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草清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肆……跋扈桀骜,恣意妄行,此次广州之乱,他与相关人等都有不可推卸之责!”

不管是听到,还是说到这个名字,胤禛都是肠胃翻腾,恶心欲呕。

“但儿臣所知,此人除了与广东官场交际甚密,靠着他那北江船行的产业,在广东被称呼为李三江之外,尚无更多劣迹。广州城西的青浦货站,货站守卫抗拒官兵一事里,他名下一些护船的船丁也被裹挟参与,事后儿臣以朝廷天威慑服住他,他也甚乖觉,认罪纳捐。”

可面对康熙的询问,胤禛还是得护住李肆。

“儿臣想到此人不过是涉案诸多广东商贾中的一个,事后上下安抚,他也出力甚多。以皇阿玛的仁治大局为重,并未单独针对他做严苛处置,就不知……皇阿玛为何会单独提到他?”

胤禛小心地问着。康熙召他进宫,专门问道李肆其人,最初还把他惊得魂飞魄散,现在看来,想必是康熙通过另外的渠道,得了些什么风声。

可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硬着脖子帮李肆遮掩,不然自己的麻烦就大了。一番话下来,李肆是个混蛋,但总的来说,还是属于朝廷能管控能慑服,没什么根本危害的混蛋。如果真是什么大混蛋,他胤禛最多不过是受了蒙蔽。

胤禛的回答,印证了康熙的推测,或者说是给了康熙所想要的答案,否则真如那林统所言,李肆内外勾结,暗霸广东,那他这几十年可以周旋出来的安宁大局,就要彻底泡汤。

“原本还觉得你做事毛躁,此番去广东,又虎头蛇尾。却没想到,你已学会了隐忍权衡,顾全大局,朕心甚慰啊。”

康熙夸奖道。

胤禛满脸赤红,咕咚一下跪倒,叩谢他老子的亲口褒扬,这可是太难得了。

接着康熙还是不放心,询问了诸多细节。比如说三江票行跟李肆的关系。

胤禛说三江票行东主无数,李肆也该只是其中之一,而三江这个名字,就如同兴隆丰盛一般,广东满地都有,不足为奇。

胤禛见着康熙的心思还算宁定,又赶紧一愤懑之语,奏报说广东兵实在不堪用,数十倍于敌的抚标军标围攻,却是死伤惨重,最后出动旗兵才终于见。他恳请康熙再充实广东军备,最好能再遣旗兵下广州。这可是他的真心之语。虽然跟李肆暂时“合作”,目的却是相互遮掩。可以他本心,自然不想让广东真落入李肆之手,加强广东军备,也是要遏制李肆的势力。

说到这个,康熙就来了兴趣。详细询问了青浦货站的地势,然后以沙场老帅的口气告诉胤禛,当年雅克萨尼布楚之战也是这般光景,地势开阔,握有洋枪,仗就只能打成这般模样。至于广东军备之事,事涉八旗,还需要从长计议,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关牢广东的大门。

等到胤禛出宫时,春风拂面,他却只觉一身恶寒,这一关过得真是凶险。

关于广东的具体处置,第一波举措于四月初敲定。这波举措包含甚广,分为对商、对民、对官以及对洋四个层面,其中诸多举措也都用于江南。

对商而言,要求严查广东工商事务,现有之滑轮等新物列入朝廷管控范围,如有涉及钢铁的新物,一律上报至督抚,获准备案后方可制造贩卖。而票行之类的产业,也必须投报布政使衙门,来回账目,都须备案。在洋物方面,加强行商管控,洋物如有外流,一体问责行商。而像青浦货站这样的市集,由广东督抚议定专管章程,派员定驻监察。

对民方面,全省搜查不明来历的洋物,类似自来火铳之类的军器,自缴者无罪,被查到私藏的,杖八十,流徙三千里。重申禁集令,凡非官许可,带军器相集,三人以上者,都以图谋不轨论处,十人以上则是谋叛。

对官这一面,由户部吏部牵头,核查银流拨解关节,严禁民商介入。已纳入民间票行的银两,必须马上退出来,再有此类情事,以渎职论处。其他诸如加强工商监察力度等等套话,自然是又多说了一遍。

原本李光地等人对票行这类产业很是抵触,他们的意见是径直封禁。可另一波大臣,比如汤田等人,都认为这是民间自利之事,历代都有,朝廷不能随意介入。而内务府的黄商,包括晋商和两淮盐商,还有江南等地商贾,也都开始尝试组建票行,真要封禁,他们也要跳出来闹腾,这个势头难以打压。苏州织造李煦给康熙的奏折就说得很明白:“民商银流自洽,朝廷伸手,经办之人行事难以周全,怕有激起民商聚伙相抗之患,得不偿失。”

商人为赚钱抱团,朝廷不怕,可为了对抗朝廷抱团,这事就麻烦了。康熙很清醒,没有理会李光地等人的意见,只要求通过报备审查制度,来严格管束票行等产业。

四月中,李肆在英德收到了这些消息,对他来说,康熙这一套组合拳只是拳风上体而已,根本不触及实际。

有实际影响的是另外两件事。

广州之乱,给康熙的最大震动,在李肆的刻意引导下,转向了南洋外洋,因此康熙重提禁海之事。只是这一条还需要广东给出具体的意见,可不可行,具体章程如何,广东要先给个态度,免得政策发出来,朝廷和地方打架。

这事有利有弊,李肆先交给了彭先仲的商关部研究,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广东南海知县林统妄语诋毁原任南海县典史李肆,所言谬妄骇听,吏部论处革职待审。李肆所行违例,也一体缉拿问罪。由广东巡抚、广东按察使以及广州知府会同审理。

“哟,还是要拿我啊。”

李肆嘿嘿笑个不停,心中却是一阵后怕。事情果然是瞒不住的。这个南海县知县,没办直接上奏康熙,也不敢走官面程序告他李肆,居然偷偷摸摸找关系把消息递了出去。却没想到他把事情一下捅得太直接,康熙老儿压根就不相信。就不知道这个林统,到底是什么用心,才要拼上身家性命和他作对。仔细想想,之前这家伙的表现,和其他官员没太大差别,照样贪照样腐,事情也照样做。

关于缉拿他问罪这事,李肆根本就不上心。杨琳敢来拿他吗?反正他不是这个案子的正犯,甚至还是被“诬告”的受害者,杨琳最多是装装样子,让英德县“就地看管”。

“跟杨琳透个风,别整死了那个林统。我想知道那林统到底是什么想。”

李肆吩咐着刘兴纯。现在掌管公关部的刘兴纯就是他在广东官面上的代表。

现在的态势,离造反还有两步。第一步是康熙完全看透他,第二步是康熙下定决心,要彻底收拾他。康熙和清廷要跨过这两步,还需要不少时间,李肆也就静下心来,继续加紧扩军训练。

可就是在这时候,一件往日他几乎忽略掉的大事,终于浮出水面。

“没钱了!”关蒄这个小账婆撅嘴叫着。

“真的快没钱了。”彭先仲和顾希夷一同来了,摊手告难。

八千杆燧发火枪,每杆十二两银子。八千套单兵装具,加上头盔和胸甲,每套九两银子,加起来就是二十万两银子,这都还只是小钱。算上在预备兵和守备兵上花的钱,满编制的话,李肆的军队每月光维持费就要十万两银子,这还没算上炮兵和海军的花销。

之前抚恤广东官兵,未来一年还将开支过去三十万两,再加上自己的军备费用,未来一年,李肆得开销接近二百万两银子。

军备之外,将作部、学校、医卫,以及商关部、公关部,都是花钱的部门,李肆铺开的这个摊子,年度开支预算,未来一年得三百万两银子才能打住。

而李肆现在的收入,玻璃、水泥、钢铁、船行、百货、票行等等产业加起来,每月纯利也就十来万两,就算未来产业高速扩张,李肆在下一年,还有一半的财政缺口。

“一百五十万两银子。总司,你得把这个缺口补上。”

顾希夷忧心忡忡。

“三江投资的银子,现在已经快到这个数目。但是未来一年也得支付三十万两利钱,而且都还投在了佛山钢铁和东莞机械两桩产业上,拨不出多少。”

彭先仲考虑得全面,也堵死了李肆动用那笔钱的心思。除了研究开源节流的常规应对,李肆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商人借钱,由三江投资开设一年期的短期债券业务。佛山钢铁和东莞机械,现在还处于投入期,效益远远没有显现出来。

彭先仲给李肆泼了冷水,他的回答涉及到了眼前的大势走向。

“商人们还不清楚总司到底是什么想啊。之前他们都当总司是傍着八阿哥,只为赚钱。现在总司这摊事业铺开,军力也显现出来,他们都很担心。广东的官场,银货商流通路等关节被总司拿捏着,他们做生意不得不找上总司,但要他们跟总司做长期生意,这可就麻烦了。”

说白了,商人们生意照做,但要跟他这个几乎已经打上反贼标签的人携手共进,那就只能说抱歉了。借钱?没门。

李肆是什么想?

那不是废话么,造反……

商人这边的事还没想透,几天后,刘兴纯回来,脸色不怎么好看。

“杨琳说,他更想知道,总司你到底有什么想?”

好了,以杨琳为首的广东官员们也在试探,李肆到底是什么想,老老实实做生意?

谁信呐?有句俗话叫,没有造反的心,只有造反的行。既然你有了对抗官府对抗朝廷的力量,你不想反,那不是圣人,就是白痴。

只是李肆之前爆发出来的力量,都是为了自保,而且头上还隐约悬着一个八阿哥的身影,所以杨琳等广东官员,才敢暂时替他遮掩,相信他现在不会造反。

但以后呢?以后你老人家想干什么?能不能交个底?

不管李肆怎么说,杨琳等人自然不会期待他说真心话,但至少从这话里,他们能有个判断。

商人和官员,这是联手逼宫了。

李肆说:“问题不在于我怎么说,而在于我怎么做。”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