很多的士卒,脑中同时冒出这个坚定的念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