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风花醉第47章 挖人祖坟

江南的女子柔情似水,听几声吴侬软语,便能融化了人心。

王夫人的声音就是如此,一字一句间带着丝丝柔和,尤其那一对多情的眸子,便不是刻意,也总能勾着男儿心。

桃花媚眼,世间能有此双眸的女子可是不多,如此想来,段正淳运气倒不错。

“日前奴家听下人回报,我那女儿不是女贼人掳走的,不知可是真的?”王夫人自然不会白白送赵有恭一件玉如意,她现在满心思的就是想找回王语嫣,如此追问一番,也是怕赵有恭有事瞒着她。

慕容复神色也是多有愁苦,接着王夫人的话拱手道,“殿下有所不知,我那表妹生性纯善,自小也未离开过苏州府,若殿下知道些什么,还望告知在下!”

赵有恭神情不是太好,听李青萝和慕容复的语气,好像是在怀疑他撒谎啊。合上木盒,有些不悦的笑道,“王夫人也莫急,对于王家小娘子之事,本王也是万分心痛的。不过自被掳去,本王确实没有见过女贼人身边带着什么人,当然,如果女贼人之前把王小娘子藏了起来,那本王就不知情了!”

虽然神色不好,但赵有恭话语间还算真诚。王夫人本就不太舒展的秀眉,不由得蹙得更紧了,低头间,眼角淡淡的鱼纹也是清晰可见。

所谓岁月催人老,一个女子,哪怕再懂得保养,终归会留下岁月的痕迹。

那日小贱人师徒落荒而逃,若再返身掳走语嫣,又要在京城劫走永宁郡王,算一算时间真有些仓促。若小贱人身边没有带着语嫣,那语嫣又是何人掳走的?

王夫人心中愁苦不已,连茶水也没心情喝了,这么多年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女儿便是她的心头肉,如今出了这等事,如何不心疼?

“慕容公子,据你所知,王夫人可有什么仇家?”

听赵有恭如此问,慕容复心中就是一阵苦笑,这问的不是废话么?这一点慕容复早就查过了,那些与王家有些过节的人,几乎全都没有来过苏州府,最为可疑的也只有那一对师徒了。

“哎,殿下说的是,在下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查了不少人,终究没什么线索,这不无奈之下,才带着舅母来打扰殿下!”

王夫人心里乱糟糟的,再加上赵有恭火辣辣的眼神,她找了个理由便告辞而去。船儿悠悠,行于太湖之上,王夫人走了,赵有恭还有点恋恋不舍得嘀咕着。

朱勔想不通为何赵小郡王的爱好会如此广泛,幸亏他没见到王家小娘子,否则还不敢玩一出母女通吃?

阿朱吩咐下人送来了些酒菜,菜式并不复杂,但贵在素雅,清蒸鹅掌、雪里豆腐、青菜虾仁,尝上一尝,鲜嫩可口,香而不腻,当真是美味。阿朱的手艺果然不错,品尝着这苏州佳肴,赵有恭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樱婼,已经好些年没吃樱婼做的饭了。

真要比起来,樱婼的厨艺可一点都不比阿朱差,而且风味更为广泛。

估计是怕赵有恭了,自酒宴开始,阿朱再没露过面,虽然喝的开心,但总是不免有些失望的。

约么到了午时三刻,三人喝的也差不多了,下人们便来收拾桌子,赵有恭则在慕容复的带领下来到了琴韵小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阿碧竟不在琴韵小筑,只有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跟在身边伺候着。太湖边上,清风浮动,竹林摇曳间,几团花簇正艳丽的盛开着。

坐在亭中,脚下便是波光粼粼的太湖水,眼色微动,中年男子就捧着一个木盒走了过来。

“公子,这是你要的东西!”

木盒中是什么,赵有恭一点都不关心,他感兴趣的是这个中年男子。明明一个大男人,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女子香,虽然香味很淡,却躲不过赵有恭的鼻子,水仙花一样的味道,那一定是阿朱了。知道阿朱易容功夫独步天下,可真见识到了,心中依旧是惊讶不已。

犹如钢丝般的胡渣,古铜色的皮肤,一张普普通通的大众脸。真是奇怪,易容一下面貌还可以,只是阿朱那细胳膊细腿的,是如何变得如此粗壮有力的呢?

如果阿朱跟在他身边,凭着这一手易容术,能做很多事情的。心中有了些想法,面上却不会有半点展露,他摇着折扇,呵呵笑道,“慕容公子,不知盒中装的什么?”

“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朱管事平常喜欢喝些清茶,在下便为他备了些竹笋茶。若是殿下也有这个爱好,在下送你一些也无妨!”

一听盒里装的是茶,赵有恭顿时没了兴趣。慕容复淡淡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小郡王不学无术,更不懂风雅,哪里会喜欢品茶。

事实上朱勔也不懂品茶,不过地位高了,总爱接触些风雅之事,因为出身的问题,他最恨别人说他不懂风雅了,哪怕是装,他也要装出一副贵族之气。

“哎,朱管事,这苏州府可有什么好玩的?如此看些花花草草的,总是会烦的!”

朱勔心里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不看花花草草,难道还想去大街上看过往女子不成?

“好玩的事情倒是有,明日下官要去收些古玩,郡王可有兴趣?”

赵有恭心头一阵纳闷,朱勔懂个屁古玩,他会闲着没事跑到别处收古董?思索了一下,便想明白了,敢情朱勔是要去刨别人祖坟吧?

关于苏州供奉司的事情,赵有恭也知道一点的,自崇宁年间供奉司成立以来,朱勔为了讨好赵佶,那可是大肆搜刮好玩之物。为了得到更多好东西,朱家父子可是绞尽脑汁想出了许多办法,像什么强买强卖,收受贿赂,其中最绝的一招就是盗墓。

朱家父子的盗墓跟别家的盗墓还不一样,别人盗墓只能偷偷摸摸的,盗那些神秘无人看守的墓穴,朱家父子就更直接了。像江南之地,从隋唐传下来的大家大户不在少数,而朱家父子就盯上了这些大户人家的家族墓穴,为了让事情听上去好听点,朱家父子还给起了个名字,叫做“迁祖坟”。

说起来朱家父子这一招也够缺德的,一时间苏州府各地怨声载道的,老百姓更是给朱勔起了个外号叫做“猪刨坟”!

慕容复自然也知道朱勔那点事的,不过他不会说什么,由得朱勔瞎折腾,他折腾得越厉害越好,若是江南各路乱了,倒是他慕容复的机会呢。

赵有恭一副甚感兴趣的样子,合上折扇倾着身子笑道,“收古玩?嗯,是个不错的主意,不知朱管事想收谁家的古玩?”

“呵呵,郡王听说过兰陵萧家么?这萧家祖上可是西梁皇族,家里好东西自然少不了的!”

嘶,赵有恭心头直冒冷气,真佩服朱勔的胆子,居然要挖萧家的祖坟。兰陵萧氏那可是江南第一豪族,虽然历经百年,世家影响力已经不复当初,但也不是别人能随便欺凌的。虽然知道的不是太多,但对萧氏几大分支,赵有恭还是知道一点的,传至徽宗年间,萧氏一族最大的两个分支就在扬州和苏州,其中太湖萧家便是从南梁皇族萧铣一脉传下来的,其中萧氏一脉墓群就在苏州东北的梅里镇。

真要挖了萧氏家族的祖坟,那收获可想而知了。莫名的,连赵有恭都有些心动了,如果将墓群中的财宝据为已有会是什么结果呢?

心中这个想法一冒起,便再也压制不住,因为赵有恭太需要一笔财宝了,如果没有大量钱帛作支撑,哪怕他能离开京城,也是很难成事的。

“知道一点,听说萧家祖上还连着除了几十位宰相?”

赵有恭能说出这话,朱勔还真有点诧异了,小郡王能知道这些也算不容易了。

“殿下所言不虚,这兰陵萧氏一族可是传承千年的书香门第,仅南北朝时期,萧氏就出了三十六名宰相!”

慕容复话语间透着几分钦佩之意,不过赵有恭却听出了一丝嫉妒,萧氏不差,姑苏慕容氏也是不遑多让吧。朱勔明明在搅动整个江南,慕容复还要大送赞词,安的又是什么心呢?

慕容复打的什么主意,赵有恭一清二楚。对于慕容复,赵有恭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单就男儿志气来说,还是佩服的,一心要恢复祖上之荣耀,那是一个男儿该有的豪迈。

决定了,明天就陪着朱勔去挖萧家祖坟,不仅要挖,还要往深里挖。

朱勔喝着茶,还一边唠叨着江南的一些趣事,至于萧家的事情,他还真没当回事。萧氏以前再风光又有何用,至少如今的萧氏挡不住苏州府的兵丁。

傍晚时分,画舫离开琴韵小筑,朝着太湖南岸驶去,上了岸,赵有恭摆弄着折扇潇洒自如的走着,只是不经意间看到了两个身影。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赵有恭先是眉头一皱,旋即又嘿嘿笑了起来。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