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师简雍第二十一章 志同道合

    张飞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似的看着简雍,虽然这个把月来简雍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他却从来没有想过简雍会说出这样的一通大道理来!

    他,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头吗?

    太史慈一阵的恍惚,简雍的声音不高,却仿佛晴天霹雳,斫在他的心里!缓缓的放下了酒杯,太史慈脸sè平静,几乎不敢与简雍对视,太史慈的目光落在了座前的烛台上,烛台上火苗笔直如柱,映入太史慈幽黑的双眸中,一如他此刻的心情,平静,却同时孕含着有腔炽热的生命力!

    孙乾坐在简雍右首,正与太史慈对席,看着太史慈怔怔的一言不发,不禁有些犹豫的看了简雍一眼,简雍摇摇晃晃,走到刘备席前,刘备担心他要摔倒,赶忙站起来扶着他。

    简雍笑着推开刘备的搀扶,在刘备席前坐了下来,看了看太史慈,目光又转向太史慈身边的诸葛瑾,手指着太史慈笑道:“子瑜,他明白了,你明白了么?”

    诸葛瑾目瞪口呆,他,他怎么能在使君大人面前撒酒疯?

    至于简雍那慷慨陈词对太史慈,对他意味着什么,初来乍到,年轻拘谨的诸葛瑾一时还没有体会。

    “这疯子!”张飞嘟嚷了一句,什么明白,什么不明白,谁明白谁不明白,反正他张飞是搞不明白了。刘备已经扶着简雍坐到一边,回身坐回自己席上,微微发出一声惋息的声音。

    太史慈像是没看到眼前这一幕一般,专心致志的拿着一根筷子,将烛台上的灯芯挑了挑,刹时火苗大蹿,烁闪飞舞着发出了轻微的“噼啪”声。

    太史慈长长松了口气。

    “这个,子义,宪和的话你听着有点道理,不听他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哈哈,我们喝酒,不谈别的,喝!”张飞又坐回了自己席上,看着此间气氛沉闷了下来,朝太史慈举起了酒杯劝道。

    太史慈摇了摇头,对张飞微微一笑,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仰天哈哈大笑。

    孙乾与张飞面面相觑,诸葛瑾若有所思的看着简雍,简雍倚在刘备身旁的墙角里,半眯起双眼,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简雍确实为太史慈不值,他刚才的那一篇慷慨发言,其实就是后来太史慈临终前的最后感慨,那就是太史慈他自己心中的话!

    此去江东,不说在那个叶公好龙的刘繇那边太史慈如何的郁闷,后来更是被孙策迫降,别忘了孙策年纪比太史慈还小九岁,纵然孙策这人不错,他于太史慈来说,疑究只是一个晚辈。尤其后来孙策意外身死,孙权统率力不如他的兄长,年纪又轻,与太史慈也没有那种惺惺相惜之情,此时太史慈于江东孙氏来说,既有盛名,又是降将,本身能力也出众,品格可靠,但若孙权奉太史慈于高位,则孙氏宿将如程普黄盖诸人不服,若以偏将部曲相待,又不合适,所以到最后太史慈郁郁而终,临没大叹一事无成,是时年仅四十岁!

    最关键的是,简雍不想放过太史慈这个人。

    人才,尤其像太史慈这样人品可靠能力出众的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更绝不能让他去资助敌国!

    “子义!”等太史慈的笑声停了下来,刘备已经起身离席,来到太史慈席前坐下,握住太史慈的手,诚恳的道:“子义,知道你为难,我还是想说一句,大丈夫建功立业,一贵同心,二贵同德,上为国家除残去秽,下为百姓黎庶争个安身立命,除此之外,又复何求?”

    “是啊,子义!”张飞大叫着也站了起来,“你自问,这世上还有比我们兄弟对你更了解的人么?这世上还有比我们兄弟更与你同心同德的人么?”

    太史慈却没有回答张飞,握着刘备的手又是大笑。

    张飞急了,紧两步上来冲到太史慈席前,“子义,你倒是给我一句痛快话,留下吧?留下来我们弟兄一齐干一番事业,当初赵子龙走了时候,我就差点没揍死他,他还说过要回来的,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子龙会回来了!”刘备摇了摇头,提及赵云,他也很是思念。

    “你若是还要走,我就打死你!”张飞大叫着,抓住太史慈的肩头,用力一按。

    “益德,不得无礼!”刘备斥道,拍开张飞的手。

    太史慈笑着看了看张飞,看了看缩在墙角的简雍,又看了看刘备,叹了口气,道:“宪和这番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玄德也希望我能留下来?”

    简雍自己都不知道,也只有到了现在,太史慈才真正的视他简雍为自己的朋友,知己。太史慈后面问的这句却是废话,不过意思很明显,他想留,他不能留!

    “子义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刘备神情有些犹豫,失落,说出来的话却依然十分的坚决。

    “大哥?”张飞急得跳了起来。

    刘备罢了罢手,示意张飞不必着急,叹道:“赵子龙别去也有一年多了,我也无时不盼他能早rì回来,却绝不会着人去找他,子义可知为何?”

    张飞一脸的郁闷,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睁大眼睛盯着太史慈。太史慈并不认识赵云,不过一个什么样的人叫刘玄德如此挂念,他也好奇的很。

    没有要太史慈回答,刘备自己也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相信,赵云会在合适的时候,回到自己身这的!

    我与子龙,知心推诚,子龙必不弃我,我与子义,知心推诚,子义?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刘备扶住太史慈肩头,诚恳的再一次劝道“子义,你要去江东,我绝不会阻拦你,只是适才宪和也说了,你一是与刘正礼并不交心,二对孙策并不熟悉,兵事凶险,你盲人骑瞎马,我不放心,我再遣徐州甲士五千给你!”

    简雍被刘备的大手笔给吓了一跳,五千甲士!

    这狗大户!

    败家子!

    是,徐州现在是有战士五万余,可是这些绝大部分都是新招募的,没有经过训练根本不能拉上战场,简雍现在还主要是让这些新招的兵去干铺路搭桥的活,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让他们学会点团队协作jīng神,好小子,这大耳朵一下子要给出五千甲士,能称得上甲士,那还得从jīng兵里拿啊!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算了!

    简雍在心里安慰自己。

    太史慈摇了摇头,看了看缩在墙角的简雍:“玄德这番好意,我还是不能接受!”

    刘备大为不解:“子义还是要自己一人孤身去江东?”

    “刘正礼只邀请了我一人,我却带着五千甲士过去,不合适。”太史慈笑道。

    ps:《三国志》中太史慈与刘繇并列一传,跟其他孙氏之臣截然不同,这点很耐人寻味。《三国演义》中太史慈是作为孙吴的一员猛将,最后被张辽设计中伏受伤身死,这很符合一个猛将的死法,死前也有一番叹息,差不多就是套用《三国志》裴注里太史慈的那一段临终遗言,不过,战死和病死,死前却发出同样的叹息,很值得细细体会一下。

    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_^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