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北宋枭雄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见曹吉祥

风拂过,挂在吉祥酒家前楼的铁铃铛叮当作响。

今天的生意似乎冷清了许多,整间酒楼中没有几个客人,店中的伙计们几个围坐一座,不知在谈论些什么。

而曹吉祥依旧站在柜台里面,熟练的拨动着算珠,一切还和以往一样。

突然间,一个人推开绣门走了进来,此人身着白色丝衫,俊朗不凡,当下就有店中伙计迎了上去。

而曹吉祥也随意瞅了一眼,当下一怔,随即笑道:“这不是蔡大人吗,您来喝酒啊!”

蔡攸笑呵呵说:“对啊,自从上次喝了你家的竹叶青,在下总是念念不忘啊!”

曹吉祥哈哈笑道:“能得蔡人如此抬爱,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啊!您先挑个雅间,一会儿酒菜就给您备上。”

蔡攸上前一,说道:“曹老板,一个人喝酒着实无趣,我看现在还不到饭点,是否能赏脸与我同饮几杯啊?”

曹吉祥笑着说道:“瞧您的,蔡大人给小人脸面,小人岂能不接着,您先上去,小人随后就到。”

蔡还是挑了那间以‘竹’为名的雅间,而后随便点了几个清淡的小菜,说实话,吉祥酒家上菜的度那是没得说,不一会功夫就已经将酒菜备下,这也许是人少的缘故吧。

蔡攸独酌三杯过后。曹吉祥才走了来。唱个诺后。便径直坐在蔡攸对面。

曹吉祥将蔡攸面前地酒杯满。而后说道:“蔡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小店喝酒呢?”

蔡攸无奈说道:“曹老板。难道你还不知道。这偌大地山远县就我一个当官地。而且这官还是闲官中地闲官。我能没有空吗?”

曹吉祥摇头:“蔡大人现在年轻有为。日后前途无可限量!”

“好了。好了!不谈这些烦心事了。”

说着。蔡将曹吉祥地酒杯倒满。而后举杯说道:“来吧。曹老板。陪在下喝一杯!”

曹吉祥也举杯谦让一番,之后便一饮而尽。

蔡攸用力巴扎巴扎嘴,赞道:“这竹叶青果真是回味无穷啊!”

曹吉祥又给蔡攸斟满,说道:“小人还是第一次如此轻松的和当官的喝酒呢?”

蔡攸说道:“哦,是吗?如此说来,曹老板以前也会时常接触到官员喽?”

曹吉祥眼神一黯,叹道:“这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万一扫了蔡大人的酒兴,那就是小人之过了!”

曹吉祥不说,蔡攸也不会强求,当下夹了一口菜,随口问道:“曹老板有没有什么打算,难道想一辈子居在此处。”

曹吉祥哭笑道:“不怕曹大人见笑,到哪不是混口饭吃,山远县虽然偏僻,但是却也少了许多纷争。”

刚才,蔡攸一直注视这曹吉祥表情的变化,曹吉祥的眼神闪烁,虽是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但是仍旧被蔡攸捕捉到,从刚才的眼神中,蔡攸看到了不甘和希望。不过蔡攸还是很高兴地,只要曹吉祥心中还尚存着希望,那就好办多了。

蔡攸从怀中取出一张图纸,递给曹吉祥,说道:“曹老板,你不妨看看,这上面画地是何物?”

这张图纸乃是制造霹雳枪的详细图解,上面不仅有霹雳枪的各个部位的构造,而且还有装填子弹的具体方法。

曹吉祥先是一愣,奇怪地看了蔡攸一眼,之后接过图纸细细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蔡攸问道:“曹老板,你有什么看法呢?”

曹吉祥说道:“这好像是一种火器,但是又与其他火器有所不同,没见过,没见过!”

蔡攸微微笑道:“曹老板,那你能制作出这种火器吗?”

“小人以前专门为朝廷的火作营制作过一些火器,至于这些应该还难不住……”

就在这时,曹吉祥猛然醒悟,一双眼惊恐地看着蔡攸,说道:

蔡攸微微笑道:“曹老板不必惊慌,在下并没有恶。

曹老板的过去,在下是听苏老先生讲起的。”

“苏老先生,那个苏老先生?”曹吉祥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摆脱出来。

“苏轼,苏老先生!”蔡攸回答说道,之后又取出一封信,递给曹吉祥,说道:“这里还有他老人家给你的一封信,请曹老板过目。”

曹吉祥吃力吞了口吐沫,而后接过书信,看了起来,片刻之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对着蔡攸说道:“蔡大人,您,你要对付那些流国海盗?”

蔡攸点点头,说道:“不错,现在人手已够,就是苦于没有兵器,所以还请曹老板帮这个忙。”

“不瞒大人您,小人早已经对那些海盗恨之入骨,每次小人都得缴纳白银五百两,这可是

几个月的收入啊!”

曹吉祥咬牙切齿得说道:“小人做梦都想扒他们地皮,抽他们的筋,喝他们地血!”

蔡攸定定说道:“既然如此,曹老板也就无需犹豫了!”

“可,可是!”

曹吉祥一脸为难的说道:“按理说,苏老先生地面子是要给的,而且剿灭海盗也是一件大大地好事,可是想必蔡大人也从苏老先生那里听说了,自从那次被人陷害后,小人立下重誓,日后再也不为官家打造任何武器。”

接着,曹吉祥苦一声:“这也许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蔡攸不禁翻了下白眼,思片刻,而后说道:“其实这次也不能算是为官家打造兵器,参与清剿海盗的都是我手下的一批家将,还有就是苏老先生原先组织那个护卫军。”

曹吉祥看了攸一眼,犹豫不决说道:“蔡大人,您是朝廷官员,这私人的家将岂能配备火器,这,这的确是与理不合啊!小人还拖家带口的,着实心中没底啊!”

蔡攸真是无语了,这曹似乎太过于在乎过去留下的阴影,看来是得下点猛药了!

蔡咳嗽两声,故意左右看看,而后一脸凝重的说道:“看来我还是得让你知道一些秘密,曹老板,想必你已经知道这山远县已经半年都没有官员前来了吧,但是我为何突然前来呢,这难道不奇怪吗?”

曹吉祥眉头一皱,小声说道:“难道这中另有隐情?”

蔡攸郑重的点下头,说道:“其我是受了皇上的密旨,前来山县办案,都说山远县是个三不管的地界,其实不然,它毕竟是大宋的国土,这里的百姓都是皇上的臣民,自己的臣民深受流国海盗的骚扰,皇上岂能坐视不理,所以才秘密拍我前,而我手下的家将也是一支秘密部队,并不在大宋军制的编制中。”

“皇上?”

曹吉祥说道,他以前虽然在东京城供职,但是皇帝对他来说,还是个遥远的神话。

“不错!所以你可要思量清楚了!”

蔡攸看着曹吉祥的脸色在急剧变幻,心中暗喜道:看来曹吉祥已经有些动摇了。

虽说蔡攸拿宋徽宗赵拉虎皮做大旗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可是这次却一点愧疚都没有,蔡攸和赵的关系已经破裂,估计日后也很难有挽回的余地,所以蔡攸会心安理得的拿赵出来为自己顶缸。

曹吉祥一直不停的~着手,苦笑连连:“蔡大人呐,你这次可是害苦小人了!”

蔡攸微微笑道:“如果曹老板实在是不愿意的话,那就当先前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咱们继续喝酒聊天,如何?”

真有那么简单吗?当然不是!

曹吉祥刚才一字不拉的听完了蔡攸所说的话,如果蔡攸真有密旨在身,那么这可就是绝密,所以知道的人都逃不了干系,所以曹吉祥此刻已经算是上了贼船,如果想下船,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只见曹吉祥一砸拳,咬牙说道:“小人豁出去了,蔡大人,你说吧,需要多少这样的火器。”

蔡攸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说道:“这样的火器还需要三百支,而且还需要一些兵器,数量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

蔡攸除了要给时迁新招的两百名霹雳枪队队员准备火枪外,还打算从护卫军中再挑选出一百名青壮男子收编入霹雳枪队,这样算来,霹雳枪队一下子就可以扩充到五百人,在宋代,这五百人枪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蔡攸又问道:“曹老板,打造这些火器,需要多时间?”

曹吉祥心中琢磨一番,说道:“作坊就在酒楼的后面,而里面的伙计都是我的亲授弟子,如果连夜开工,只要原料齐全,三百支这样的火器,不消十日,便可全部完成。”

“好!”

蔡攸不禁拍手叫好,海盗九月初六前来,十日造枪,剩下的日子便开始展开训练,日子虽然紧了些,不过还不算=。

曹吉祥说道:“至于原料方面,还得请蔡大人想办法。”

蔡攸微微笑道:“这是当然,曹老板,需要些什么原料,尽管说来!”

曹吉祥点点头,说道:“制造这些火器,必须用上好的精铁,精铜,还有一些稀有矿石,共同熔炼才行,稀有矿石我这些年倒是积攒了不少,足够用了,这些精铁和精铜,就得靠蔡大人了!”

蔡攸眉头轻皱,说到:“到底需要多少呢?”

曹吉祥摇摇头,说道:“多多益善,毕竟这种火器我也是第一次打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