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二五四章 战鱼复

()屠灭了益州的水军,吕义就是马不停蹄,继续朝着巫县进发。要趁着吴兰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夺取进入益州的第一个落脚点。

同时,吕义也是派人去通知了高顺,让他领兵加速进兵,赶来巫县,配合自己攻打巫县。

只是高顺注定要白跑一趟了,当他刚刚领兵靠近巫县的时候,巫县县令,已经是带着逃回的数百个水军,出城投降了。、

最令吕义感觉好笑的是,巫县的县令还以为这次来攻打益州的是荆州大军,自知不敌,很是干脆的就是主动投诚。

直到见到吕义,发现过来的是并州军后,巫县县令才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但城门已经开了,巫县县令也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自认倒霉。

吕义也没有为难此人,到底是益州第一投降自己的官员,还是有必要善待的,也没有让大军进入巫县,只是收拢了俘虏,继续朝着鱼复进发。

半途之上,张辽也派人发来消息,骑兵发现了从水寨逃出的信使,已经活捉,就等着吕义的处理意见。

对于这个信使,吕义原本是打算斩杀的,可是随后赵云又是提了一条建议,何不伪造书信,引诱吴兰派兵来援。

吕义一想也有道理,当即就是派人去高顺那边,调集陆展过来,随即又是命秭归的申仪撤掉营地,带兵镇守巫县。

至于甘宁的水军,吕义没有多问,而是让甘宁看着办。

随后,大军就是启程,赶去与张辽合兵一处。

从陆地入永安,必须要经过一段狭窄的小道,左边是群山,右边则是滚滚巫峡。是一处易守难攻之地。

张辽的骑兵到了道路的末端,就是不敢继续前进,而是停留在这里,负责切断巫县与鱼复的联系。

只是这样一来,骑兵不由的更加憋闷了,尤其是听说赵云等人在巫县全灭了水寨守军,张辽更是羡慕的不得了,当即跑来军帐,大声道:“主公,我们骑兵好久没有厮杀了,下一战,无论如何,请交给我们骑兵吧!”

吕义闻言呵呵一笑,他也知道骑兵估计是憋得慌了,而且长久不厮杀,也容易消磨悍卒的斗志。当即就是点头,同意了张辽的要求。

张辽顿时大喜,就是赵云与张绣也是笑了起来,他们也是骑将,若是骑兵出战,能够少得了他们吗?

张辽更是问道:“主公,我们现在就进攻鱼复吗?”

“再等等,鱼复毕竟有七千守军,先引诱一部分出来击杀,然后攻城,才能事半功倍!”吕义笑了笑,安抚住张辽等人。

然后就是等待高顺大军上来。自己则是跑回军帐之中休息,顺便看看兵书。转眼间,一天就是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吕义听到阵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阵阵的欢呼声传了进来,嘴角立刻露出一抹微笑。他知道,高顺的步卒到了。

赶忙叫过亲卫一问,果然如此,高顺的步军昨天夜里就是到了,却是不敢吵醒自己,军帐之内,一群群步卒也在摩拳擦掌,准备大战一场。

还有一些人则是围住陷阵士,听他们讲述攻打水寨的经过。陆展也是混杂其中,竟然还拿出纸笔在记录。说是要流传后世。

这无疑让陷阵士讲的更加兴起了,唾沫横飞,喷了众人满脸。偏偏许多士卒都是听的津津有味。

看到这样的场面,吕义还真有些不忍打扰,但还有事情需要陆展去做,也只能派人把陆展叫了过来。

听说主公要找自己,陆展赶忙放下书简,小跑着来到吕义身边,故作豪迈的一抱拳道:“主公!”

只是陆展到底是身材还是单薄了一些,此时抱拳,非但没有豪迈的气概,倒是让吕义有一种滑稽的感觉。当即就是笑了起来。

“这里有件事,还非你不能办成!”吕义拿出了张辽骑兵缴获的那封求援信,递给了陆展。这是水寨的一个守将亲笔所写,而且还是血书。可惜那个守将运气不好,刚写完,就被甘宁砍了脑袋。

还在军中还有一个书画双绝,现在就要看陆展的本事了。

陆展也不推辞,拿起书信看了几眼,先是大摇其头,骂道:“好难看的字,这真是人写的!”

吕义闻言老脸一红,他写的字,比这个还不如呢。这明显是指桑骂槐啊,吕义顿时冷哼了一声。

陆展猛然醒悟自己说错了话了,赶忙辩解道:“主公,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这敌将写的难看!”

那还不是一个样,听了陆展的解释,吕义恨不能上去踹几脚,骂道:“少跟本将废话,限你半个时辰之内,给我把这封信重新卷写一份!”

“不用半个时辰,属下这就动笔,很快的!”说道书画,陆展总算是露出了一股傲然之气,也有将功赎罪的意思,赶忙是取来纸笔,依照吕义的吩咐,模仿死去守将的笔迹,重新书写了一番。

然后吹干墨迹,双手递给吕义。

吕义看了一眼,见到没什么破绽,就是派人选了一个jīng干的汉中士卒,带着书信,飞速的前往鱼复去了。

然后又是派出张辽赵云等人,带着三千重甲,埋伏在援兵的必经之路,步卒也没能闲着,被吕义安排埋伏在左右两翼,一旦吴兰上当,就好掐断敌军的退路,做到一战全歼的目的。

一切准备好后,吕义则是带着贾诩等文臣,选了一处高地,做好观战的准备。

………………

被吕义派出的使者,一路快马加鞭,飞速的赶到了鱼复城外,此时鱼复城中,还不知道巫县已经陷落。

守将吴兰,却还是下令了士卒做好了随时大战的准备,因为他最近发现,秭归的荆州军似乎有些奇怪。

虽然益州与荆州最近已经很少发生战斗,吴兰还是觉得心神不宁,一大早,就是有些烦躁的在城头来回巡视。

就在此时,鱼复城外,忽然传来阵阵马蹄声,紧接着,就是见到一匹快马出现在了城外。看装扮,是益州兵无疑,骑士一边跑,还一边大叫道:“紧急军情,紧急军情!”

吴兰的脸上顿时一惊,赶忙命人把信使带到自己面前,大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可是那荆州又出兵了?”

如今荆州与汉中结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刘璋又正在与汉中大战,吴兰首先联想到的,即使荆州的兵马动了。

“吴将军,不是的,不是荆州兵,是一群贼兵!”信使微微的摇头,赶紧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吴兰。

听说不是荆州兵,吴兰松了口气,赶忙接过书信,看了一眼,脸sè顿时难看到极点,大骂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三千水军,还打不过两千水贼!竟然还有脸来向我求援!”

“吴将军啊,这可怪不得我们,那些水贼可厉害了,不但楼船jīng良,弓箭也是厉害的很!我们一出战没多久,就是败了,没奈何,只能过来求援!”

“该死的水贼,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有两千之数!这不寻常!”吴兰骂了过后,也是冷静下来,神情有些凝重的说道。

周围的一个副将也是忧心忡忡,担心道:“将军,该不会这又是那群荆州水军假扮水贼,想要趁机劫掠吧,我听说。那黄祖之子,最喜欢这样干!”

“很有可能!不行,我必须要立刻派援兵过去!”吴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秭归最近的异动,再加上书信的字迹他也熟悉,是自己的亲信部下写的,吴兰也没有怀疑,当即就是召集士卒,要派出援兵。

“吴将军,在下还有回去禀报,这就告辞了!”信使看到吴兰看完了书信,赶忙说道。

吴兰点点头,也没兴趣多注意信使,随便挥挥手,就是匆匆的返回县衙,要召集众人商议援兵的事情。

大约半个时辰后,鱼复城中,一支三千人的大军,就是一路急行军,朝着巫县赶去。

而此时,假扮士卒的信使,早已经把消息通知了吕义。

见到鱼儿终于上钩,并州军诸将都是激动起来,孙观与胡车儿都是大吼着要去杀敌,存心要掺和一脚。

可张辽与赵云也不是吃素的,以两人是步军为由,直接把两人堵了回去。然后就是指挥骑兵,在战场之上排开阵势,专等援兵上来。

没有让众人等多久,巫县距离鱼复本来就是近,而吕义的大军,又是埋伏在鱼复与巫县的交界处。

只是等了半rì,当黄昏时分,一支三千人的队伍即使出现在众人面前。远远的,还有一面吴字战旗迎风招展。

这让吕义看的有些激动,若是能够擒杀吴兰,那鱼复必将不攻自破了。

张辽赵云也同样兴奋,两人对视了一眼,竟然是还没有等敌兵进入视线,就是下令了全军冲锋!

三千重骑兵冲锋,威势何等恐怖。那就如同三千大象在狂奔一样。只见大地之上,飞沙走石,沉重的马蹄,敲打在坚硬的地面之上,竟然是出现了条条细缝!

还在行军的益州兵顿时大惊,赶忙派出一波探子前去哨探,但是那些探子刚刚跑出没多远,就是一个个拼命勒转马头,不要命的朝着自己的大军跑来。

还有一个探子惊恐的尖叫道:“骑兵,好多骑兵啊,是并州军的重甲骑兵!”

其实,根本不用这个探子大叫,因为不远处,滚滚如沙暴的尘埃之中,一道道钢铁洪流,已经是排山倒海般的杀了过来。

三千益州兵顿时大乱,有马的转身就要逃走,但绝大部分,都是步卒,哪里逃的掉骑兵追杀,只是匆忙的组成防御阵型,想要抵挡骑兵的冲击、

稀稀拉拉的弓箭也是开始shè出,但是那些弓箭shè在重骑兵的身上,就是被铁甲挡住,还有的人想要用长枪抵御,但一群重骑兵同时抬起了铁戟,森然的戟刃带着杀气,轻易的挡开了这些长枪。

然后,无情的铁蹄,就是在敌军肆虐而过。

益州兵的防御阵型,瞬间就是崩溃了,无数的士卒惨叫着,被马蹄踏为肉泥,大部分的士卒,却是转身就跑,想要逃离,

然而当他们跑了大约数百步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他们的后方,竟然也是出现大量的援军。

许多益州兵顿时就绝望了,又的怒吼着,朝着后面拦路的步卒杀去,又的更是怒吼着,居然朝着重骑兵杀了过去。

负责切断敌军后路的杨任杨昂两兄弟顿时大喜,他们原本还没指望捞到功劳,没想到敌军居然主动上门。

杨昂更是朝着远处的敌军招手,大叫道:“都过来,都来我们这里!”

“他娘的,这些是我们的军功!”冲锋的骑兵也发现了后面的友军似乎要捡便宜,一个个顿时着急起来,冲锋的更加凌厉了。

轰隆隆马蹄声,如同阵阵闷雷,每当它靠近人群,就是夺走大片敌军的生命。益州兵残余士卒,都是彻底的散乱开来。

整个战场之上,四面八方,都是逃跑的士卒,张辽赵云所幸是让士卒全部分开,任意的追杀敌军。

他们两人,则是四处搜寻益州兵的主将,想要斩杀敌首,但是两人杀了一路,校尉杀了不少,但主将吴兰,却是始终不见踪影。

绕是如此,益州兵也是被杀的胆寒,被后面的步卒杀死还好一点,起码能够留个囫囵尸首,但被骑兵杀死,那就是真的是粉身碎骨了。

于是许多士卒,干脆是朝着步卒冲去,希望能够杀出一条血路,这让负责断后的步卒大为兴奋,甚至还主动让出一条小路,引诱敌人过来。

但是冲锋的骑兵,却是个个破口大骂,只能是拼命挥动铁戟,加快杀敌的速度。就见到里许的战场之上,全部是战马奔驰的身影,溃散的敌军没头苍蝇一般的给驱赶着四处跑。

很好敌军都是当场战死,更多的敌军,则是被杀的胆寒,只能跪地乞降。、

半个时辰后,这一场大战才是结束。

当吕义带着众多文臣过来的时候,就是见到战场之上,大地血红一片,到处都是碎肉与断骨,秋风一吹,血腥气铺天盖地。

那些降兵,更是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头都是不敢抬起,因为一抬头,就是见到身旁一根根滴血的铁戟。

彭羕的脸sè又白了几分,虽然有了准备,还是有些不适应,贾诩刘晔也是微微皱眉,随即就是舒展了开来,脸上露出笑容。

“主公,末将抓了个将军!”张辽与赵云谈着着策马过来,张辽身后,一匹空马之上,还帮着一个人在乱动。

见到这个人,吕义微微一皱眉,叫来彭羕道:“此人是吴兰吗?”

“不是,我不是吴兰,我只是军中副将,刺史大人饶命啊,小人愿降!”被绑着的副将大声的叫道。虽然不明白为何并州军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活命要紧。

“给他松开吧!”虽然对副将有些看不上眼,到底益州会是他未来的立足之地,吕义也不好使出血腥手段,能投降最好。

从副将的嘴里,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虽然自己的书信成功让吴兰上当,但吴兰并没有亲自领兵过来,而是派了副将带兵。

他自己,却是窝在鱼复城中,跟新近娶的小妾情谊正浓,舍不得分开。

听完了副将的讲述,吕义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原本是为了擒捉一条大鱼,谁知道捞到一条小虾米。

这个结果显然不那么让吕义满意。贾诩的眼中却是露出一抹jīng光,低声对吕义道:“主公,若是这副将所言属实。那吴兰城中,如今不过四千之兵,趁着军中士气高涨,主公不妨尽起大军前往鱼复,或许能一鼓作气,夺下此城!”

“好,就按照文和说的做!传令,全军出发,我们杀去鱼复!”反正这里距离鱼复也不是很远,吕义当即就是答应了贾诩的提议,

甚至连战场都是懒的打扫,就是下令让俘虏领路,赶去鱼复,经历了巫县的教训,这一次,吕义特意吩咐过诸将克制。所以三千益州兵才没有全部死绝。

还有一千余俘虏,在加上巫县投降的几百人,勉强凑齐了两千之数,这些人的用途,吕义已经想好了,就是作为攻城的炮灰。

反正他们也是俘虏。所以,虽然这些人行军有些拖沓,吕义也还是带上了他们。

只是这一次,并州军的行动就再也瞒不住了,鱼复虽然是小城,到底还是多有山民,尤其是通过了一段山路之后,前面的道路,已经平坦起来。

并州军大军一进入鱼复境内,就是被山民发现,吴兰更是震惊,赶忙是下令封闭城门,准备守城。

当吕义带着大军来到鱼复城下的时候,就是见到鱼复城头,四千守军密密麻麻的聚拢在城头。

将军吴兰,在看到吕义身后一面巨大的苍狼战旗的时候,更是震惊的差点晕过去,大吼道:“谁来告诉我,这些该死的并州军是哪里冒出来的!”

没有人回答他,许多人的益州兵,在听到来的是并州军的时候,就是手脚冰凉,人心惶惶了。

吕义倒是对吴兰有些看重,布置好了大军把鱼复团团围住,就是找来彭羕道:“吴兰此人,还算有些本事,我想劝降他,不知先生以为可行吗?”

彭羕皱了皱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却是摇头道:“恐怕不行,吴兰也算是刘璋心腹,若要他开城投降,难度极大!”

“这样啊。”吕义叹了口气,他本想省点力气,既然彭羕都是这么说了,也只能放弃招降的打算。

毕竟吴兰手中还有四千兵马,要他投降,确实也困难了一些。

想到这里,吕义果断的发出军令,让徐庶带着一百辆霹雳车,先试探进攻一番,那些俘虏,则是全部派去挖石头。

徐庶得令,很快是就是推出了霹雳车,一字排开,放在了鱼复城外。更有俘虏抬着一筐筐的石块过来。

吕义更是亲自过来,站在一旁,观看霹雳车攻城的景象。他的出现引起了并州军的欢呼。;

城头之上,吴兰的脸sè却是剧变,他每想到吕义竟然亲自来了,顿时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叹气道:“益州,危矣!将士们,紧守城池!”

“嗡!”回答吴兰的是,是天空中呼啸而过的石群...............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