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白羽的国度第二十一章:入局

    两个小时候,夏明园来到了白羽第二综合医院住院部楼下。地址自然是从秦未锡老师那里问来的。为了方便战斗,夏明园没有穿正装,而是穿了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手里当然还有花和水果。尽管夏明园也知道打伤李笛罄的人是自己,但为了最后可能的线索,他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探望李笛罄。夏明园觉得自己真是二透了,把别人打成重伤,还要去探病,世界上哪儿这么无脑的人。所以自卫几乎可以肯定是必须的,当他敲响房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自卫的准备。房门开启。夏明园看到的是一个古铜sè皮肤的肌肉男,一米九几的身高。穿着一件白sè的衬衫,胸前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一部分吓人的胸大肌,全身的肌肉在衬衫的包裹下显得极有轮廓。夏明园隐隐感觉到,这个肌肉男将是他的对手。果然,李笛罄看到夏明园眼神就变了,愤怒和恐惧马上浮现出来,她伸手用床头柜上的被子敲击桌面,肌肉男听到声音,回头走向李笛罄身边。然后,李笛罄抓过一张纸快速地写着什么肌肉男看着纸上的东西一边点头,还一边回头看夏明园。夏明园进门后识相地将手中的花和水果放到一边,他用大腿心爱想也知道这是要打架。果然,肌肉男看着纸,最后点了下头,然后马上转身朝夏明园冲过来,夏明园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心态朝肌肉男就是一记直拳。不过由于对方身高太高,夏明园选择了打击对方的腹部。令人惊奇的是,肌肉男并没有躲闪,直接接下了这拳。不过夏明园很快就领教了肌肉的威力,他的感觉完全不是打到肉上,而是打到一块石头上,他完全相信现在他的拳头所受的痛苦必然超过他带给对方的痛苦,前提是如果承受那一拳的感觉可以称为痛苦的话。随后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被卡住,整个身体被提了起来,那种力简直让人感到要将头和脖子扯断一般,脚下突然踩不到实地的感觉也让他极不舒服。再接着就是头部巨大的疼痛和震荡,几乎让他疼昏过去。对张敬来说,则没那么复杂,一身肌肉的他只要把夏明园提起来往墙上砸就行了。只是夏明园远没有他所想象的那样耐打,只这样一下就已经不太行了,虽然没有呻吟,但看得出他相当痛苦。张敬提着半死不活的夏明园走到李笛罄床前,然后把他扔到地上。拖过的地方则留下了一道血迹。李笛罄快速地写下一行字给张敬,叫他摆到夏明园眼前。夏明园艰难地抬起头来,看见如下内容:“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我那天的痛苦。”“我想知道,更多的、关于、陈醉歌的事。”夏明园几乎使用全身力气挤出了这几个字。李笛罄听到这话,目光居然变得有些柔和起来,她实在没想到,夏明园这么愚蠢地来“找死”居然还是为了知道陈醉歌的事。她很快地又写下:“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如果、不找到、他、很多人、都会、牺牲。”牺牲的人已经足够多了,化学实验室中被杀的女孩、杨潞威、徐葭瑜、还有郭宇轩和妹妹,几乎所有人都是因卷入胡千远事件中而受到攻击,甚至受到严重的伤害,即便是李笛罄想要报复他,夏明园也不能坐视这种事情的发生。当然,之前他并没有想过李笛罄会准备杀了他,如果是低程度的报复,虽然他依旧会反击,但却是他可以接受,甚至是理解的。李笛罄的下一行字很快出现:“好吧,我声带受伤了,没法讲给你听,等我写下来,明天这个时候你来拿。”夏明园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自己重伤的李笛罄居然这么简单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张敬也有点惊讶地看向李笛罄,他觉得不弄死夏明园已经足以表现李笛罄的善良了,为何还要答应他的请求。李笛罄看一眼张敬,又写了一句话:“送他出去吧,教训已经够了,让他包扎一下。”虽然不情愿,但是张敬选择照做。其实,今天月铭等的并不只是一个人。除了张茜以外还有张贺浦。张茜初中的时候就和月铭是同班好友,现在又一起考入白羽特高,由于二人经常待在一起,所以他们甚至互相认识对方的学生导师,张茜也非常喜欢随和幽默的张贺浦,相比之下,张茜的学生导师则有些死气沉沉,所以昨天月铭打电话请张茜的时候,张茜提议叫上张贺浦一起出来玩儿,月铭也没多想就答应了。月铭有时想,她真的要好好感谢张茜,如果没有她,她或许还会陷在欧勤之死的yīn影中更久的时间。在哥哥的叮嘱下,她特意选择将汇合地点选在了羽心最繁华的商场“星空之rì”门口,虽然这会造成一些麻烦,但至少可以保证安全。不过有些人不是这么想。陆耽从夏月铭出门开始就盯着她,此时他正坐在离商场不远的快餐店里,一边cāo作着笔记本一边报告夏月铭的行踪。由于不是饭点,快餐店里人并不多。“老大,目标到达预定位置。”毫无疑问,昨晚夏月铭打出的电话,全部被他监听了。“好。”陈醉歌悠然地吐出这个字,另一只手则慢慢地用勺子搅拌刚刚倒进红茶中的牛nǎi。坐在对面的男人看着他这副淡定的表情,脸上浮出了些许笑意。“好兴致啊。”男人话里有揶揄的味道。“彼此彼此。”陈醉歌没有笑,不过语调依旧轻松。他们二人坐在星空之rì对面的食品商厦二楼的西餐厅里,靠窗的位子正好能看见星空之rì的大门和站在大门口的目标。“我说你啊,咱们难得一起吃个饭,不用总是看窗外嘛。”张部池就是这样,严谨、小心,永远一丝不苟,到哪里都是西装革履,只有在战斗时会显露故意的潇洒。就像今天,虽然他们已经知道目标大约会在最后一道菜上来时出现,但张部池还是忍不住老是看窗外,这和一身花衬衫,自如地享受着美味的陈醉歌比完全不同。不过刚才的话只是玩笑,他知道张部池之前看的不是夏月铭,而是街边的行人。尽管非常隐蔽,但之前街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疑似ATSSP的人,在夏月铭出现后数量再次激增,看来夏家的电话也被ATSSP监听了。不过陈醉歌并不害怕,因为Royal的人虽少,却是jīng锐,区区的ATSSP他并不放在眼里。真正棘手的是夏月铭,上次战斗后,Royal总部通过陈醉歌带回的视频资料对战斗进行了初步分析,仍然无法确定夏月铭的能力,自然也不可能找到破解方法。因此,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位参加行动的同级别杀手身上。这时,一条短信发到陈醉歌手机上,他拿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部署完毕”四个字。发信人是鲍嵩明。“走了。”陈醉歌站起来,对早已坐不住的张部池吐出这两个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