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三国之吕氏天下第一三零章 再临徐州

()篝火熊熊,映照着每一个人脸上,都是红彤彤的。也凸显的陈宫下颔的胡须,更加的花白起来。

这个汉末本该名震一方的谋臣,经过连续的奔波,眉宇间,又是多了几分老态,他轻捋着胡须,有些颓然的道:“主公,我们目前,恐怕只能占据徐州一隅,或者淮南之地了!除此之外,就只能攻打青州,或许还能稍微好上一些!”

“不行!”一听说要攻打青州,吕义想也不想,当即拒绝。不说袁谭对他,给予了巨大的帮助,他若是此时攻打青州,只会让天下人唾骂。

那他好不容易竖立起的并州军新形象就要全部毁掉了。而且,打下青州容易,但是想要抵挡袁绍的反扑,却是难上加难。

再说还有辽东的公孙度,对青州一直虎视眈眈。

“那就只有徐州或者淮南二地了!”见到吕义没有选择攻打青州,陈宫又是欣慰,又是叹气,只能是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地方。

陈宫说话的时候,其余的人都没有吭声。但是陈宫的话音一落,很多人当即就是变sè!

即使是吕义,也是露出一丝苦笑,若是建安之前,能够占据徐州或者寿chūn,他就是做梦都要笑醒,只是现在嘛…..

“徐州恐怕不行!”袁涣虽是文士,但通晓政务,他皱着眉头道:“徐州之地,连续经过曹孟德三次屠城,州内百姓,十不存一,残破非常。若是用此地养兵,无疑是难如登天!”

“淮南也不行!”吕义闻言苦笑,伸手拿起一根木柴,在地上画了一处大致的轮廓,无奈摇头道:“淮南之地,早就被袁术敲骨吸髓,早已不复富庶之名,而且此地与江东接近,素来为孙策觊觎,又是靠近曹cāo统治的中心,即使我们能够攻下来,迟早也无法守住!”

“可是主公,除了这两处地方,老夫实在想不出,我们还能去哪里了!”陈宫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关东的地方就这么大,富庶之地,不是在袁绍手中,就是在曹cāo手中,凭借现在并州军的实力,岂能与这两人对抗。

吕义却是微微一笑,脑中却是想到了史书上著名的一段对话。他摇了摇头,笑着道:“军师,我们不要只是局限在关东。也许,我们可以更加的往南!”

“更加往南?”陈宫微微一愣,摸着胡子沉吟了半晌,忽然,他的眼睛一亮,脸sè惊喜道:“主公难道是想去打那荆州!”

“荆州?”袁涣也是吓了一跳,随即霍然而起,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sè,沉吟道:“好一个荆州!那地方人口众多,富庶非常。我闻那刘景升政令不明,若是主公得知,乃天赐也!”

其余的众将,也是兴奋起来,汉末大乱,北方之民,死者无数,唯有荆州与江东,少有战火波及。若是能够去那里,不失为一个理想之处。

陈宫更是满脸敬畏的看着吕义,由衷叹服道:“主公目光深远,实在令老夫佩服!”

“哈哈哈……军师无须如此,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那荆州刘表虽然暗弱,实力却是极强,凭借我们这点人,要打下荆州,根本不可能!再说,我们乃以骑兵见长,在荆州鏖战,无异于舍本逐末!我理想的养兵之地,其实在这里!”

吕义又是拿起了几根木柴,凭借记忆,把南方的地图粗略的画了出来,随后,木棍用力的一指,点在了一个地方!

“什么,竟然是这里!”

“此处,果真是我等最佳之地!”

一看吕义指着的地方,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震惊的神sè,继而,在看向吕义的目光,已经是越发的恭敬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吕义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但是无疑,一旦并州军能够占据哪里,真的是进退随心,真的可以纵横天下!

孙观更是激动的跳起来,挥舞着铁臂般粗细的黝黑胳膊,大吼道:“主公,你下令吧,我们走就赶去那里,老孙愿意为先锋,为主公拿下此地!”

“哈哈哈哈……”吕义又是一阵长笑,能够让这群名臣猛将震惊一把,他的心中,也是有着小小的得意。

他抬手,让孙观坐下,随即摇头道:“孙将军不要着急,以后我们要打的仗多的是,不过在去那里之前,我们还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救出我们的家人!”

“家人?”

听了吕义的话,张辽与陈宫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伤感之sè,下邳突围,他们实在是太匆忙了,以至于很多将士的家小,都是失陷在了城中。

比如张辽的家人,陈宫的家人。若不是吕义在最后关头擒捉了夏侯德,恐怕的这些家人,都是会受到牵连,难逃一死。

陈宫的嘴唇都是颤抖起来,皱纹的老脸之上,更是泪流满面,、颤抖着道:“主公,若要救会我们的家小,我们目前的实力,恐怕不够!”

张辽也是皱了眉头,有些迟疑的问道:“主公,我们真能救回虎子他们吗?”

“张叔放心,我吕义说能做到,我们就一定能够做到!”吕义拍了拍张辽的肩膀,虎子名张虎,是张辽之子。

当初为了保护吕义离开,张辽依然放弃了自己的家小,拼命跟着吕义突围出去。这份情意,吕义自然不会忘记。

而且,紧接着,一场震惊天下的大战就要拉开序幕。吕义相信,只要自己把握好机会,救出并州军的家人,并不是不可能!

也只有救出了救出了失陷的家人,吕义才能带着并州军,真正征伐天下,真正的在乱世中,寻到一处立足之地!

“诸位将军,不管我们最终能够救出家人,但是我们目前的第一个目标,是必须打下这里!然后才能说其他的,你们,有信心吗?”

吕义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木棍指着徐州的方向,沉声说道!

“能!”

看到徐州的方向,并州诸将,双目都是冒出一团火光来,徐州,并州军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足迹,每一个人都是印象深刻,恍然如昨!

即使吕义,心中也是涌起一股无穷的暴戾,他逃出下邳时曾言,终有一天要返回这里,让那些背叛并州军的世家,血债血偿!

现在,是时候了!

“徐州吗?”一旁的赵云,神sè却是有些复杂,看了看吕义,又是看了看徐州的位置,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的神sè。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