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二四七章 扬威西凉

()天sè昏暗,已经接近黄昏,六员猛将,依然在惨烈搏杀,斗的难解难分,尤其是赵云与马超两人,更是杀的快要接近四百回合,持续了一整天,连坐下的战马都是累的吐白沫了,两人依然是战的激烈无比,难以分出胜负!

这更是让关中诸将,震惊不已,他们很多人都是听钟繇说并州军一路南下,不断流浪,丢下城池无数,实力弱得很,都以为遇到一只肥羊。

尤其是吕义偷袭汉中得手,让全天下都是震惊,关中诸将,更是一个个嫉妒的发狂,总是想着趁着并州军立足未稳,过来瓜分汉中。

直到今天,看了这一场恶战,许多人才是猛然醒悟过来,更有人在心里大骂钟繇卑鄙,这哪里是肥羊啊,分明是披着羊皮的恶狼啊。

这样强大的战力,即使在西凉都可以横着走了,他们竟然主动跑过来招惹并州军,这不是嫌命长了吗。

尤其是看到远处,自始自终中,队形严谨,杀气腾腾的并州铁骑,很多人眼中的贪婪已经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就是恐惧与忌惮。

很多的关中诸将,此时唯一希望的,就是赶紧结束这次赌斗,不管是胜是败,赶紧撤兵,返回老巢再说!

至于刘璋的许诺,此时谁还去管刘璋如何,更有人心里把刘璋咒骂了无数遍,若不是刘璋,他们会跑来趟这浑水吗?

就在关中诸将逐渐开始对并州军忌惮的时候,吕义的表情也微微有些凝重,大战了一天,竟然还没有分出胜负,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当即,吕义就是张口,想要叫喊停,让双方暂时休战。但是就在此时,原本与甘宁大战的庞德,却是突然大叫一声,丢了手中长刀,捂住臂膀就是打马后退!

关中联军顿时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谁也没有想到,庞德竟然首先败了!吕义也是有些出乎预料。

但很快,他就是明白了原因,就见到庞德左臂之上,被一条粗大的铁锁砸的整个凹下去一片,丝丝血水,更是从指缝间流出。

而甘宁的手中,就是提着一根拳头大小的铁锁,上面帮着一串拇指粗的铁链,刚才甘宁就是趁着庞德不注意,突然丢出贴身藏着的铁锁。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庞德与甘宁大战了七八十回合,甘宁都是规规矩矩,谁知道甘宁却是焉坏,硬是等到斗的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下手。

庞德猝不及防,顿时中招,被砸伤了手臂,使不得大刀,干脆就大刀砸向甘宁,自己却是飞速的退回了本阵。

这说起来长,其实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庞德就是败下阵来,而甘宁也不追赶,却是又杀向了阎行。

“卑鄙!”

“无耻!”

马腾与韩遂大怒,气的就要指挥士卒上去混战。

“你们两个混蛋,当初派人夹攻我的部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羞愧!”

吕义也豁出去了,钢刀举起,身后的三千重甲骑兵,顿时怒吼一声,手中铁戟齐刷刷的端平,就要发动冲锋!

“啊!”

就在此时,一声惨叫却是引起了双方的主意,却是阎行,被甘宁与张辽夹攻,也抵挡不住,胸甲被张辽辟碎,背心也被甘宁一铁锁砸中,吐了口血水,也只能舍命舞动银锤,朝着后面就跑。

张辽与甘宁也不去追赶,两人极有默契,却是把马超围困在核心,就要痛下杀手。

“住手!胜负已分,你们都回来吧!”

吕义见此,赶忙出声,喝止了甘宁张辽的举动,虽然这是击杀马超的一个绝好机会,但如今他的目标是益州。还没有实力与西凉益州两面作战,只能是放弃这个诱人的机会。

甘宁张辽闻言,都是纷纷住手,朝着吕义这边靠拢,赵云与马超也停止了打斗,飞马退了回来。

厮杀许久,马超也知道赵云三人不好惹,不敢追赶,也是很不慌忙后退,被马岱等人团团保护起来。

但马超却是推开了马岱,看着双方蠢蠢yù动的军卒,大吼道:“怎么回事,都给我退回去,谁敢上前,格杀勿论!”

马超一吼,原本上前的联军军卒竟然是同时止步,都是看向各自的将军,没有向前。而吕义看到联军不进攻,也不想来一场大战,也下令并州铁骑稍安勿躁。

双方从斗将变成了两军对峙。都是杀气腾腾的怒视着彼此。吕义更是有些轻蔑看着马腾。冷笑道:“这就是你们说的说话算话?输不起,就是要派兵大战?”

“休要胡言!我西凉男儿宁死,也不会做毁诺的事情!”马超却是策马上前,手中金枪指着赵云,大吼道:“赵子龙,出来,今rì定要与你分个胜负!”

“战就战,我岂惧你!”赵云也是打出了火气,此时虽然累的气喘吁吁,却还是坚持要出战。

吕义赶忙拦住了赵云,冷着脸看着马超,喝道:“马超,你说我胡言,我倒是要问你,我们说好的三局两胜,如今你方已经败了两阵,你们已经输了,还有什么好比的!”

“吕子诚,若不是你们暗箭伤人,我们岂会输!”庞德冲了出来,苦大仇深的看着甘宁,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甘宁却是直接朝着庞德吹了声口哨,他是贼寇出身,自然不会在意虚名,能够获胜,才不会管手段如何。

吕义也是有些冷漠的看着韩遂,沉声说道:“兴霸放暗器不对,难道你们一开始想要以多打少,就是有理了!庞将军,你别告诉我,你出战的时候,没有想过夹攻我的部下!”

既然要指责,吕义索xìng把事情给全部掀开,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倒要看一看,到底是谁理亏。

庞德的脸sè顿时一红,支支唔唔了一会儿,不好说话,只能是羞愧而退,联军的士卒,也是小声的议论起来。

当初双方可是说好的,一对一,轮流对战,说到底,还是联军先破坏了规则的,这是想赖也赖不掉的。

马超的脸sè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只能狠狠的瞪了阎行一眼,也没有话说了。

吕义见此,越发的有了底气,抓紧时间就是声讨起来,摇头道:“亏我还以为西凉人都是有血xìng的好汉子,谁知道闻名不如见面啊!罢了,你们既然输不起,那马我也不要了,我们还是战场上见真章吧!”

说罢,吕义带着部下,就是一副作势yù去的样子。马腾韩遂顿时大急。马腾更是埋怨的看了韩遂一眼,也顾不的责怪,急忙上前叫道:“吕贤侄,我与温侯,也算是有些交情,不置可否容老夫说一句公道话!”

无论如何,话没有说清楚,马腾是不敢让吕义走的,否则事情一旦传出去,关中联军的名声可就要臭了。、

毕竟人言可畏,尤其是到了马腾这样的位置,更加不想让人背后说闲话了。

韩遂也是咬了咬牙,虽然不忿向吕义低头,但还是给成公英打了一个眼sè、

成公英会意,当即上前了一步,大声道:“吕将军,我们愿赌服输,这一次,确实是你们胜了,我们答应的军马,绝对会如数奉上!”

整整三千匹战马啊,除非脑子坏了,才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吕义本就是假装要走,如今看到韩遂马腾退让,赶紧见好就说。

不过他对马腾的话信得过,但对韩遂的话就要仔细琢磨了,更怕韩遂滥竽充数,当即就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犹豫道:“万一你们拿劣马充数怎么办?”

“吕子诚,你不要太过分了!西凉男儿头可断,尊严却不能让人侮辱,我们说好的三千匹,必定是最jīng良的战马!”

听了吕义的话,马超却是大怒,恨不能跟吕义大战三百回合,但到底顾忌赵云,马超也不敢乱来,彻底的收起了对并州军的轻视之心。

韩遂也是赶忙点头,虽然也有以次充好的打算,但如今被吕义说破,只能忍住肉痛,装作豪迈道:“吕贤侄多心了,不就是三千战马,我们这里十三路人吗,一rì之内,就能给你凑出来!”

“是啊,是啊!愿赌服输,战马我们可以给你!”其余的关中诸将赶忙附和,如今眼里的大肥羊彻底变成了恶狼,连最强的马超都被挡住,谁还敢与并州军为敌啊。

见到众人有些畏惧的样子,吕义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明白过来,心中更是暗骂关中诸将欺软怕硬,但这也有一个好处。

只要他的拳头够大,他就能震慑这群人,起码若是以后刘璋再想联合这些人攻打自己,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想到这里,吕义爽然一笑,口气也和缓了不少,微微点头道:“如此最好,说实话,我们毕竟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应该是互不侵犯才是!”

“吕将军说的没错,都是刘璋那厮挑拨的,我们如今已经醒悟过来,明rì一早。就是撤兵!”已经有实力弱小的关中诸将开始表态了。

对于这些人的话,吕义也就是听听而已,没有韩遂马腾点头,这些人也做不得主,所以,他的眼神还是在韩遂与马腾的身上打转。

马腾微微一笑,见并州军中猛将极多,阳平关又是险要,心中已经有了退兵的意思,首先表态道:“之前的事,完全是误会,吕将军放心,我们说话算数,从此以后,我的兵马,不会主动与你为敌!”

“那就多谢马将军了!”吕义郑重的向马腾道了谢,又是看向韩遂,在等着他的回答。

韩遂的脸上立刻带出一丝微笑,也是轻轻点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老夫自然同意!”只是心中的不甘,无论怎么遮掩,都是从眼神中流露了出来。

吕义才不会管韩遂怎么想,只要不要再来一次数万人的大规模进攻,只是韩遂一家他才不会害怕。

甚至吕义都是再想,要不要等到联军解散,去偷袭天水,作为韩遂进攻汉中的报复。但他很快又是摇头。

不说他的主要对手还是刘璋,关中诸将虽然矛盾重重,可一旦有外敌,却也能一致对外。

连曹cāo都不敢轻易捅这个马蜂窝,凭借并州军目前的实力,那纯粹就是找死啊!

心里面想着事情,表面上,吕义却是嘻嘻哈哈的与关中诸将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也借机算是在众人面前混了个脸熟。

马超更是亲自过来,想要邀请赵云去军帐喝酒,言语间流露出惺惺相惜,但吕义不容赵云回答,就是直接拒绝了。、、

他可不想马超跟赵云有着太多的交集。而是推脱天sè太晚,带着兵马,直接返回了阳平关。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