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黑暗信仰第四十一章 指责

走神的那片刻究竟发生了什么,李理一无所知,刺客异的伤口是如何形成的?!刺客究竟怎么在负伤的情况下从三人包围里逃脱的?!刺客在越过包围圈的时候做了什么?!

这些情况,目前没有人能确切地向他描述一下,蒙巴大公的镇静给在场的所有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同时也在贵族们的心理大堤上打开了一个决口,场面突然从慌乱的有序变成了有序的一片混乱。

在众多人里表现得最激烈的,是一个青年贵族。他就瘫坐在女刺客的突破位置前,身边是两个已经倒在地上的年轻人,看起来,幸运女神眷顾了他,没有让他如同伴那样,奄奄一息地等待别人的救援。

但青年也是不幸的,眼睁睁地看着上一刻还生龙活虎的同伴在下一刻突然迎上了死神的亲吻,这种感觉对于还未彻底褪去青涩稚气的年轻公子哥儿来说,实在太恐怖了――尤其是,死神在与他擦肩而过时,还狰狞地微笑着。

青年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着,召唤牧师、呵斥卫兵、怒骂刺客。这种极其粗俗无礼的行为并没有遭到大家的指责,所有人都对他保持了最宽容的态度,还有许多同情心泛滥的贵妇小姐们一边流着不值钱的眼泪,一边温柔地劝抚着他。

情绪稍微平定下来的青年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在沉思的李理,嫉妒、愤恨、恐惧、焦虑……数不清的负面情绪突然摄住了他的心,他像一个自己抓不住小偷就只能和警察耍赖的倒霉失主一样,把矛头对准了扮演过那么一瞬间警察角色的李理。

“李理*昂纳多阁下!你为什么不拦住刺客?!”

被青年一句话所提醒,贵族们突然想起来,在刚刚那场短暂的混乱里。除了参与了围攻地三名侍卫以外,只有李理一个人算得上是和刺客正面相抗过――至于那两个倒在地上的倒霉鬼……只是被切火腿的侍女不小心割伤的而已。

必须得承认,尽管来到蒙巴以后李理并不怎么高调,却也远远谈不上低调,和三位美女同居、成为法拉公主的男伴、立场鲜明地耍小聪明对一位红袍牧师进行人身攻击,这三点已经给他树立起了为数不少的敌人――尽管都是些没什么大分量的小角色,但是小角色通常都会比大人物更擅长落井下石,所以指责突然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说得没错!你为什么不拦住刺客?!”

“您必须给大家一个解释!在这种情况下临阵退缩,简直太莫名其妙了。您刚才敢于正面对抗艾克多主教的勇气呢?!”

“和那两位英勇无畏地贵族相比,你简直就是懦夫!”

“难道你是只会耍嘴皮子的软脚虾吗?!”

“那么巨大的牺牲才换来一个抓住凶手的机会,却被你这样浪费掉,你怎么对得起那两位生死不知的勇士?!”

“这简直太恶劣了!莱茵哈特殿下在我国王宫遇刺,而刺客居然因为一个小学徒的临阵退缩,而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成功逃脱――李理阁下,您是否还把自己当成蒙巴公国的一员?!您应该为您的行为感到羞愧!”

……

类似地指责集中在一起,把一个小小的贵宾厅搅得像菜市场一般喧闹,有将近四分之一的贵族们参与了指责。其中还不乏并不清楚情况如何的女性,这场面,也算宏大了。

李理神色自如地站在原地,仿佛正在遭受千夫所指待遇的倒霉家伙和自己完全无关一般。

众志成城的讨伐却没能换来一个愧疚的表情,这种仿佛一拳打在了空气里的感觉很难受,让开口指责的贵族们更加怒火高涨,但却无计可施,只得慢慢停了下来。

李理仍然没有开口辩解,静静地和众多贵族们对峙,表情略带沉重严肃。怔怔地望着在原地展开紧急治疗的几位伤者。

这种情形不在任何人地预料之内,静了几秒以后,已经有贵族在面面相觑了――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指责是否错怪了李理,但实际上,这家伙只是在走神而已。

为什么要放走刺客,李理自然有他的打算。但是这东西他不必也不会向任何人解释。如果谁想把问题上升到动机的高度,他会奉陪――当然,可能性不大。

至于这么做的影响,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对李理不满的大部分人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而非是和他有不可调和地冲突。这些指责也算是代价,初来乍到就几次成为焦点,身后又没有“显眼”的后台,挨骂反而比被人捧着好。

真正让他如此凝重的,是这次刺杀里颇多的不合理之处。

首先,在莱茵哈特还没有把此行的目的公之于众之前。就这么急匆匆地让他死在蒙巴王宫里,究竟符合哪一国的利益?!表面看上去,凯特的嫌疑最大,但是李理很怀疑

一个简单粗糙、醒目粗暴的阴谋,真的出自于那位声奇女王之手。

其次,那个刺客执行的是一次必死的任务,为什么在完成任务以后反倒没了勇气赴死?!结果居然还让她成功地逃了出去,尽管这里面有李理手下留情的缘故。但抛开这点不提,她的决定也显得太过诡异。

再有就是最关键的一点――既然匕首上有毒。那么可以肯定,莱茵哈特必死无移。就以李理所知,至少有十种毒素能够在3内彻底摧毁他的生机,刺客无疑要比李理更专业,绝不可能在这上面犯低级错误,那么,莱茵哈特的至今未亡,就显得很不同寻常了。

正是因为嗅到了这股极其不同寻常的味道,李理在发现莱茵哈特还活着地第一时间,就决定要抽身事外,干干净净、不听不闻、不问不想的抽身事外――至少在表面上。

刺客会逃向他这里,这是李理始料未及地事情。所幸意外最后得到了控制,在那一瞬间他所暴露出来的实力究竟会落入多少个有心人地眼里,相对于这个结果来说,也就不那么重要了,毕竟隐藏的实力最终也是要拿出来用的,没了命,一切都成空。

在不长的时间里彻底理顺了思路,如何应付当下的局面,也就不再是问题――凡事谋定而后动。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当众多义愤填膺的贵族们终于彻底安静下来以后,李理淡淡开口,声音不大,语速很慢:“魔法的力量不是用来杀戮的,我是只一个法师,不是战士,不是骑士,不是勇士,更不是屠夫。”

李理的反驳让大多数人都哑了火。事实地确是这样。蒙巴向来盛产学术派法师,除了少数的几个好战派,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绝少参与争端,即便有了战事,也总是能上后勤绝不去前线,指望着法师在这种情况下效死出力,本身就不现实。

李理最开始的表现,让大家不由自主地将他划分到了好战派里,但现在回想一下,似乎他最初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帮老师出头。在那场不在一个级别的较量里,把他形容成受害者似乎更恰当一些。

但是这种程度的辩解并不能让本来就心怀怨恨的人退缩,有一个曾经陪在拉里斯多夫身边地贵族带着一脸不屑,讥讽道:“很明显,您是圣人。您不忍心杀戮,但却毫不忌讳对一位长者进行侮辱。这可真是一种有趣的道德观。”

李理坦然地一耸肩膀,不愠不火地道:“您错了。很明显,只有前者才涉及道德观,后者仅仅是立场问题――就如同您现在针对着我一样――当然,我绝对不会因此而怀疑您的品德。”

那青年涨红了脸:“您还真是牙尖嘴利,但是除了这个,您还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了。”

李理很干脆地回答,带着一脸写着“被你发现真相了”的无奈表情,鞠躬致意,然后抬脚向法拉走去。留下了胜利者在一片低低的窃笑声里做怒目金刚状。

法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愁绪,这种表情不常出现在她脸上,但李理十分怀疑这表情有多少成分是出自真心――越和法拉接触,李理就越觉得自己其实一点不虚伪。

法拉轻声对李理道:“你先回去吧,不必等我。”

李理理解地点头,法拉补了一句:“来时坐的马车还停在广场,我的侍卫已经等在门外了,他会带你过去。”

李理眨眨眼:“不必麻烦了,我自己走走。今天太乱,晒晒月亮也许会能让我好受一点。”

法拉没好气的压低了声音:“没有更多热闹看。所以不好受?!您别在这添乱了,想晒什么就赶紧去――记得明天在家里等我。”

李理乖乖点头,直接从侧门溜之大吉。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